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番外三
作者:四月与你   扶欢最新章节     
    扶欢年幼时爱玩簸钱, 簸钱是闺中文雅的游戏,玩法也是简单,拨洒铜钱请同伴猜测所洒铜钱的正负数即可。

    这日是徐贵妃同扶欢一起玩, 徐贵妃满腹诗书, 便是在玩游戏,也一面洒着铜钱,一面教扶欢念书。

    “暂向玉花阶上坐,簸钱赢得两三筹。”

    扶欢看着徐贵妃上下抛洒铜钱的手,素手纤纤,游龙惊鸿。太快了, 扶欢的眼睛跟不上,念得也是磕磕绊绊的。

    徐贵妃故意蹙起眉头“怎么念得这样磕绊,是不是光顾着玩耍, 没有用心念”

    扶欢看着徐贵妃的手落在铜钱上,那五个铜钱被徐贵妃一手压在下面, 严严实实的。徐贵妃弯眼笑着“若是连正负也猜不出来, 我可是要罚你的。”

    话音才落, 扶欢就向徐贵妃撒起娇来, 抱着她的胳膊摇晃“母妃怎么能这样, 哪有一面玩一面还要让扶欢念诗,扶欢只有一双眼一张嘴,看了母妃簸钱就不能跟着母妃念诗了。”

    徐贵妃温柔地瞥了一眼淘气撒娇的公主“方才是谁嚷着愿意一面玩簸钱, 一面念书的, 方才还应允得好好的”

    扶欢将脸埋在徐贵妃的胳膊上,娇缠道“那肯定不是我。”

    徐贵妃终究还是败在女儿的娇缠下,妥协地道好。

    慕卿走过来,带了一捧桃花, 放在屋内的美人觚里。那桃花开得正艳,灼灼得几乎要燃烧起来,扶欢也不由得将目光移了一寸放在慕卿手里的桃花上。恰在这时,有宫女进来,在徐贵妃耳边耳语两句。

    徐贵妃放下铜钱,揉着扶欢软软的发髻,轻声道“你父皇过来了。”

    扶欢欢快地抱住徐贵妃“那扶欢可以同母妃一起去看父皇吗”

    “下次吧。”徐贵妃放眼里含了一点忧愁,但很快被她温柔的神色遮盖,“父皇这几日心情不好,下次,待你父皇心情好些了,母妃就带你过去,好吗”

    慕卿拂去身上落下的花瓣,沉默地跪在一边,徐贵妃已带着宫人离去,该是要回宫接迎皇帝了。

    这几日正德帝的心情确实糟糕,黄巾党未绝,反而越来越嚣张,这心病自然越积越重。

    他想着,过几日,孙元应该会来找他了。

    “慕卿。”公主的声音响起,慕卿抬起眼,看见扶欢拽了拽他的衣袖,看向他的眼眸清亮。

    她唤他时常常连名带姓,有时也会同初见那般,轻言细语唤他小哥哥。无论何种称呼,都是动人的。

    他自然地在眼中含起笑,大约是像他千百般练习时那样温软柔和。

    小公主此时矮上他许多,但慕卿跪着时,两人的身高差距便没有那么明显了,她又喊了一声慕卿,而后指着他刚刚放进美人觚的桃花。

    “慕卿,你帮我摘一朵花好吗”

    他笑着应诺,为她摘下一朵桃花。而扶欢自然地靠在他的臂上,语音也带笑“小哥哥,你帮我戴上可好”

    为什么扶欢会唤他小哥哥,初来毓秀宫时,徐贵妃就曾对他说过,公主不常见她的哥哥们,他的年纪与皇子相符,想必便是将他当做了可以天天见面的哥哥。

    慕卿那时一面听着,一面将自己的手心掐得鲜血淋漓。

    可是扶欢那样唤他时,他还是觉得动听,大约从她口中说出的话语,无论是什么都会让他甘之如饴。

    慕卿小心地在小公主软软的发髻上簪上一朵桃花,动作很轻。

    扶欢转过身,在他面前转了几圈,问他是否好看。

    慕卿笑着道“公主之美,胜过春桃。”

    她仰起脸,笑意鲜明过日光,又拽过他的衣袖,叫他一起玩簸钱。

    扶欢喜欢同慕卿一起玩簸钱,除母妃之外,慕卿是她最爱的玩伴。他真的很聪明很聪明,她不论如何簸钱,慕卿也能猜出其中铜钱的正负。

    甚至她两手放在铜钱,捂得严严实实,他也不会笑她耍赖,而是用那双温柔如春水的眼清清冽冽看着她,而后婉转一笑,说出正负。

    扶欢放开手,看她手下铜钱的正负,与慕卿说的一般无二。

    她将铜钱推倒慕卿面前,两手撑在桌上,睁大了一双眼看向慕卿。

    “慕卿,你来。”想了想,扶欢毫不害羞地道,“但你要慢一些,要让我看清你的动作。”

    身着青衣的小侍者垂眼应是,唇畔笑意暖融。扶欢无意中一抬头,恍然觉得他笑得真好看。慕卿手下的动作果然慢下来,扶欢能看清他每一步,但是当铜钱最后落下时,还是没能看清其中的正负,就被慕卿抬手压下了。

    她犹豫了一瞬,说出答案。

    但是慕卿放开手,扶欢看到排列的铜钱,她说错了。

    小公主皱起眉头,看看左,又看看右,然后扑上前,把她说错的那个铜钱翻转过来。

    “我赢了。”她笑往前,指着那枚铜钱,眼中是耍赖成功的小小得意。

    是一簇明亮的烟火,在她眼中盛放。

    慕卿弯了弯眼,纵容道“对,是殿下赢了。”

    扶欢是真的很喜欢慕卿。

    他不像一般的宫人,总是对她唯唯诺诺,倒很像是她的哥哥。她可以肆意撒娇耍赖,慕卿永远会纵容。

    她说不清是为什么,但却有这样笃定的感觉。

    但是她喜欢的好像注定不能长久,不论是慕卿,还是母妃。

    慕卿是在母妃薨逝前被皇兄要走的,正德帝宠爱扶欢,但对于唯二的儿子,也同样荣宠。

    扶欢知道自己不能再向正德帝撒娇,皇兄难得开口向父皇讨要,唯一的一次,父皇定会满足,哪怕他讨要的,是她的心爱之物。在宫里生长的人,生就一对敏锐的眉眼和细腻的心思。

    即便她是公主,天生不需要看大部人的脸色,也同样如此。

    所以那日慕卿离开毓秀宫的深夜,扶欢偷偷来到慕卿房前。

    也许连慕卿也不知道,她竟然知晓他的住处。

    上京的深秋,深夜里白露深重,慕卿将要把房内的烛火吹熄时,他看到了窗纸上映的人影。纤细伶仃的一抹,似乎一阵清风就能把这抹影子吹走。

    慕卿看到了这纤瘦的人影,眼中的阴霾沉淀下去,沉在眼底,像原先眼眸的颜色。他打开门,看见了在门外准备扣门的公主。

    扶欢仰起脸,深秋的天气,她的衣衫单薄,只在外头胡乱批了一件海棠色的外衣。房内的灯火从慕卿身侧透出,细碎地洒在她发上脸上。那灯火是暖色的,印在扶欢脸上,却暖不了她显得苍白的面色。

    慕卿还未说些什么,扶欢却先开了口。

    “我就是想和你说说话。”

    她垂下眼,眉眼寂寥。

    “你明日就要走了,我怕明日来不及向你道别。”

    慕卿怔了怔,而后回屋,拿上一件新作的大氅。

    “是五皇子赏的,臣没有穿戴过,很干净。”

    扶欢看慕卿弯腰将这件大氅为她穿戴上,他的指骨很干净白皙,像是上好的汉白玉。

    她垂下头,额头抵在慕卿为她系扣的那双手上。

    是因为她的额头太热,所以才显得他的手那么凉吗

    扶欢轻轻地出声“慕卿去了皇兄那,还会想起扶欢吗”

    慕卿笑了笑,他的手却没动分毫,任由扶欢抵着。

    他道“会的,大约每次簸钱时,都会想到公主。”

    这话有淡淡的取笑意味,却仍引得扶欢一笑。

    但是慕卿到了皇兄那,想是没有什么机会簸钱的。

    这样想着,扶欢垂下眼,唇边的笑意还残留着,她说“我也会想慕卿的,在每次簸钱时。”

    这句话她说来,不知为何,就有些寂寥的味道。

    慕卿张了张口,还想再说些什么时,又被面前的小公主打断了。

    扶欢抬起眼,一手捂着肚子,一手习惯性的拽着慕卿的衣袖。她对慕卿道“小哥哥,我饿了。”

    这话说出来应该是羞赧的,可扶欢却说得理直气壮。

    这样的深夜,去叫御膳房显然是兴师动众的。可慕卿没有多加思索,便对扶欢道“殿下稍微歇一会,臣去御膳房传膳。”

    扶欢摇头,而后往慕卿身后看了看“不用劳动御膳房,慕卿这儿有什么吃的,我随意吃些就好。”

    慕卿随着她的动作也往后看去,灯火下,室内的陈设一目了然。

    “只有下午送来的糕点,这时已经冷透了。”

    扶欢这时却不介意了,让慕卿拿出来。

    糕点如慕卿所说,果然冷透了,不过从外观上来说,无论冷热,它都是一样的精致。扶欢毫不在意地坐在慕卿屋前的台阶上,拿着糕点,一口一口吃起来。

    味道算不上好,甚至可以说有些糟糕。可扶欢一口一口吃下了。她一面吃,一面说着“皇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慕卿你在皇兄那,一定会更好的。”

    扶欢是真的这样认为的,与两个皇兄之间,她同燕重殷更为熟识,燕重殷性格温和,是连父皇也夸赞的。

    可慕卿没有回话,他仔细地拿帕子擦过扶欢的沾满碎屑的手,一寸一寸,擦得细致而温柔。

    “更深露重,臣送殿下回去吧。”

    扶欢无声地摇头,看慕卿将她的手一一擦干净,才低声道“可我不想回去。”

    “但是外面太冷了。”

    慕卿想了想,该怎么哄小公主回去。

    他背过身,半蹲下去,温柔道“臣背公主回去,好不好”

    等了大约有一会儿,慕卿感觉到两肩搭上一双手,小公主揽住他的脖颈,趴在了他的背上。

    天色已经很黑,应是到了黑无可黑的地步,时间再走过去,大约要一点一丝亮起来了。

    小公主出来了许久,也是累极了。趴在他的肩头,没有再说话,有均匀的鼻息,一丝一丝打在他的脖颈上。

    他侧过脸,看到扶欢阖上眼,真睡了过去。

    “臣会再回到殿下身边。”他的声音很轻很轻,怕打扰了熟睡的小公主,“永远永远,殿下都会和臣在一起。”

    也算是一语成箴。

    作者有话要说  慕卿番外完

    感谢在20211005 18:49:4920211012 20:16: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的的的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饕餮荡开宇宙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