第23章 第 23 章
作者:卷尾巴猪   巫妖的深渊迷宫[基建]最新章节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这是两人见面之后,拉姆说的第一句话。听起来如初春的莺啼般真诚又动听如果他不是满脸奇怪笑意的话。

    “你是谁”萨姆连带他的那些随侍们一同警惕起来,拉姆是他们在迷宫里目前看见最像黑巫师的人。

    但拉姆看起来实在是过于年轻,更像是初出茅庐的魔法师,在听见藏宝处的消息后,私下过来探险。

    “你看起来像是在担心他”拉姆轻蔑地指了指受伤的随侍。

    萨姆警惕地没搭话,并时刻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拉姆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放心,他很快会好起来。”

    丢下这句话,还没等祭司一行反应过来,拉姆便潇洒地给自己加持了个飞行魔法,快速隐去身形。

    在祭司面前装了一把神秘人的拉姆心情愉快。

    没什么,就是黑巫师看见祭司本能想搞点事,顺便在埃里克面前刷一波好感度。

    自从和埃里克签订契约,拉姆胆子越来越大,开始想起黑巫师的既定事项。

    让自己保持神秘,是每位黑巫师,乃至魔法师的必修课。拉姆的导师就特别爱干这个,据说这样能给所有未接触过魔法的人带来威慑力。

    拉姆也爱干这个,他尤其喜欢在一般镇民和冒险者面前,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能让他在心理上获得一种莫名满足。但这种满足感,哪比得上和祭司叫板他以为那样就算含蓄的挑衅。

    原本只有他自己,肯定不敢做这么大胆的事,但埃里克的各项指令给了他灵感。

    尊敬的埃里克大人设置了让人沉迷的游戏场,教会他复活,并要求他将这项能力大肆宣扬,理由只有一个

    向教廷宣战

    拉姆觉得自己真相了

    这也太强啦,从没有哪位黑巫师或是深渊来者敢这么干毕竟这片土地上信者众多,是白魔法的主战场。

    但他主人埃里克完全无视这些规则。

    作为埃里克唯一的仆从,他当然要紧跟主人的步伐

    说实话,刚脱离实习法师队伍的拉姆,现在充其量能算个初级魔法师。如果真的一对一和带随侍的中阶祭司对干,他还真干不过人家。

    而埃里克虽然因为只是意识体,几乎无法被察觉也无法被攻击。但他现在的能力有限,真打起来,也很难把萨姆留在迷宫里,更别提他身上现在还有不可直接攻击任何人的封印。

    好在就算拉姆运气不好在迷宫里死了,埃里克也能随时将他复活。

    上门挑衅的拉姆不知道埃里克现在打不过萨姆,他只当自己身后有着强大的后盾,心里稳得很,并觉得自己干得特别对。

    拉姆出现和离开时使用的魔法,都不属于黑巫术范畴,只是普通元素魔法,萨姆根本没看明白他的身份。

    在迷宫内粗略绕过一圈的萨姆,已经亲眼看见迷宫内的机制与之前打听的差不了太多。

    经过多次诅咒祛除尝试,萨姆体内魔力已经快要耗尽,缠绕在随侍伤口上的诅咒依旧并未离开。

    萨姆思来想去,总觉得这座迷宫的问题比他想象中更严重,决定先离开这里,通过教会的关系往总部发去新的信件再打算。

    一行四人刚离开迷宫,萨姆就发现他那位受伤随侍身上的诅咒已经完全散去。而那些原本身上缠绕诅咒的冒险者在离开迷宫之后,也是同样恢复正常。这一发现让他小小地松了口气,看来迷宫内的诅咒,也不是完全无解。

    离开迷宫的萨姆不知道,他在迷宫内耗费的魔力,已被某位未知存在收集起来,存放在迷宫底下深处。

    只要来过的人都知道,无魔之地下方是一片灰白色的土地。

    迷宫的一层二层,都由这些没什么营养的沙石组成,看起来荒芜得很,仿佛从很久很久以前,它就一直这样。

    然而迷宫往下更深,最深最深的地方,却是另一片景象。

    埃里克罕见地将意识凝结成一具半虚实的躯体,漂浮在迷宫最深处。那里存在一道巨大的防御魔法,将现在的埃里克拦在门外。

    迷宫深处埋着一座城,占地极广,城市整体透着微弱的光。

    城市中央坐落着一座城堡,城堡墙体每一处都刻画着精美而又昂贵的魔纹。书写魔纹的墨水,由珍贵的魔物血液,魔石,魔植熬制而成。它们的存在能为城堡本身加持坚固、清洁、恒温、保护等魔法。

    原本这些魔纹之上,还镶嵌着各种珍稀的魔核,在某些必要时刻它们能为魔纹更充足的能源。

    但现在那些原本镶嵌魔核的位置,只剩黯淡的灰烬与凹槽。

    城堡之外是一条条繁华街道,街道周边干净得很。这里的人用石板铺路,为了让路用起来更坚固,能让马车在上面随意行驶,石板上还能依稀看见坚固魔法的痕迹。

    街道周边房屋上则是每家每户都雕刻着精美繁琐花纹,住在这座城市里的人想必很有闲情逸致,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在一些小趣味上。

    一切的一切,无一不在展示着这座城市以往的辉煌。

    这座城的时间是凝固的。

    如果将视野稍微拉远一点,便能发现,城四周悬浮着一百多座法师塔。以法师塔为锚点拉开来看,城内的一条条街道仿佛在建设最初就已定好了格局,它呈现一个古老的封印字符。

    埃里克的巫匣就被封印在这座城下。

    埃里克是没有记忆的巫妖。

    准确来说,他没有成为巫妖之前的记忆。

    巫妖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有在深渊之中天然生成的。也有后天在大陆物质界之中,某些黑巫师实在不想死,把自己弄成巫妖的。

    埃里克没有记忆,也就代表他其实不知道自己是哪种。

    按照一般情况来看,深渊中天然生成的巫妖,会模糊知道自己成为巫妖之前,是哪种深渊生物。他身上会稍微保留那时的习惯,自然形成的巫匣中也会存着它的本体。

    只有物质界后天形成的巫妖,才会出现记忆缺失的情况。但这种情况的原因,大多来自于诅咒不够完整,施法者能力不够。

    也就是说,这种巫妖是因为弱小,才会失去记忆。

    但埃里克不同,他从诞生起就是大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巫妖。虽然没有记忆,却在成为巫妖那一刻,掌握了全大陆所有魔法知识。

    当时存在的魔法没有他用不了的。

    但同时,他可能也是全大陆活动时间最短的巫妖。他在诞生一年后,便被封印在城堡之下无法动弹。

    别看埃里克存在已经很久,实际上他的记忆,只有一年多。

    他在苏醒之前最后的记忆,就停留在这座华美的城市里。

    埃里克抽出从萨姆身边汲取的圣元素魔力,用一般元素将它包裹,让它尽可能形成有效的魔法字符。

    最后将这个圣元素形成的魔法字符,抛入防御魔法阵之中。

    魔法字符进入后魔法阵后,像是石子被投入水中一般泛起圈圈涟漪。没过太久,一条泛着白色微光的丝线,开始从字符投入的位置开始蔓延开来,最后落入城市边缘的一座法师塔之中。

    已凝成半实体的埃里克,驱使着躯体飘至那座法师塔旁。

    一百多座法师塔本身,分别成为了防御魔法,以及封印的魔法锚点。如果要硬将封印破除,就要使用魔力,将这些法师塔一一拆除。

    然而拆除这些法师塔,却又有各种不同的条件。如果在魔力足够的情况下,直接硬突破也可以,但现在埃里克魔力极度不足,必须遵循顺序。

    “难怪一直找不到门。”

    “也亏你们想得出用圣元素作门栏这种方法。”第一座法师塔,需要足够的圣元素作引,才能被开启。

    “没关系。”

    “很快就好了。”

    萨姆通过信鸽把信件发给教廷之后,久久未等来回应。

    在这期间,他再次听闻有冒险者在迷宫之中死亡后花费迷宫里的钱币,换得了复活权。

    等不及的萨姆,终于在第一次从迷宫出来七日后,再次踏入迷宫。

    这次他哪也没去,直接守在复活所门口。

    好家伙,这下拉姆不答应了。

    复活所可是埃里克大人交给他管理的地方,这半老小子堵在这什么意思

    于是两人在复活所门口进行了第二次见面。

    然而拉姆刚要张嘴,就收到了来自埃里克的新指令,让他不得不马上改了口。

    “你也想要学习复活术吗”拉姆面带微笑,暗地里攥紧了魔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