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第103章
作者:江安安   我在游戏中当人型bug[全息]最新章节     
    “依依, 中午聚餐你去不去”

    林依头也没抬,坐在电脑前一动不动,“不去了, 你们去吧。”

    室友探过头来“还忙着呐, 说起来,你好像一次都没去过是不是每次都有人问我。”

    “实话告诉我,系里除了我们三个,你还认识谁”

    林依“”

    她盯着屏幕,假装没听见。

    几个姑娘笑起来,其中一人道“没事, 大家都认识她就好了,再说,她不去, 我们才有机会钓系里帅哥嘛。”

    “依依想说,她才不稀罕, ”另一人学着林依惯常的语气,“毕竟帅哥只会影响我写代码的速度。”

    “哈哈哈哈”

    几个姑娘笑得花枝乱颤。

    林依“”

    太可恶了

    把几个室友赶跑之后, 宿舍总算清净下来,只剩下清脆的键盘声。

    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听见肚子传来的咕噜声, 林依这才发觉自己饿了。

    正好她正为一处报错苦恼, 没什么灵感,索性丢下电脑出门。

    她朝宿舍最近的食堂走去。

    季白清和室友买完饭, 找了桌子坐下来,室友拿出手机刷了会儿,又接了个电话。

    “我下午有事,哦, 他呀,我劝过了,原因我不知道哇。”

    季白清没什么表情,语调平淡“没兴趣,太吵闹。”

    “好了,你也听到了。”室友笑着对电话那头道。

    挂了电话,两人安静静地吃饭。室友依然玩着手机。这时突然看见什么,瞪大了眼睛。

    “ 诶上次大作业的排名出了,我看看啊,你的老对头又压了你一头,太强了,都快满分了。”

    季白清轻轻蹙了下眉,语中泛着凉意,“不是我的老对头,她一直比我厉害。”

    确实,但凡有排名的地方,那姑娘一直稳稳地占据第一名的位置,季白清只能退而其次,位列第二。

    “好强不过似乎很少在班里见到她,她真的来上课吗”室友喃喃道。

    “我见到过。”季白清说。

    “哦”

    室友刚出声,眼前突然一亮,伸手朝侧边一个方向一指“哎季哥,你看那是不是她。”

    季白清转头望去,就见一道熟悉的纤瘦身影坐在隔两排的座位上,垂着脑袋吃着手中的蛋饼。

    她乌黑的长发扎成一束清爽的马尾,皮肤天生白,五官长得很漂亮。虽然面上没有任何妆扮,穿着也普通,和其他人比起来却一点也不输。

    “是。”季白清淡淡道,顺便提醒室友,“盯着别人看不好,吃你的。”

    谁知就在两人打算收回视线的时候,那道身影突然抬起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闪闪发亮,起身拿着蛋饼就跑。

    “哎”室友惊讶道,“她怎么走了,这还没吃完呢”

    季白清轻轻勾了下唇角,低头掩住表情,声音平淡,“可能有急事吧。”

    “什么急事不能吃完饭再说”室友表示不理解。

    季白清的指骨轻轻敲了下桌面,“所以这就是你和她的差距。”

    室友

    只是吃个饭,怎么就扯上差距了

    没想到第二次见面来得很快。

    第二天早上刚好有节大课,季白清和室友去的比较晚,只好坐在后排的边角座位上。

    教室的座位几乎坐满了,他们前一排靠边的座位却一直空着,桌面上摆了本书。

    他们这地方已经是教室很后的位置了,哪怕前一排也好不到哪去,室友因此感到很奇怪。

    “谁占座位会占在这儿”

    他的问题很快得到答案。快上课的时候,他们昨天才见过的姑娘从后方弯着腰进来,像只小猫一样轻手轻脚地坐下。

    室友十分惊讶。

    他小声对季白清道“我说怎么上课从来没见过她,她不会一直坐这儿吧”

    季白清低低嗯了声,没接话。

    难得在后排坐一次,截然不同的体验,授课老师讲到一处稍稍停顿,季白清视线微垂,刚好落在前一排。

    他注意到女孩手边摊了张白纸,时不时在上面写写画画着什么。

    偶尔老师讲到重点,她居然还能及时抬头,在面前课本上记两笔。

    季白清若有所思。

    原来当真有一心多用如此熟练的人。

    上课骤然安静的时候,他突然听见很小的咕噜声传来。似乎是从前排发出的。

    季白清很快找到来源。

    林依揉了下肚子,耳根微红。

    没吃早饭,好饿。

    看着她的小动作,季白清心中似乎笑了声。

    这姑娘,挺有意思。

    很快第一个学年过去,暑期时间很长,季白清回到s市,扮演他自己的角色。

    s市高校云集,不少学生趁着假期出来实习,他却根本不缺去处。

    走进办公室之前,季白清听见里面传来争吵的声音。

    “不求上进的东西,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废物”

    “那就要问你自己喽,怎么生的你问我”

    懒洋洋的声音没有丝毫畏惧,一听就不正经。

    “季白宿咳咳”

    这句音量极大,显然愤怒极了。

    季白清推门而入,阻止了火气的继续发展。

    “我来了。”他淡淡道。

    “哟,欢迎。”季白宿挑眉。

    季白清站到他旁边,压低声音。

    “他这两年身体不好”能少气就少气,最好收着点。

    对方听出他的话外的意思,从眼尾扫了他一眼,“我知道。”

    办公桌后坐着的人一见季白清,心情好了许多,招呼他“你过来。”

    季白清走过去。

    “这段时间你跟着这个项目,好好学,别像那个废物东西一样。”

    季白清伸手接过资料,却没接话。

    出了办公室,多了新绰号的“废物东西”一手搭在他肩上,一边笑着,慢条斯理地说“什么时候回来的,走,给你接风。”

    这句话不容人拒绝。

    哪怕季白清浑身散发着凉意,也仿佛冻不到他似的,被他带着就走了。

    “听说你修了双学位。”饭桌上,季白宿问他。

    季白清应了声。

    “谢谢。”

    季白宿半晌道。

    兄弟两个面对面坐着,难得聊了聊。

    “你也知道,我志不在此,不然当年不至于偷偷改了专业,现在我最想做的只是拿着相机走遍世界各地。”

    季白清沉默地听着。

    “你比我当年成熟。”季白宿道,“你另一个专业选的什么”

    “计算机。”

    “好像也有点相关”季白宿思索着,“喜欢”

    “还行。”

    “那你为什么选这个”季白宿问。

    季白清停顿了两秒,“随便选的。”

    季白宿盯着他看了一阵,觉得他不像在说真话。不过他直到最后也没问出什么。

    季白清跟的项目和游戏有关,银河作为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这只是诸多业务中很小的一部分。

    他并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只是充当一名普通实习生跟在项目中学习。

    他没想到自己会碰到林依。

    这天他跟着做了一下午的笔录,目的是为了从一堆天花乱坠的介绍中节选出有用的关键词。

    终于进行到了尾声,还剩最后一个介绍者。

    林依就在这时走进了会议室。

    她穿了一身卡其色的裙子,看起来十分精致,给人的感觉和她在学校的时候不太一样。

    上来就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以至于会议室内的众人又重新打起了精神。

    季白清的头跟着抬了起来,便一直没再低下。

    “大家好。”林依微笑着说,声音清脆又自信。

    季白清转了下笔,发现她根本没注意到自己。

    或是说,注意到了也没认出来。

    这个游戏由林依独立设计,在介绍过程中,她说的非常简洁,三两句便将一切展示得清清楚楚,再配上直观大方的演示文档,季白清余光观察了一下,发现身边的同事都在微微点头。

    总得来说,林依设计的这款游戏很有创意,发展空间很足,但她的介绍也给她加了不少分。

    最后项目负责人当场敲定买下她这份创意。

    林依说了声谢谢,脸上露出两个小酒窝。

    季白清承认自己的心在某一瞬间跳得有些快。

    签合同的时候,负责人突然问了一句,“对了妹妹,你看着年龄不大,在上大学吗”

    其实如果说这姑娘还在上高中他都信。

    “当然。”林依笑着说,“不过我上学比较早。”

    “你很厉害。”负责人夸道。

    林依看起来很开心。

    这快乐好像能传染似的,季白清的表情也跟着变得轻松,眼里不觉蕴了一丝笑。

    他觉得林依就像一束阳光,明媚又温暖,散播着生机与活力。

    回到学校,他对她关注的更多了。

    虽然专业排名还是永远超不过她,他总是被人打趣是“万年第二”,但是季白清心中并没有任何不平的想法。

    他很清楚自己和她的差距。

    她很努力,每一天都过得很忙碌。

    而且她似乎有着自己的目标,一直在策划什么。

    一次坐在她后面,季白清听见她在算手头的资金。

    她小声咕囔着,例如原画之类的什么词,算下来似乎还差一点,她看上去有些失望。

    季白清知道她一直在做游戏,八成是缺了些资金,不过他有心帮忙,却没有理由开口。

    逐渐的,他还注意到更多有关她的细节。

    比如她习惯提前一天晚上放一本书占第二天早课的位置,每次都是后排,边角位置别人不愿意坐,她反而乐在其中。

    这样一来,她早上便可以来晚一点,争取一些睡眠时间。

    虽然她平时都表现的很机灵,但时间久了,季白清也发现了一些例外。

    她早上有时也会迷迷糊糊,发现自己忘带东西的时候懊悔不已,气鼓鼓的样子像某种小动物。

    因为起的晚,来不及吃早饭,偶尔肚子还会不给面子的叫。

    虽然食堂早餐很便宜,但季白清怕她不吃,有几分攒钱的原因在里面,长时间以来对身体不好,开始试着给她带些吃的。

    一开始她似乎并不知道那是给她的,放到一边没动。

    下一次季白清就在上面贴了张便利贴,写上“给你的。”

    果然这次她收下了。

    室友也都是人精,他们逐渐也发现了他的一些异常。

    他们试探着问“季哥,最近你怎么都来教室这么早哈哈,专程为我们占座位的话,这也太让人感动了。”

    季白清“”想多了。

    不过他并没有和室友们解释,他向来很少和别人说自己的事。

    姑且让他们这样以为吧。

    季白清不知道自己什么想法,他可能真的有点喜欢这姑娘。

    他清楚他这些所作所为或许算在追她,但是看到其他人的一些做法,他又有点犹豫。

    像林依这样引人注目的姑娘,自然不可能没有别人追求,有时她在路上被人拦住表白,总是很直接地拒绝对方。

    从来不给对方留一丝念想。

    别人送她那些精致的礼物,她总会退回去,而他给她带的东西,她却大多收下。

    季白清有些庆幸,感觉自己和别人还是有些不同的。

    他便维持着这份平衡,没再更进一步。

    他们虽然同一个专业,但不是一个班,除了专业大课,其他时候很难遇到。

    季白清便托人问了她的课表。

    其实哪怕是专业大课,他也并不总是坐在林依旁边,因为那通常会让他分心,他的视线总是忍不住落在她身上。

    拿不了第一,如果把第二也丢了,那就不好了。他一直相信,名字总是排在她下方,她多少也会关注,而关注的次数多了,或许就记住了。

    后来下雨他总是习惯多带一把伞,如果遇到她忘带,便悄悄留给她一把。

    季白宿在各地出差,给他寄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也挑着给她。

    不过她有时候不收,只留下了些平安符之类的东西。

    他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每天和她交换着心情,如果她开心,他那一整天便也能拥有一份好心情。

    有一年秋天,季白宿不知打哪儿听说了他们学校入秋时的湖景,听说色彩斑斓,拥有至少五种颜色,起了浓厚的兴趣。

    但每次来又都赶不上好时候,便非要让他拍给他。

    甚至还给他寄来了相机。

    为了耳根的清净,季白清在一个周末的傍晚,来到湖边架好了相机。

    虽然在耳濡目染下他也懂点摄影,但是并不专业,一开始只是抱着随便拍拍的打算。

    然而拍了没几张,他突然注意到远处湖边的一道身影。

    那是林依。

    她坐在那里,仿佛一道格外引人注目的靓丽风景,周围的一切秋色都成了衬托。

    她的位置刚好在他镜头中央,季白没有犹豫,按下了快门。

    当晚,季白宿找他要今天拍的照片。

    打包在一起发给我,我今晚就修出来。

    季白清这边半天没动静,最后终于回了一句

    明天再给你拍。

    季白宿

    他问你下午不是说去拍了吗到底拍没拍啊。

    季白清拍了。

    季白宿拍了你不发给我。

    季白清关掉聊天框,把相机里的照片都导了出来,然后把相机内存重新清空。

    他一张张地看过去,最后留了一张最好看的点击保存。

    夕阳余晖映照在女孩的侧脸上,而这一切又倒映在水面。

    那倒影,仿佛摇曳在他心里。

    后来他又是怎么打破这份飘渺虚无的平衡,搞砸一切的呢。大概是因为几年过去,他们快毕业了。

    想到即将分道扬镳,两道平行线或许再无相交的可能,他心急了。

    因为季寒江那边催得紧,季白清没有选择保研。

    好巧不巧,他听说她也放弃了保研名额她一直以来在做的研究有了成果,正在寻找合适游戏厂商合作。

    原来她一直在研究全息游戏的架构。

    在国内,一直不断有人提出设想,却从未实际研究出突破性的成果,林依却把这一切变为了现实。

    他替她感到高兴,但他想他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他或许该有所行动了。

    然而这一切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坎坷。

    他寻找的时机总会因为各种原因被迫中断,要么是因为林依这几天忙得不见人,要么是她请假不在学校,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隐约地有着一种感觉,他们之间的距离开始越来越远了。

    拍毕业照那天,林依总算出现,身穿着崭新的学士服,带着精致的妆容和明媚的笑意,与她的几位室友站在一起合照。

    拍完合照,又开始一个个拍个人照。

    没轮到她的时候,她站在一旁笑着,看起来十分开心。

    今天的她足够惊艳,以至于路过的人都频频回头看她。

    季白清心里紧张又忐忑。

    班里有人问她能不能合照,她今天没有拒绝,都答应了。

    趁着她的注意力不在这边,季白清走过去,找到她的室友。

    “能不能帮我把这一束花送给林依”季白清心跳很快,低声问道。

    她的室友们看到是他,纷纷捂住了嘴,她们反应过来后连忙回答“当然可以,完全没问题。”

    其中一位抱着花朝着林依飞快地跑去了,剩下的两人都用看八卦的眼神悄悄地打量着他。

    不过季白清平时在班里表现得太冷淡,她们也不怎么敢搭话,并没有多问他这样做的意思。

    其实要说,林依和季白清根本就是同一类人,平时看似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实际上每个人都清楚,他们都有着独属于自己的小世界,别人根本走不进他们的世界里。

    刚刚好,这两人永远是他们专业的第一第二,名字总是排列在一起,看起来还挺配。

    如果季白清真有那种意思

    传话的室友找到林依。

    她刚跟别人合完照,转头就看到室友抱着一大捧花。

    “这是”林依问道。

    室友眼中充满了兴奋,语速又急又快“这是系里最帅的,昕昕八卦过很多次的那位给你送的,啊啊,你说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林依听到这句,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她似乎努力回忆了一下他们所说的人。

    印象中好像见过

    她的视线很快挪到花束中的那一张薄卡片上,轻轻蹙了下眉“我”

    室友满怀期待地等着她开口。

    谁知林依却道“把花还给他吧,我不能收,顺便告诉他,我有喜欢的人了。”

    “啊”室友张了张嘴。

    室友意外极了,半晌问“你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了,你是为了拒绝他随口瞎说的,还是真的”

    林依轻轻抿了抿唇“是真的,你先把花还给他,回头我再跟你们细说。”

    “好的。”室友得了个大八卦,刚刚才产生的那股生失望劲顿时也消散了。

    她跑回去,原封不动地把林依这句话转述给季白清。

    季白清在原地等了半天,没想到自己等来的竟是这样一句。

    这甚至比直接拒绝他更像晴天霹雳。

    他浑身发冷,心脏几乎停跳,脚下自己不由自主地动起来。

    浑浑噩噩地走了许久,他才发现自己在朝宿舍的方向走。

    刚好迎面遇到一个室友。

    室友大大咧咧地喊住他,吹了声口哨“哟这是哪位姑娘送你的花呀,还挺好看,快说,是不是有情况。”

    他这一句带着调侃的味道,尤其是那个“哟”字,语调拉得很长。

    季白清这样的人,哪怕平时表现得再冷漠,也有人不怕冷地试图接近。

    不过他向来拒绝得干脆,从不收任何东西。

    他这样明显地捧着一束穿行在校园中,走过路过不知道多少人在看他,估计心里都和他想的差不多。

    谁知近看季白清的面色却没什么血色,不过还好表情依然和往常一样,没有多少变化。

    季白清垂着眼睫,没回答他的话,反倒是伸手把花束往他手里一塞。

    “喜欢就送你了。”他的声音低哑。

    室友

    季白清说完抬脚就走,不过走了几步又回来,从花束中把那张卡片摘走了。

    室友

    他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原地,看着季白清来了又去,平时还挺聪明的脑子此时已经傻了。

    这什么情况

    什么叫喜欢就送给他了,这不是人家姑娘送他的吗,这么随便就给他了,这不太好吧

    所以这到底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啊

    然而等他反应过来,季白清早已经走远了。

    经过这一插曲,林依一宿舍的人一时间也无心拍照,纷纷都急着回去。

    拍照哪有八卦香

    要知道,这可是他们宿舍最冷漠无情的女人,看起来永远与感情绝缘的林依亲口承认的。

    “快说快说,什么时候开始的。”

    “老实交代,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哼,这种事居然还瞒着我们,依依你也太不够意思了”

    “就是就是,给你个机会赎罪,不然今晚小命拿来”

    三个室友仿佛张了八张嘴,你一言我一语,像在排队说相声。

    林依很是无奈,慢慢道“一个一个问题来,我全都交代。”

    第一个问题众人自然要问最紧要的“你喜欢的是谁”

    对于这个问题,林依也很迷茫,她小声地说“我也不知道名字呀。”

    室友们“”

    耍人玩呢

    连名字都不知道,这还像话

    “什么情况,你是在路上偶遇了一个帅哥,然后一见钟情了吗”室友愤慨地问。

    如果是这样,他们掘地三尺也要把这位帅哥的姓名挖出来。

    “当然不是,”林依扶额,“你们想太多了,是我真的不知道是谁。”

    她把这几年发生的一切都和室友们说了。

    室友们听完,全都睁大眼睛,“哇”了一声。

    “天呐,我们身边还有这种人”

    “呜呜,是我我也心动了。”

    “他就从来没有留下过任何自己的信息”

    “就是没有呀。”林依轻轻叹了口气,“所以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谁。”

    他这么坚持,也不像是会轻易放弃的人,怎么就不肯露个面呢。

    室友猜测道“他不会是自卑吧,长得不好,或者成绩不好”

    另一个室友道“长得不好还有可能,成绩倒是真的无所谓吧,都是一个学校的,能差到哪去。”

    “确实。”室友咂咂嘴。

    她们试着缩小范围,问问那人出现的时间。林依答道“我们专业上课的时候,偶尔其他时候也会出现,但是不多。”

    “那他对我们专业的课表很了解呀。”

    “应该是同专业的吧”

    “也不一定,依依不是说,还有其他时候嘛。”

    “要是现在还上课就好了,就可以试着蹲一下,依依你说你,怎么就这么懒惰,不肯早起一天呢。”

    “还有,为什么不早跟我们说。”

    室友说完,恨铁不成钢似的,在林依头上一人来了一记爆栗。

    “哎呦。”林依捂着脑袋。

    “好了好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不如上bbs问一下,碰碰运气。”

    bbs是校内的论坛,无数师生都在其中活跃,在其中找人显然比别处找到的概率更大。

    林依觉得这也算个主意,于是第二天登上自己的账号,发了个帖子。

    她没有指明自己是谁,但是她把这些年的经过一讲,想必对方一眼就能认出来。

    帖子很快火了,然而她等了很久,也始终没人回应。

    倒是有不少留了联系方式的,她一一找过去,最后失望而归。

    有些人说话的语气,一听就不是他。

    他给她留过不少话,比如天气冷了,注意保暖之类的,或是劝她不要熬夜,列出一长排熬夜的不良后果。

    有时候看得她哭笑不得。

    细心却又直接,搞不懂这人是单纯还是复杂。

    她逐渐对他起了兴趣。

    不知不觉中,她从一开始收下这些简单情意的犹豫,变得每天看到便觉得开心,再到见不到时有些失望,或是猜测起对方的情况。

    他今天没出现,是不是起晚了,也有可能病了她有些担心,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她真的很想知道对方是谁。

    她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对方这样一点一滴的渗透,她真的很难不动心。

    不知什么时候起,她拒绝身边的追求者也开始有了不一样的理由。

    从前她直接一句简单的“没兴趣”搪塞回去,现在她会回复对方,“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或许这个从不露面的人在她心里,已经有了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分量。

    然而这个人直到她毕业,她都没有等到。

    帖子仿佛石沉大海,等热度过了,没有无聊的人冒名顶替,便再无任何回应。

    毕业后她和室友分道扬镳,三个室友都读了研究生,两个留了本校,一个去了隔壁,而她却自己组建了工作室,挂在大厂end名下,早早闻名于业内。

    也许和全息在业内的分量有关,她在end的工作很忙,每天都在埋头研究,她很快没心思再想别的。

    时间久了,那些旧事便也淡了,一点点逐渐从她脑中消散。

    她的研究没完成前,感情对她来说只是累赘。

    或许那短暂的心动只是她人生中的一段插曲,对她来说,注定有缘无分。

    可林依没想到,她身上会发生这么多事,让她再次遇到了季白清。

    后来她经历了一切,从中走出来后,她才发现,其实他们两人的相遇从来不是运气使然。

    而是一直都是季白清坚持不懈的努力促成的。

    包括过去,和现在。

    他们错过了许多年,中间曾有过误会,但好在,季白清一直没有放弃。

    大学的四年时光是她人生中最珍贵的一段回忆,除了研究成果,值得珍惜的还有一宿舍的友情。

    以及那份未曾署名的厚重情意。

    时隔多年,她终于如愿以偿,找到了那份情意的主人。

    夜晚静谧,只余两人清浅的呼吸声。

    林依靠在宽厚温暖的怀抱中,翻出当年宿舍的四人小群,编辑了一句消息。

    全体成员我结婚啦,你们都有空嘛,来s市玩呀。

    哪怕毕业多年,小群里还时常有人活跃。林依这一条惊天大消息,一下子把三位潜水的姑娘全都炸了出来。

    天呐呐呐不是吧不是吧,我看错了吧

    来,让我打你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重拳出击 阿宣

    呸,昕昕你打我干嘛,你艾特错人了

    啊,斯密马赛,我这不是不敢相信吗,连我都还没结婚,居然被依依抢先了

    可恶,依依藏得好深

    林依笑起来,心情十分愉悦。

    季白清熟知的朋友已经通知完了,他正拿着一本书慢慢翻着。

    逐渐的,书上的内容变得枯燥乏味起来,他忍不住垂下眸子,低声问了一句,“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开心”

    “是我大学的室友。”林依笑着说。

    季白清点点头,他似乎有点印象。

    都是活泼的姑娘,林依和他们相处得似乎很融洽。

    看着她眼中的笑意,季白清放下那本碍事的书,伸手扶在她脑后。

    林依还不自知“干嘛”

    一句话还没说完,季白清低头吻上她,将没出口的半句堵在唇舌之中。

    一吻毕,林依轻喘着,推开他“别闹,我消息还没发完呢。”

    关于林依聊到一半突然失踪,三位室友都是人精,她回来的时候纷纷调侃。

    啧啧啧,干嘛去了

    噫,真是没眼看

    别说,我这个单身狗不想知道

    林依没理他们,打着字。

    你们猜,我和谁在一起了

    群里消息一顿,半晌,有人问是我们认识的人

    林依笑着回复是啊,你们当然认识。

    林依当年的事已经过去,她们全当是遗憾,这么久以来,一直没人再提起。

    而她们认识的其他人,也没见谁跟林依有联系。

    她们专业分流太多,因此宿舍四人,投身游戏行业的只有林依一个,自然不了解行业内情。

    她们一时间不太敢猜。

    是季白清。林依打出名字。

    室友们纷纷震惊。

    当年林依不是拒绝他了吗,还有这种峰回路转的事

    就在这时,林依又放出一个炸弹。

    他就是当年,做好事不留名的那位

    也是我说喜欢的人

    宿舍群里掀起惊涛骇浪,林依笑着放下手机,任她们刷屏去了。

    “对了,在我室友们的提醒下,我想起一件事。”林依扬着唇,笑意盈盈地说。

    “什么事。”季白清垂眸看着她,沉声问。

    “我在bbs发过一个帖子,你看到过吗”

    “什么帖子。”

    一听季白清这么问,林依便知道,他当年一定是毫不知情。

    “你等着,我翻出来给你看。”

    林依操作着手机,很快登上论坛,找到那个帖子,然后把手机递给季白清。

    季白清安静地翻着,全程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他终于抬起头,声音低哑。

    “我”

    他想说什么,却仿佛梗在喉中,半天没说出来。

    林依注意到他的眼角有些泛红。

    “都过去了。”林依轻轻地说,“现在我们在一起,给你看这些,是想告诉你,当年你做的那些并没有白费。”

    林依没继续往下说,突然拉起季白清的手。

    “跟我走一趟。”

    她拉着人下楼,把人塞进车中,才刚坐上驾驶座,季白清又反应过来,打开车门绕了过去,“要去哪,我来开。”

    林依哭笑不得,心中又泛起一丝微酸“过去快三年了,你在还怕呀。”

    季白清没说话,只轻轻从喉咙中嗯了一声。

    “去我家。”换完位置,林依坐上副驾驶,指挥道。

    很快到了地方,林依在季白清的注视下打开房门。

    许久不来,又落了灰尘,不过不影响她找东西。

    那些东西她用密封的玻璃罐保存得很好,原本打算什么时候她拥有了一段新感情,再将这一切放下。

    看来现在是不需要了。

    当她把那只透明的玻璃罐捧到季白清面前时,季白清的神情明显变了。

    那是一张张写了字的便利贴。

    满载着青春的记忆,和他年少时的那份真挚感情。

    一张张便利贴叠起来,字迹越来越成熟,他说的话也越来越多。

    也许是因为写下那些话时,他所拥有的情感也越来越多了。

    他曾把一颗心完完整整地捧到她面前。

    季白清的嘴唇微动,林依却笑了。

    “你对我的爱,我都有好好珍藏着”

    她的声音柔和,轻轻踮起脚尖,伸手主动揽上他的脖颈。

    “谢谢你,季白清。”

    “还有,我爱你。”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可爱们的支持,这篇到此全文完结啦

    放个隔壁预收泳坛崛起靠我了游泳

    “玉策难移,金花不落。”

    金花指色彩金黄艳丽、不易败落的花朵。

    叶茹茹第一次走进泳池时,没想过自己会和这项运动这么有缘。

    从她打破尘封多年的记录,站上领奖台的那时起,华国泳坛崛起了。

    多年后,女子组多项世界纪录的保持者,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华国名将叶茹茹在接受采访时,被问起当初走上游泳道路的原因。

    叶茹茹听完问题,笑了下。

    “本来只想强身健体,但太有天赋,就被抓去比赛了。”

    “后来一想,比都比了,不努力点,拿个第一,也说不过去不是”

    tis

    泳坛金花的成长史,苏,爽,甜

    现实向,天赋金手指不会突破人类极限。

    感情有,c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