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忽然出现的银发少年
作者:陆水砚   成为港口Mafia的团宠锦鲤后最新章节     
    光鲜亮丽的表面下必然蛰伏着黑暗,这是世族心照不宣的秘密。

    花开院的前几任家主和黑暗当铺达成协议,只要后者不把人类当成商品销售,不和阴阳师起明面上的冲突,他们就不会干预店里的生意。

    作为交换,黑暗当铺也会定期送上情报和金钱。

    人生遭遇变故前弥衣是家族重点培养的继承人,所以知道当铺的交易内幕,一番纠结之后,她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当铺在京都,那边是阴阳师的活动区域,她得买件斗篷遮一下,免得被人认出来。

    选好斗篷订好车票,弥衣便踏上了回乡之旅,她本来还很平静,但随着临近京都那颗以稳定频率跳动着的心脏就慢慢失去了控制,情绪也不安起来万一被发现被抓回去了怎么办

    看着车窗外逐渐熟悉起来的风景,她不由自主地揪住了自己胸前的衣服。

    冷静点花开院弥衣,京都那么大,没那么容易遇见熟人。

    她只能用这个来劝慰自己,然后听着到站提示,挤在其他乘客中间下车。

    当铺的位置没有想象中那样隐蔽,这算是给花开院家来了记灯下黑。

    作为一个合格的地下交易场所,黑暗当铺的陈设完美符合“阴暗神秘”这一行业标准,当铺设于地下室,墙面还挂着欧式的花斧和盾牌。

    弥衣一边拉着兜帽一边顺着楼梯往下走,等走到最后一步台阶,抬起头来时,她惊呆了

    不是因为里面的商品有多恐怖,而是这儿已经被洗劫了

    本该泡在瓶瓶罐罐里的怪物胚胎跟着玻璃碎片一起倒在地上,用来当做装饰品的棺材盖子被劈成了两半,露出里面的骇人白骨,帘布被撕碎,灯罩被打破,不知道做出这一系列事情的人还干了什么,柜子旁边有一道血迹歪歪扭扭地向后门蜿蜒着,像是被谁用蛮力拖拽过去的。

    弥衣怔了片刻,忙跨过怪物残肢跑上去,蹲下身,指尖轻轻触碰地板。

    血迹半干,颜色偏暗,人恐怕是不久前才被带走

    难道黑暗当铺的地址已经被其他阴阳师发现,他们把老板抓走了可是不应该啊,这里一点灵力的残留痕迹都没有,难道是其他势力干的

    情况变化得太快,饶是弥衣也没办法马上理清楚,她想再去找找线索,却在起身时忽然感觉到身后多出了一道气息。

    弥衣立刻旋身用胳膊肘向后打去,结果

    “哇哦,好险”

    肘部像击打在了透明的墙上,完全近不了对方的身。

    出现在后面的是个银色头发的少年,个子要比同龄人高出一截,打扮得有些诡异,明明是在地下室却还戴着不透光的圆片墨镜。

    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她竟然没察觉到

    弥衣意识到了自己和对方的武力差距,立刻后退至墙边,这个方位有利于她以最快的速度从后门逃跑。

    “反应速度倒是不错,不过击打力度还是差了点,你不是擅长战斗的那一类型吧”银发少年从容地点评道,随后话题一转,“对了,你就是黑暗当铺的老板”

    老板这人的目的和她一样

    确定这点后弥衣稍微放松了些,少年不清楚黑暗当铺的情况,也就证明老板不是他抓走的,如果后续的对话足够和平她就不会受到攻击。

    “不,我也是来找老板的。”弥衣转过头,示意他往地下看,“他应该已经被带走了。”

    闻言,五条悟捏住镜腿把墨镜往上抬了抬,露出透亮的天空色瞳孔,顺着弥衣所指的方向看清楚了地上的血迹。

    这下不就麻烦了吗

    二年级接到任务,最近出现了一批诅咒字画,能最大数量地吸收负面感情滋养出恶灵,必须尽快回收销毁,可字画分布地点不明确,根据窗的情报来看它们大多都是从黑暗当铺里流传出去的,他好不容易找到当铺地址,原本要来兴师问罪,谁知道罪还没问呢,人没了。

    于是五条悟掏出手机准备跟夏油杰知会一声,拨号前无意瞥了弥衣一眼

    “你在干嘛”

    弥衣知道少年不会伤害她后便开始行动了起来,在房间里查找可疑的电线,少年发问了她也没隐瞒,直接背对着回答道“找摄像头。”

    做地下交易可没什么保障可言,为了防止买家倒打一耙当铺老板一定会在这里安装摄像头,她要做的就是把摄像头找出来,取出内存卡。

    看着少女忙碌的背影,五条悟思索片刻,将手机放了回去。

    感谢港口afia的栽培,弥衣现在对这些东西贼了解,设置摄像头的最好角度,无线还是有线,信号发射范围该怎么估测,她都门儿清。

    不一会儿,她便从挂画里找到针孔摄像头,取出了内存卡。

    拿着内存卡,她来到五条悟面前,认真问“你很强”

    五条悟眨了下眼睛,像是对这个问题感到新奇,随后咧嘴一笑“需要给你证明一下吗”

    看这自信的姿态实力应该不弱。

    “是这样。”弥衣展开详细说明,“我们两人目标一致,就是找到黑暗当铺的老板,能抓走他的人无论多少一定都存在着战斗力,很不巧,我是非战斗人员,就算对方只是普通的小混混也没办法解决,你的出现对我而言是个很好的机会。”

    “我对京都这一带很熟,也懂得一些见不得光的现代技术,要不要合作,一起把人找到”

    潜台词就是技能互补,你帮我打架,其他杂事我包了。

    五条悟明白她的意思,在思考这个提议可行性的同时也在打量着眼前的人。

    被斗篷包裹得严严实实,只有几缕浅金色卷发暴露在外,想必是不想被人看清自己的脸,不过也是,来黑暗当铺交易的有几个是光明正大的,另外小鬼看见他身上的高专制服后还会提出合作,可见并非诅咒师一脉,身份安全,至于答不答应么高专那边催得急,联手走捷径无疑是最好的方法。

    把以上因素都考虑进去后,五条悟做出了决断

    “成交”

    二十分钟过去,两人出现在了附近的网咖门前。

    其实弥衣有点后悔拉这人入伙了,少年的外形太惹眼,墨镜挡得住眼睛挡不住颜值,从离开黑暗当铺的那一刻起就吸引了无数目光,偏偏少年还是个不安分的,有女孩子起哄让他把墨镜取下来,他居然真照做了,顶着张4s风景区般的脸一边走路一边跟围观群众互动,和旁边穿得跟个神棍似的恨不得缩到角落去的自己形成鲜明对比。

    五条悟保持着吊儿郎当的态度,满足了少女们的愿望后抬手将墨镜重新戴上“呼,京都人民还真是热情。”

    热情的是你吧

    弥衣不得不提醒他“先生,你还记得我们需要做什么吗”

    “当然。”五条悟稍稍仰头,看向另一边的网咖入口,“用电脑读取内存卡,查清带走老板的是谁,再跟着线索去找到他们,把人救出来。”

    记得就好

    在心里感叹一声,弥衣跟他并排着上楼,找柜台的工作人员开了台电脑。

    为避开公众视线,他们选择了包厢,忙活一阵子后显示屏播放出了画面。

    画面里,穿着浴衣的老板正在核对账本之类的东西,突然几个人从楼梯上走下来,有的扛着棒球棍,有的拿着匕首,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他们先是争吵了几句,老板见这群人铁了心要砸场子也不客气了,抄起手头的药水瓶子摔在地上,药水落地骤然升起烟雾,挡住双方视线,可哪知道那些人是有备而来,在烟雾腾起的那一刻就用手中的武器打中了正要转身逃跑的老板的后脑勺,力气极大,直接把人给打晕了。

    接下来的发展和弥衣猜测得差不多,他们砸了当铺,顺手抢走了一些看得过去的商品,还把老板也给拖走了。

    由于腿太长,五条悟只能岔开坐着,左手撑着脑袋看完了摄像头拍下来的所有画面“行凶的方式比想象中的要简单粗鲁很多呢。”

    “感觉是寻仇”弥衣分析道,“不然他们不会一开始就把武器带进来。”

    “有道理,这些比起客人更像是被雇来的专业流氓团队,找不到雇主接下来就得去按照这些人的样子进行追踪调查了啊啊,光想想都觉得好麻烦。”

    “其实也可以找到。”

    五条悟的视线一下子从显示屏转到了她身上。

    弥衣从斗篷里拿出本账簿,神色严肃“黑暗当铺的每一笔生意都记录在册,如果是寻仇,那多半和生意有关,只要我们知道最近他都跟哪些人做过交易根据订单大小一一排除,再结合监控录像一起调查,工作量会小很多。”

    这也多亏老板一直在用这么原始的方法记账,否则她还得花时间破解电脑密码。

    五条悟本来以为这只是个普通的想跟当铺做交易的黑暗猎人,但很明显,小鬼的心思之缜密比“普通”要高一个档次,平常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内存卡上,谁会有心思去管账簿这种不起眼的东西,还顺手带了出来。

    他伸出手,将账簿从弥衣手中抽出。

    弥衣“”

    “我在京都有些人脉,可以请他们去收集这些交易者的信息,这项工作交给我也算是体现合作诚意了,啊还有,顺便问一句。”五条悟眼中多了丝探究,声音也微微沉下了几分,“你是阴阳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