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四十三章
作者:柳诺诺   我在古代卖化妆品最新章节     
    秦时越与周川思来想去决定破釜沉舟, 他们找了个日子想把郑摄请进府中。哪只郑摄非但不来,还将他们斥责一顿,认为他们是想要贿赂他。

    一计不成秦时越又生一计, 跑到府衙去击鼓,说要有状要告。

    郑摄让他进了大堂问他状告何人,哪只秦时越说要状告的非是旁人正是知府郑摄。

    郑摄又怒又好奇, 秦时越早已准备多时, 将说辞说了一遍。他状告的正是郑摄无故查封他们工厂一事。郑摄查封他们厂子也是随便找了个由头,现在一看那些理由都不成立。原本陈开霁在这里的时候, 秦时越虽与他们交好,但是该缴的税还是缴的,各项事宜也都是按照规矩来的。其实秦时越早就防范着会有今日之事, 因此防范于未然。

    这次之所以秦时越亲自前来没让周川来,就是因为秦时越的肚子大了, 郑摄为人是有些古板, 但认真说起来是个好官,他见秦时越挺着个大肚子势必不会用刑,但要是周川可就不好说了。毕竟周川年轻力壮,郑摄气不过打他几个板子也是难免的。

    秦时越侃侃而谈, 说得据理力争,还真就把郑摄说得哑口无言。但郑摄再怎么说也是本地的父母官, 被秦时越这么一弄自觉丢了面子,便又派人去查秦时越。从账本开始查起,事无巨细地查,但什么都没查出来,随便栽赃陷害也不是郑摄的本性,气得郑摄只得暂时放过他们。

    不过也对他们加强严查, 秦时越与周川会做人,以前就和府衙的人达成一片,那些人自然向着他们,也不会过多的为难他们。何况秦时越早就下了命令凡事谨小慎微,他们想查也查不出来什么。

    如果有小事的话,那些人就帮着他们遮掩过去了。所以郑摄来江南一年了,也没有抓到秦时越实际的把柄。反而秦时越把税银准时准量地交上,郑摄看得他这么做真是有气无处撒。

    快入秋时,周家终于又添了一口人,可把周川高兴坏了。现在这个时节没有夏天那么热了,又不是很冷,不管是秦时越还是孩子都舒服。

    等秦时越出月子时,周家来了一位贵客太子。

    秦时越和周川都没想到太子竟然真的会来,宝宝年纪虽然小,但是对于陪他几天的小哥哥记忆深刻。

    两个孩子一到一起就分不开了,太子在江南待了小半个月。

    太子一来,郑摄便不好再向以前对待他们那般苛刻。

    不过也没过于谄媚,只是拿他们与其他的商户一样,这便让秦时越与周川轻松了许多。

    秦时越28岁那年,越川牌化妆品已经遍布整个南方地区。

    秦时越30岁那年,北方市场也已被他们占领。

    秦时越32岁那年,已成为江南首富。

    秦时越33岁那年,皇家开始向他们采购化妆品,被皇上封为“皇商”。

    金字招牌既是对他们的肯定,也是对他们的警醒。秦时越与周川迅速调整了制度,福利倒是比之前还要好,但是相应的产业制度也更为严格。产品的质量是最重要的,谁都不可犯。若是被他们抓到谁偷工减料,投机取巧,便是要重重责罚。

    这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除了忙生意上的事,秦时越便专心地陪着周川与孩子们。

    只是,有一点让秦时越隐隐担心太子竟然年年来。

    有时是秋天,有时是春天,季节不定,待的时间长短也不定,但确实是常常来。

    宝宝尚小的时候他能说服自己这是两个孩子自年幼时创建的友情,可宝宝如今已长成半大小伙子了,看向太子的眼神里带着那浓浓的眷情叫他怎么也不可忽视。那样的眼神他最秦楚不过,虽然他们的买卖已经做得很大,但士农工商,他们是最底层的,只怕宝宝以后不能得偿所愿。太子妃那个位置是将来的皇后啊,怎么可能让一个商人之子去当

    更何况宫门一入深似海,再想见面就难了。皇上也不会只有他一个人,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和别人分享一个男人。

    秦时越悄悄叹了口气,周川揽过他的肩膀。

    这些年的风雨,打磨地周川愈具有男人味,那坚实的臂膀是秦时越永远的靠山。

    周川低声问“怎么了”

    秦时越没有说话,目光望向不远处的宝宝。

    周川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太子与宝宝不知说了什么,低头咯咯直笑,他马上就明白了。

    “我看太子对宝宝用情很深,别的事你不要过多担心,那是他该操心的事,”周川低声与他耳语,太子要真想要宝宝成为太子妃,所面临的压力是最大的,他要与太多的人周旋,“我听宝宝说,太子说了,以后不纳妃,就他一个。别管他能不能做到,最起码他有这颗心。再说了,就算给宝宝找了个门当户对的,如果那个人真要再纳妾,你能把他怎么着”

    秦时越有些红了眼眶“我就把宝宝带回来,不能让他受委屈。”

    周川低低笑了一声“那如果太子真那样做,咱们就把宝宝带回来。没有发生的事不要乱想,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看看他们俩现在能分得开吗太子也算咱们从小看到大的,他的品性什么样咱们也知道,不如试一试。何况,当今皇上不也只有一位皇后吗”

    秦时越猛然警醒,当今皇上确实只有一位皇后,所以说子随父,那太子也能一心一意地对待他的宝宝吧。

    周川紧紧握住他的手“你看这大太阳,咱们回屋去吧。”

    秦时越抬头看看天上,晴空万里,他坐的地方又没有阴凉,确实很晒。刚才光顾着想宝宝的事,竟然没觉得。

    秦时越缓缓起身,周川紧紧握住他的手慢慢往屋里走。

    秦时越趁着离着两个孩子远了他们看不见便往周川的背上一跳,周川猛地托住他。

    秦时越咬咬周川的耳朵尖“你要纳妾吗”

    周川在他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纳妾也是你。”

    秦时越又问“那下辈子还要与我在一起吗”

    周川的声音温柔中又带着坚定“生生世世都与你在一起。”

    秦时越笑了,他抬头看向天上,抬起一只手遮住阳光。又将手指轻轻打开,耀眼的阳光从指缝钻了进来散落在他的脸上。

    阳光真好啊,他想,愿下一世的阳光也能如此灿烂。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的陪伴感谢番外不一定会有,下周开亡国后我成了沙雕宠后

    林乐知赶了把时髦,穿成了一个作天作地,把国家作没了把自己作死的了炮灰皇帝。

    新皇兵临城下之际,还有些死忠想要殊死抵抗。

    林乐知却大开城门,紧紧握住了新皇的手,激动地热泪盈眶“你可来了啊,这皇上太他娘的难做了”

    所有人“”

    新皇将林乐知囚于后宫之中,放眼皮子底下看着。

    据说废帝特别喜欢美人,新皇便送美人。

    林乐知避之如蛇蝎“不约,我们不约。”

    据说废帝特别喜欢看斗鸡,新皇便送斗鸡。

    林乐知捂住双眼“太吓人了,不看,我们不看。”

    废帝的死忠悄悄摸来“陛下,我们已经重新集合军队,就等着你发号施令了。”

    林乐知疯狂摇头“不去,别连累我。”

    在一次盛宴上,所有大臣都劝诫新皇该立后纳妃了。

    新皇用手一指啃猪蹄啃地正欢的林乐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