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一百零五章
作者:胡不赴   七零协议婚姻[古穿今]最新章节     
    七月份的高考很快就来了, 伊伊还是家里第一个高考的孩子,全家上下都紧张得不行。

    赵音音甚至偷偷去找亲闺女问了一嘴“你姐这回高考不会出啥岔子吧”

    赵老头又给悠悠弄了一副看起来很是古旧的铜钱,悠悠抛了一回看了看“大概是按部就班吧不会出乱子,但是也不会有什么惊喜。”

    赵音音放下心来“能按部就班就行, 你姐平常的分考啥学校都够了等等, 这是什么东西”

    悠悠面色有点慌乱, 看着她妈一把从她书包里抽出一张通知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素质教育这个词风行了大江南北,厂办小学作为阳山市首屈一指的小学也跟上了这股风潮。学校组织了各种各样的兴趣小组, 敦促学生们参加。

    “返校就要报名”

    赵音音扫了一眼, 上面有航模组有舞蹈组她闺女一个小组也没选, 在下面工工整整写了放弃两个大字。

    “给你都懒出花了”

    “不行, 得报一个,报哪个都行,至少得报一个,”赵音音翻看着单子上的介绍,“这个航模小组到时候叫你爹陪你玩去,你把同学叫家里来也行。”

    赵音音看着许悠悠又要操起那把铜钱,一把按住“不许算选一个”

    她太了解自己这个亲闺女了, 叫她自己选八成就要选最简单的那个了。

    “那我选”悠悠愁眉苦脸地看了一圈,最终选定了演讲小组,不就是背稿子吗这个最简单了,“演讲小组吧”

    赵音音白了悠悠一眼, 怕这小姑娘耍赖, 赶紧找出钢笔给她填上了“等放假了你告诉我你们小组都什么安排,我天天陪你去。”

    “不就是走走形式嘛还能有什么安排。”

    “走形式你也得去给我走形式”

    赵音音看了看时间,赶紧去给伊伊做饭, 明天还得考一整天呢。知道这孩子的成绩不会出什么幺蛾子,她这心里头就放松下来点了。

    第一天是许云海去陪考,第二天换成赵音音去。考场外头不少家长等着,热气腾腾地,甚至还有人在考场外面搞封建迷信。不知道哪来了个小流氓,捧着一堆印刷拙劣的小画挨个人问“文曲星要不要”

    孩子正在里面高考呢,谁敢触这个霉头说不要就算是一块钱一张有点贵,也有不少人咬着牙买了。

    正是考最后一科的时候,赵音音有点庆幸自己把乐乐领出来了,那小流氓往过一凑,乐乐就感觉到女主人不高兴,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

    正常来说,母黑背是要比公狗的体型小上不少的,不过乐乐从小好东西吃得多了,几个孩子又总是偷偷给它喂食,体型相当大。它一直乖巧地蹲在赵音音身后的阴影里,直到这人窜过来才迅速挡在主人面前。

    小流氓吓了一跳,赶紧掉头就跑,赵音音摸了乐乐一把,看看表。

    已经有人提前交卷出来了,不过伊伊是个稳重的孩子,多半会多检查几遍,而不是提前交卷。

    旁边有人窃窃私语“看见没李光”

    “哪个”

    赵音音也听说过校草的大名,据说学习成绩也不错,她转过脸去看了一眼,看见那孩子长得挺俊的。虽然提前交卷出来了,可是却不着急离开,像是在等人一样。

    她看过一眼也就算了,直到等到交卷铃响过、伊伊出来,才注意到那小子往伊伊面前迎了迎。伊伊有点慌乱地看了一圈,一眼看见赵音音,飞快地跟李光说了一句什么,才跑了过来。

    “婶婶”她伸手摸了摸乐乐的头,“乐乐也来了啊。”

    赵音音接过伊伊的包,没问考得怎么样也没问李光的事“走吧,今儿天太热了,回家吃点冷面。上车吧,咱先回家。”

    她不问伊伊倒不是因为这是侄女不是闺女,而是因为伊伊的性格,问多了这孩子容易多想。再说,马上就要考大学了,高考之后这段时间看紧一点晚上不许伊伊出门也就是了。

    晚上跟许云海提起来的时候,许云海也说“将来一考大学,就都分开了。那个李光虽然也是文科班的,但是伊伊是学美术的,俩人肯定不能是一个学校。”

    “这么熟悉啊,当初你上高中的时候处没处过对象”

    “我那时候哪有心思处对象啊,学校成天这个运动那个运动的”

    赵音音怕许云海想起去世的父母心里难受,赶紧转移话题“我倒不是反对伊伊早恋,就是这孩子心眼实,怕她将来难受。”

    “到时候看看,这两天把她在家里头拴着点,”许云海想了想,“叫她教悠悠英语,我先去打听打听那小子,看看人咋样,志愿报哪。”

    伊伊的志愿自然是央美,许云海打听了一圈,李光报的竟然是燕大的考古系。

    俩人一时间都有点吃惊。

    “这小子对伊伊倒是还挺真心的”

    考古系是个冷门专业,毕业了能选的地方也不多,不过要是他真心想跟伊伊在一起,倒是正好。

    赵音音想了两天,翻了好几本书,又跑去找宋致然问了一圈,这才去找伊伊谈话。

    伊伊在自己房间里抱着猫看书,看见赵音音进来,顺手从桌上的果盘里扎了一块西瓜“婶婶,这个西瓜比之前那个甜多了,皮还薄。”

    “这个是麒麟西瓜,外地运过来的,比咱们本地的好吃,”赵音音就着伊伊的手吃了一块西瓜,坐在床上,清了清嗓子,“伊伊啊,婶婶有话跟你说。”

    伊伊脸上一红。

    “你是不是在跟那个叫李光的在处对象”

    赵音音倒是不反对孩子处对象,看着伊伊有点害羞的样子,她也没咬着这一块说。

    伊伊上学比别的孩子要晚一些,今年已经二十岁了。要是搁在她穿越过来之前那会儿,别说谈恋爱结婚了,孩子恐怕都有两三个了。

    而且高考已经过去,马上就去念大学了,李光那孩子看着还挺痴心的,为了伊伊报了考古系。

    “处对象倒是不要紧,但是有些事情婶婶可得跟你说清楚了。”

    在厂办中学当了这么多年的教导主任,赵音音也积累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的事例,来之前又看了几本生理卫生的书。她给伊伊讲了一遍,又特地强调,如果真的发生了一定要用安全措施,什么安全期什么体外都是不靠谱的。

    伊伊已经满脸通红了,她低下头不敢看婶婶“婶婶,我不会那么傻的”

    “也不能说是傻,”在宋致然的介绍下,赵音音看了不少书籍,她是赞成不要用贞洁束缚住女性的,“不过一定要慎重,女孩子很容易因为身体的亲密从而认不清自己的感情”

    九一年的时候,国内的女权风潮已经开始了,不过整个大环境放在那,婚前x行为还是绝大部分人都不能接受的。

    “最重要的是,不论怎么样,一定要出于自己的意愿,”赵音音跟伊伊强调,“你自己的意愿才是最重要的,不要用自己的身体去顺从对方,更不能想着把身体作为一种代价”

    “婶婶”伊伊有点脸红地站起来跑出去,“我去看电视了”

    伊伊现在比小时候活泼多了,可到底还是个听话的孩子。赵音音又观察了几天,看她更注意跟李光的距离,心里才放下心。

    高考后的假期十分漫长,不过也只有伊伊一个人能玩得开心。两个男孩子都是高中生,假期有做不完的作业,就连小学生悠悠也被迫报了航模班。

    赵音音看这孩子看得紧,邀请她的小组员来家里活动,还坚决不许家里任何人帮忙,小姑娘自己锯龙骨甲板的木头板锯得要哭出来。不过,一个假期做完了小船,整个小组一起去公园人工湖首航的时候,别提多开心了。

    不过,开心很快就变成难过了伊伊要离开家里去上学了。

    “没事儿,放寒假就回来了,到时候姐姐给你带好吃的。 ”

    悠悠哭得像小花猫一样,认认真真地给姐姐算了卦。

    妈妈和师父爷爷都说过,不让她随便起卦。可是给姐姐算的话,就不算是随便起卦了

    伊伊的学校开学颇早,赵音音和许云海两个人放心不下,一起去送她上学。伊伊第一次坐飞机,颇有点新鲜,还有点紧张。赵音音叫她在飞机上睡一觉。

    看着侄女睡着的侧脸,她跟许云海说道“真有点舍不得”

    “孩子大了,总要离开的,家里头还有仨小的呢,莎莎也隔三差五过来住。”

    赵音音没给伊伊收拾太多行李,去京市上大学呢缺什么直接买京市大商场里的东西时髦漂亮,比家里带的更符合年轻人的口味。

    这两年家里的商场已经开了好几家连锁,赵音音管着账目,私底下跟许云海开玩笑,就算是几个孩子玩一辈子也够花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让孩子们撒开了玩。赵音音也在逐步让孩子们学着管理自己的零花钱。

    给伊伊添置了衣物被褥生活用品,又陪着她去食堂看了一圈,伊伊在宿舍拿了张纸算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花销。

    “食堂的补贴很高,一顿饭有个一块钱就能吃得很好了,再加上水果,就算每天的伙食费是四块钱,”伊伊自己在纸上勾画着,这些年下来,她终于不是那个姑太姥给钱一分不敢花的小姑娘了,“牙膏洗面奶护肤品都买足够了,颜料也买了一箱子,这些不用花钱了。每周零花钱再留一点以备不时之需”

    她抬起头看赵音音“婶婶,一个月给我一百五吧”

    “凑个整,给你二百,要是需要额外买什么东西就给婶婶写信。”

    京市的消费也高,二百块钱一个月也不算高,赵音音给了伊伊五个月的生活费一千块,领着她去办了存折存起来。

    两人回了家,虽然少了一个孩子,可是家里还有三个呢短暂几天的不适过去之后,日子还跟之前一样的忙忙活活。

    好在许云海的生意虽然越做越大,可是在家里的时间却多了起来他现在自然是不必事必躬亲的。倒是赵音音学校的事情越来越多,第二年又升了校长,照顾家里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

    “多亏有你了。”

    赵音音回家已经是九点多了,许云海把小宝从青年队接回来,悠悠也已经九点半准时上床睡觉。她有点歉意地过去靠在许云海身上。

    “在外面吃过了去泡个澡吧。”

    许云海给妻子脱掉羽绒服“赵校长现在可是大忙人啊,前两天我有个供货商找过来,我还以为出什么事儿呢,结果是托我跟你讨个人情,想把他们家孩子办到你们十中去。”

    好学校的校长,可以说有数不清的隐形权利。赵音音不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但也不喜欢给关系户办入学,实在是太麻烦。

    “也不是不行还是得看看他们家孩子啥样,要是差得太多也跟不上。”

    “我岔过去了,”许云海觉得赵音音脖子下面肌肉僵硬,顺手给她捏了捏,“现在可不是计划经济的时候了,我还得求着那些厂长现在可是市场经济,国产货进口货有的是,倒是他们厂子得给咱们好处,我可不怕得罪他。”

    “咱老厂子里都开不出工资了。”

    赵音音叹口气,多亏当初两口子都从厂子出来了,不然哪供得起这几个孩子

    伊伊学画光买各种颜料就是个不小的数目,更别提小宝了,睿睿学围棋到处飞也不是个小数目。

    “我寻思着,回头你给李姐家那口子找个活干当年在大杂院的时候,李姐可没少照应我,咱也该帮一把了。”

    “行,明天我就去办。”

    许云海趁着赵音音不注意,猛地一把抱起她来“我的大校长,这都到家了,别操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