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 6 章
作者:逐逐逐月   长命百岁首领宰最新章节     
    首领专用电梯“叮咚”一声打开,喧嚣的战斗声中,港口黑手党超帅气的首领太宰治闪亮登场。

    太宰治非常自然地向群众招手“大家辛苦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然后被吓得不轻。

    吓得中岛敦一下子变出一双虎爪把面前的敌人深深地拍进地板里,泉镜花一刀扎进手下敌人的脖子里,鲜血喷了她一脸都没反应。

    其他人也是枪都打歪了。

    太宰治的外貌是机密中的机密,敌方并不知道,但看其他港口黑手党的人的反应,也猜出了他的身份很不一般。

    立刻就有人朝着他射击。

    带着火星高速移动的子弹,被白色的寒光切开,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太宰治站在原地,把举起的手塞进裤兜里,温和地对着赶到面前的泉镜花说“欢迎回来。”

    泉镜花复杂的眼神变得空白,眼睛努力地睁了睁,显得有些呆,但无损可爱。

    她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很快有人挡在了她和太宰治之间,遮挡住她看过去的视线。

    在港口黑手党其他人的眼里,她是叛逃者。

    她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她仍旧被这里的主人视作了此地的眷属。

    冰冷的刀尖扎进敌人的脆弱脖颈,泉镜花试图在鲜花和死亡中找到此刻的归属。

    太宰治对其余属下暗含着埋怨的关心疑问充耳不闻,只是笑着看他们加快速度清扫战场,发挥以往数倍的实力,把所有敌人光速打死,还能抽出空来防止他作死。

    后面下来的中原中也对他发了脾气,骂他想死从楼上跳下来更快一点。

    太宰治仿佛真的只是下来测试泉镜花的忠心一样,得意地说“你看小镜花为了保护我多卖力。”

    中原中也冷笑“你这么喜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怎么不干脆利落地死了算了”

    太宰治“如果你知道方法,请务必告诉我。”

    他现在觉得毁灭世界比毁灭自己更快。

    无语。

    中原干部不想跟首领讲话,并且在敌人全部倒下之后,踩着还没断气的人走了。

    因为动用了过多异能,中岛敦艰难地维持着人形,血从项圈和脖子相接的地方不停涌出,导致这种情况异能又不停地治愈致命的伤口。

    他的脸色越来越白,显然,这整个过程给他带来极大的痛苦。

    但他还是迈着踉跄的步伐来到太宰治的面前,向他汇报“boss,清理大厅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太宰治“但是你寻求了在委派人员之外的外援,并且把大厅破坏成这个样子。”

    跟在中岛敦身后,想要搀扶又不太敢的泉镜花闻言一下子把目光落在太宰治的身上,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到玩笑的神色。

    但是太宰治从来只让人从自己的神情中,看到他想让对方看到的。

    泉镜花什么也没看到,反而为对方了观察她的时机。

    不知道是出于恶趣味还是被命运裹挟了,太宰治将中岛敦收进港口黑手党,连带着泉镜花也留下了。

    而芥川龙之介,会在不久之后被织田作捡回侦探社,织田作会像其他世界里的他引导中岛敦一样,将芥川往侦探社员的道路上引导。

    但情况会远比其他世界要恶劣。

    像是敦无法克制的异能,像是芥川难以控制的毁掉挡在面前的一切的冲动,像是镜花明明无法放下敦却仍要尝试逃离黑暗。

    这副牌的卖相着实差,过去的他只想要个结果,疲于安排和布局,无暇顾及其他,现在看着有点扎眼。

    太宰治看着漂亮得像是人偶的少女,和脖子仍旧在不停流血的少年,在他们恐惧中带着认命的表情中缓缓下了判决“那就扣你两个月工资吧,而且从今天起,你需要负责泉镜花的食宿,她完成任务将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她犯下的错误也将由你承担。”

    这个惩罚听起来是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实际上所有人都在想就这

    没有体罚没有降职没有禁闭,甚至连最基础的拷问室走一圈都没有。

    梦野久作听到了能气得把自己禁闭室的门啃了,跑出来跟太宰治要个说法。

    但黑手党,尤其是港口黑手党有个传统,就是下属不能质疑上司的任何命令,只需要执行。

    太宰治是整个组织最顶头的上司,说一不二。

    况且其实也没人希望看到他俩受罚,因此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去了。

    让广津柳浪去盯着清理大厅,太宰治慢条斯理地把自己的围巾取下递给芥川银拿着,又脱了大衣递过去。

    芥川银乖巧地叠好他的衣服抱在怀里,随即又疑惑地看着他。

    太宰治用“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说“我带着他们两个出去走走,不要派人跟着。”

    大家又都是一呆。

    然后七嘴八舌地试图让他明白他离开总部很危险,不让人跟着更危险。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出门,不带它一个武器库加上十个异能者,都叫大意自负。

    只带一个刚叛逃回来的和一个现在半死不活的就大大咧咧地出门,即使他们是下属都要闹了。

    “只是在通知你们哦,如果被我发现有人跟着的话,我就请他去拷问室玩玩。”太宰治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都稍作停留,语气温柔得不行,“我也好久没有试着去拷问谁了,不知道手艺生疏了没有。”

    脱下了冷肃厚重的大衣的青年看起来十分瘦削,肤色瓷白,优雅俊美,但此刻在众人的眼里无异于恶鬼。

    近半数的人退了半步,另外的人也垂下头不敢讲话。

    如果说尾崎红叶的拷问水平是魔鬼,那太宰治就是魔王。

    是个活人就不想跟他去拷问室玩儿。

    太宰治满意地收回视线,朝中岛敦伸了伸手。

    中岛敦茫然地看着他,紧张后又松一口气的心态让疼痛重新占据了他的全部感知,他眼里已经没有太大的焦距。

    如果是别的世界的太宰治,手估计刚拿出来,中岛敦就把头凑过来了。

    大约是察觉到对方的不高兴,中岛敦下意识地往前走两步,试图明白首领的意思。

    谁料对方的手落在他的肩上,抚摸他的项圈。

    冰冷的项圈随着太宰治的拨弄,时而触碰到不同部位的皮肤,但处处致命,处处有伤,在兽性和人性之间来回挣扎的少年人身体紧紧的绷着,金紫色的眼睛几乎凝成竖瞳,似乎拼命压抑着攻击主人的冲动。

    他吃尽了不听话的痛苦,发誓再也不违背面前之人的任何一个指令,任何一句话。

    仅仅是这样的考验,他能够忍受的。

    太宰治对他这副驯服的模样很是满意,手指勾进项圈内侧,冰凉的手贴着紧张到发热的皮肤,能够感受到对方停顿后快得惊人的心跳,于是恶趣味地延长了时间。

    但也不过是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他解下了对方的项圈,人间失格的异能又将白虎完全地摁进了少年的身体里。

    一只崭新崭新的小老虎就出炉了。

    就是有点蔫答答的,不太水灵,也很瘦,健康状况堪忧。

    老虎还是要养得油光水滑的比较好,多摸了两下对方毛领的太宰治如此想着。

    中岛敦茫然地看着太宰治把项圈丢给泉镜花,张了张嘴“首领”

    失去了枷锁,他不但没有感到轻松,反而更加惶恐了起来。

    太宰治“暂时没有需要用到你异能的地方,如果出去之后还有能认出我是港口黑手党首领,并且刺杀我的人,那就是其他人的问题了。”

    三个人于是轻装上阵,从总部开了辆车出去。

    车停在红砖仓库外的停车位上,太宰治下了车,两只动作迅速地下了车,凑到他身边,将他保护在,警惕着周围。

    太宰治摸出中岛敦的钱包,从中抽出两张面额最大的塞进自己的西装口袋里,然后把剩下的递给泉镜花,问她“现在有什么想吃的吗”

    她诚实回答“可丽饼。”

    “带着敦君去吃,在花光钱包里所有的钱之前,不许回去。”

    留下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命令之后,太宰治快速地消失在人群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黑敦虽然很让人心疼,但是真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