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0-92
作者:云九朵   穿成庶子的庶子(女穿男)最新章节     
    秦贞他们因为下午就得返校。

    在家里最迟酉时就得出发, 所以,几人商量不如午饭过后就走。

    在路上能讨论,到了宿舍也可以。

    马上要考试了每一秒都不想浪费啊。

    王福礼郁闷道“这次府试我一定好好考, 一定拿个好成绩, 到时候咱们又能一道读书了。”

    说完拉了一直默默无言的杨喜。

    “小喜子,你说呢”

    杨喜推了他一下“去一边去,谁是小喜子啊”

    李青云道“我昨晚借阿贞的笔记,抄了一些,把抄好的先给你和杨师弟,你们两人先看着, 待过几天咱们去府城的时候,再一起讨论。”

    王福礼点头。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遂跟着李青云去他家拿笔记去了。

    现在只要在秦贞家方圆几百米之外,都能闻到淡淡的酒香味。

    越是离他们家近, 香味越浓。

    秦贞回到家,沈二早把炉子给烧开了。

    沈好文见他回来, 立马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 “姑父, 你吃早饭了没”

    秦贞是吃了两个包子, 不过爬一圈山回来又饿了。

    沈好文立马又迈着小短腿跑去给他拿吃的了。

    沈二笑道“这小子今天对你挺殷勤。”

    秦贞笑笑没说话。

    小孩都这样, 之所以亲近他是因为他带他过来的。

    而且昨天他抱了他那么长时间,晚上睡觉都非跟他一道睡不可。

    秦贞越想越心酸,沈好文过来时给他带了一碗炒米饭, 一碟子的卤味。

    秦贞找了把椅子坐下来吃, 见他一直站在那儿盯着自己,笑道“你吃不吃”

    说着就把夹起来的一块猪肝塞到了他嘴里。

    沈好文双眼一亮,抿着嘴嚼了起来。

    秦贞道“昨天晚上背的书还记得吗要不再给我背背。”

    沈好文立马就背着手摇头晃脑的开始了,小孩儿声音软软的, 读起来特别好听。

    沈二边忙边听,待沈好文背完了,笑道“不错,有进步你弟弟呢怎么今日不见他过来”

    “我去叫他”

    沈喜文年纪小,好些天没见他娘,跟个树懒似的的,恨不得挂他娘身上。

    沈二娘子也是,自打沈君月开始酿酒,他们母子就聚少离多。

    钱是赚了,可陪孩子就少了。

    沈二娘子还想着,要不要在镇子上也置个宅子,到时候把孩子接过来。

    沈喜文被喊过来时,还有点儿不开心,一听说让他背书,瞬间就怂了。

    沈二无语道“行了,拿书过来,与你哥哥一道儿背。”

    沈喜文应了一声,撒丫子就跑了。

    秦贞午饭过后就得走了。

    问两个小毛头要不要跟他一起走,沈好文磨了好一会才道“我我不想走。”

    阮氏道“没事,我在家看着他们。”

    秦贞道“娘,您还有钱吗”

    阮氏笑道“有呢,你上次给我还没动呢,小月临走时又给了我不少银子。”

    家里现在隔三岔五的便有人送原料过来,所以,沈君月临走时就把银子给她了。

    秦贞嗯了一声,吃过饭收拾好东西,不一会就见李青云和朱玉山两人过来了。

    让他意外的是王福礼和杨喜两人也来了。

    王福礼笑道“送送你们。”

    秦贞好笑道“又不是以后见不着了。”

    “其实他是有个问题想问你。”

    杨喜拿了份试卷,是这几日吕先生给大家出的。

    有几道数学题,饶是吕先生讲了,他们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尤其是王福礼。

    自读书起,对于数术和律法就不太喜欢,可偏偏这两样都是考试要考的问题。

    律法吧,你死记硬背也就算了,可数术题却不一样。

    秦贞接过试卷看了看,道“要不去我房里,这几道题都挺简单的。”

    这年头的数术题占分数不多,但是考试肯定得出的,不过数术题的难度也不大。

    不料秦贞一抬头,就见王福礼忧怨地看着他。

    “你有没有心啊,这么刺激我”

    秦贞“”

    我总不能背着良心说,这题真是太难了吧。

    见秦贞去而复返,阮氏道“怎么了,是落了什么东西吗”

    秦贞道“没有,与师兄讨论几道题。”

    阮氏忙去厨房煮了茶水,切了果子送了进去。

    “师兄哪道题不会呀”

    “哪道都不会。”

    答案是对了,要答的时候,他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恨不得一头撞死得了。

    因为马上要考试了,吕先生就直接把考过的各类试题,整理到了一起,就像这数术题,就是历年来出现过的。

    满满当当好几页呢,他答了足足两天。

    律法题也是,除了圈出来要背的,还专门出了几个案子,让你们判断该用什么刑法,这些他哪知道呀。

    能背过都不错了。

    所以说,先生讲了他再去找先生就有点不合适,而且这段时间从早到晚只要吕先生空着就有人在他跟前,他都不好插进去。

    免得到时候丢人现眼。

    秦贞只得从头给他讲起。

    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多时辰。

    王福礼听得脑壳都大了,不过还是把秦贞说过的东西,给一一记录了下来。

    秦贞把卷子还给他道“师兄考试的时候别着急,数术题占分不多,咱们只要静下心来,稳住肯定就没问题的。”

    王福礼道“希望吧”

    这段时间他想好了,就这两方面他得好好攻略一下。

    否则府试估计悬。

    秦贞三人这么一耽搁,到县学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

    秦贞把东西放好,正准备把给沈母带的菜给她送过去,就见从食堂回来的宋贤道“阿贞,刚才有人找你,说是邹家画铺的。”

    秦贞道“师兄知道找我什么事吗”

    宋贤摇头,“只说让你来了之后有时间去铺子里一趟。”

    秦贞跟他道了声谢,提着东西就往外走。

    宋贤道“早点回来,我带了好吃的给你和李师兄还有朱师兄。”

    秦贞笑道“好”

    秦贞在县学生活了这段时间,总算是把路给记住了。

    给沈母送完东西,赶到画铺时,邹掌柜正在门口东张西望,看到他,立马笑道“七公子,您可算是来了。”

    秦贞被他拽着直接拉到了后院。

    秦贞一抬头,就见赵琳和江安两人站在屋前,看到他笑着打了声招呼。

    赵大人一家人如今都在府城。

    今日回来,赵琳是带了赵大人的一位朋友余大爷过来求画的。

    秦贞“”

    余大爷第一次见着秦贞的画,是在鹿山诗会上。

    秦贞那幅画是从吴派选上去的。

    虽说是吴派选的于派的画,但是他汲取了三家所长,按李三说的,这幅画一出场就受到了许多关注。

    秦贞也因此收了一百两银子。

    三月初三诗会结束。

    李三差人过来给他送银子,说是画在诗会上拿了名次。

    因为参考了秦贞的名气,还有画风。

    最后获得了第三名。

    鹿山诗会的第三名,可比他们本县的第三名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

    因为本地没人参加诗会,是以诗会那边的消息也没怎么传到这边,除了董大人这样的重要人物之外,其余人等一概不知。

    甚至百姓都极少听说过鹿山诗会。

    李三这次差人除了送银子,还送了一些礼物。

    还递了一封信,大概就是想问他要不要加入吴派

    秦贞这次回去给他回了封信,目前还没这方面的打算,还是专心科举的比较好。

    这些都是这次回去之后,阮氏在与他吃饭时说的。

    说是他现在的名气在诗会那边挺大。

    可惜,诗会里没人知道他是谁,甚至三派中,都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如今在京都,大家都在纷纷猜测,七叶草是不是哪位大师的“小号”。

    沈二对于这个妹夫是越发的满意了。

    余大爷正是于派的一位画师,在赵家见到那幅时,刚说了一句,这画风与那位“七叶草”的画风还挺像。

    结果一看旁边的署名,瞬间就不淡定了。

    一问之下才知道,这是赵琳买回来的,而赵大人前头送给乳母的画,也是出自这位七叶草之手。

    余大爷当场就要买这幅画。

    可赵琳不肯呀。

    本来赵琳说待过段时间府试开始了,秦贞就会到府城。

    不过余大爷性子急等不了,便催着赵琳这个时间来了。

    秦贞饶是有心理准备。

    到了此刻,也觉得挺悬乎。

    他以前也不是没卖过画,也被老师推荐过参加过画展。

    名次也不是没拿过,证书也是有的。

    可像现在被人千里迢迢来求画还是头一次。

    秦贞晕晕乎乎道“余大爷客气了,客气了”

    余大爷想要他画一幅奔马图。

    尺寸可以大点,他想挂到书房。

    而且余大人有一个爱好,喜欢收藏画。

    秦贞道“画倒是可以画,只不过我马上要参加府试了,怕是时间上有些不太好弄。”

    现在站在这里跟他们聊天,秦贞都点抓心挠肺的罪恶感。

    余大爷道“这个我知道,所以,希望七先生可以在府试之后为我画一幅。”

    赵琳“”

    所以,你这么急头白脸的过来是为什么

    秦贞的想法和赵琳差不多。

    余大爷好笑道“我这个人,就是有些急性子,听说能亲眼见到七先生,所以就等不了片刻了,能亲耳听您答应替我做画,自然是高兴的,若是能现在拿到也是再好不过,这不是七先生不方便吗”

    秦贞“”

    什么话都让你说了。

    余大爷说完,本来想和秦贞一道吃个饭的。

    还想问问他,想不想加入于派。

    他那画现在在三派之中,引起的轰动不可谓不小。

    主要是,他把三派的融为一体,是这些年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做过的事。

    其实也不是没人做,而是因为大家各自有自己的坚持,谁也不肯低头,如今只有秦贞这种没有任何派系的人,才干了这么一件大事。

    如此一来,画一出场就惊艳了四座。

    不管画画得怎么样。

    起码这样的想法与创意那是空前的。

    三派之所以分得那么细,正是因为谁都想独占鳌头。

    认为自己不比旁人差。

    可如今秦贞这么一幅画,算是给三派的大佬们敲了一记警钟。

    明明可以互惠互利,为何要分得那般清晰

    不过,吃饭这事秦贞给拒绝了。

    至于加入于派,他还没想过。

    他的画风是于派,甚至画接近于派不假。

    然而,要加入其中,就需要考虑考虑了。

    秦贞道“余大爷、赵姑娘、江师兄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先回去了。”

    “我在府城会住在鹤楼,待考完试你们就可以过来了。”

    说完,和大家挥手告别。

    他出来这么长时间,宋贤肯定等急了。

    出了画铺的门,急吼吼地回县学去了。

    到了宿舍,果然宋贤已经把带来的吃食在院里的小厨房给热好了。

    李青云和朱玉山也被他请了过来。

    三人一边讨论功课,一边等秦贞回来。

    见秦贞进门,宋贤道“你该不会在你丈母娘那儿吃了吧。”

    秦贞道“那倒没有,去了趟画铺,所以就回来晚了。”

    朱玉山道“邹老板又找你要画”

    秦贞摇头,“那倒没有,有个客人想买画,不过我因为时间问题给推到府试之后了。”

    朱玉山道“这个邹老板也是没眼力见”

    都什么时候还拉客人。

    宋贤带来是烤兔肉和烤羊肉。

    外皮烤的酥脆,内里又嫩又软,可惜带了这么一路,又在小厨房热了一热,现在外皮已经不怎么脆了。

    不过也能看出来焦黄一片,特别好吃。

    宋贤道“待府试完了,你们来我家,我给你们做。”

    秦贞一边啃兔腿,一边道“这些是师兄做的”

    宋贤道“嗯,我从小就受吃。”

    因为爱吃,还在家里弄了个烤炉一样的东西,为的就是烤叫花鸡之类的,最后还烤了馒头、红薯,反正超级好吃。

    这次来除了烤肉外,还带了几个烤馒头。

    秦贞一听他描述的烤炉,忍不住道“厉害了。”

    这完全可以烤面包了,没想到,他同屋居然这么厉害。

    简直是被科举耽误的大厨啊。

    秦贞他们接下来的课程与前段时间没什么差别。

    只不过董大人讲课的内容,更细致与具体了些,每天针对的都是府试中考过的题目,这么一晃就到了月底。

    距离府试还有八天时间。

    秦贞他们在县学的学习时间也到此结束。

    秦贞收拾好东西,道“宋师兄,你是你与我们一起走,还是回家与你们私塾的同学们一起走”

    宋贤道“我与私塾的同学一起走,咱们到府城再见。”

    秦贞笑道“我住哪你记住了吧。”

    宋贤点头,好么明明知道还会见面,可现在感觉要和秦贞分别,居然有些舍不得。

    宋贤感觉眼眶有点难受,真是影响他男子汉的形象。

    伸手拍了拍秦贞道“到了府城我就去找你。”

    秦贞点头,“师兄好运”

    “好运”

    秦贞离开时,又看了一眼县学。

    也不知道府试过后还能不能来,李青云道“我去给我家孩子买个点心去。”

    上次回去就没买,孩子眼巴巴地盼了好几天,以为他爹去县城读书了,回来能带点好吃的,结果回去啥也没有。

    想起两孩子失望的小眼神,李青云这半个月都没怎么睡好。

    秦贞道“那我也去。”

    昨天去和沈母说今天要回家了。

    去时沈家那俩毛头还没回来,不过沈大和沈君月前两天倒是回来了。

    沈大特意在家里等他,为的就是今天与他一起回东关镇,晚上把车装好,明日再一起去府城。

    因为他要考试这事,沈大特意把时间给调了一下。

    让自己的两个小伙伴带着东西去了西疆。

    秦贞挑了两包点心,都是小孩儿喜欢吃的,这才背着包袱一起去了沈家。

    沈大已经准备好了。

    驴车就在院门口。

    秦贞围着驴车转了两圈,道“大哥,这驴是咱们买的”

    沈大笑道“还有一头牛,去西疆了。”

    秦贞有点开心,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有车一族了。

    李青云道“这驴子看起来挺年轻的,身体也不错。”

    秦贞瞬间一脸佩服“师兄厉害,居然还会看这样”

    “我家也养过,不过都是我小时候了。”

    小时候草都是他上山割的,后来驴子年纪大了,又生了病,就没救回来。

    秦贞见他情绪不高,等沈大与沈母说了一声,大家便一起上车离开了。

    秦贞上了车,嘴也没闲着。

    和朱、李二人,叭啦叭啦地讨论功课。

    沈大完全是插不上话,讲多东西就跟听天书一样,差点没被三人给说睡着了。

    进了镇子,朱、李二人就下了车,各自回家去了。

    到了家门口,秦贞远远瞧见沈好文领着沈喜文两人在门口踢球玩,见驴车过来了,沈好文立马抱着球跑了过来。

    沈大咧开嘴张开手臂想把儿子给搂上来,不料,沈好文越过他,眼巴巴地看着秦贞,脆生生地喊了一句“姑父,您回来了”

    秦贞跳下驴车,把手里的点心递给他,“给你和弟弟买的。”

    沈好文开心道“谢谢姑父。”

    沈喜文年纪小、腿短,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也跟着喊了一句“谢谢姑父。”

    眼巴巴地盯着点心。

    不料沈好文却抱在怀里,“回去再吃。”

    秦贞见他小大人似的模样,忍不住乐了,伸手在两人的脑瓜上各种撸了一把。

    这才催着两人赶紧回家去,好拆包吃点心。

    不料一抬头,就见沈大颇有些落没地看着自家儿子。

    沈好文全程没多给他爹一个目光,抱着点心和沈喜文跑了回去。

    秦贞帮他把车上带过来的东西卸下来,放到门口的小仓库里,正待转身时,就听沈大道“阿贞,谢谢你”

    秦贞道“谢什么呀,应该的。”

    “不是,我是说好文的事。”

    他和杨氏怎么说呢。

    自打成亲,就没与沈二和林氏那样好声好气,有说有笑过。

    因为兄弟两人成亲时间只差了半年。

    杨氏不是嫌弃公婆给沈二夫妻多了,就是嫌弃公婆不把大儿子放在心上,等等,她总能挑出些事来。

    后来孩子出来,沈母是两边都给带。

    再加上杨氏觉得,凭什么把铺子给老二,不给老大。

    反正家里能挑出事,挑不出的她都能找出话题来,成日吵得鸡犬不宁。

    也就是后来沈大去外地买卖些货物,赚个跑腿钱,比起铺子里赚得多了点,她这心里才平衡了些。

    这样的太平日子也没过多久。

    杨氏便光明正大的将他赚的钱一半给了娘家。

    甚至对于兄弟,比亲儿子还好。

    沈大道“他与我不太亲近我能理解。”

    “现在他亲近你,我也开心”

    跟着秦贞多读读书,将来也考个功名,总比跟着他这个爹走南闯北的跑点小买卖强。

    秦贞都不知道说什么,掐着手指头,尴尬地笑了笑,“小孩儿,可能看到好吃的,就把别的事给忘了”

    沈大道“大概吧。”

    两人边往回走,秦贞边听沈大道“你爹那事,我们这次出门听到一些消息。”

    秦贞微微一愣,要不是沈大说起这茬,他把这事都给忘了。

    “判处结果下来了”

    沈大摇头,“那倒没有,只不过听说他那事查清楚了,因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作案,而他又无力反抗,人微言轻的”

    所以,老秦算是捡了个大便宜。

    再加上秦家从中搭救,于是便走了关系给放了回去。

    与他一道能放回去的还有一个姓孙的县令。

    余下的怕是都得受些处罚。

    不过,秦家能把老秦救出来,老秦这些事全给推到了王氏身上。

    现在老秦已经休妻了。

    王氏这一还家,王家就被牵扯进去了。

    老秦能顺利回来,还是因为这事牵扯太广,不能深挖。

    再加上那乳母一哭皇帝就心软了。

    而且还私下里传言,说是知府已经畏罪自杀了。

    秦贞一时有点傻眼。

    关键时刻把王氏拉出来顶包。

    能吃下这哑巴亏的王氏就自个儿乐意

    沈大道“为了孩子她都忍了,而且王家怕被她牵连,已经将她除族了。”

    所以,这事说到底,都得拉个顶缸的。

    好巧不巧,王氏刚好就是这个人。

    秦贞“”

    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叫人开心。

    沈大道“这事你有时间与你娘说一声,让她别太操心,你爹没事儿。”

    秦贞倒是觉得,他爹不可能没事儿。

    秦家能把他早早分出去,如今又能把他搭救回去,后半生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

    尤其是老秦那几个孩子。

    秦贞本来心情挺好的,一说这事就感觉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

    他和老秦,以及自己那几个名义上的兄弟姐妹,是没什么感情,记忆里也没多好的友爱互助,可现在听到这样一个结果,多少有点儿难受。

    算了,各自家好,命还在比什么都强。

    想他刚被分出来那会,日子多难呀,也不是越过越好了么。

    正思忖着,三辆车在门外停了下来,秦贞扭头一看,是王福礼姐夫李老板那儿的人。

    见到秦贞和沈大笑着打了招呼说是来拉酒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2 08:25:5820211013 08:22: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6944794 10瓶;逗比熊孩子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