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吞噬16
作者:春风无邪   体弱美人在解密游戏封神了最新章节     
    016

    许时年又一次被方无敌按到了墙上,方无敌的气息打在他脖间,他立即看向方无敌还拿着的黑东西,确定方无敌果然很容易受影响。

    “方无敌,你磕疼我了。”

    他挣扎了一下,方无敌动作一僵,却蓦地收紧了双手,贴在他耳边说“别动,年年。”

    许时年没有动,用手电晃了晃马萨卡,意示马萨卡把那黑东西拿走。

    马萨卡还在忽然能看见的震惊中,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没理解出许时年的意思,倒是闻夏明白了,伸手就把隔在他和方无敌中间的黑东西“挖”走。

    方无敌倏然转头狠狠地瞪向闻夏,闻夏被吓得一抖,但方无敌又回了视线,看向了许时年,一眼不眨。

    许时年不知道方无敌还会做什么,也不敢乱动,反正他们几人加起来也打不过方无敌。

    过了片刻,方无敌忽然放开了他,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进去看看。”

    方无敌转身走在了最前,既然能看见了,马萨卡把手电也拿出来,然后都往着里面进进去,他们走到了电梯间,看到了墙上的楼层猛然惊住。

    “这是18楼”

    马萨卡确认地看向墙上的“18f”,用力地眨了眨眼,最后确认不是他看错了。

    闻夏说“可是我们不是从马路上进来的吗怎么会不是1楼。”

    许时年想起外面墙下的缝隙,不禁说道“可能整栋楼往地下陷了18层,所以才没有大门。”

    虽然这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却是最合理的解释,几人顿时都惊在了原地。

    许时年又把手电照向了周围,发现墙上涂了大片的涂鸦,写满了各种种标语,他他细看了看,看出来一句。

    “拯救世界,消除协会。”

    他奇怪地看向闻夏,“这里不是龙哥的地盘吗龙哥不是的”

    闻夏摇头,“这栋楼确实是龙哥占领的,我们都没进来过,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跟那些反抗协会的人是一伙的。”

    哒、哒、哒

    忽然,一条走道的深处传出来急促的脚步声。

    方无敌立即往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跑去,许时年见了下意识跟上去,马萨卡和闻夏也一起,跑到里面,发现又陷进了一片漆黑的过道,许时年才反应过来他干嘛非要跟来。

    “现在怎么办”

    突然一个房间里传出来了说话声,他们几人都静滞住动作,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向。

    这栋楼原本应该是写字楼,两边的房间都玻璃隔断,虽然里面一片漆黑,他们的手电光却能照进去。

    许时年把手电照到墙上,看清了传来声音房间的门,门旁的牌子赫然写着三个字。

    解剖室。

    方无敌在前面,门半掩着,他毫不犹豫地把门推开。

    许时年在后面,小心地把手电照进去,探眼往里看。

    里面空间很大,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墙上的人体解剖图,吓了一抖,不自觉贴近了方无敌。

    接着,他看到靠墙有一排架子,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里面装的可能都是器官内脏之类的,不过光线晦暗看不清。

    碰

    忽然里面一声响,他连忙一半身体躲到方无敌身后,紧贴着方无敌的背,再探出一只眼看过去。

    里面的角落里有三个人,其中一人语气惶恐地开口。

    “你们是从外面进来的”

    方无敌不回答,许时年也不回答,他把手电朝三人面前照去,看到地上有一大滩不明液体,有点像是怪物的黏液,但这个颜色是纯黑的,黑得仿佛那里有个洞。

    刚说话的是一个50多岁的中年男人,头顶微秃,眼中满是警惕。

    方无敌径直走到几人面前,直入主题地问“这里发生了什么”

    马萨卡和闻夏过来,跟着许时年也走进去。

    中年男人反问“你们是什么人”

    许时年想到之前电梯口的标语,给闻夏使眼色,让闻夏去回答。

    闻夏小心地上前,打量着对面的几人说“我们是来找我哥的,他半个月前在这里失踪了。”

    三人相互对了眼视线,中年男人又回答“这里已经没几个人了,你哥、多半也没在这里了。”

    “什么意思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方无敌又问了一遍。

    中年男人有些自暴自弃地说“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夜醒来楼就往下掉了十几层,外面是黑的,下面也是黑的,出不去,也联系不上外面。”

    往下掉,果然楼是往下陷进去了十几层。

    许时年接着问“其他人呢龙哥在不在这里”

    提到“龙哥”对面的三人表情都有些动容,中年男人顿了片刻接着说“之前往外出去探路的人都没有回来,龙哥就带着人往楼下去了,他已经下去了3天,一点消息也没有。”

    “楼里还发生过什么”

    方无敌看着地上那滩黏液,中年男人立即露出一脸惊恐,“不知道,我们本来还有七八人,可是昨天开始,总有人不停失踪,我们找到的只有一滩液体和衣服。”

    许时年连忙把手电往地上照去,果然发现了液体里泡着的是衣服,还有鞋。

    他不由地脑补出人被什么吃得只剩下衣服了,连忙问“你们看到了什么吗”

    “没有只听到了喊声,像是见到了什么极度可怕的东西恐惧的喊声”

    许时年听着他的话也感觉毛骨悚然起来,下意识地往远离地上黏液的方向退后。

    蓦地,他猛然一个激灵,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好像有什么正从液体里往外冒。

    他脱口而出,“有东西要出来”

    所有人都奇怪地看向他。

    “什么东西哪里”

    中年男人惊慌地问,地面上的黏液里忽然冒起来一个黑糊糊的东西。

    “后退。”

    方无敌喊了一声,所有人都急忙后退。

    许时年的身体反应速度不行,他才稍稍往后撤了两步,洞里猛然有什么钻出来。

    他跑不过,但方无敌忽然回来,拉住他往后撤。

    接着,有人发出了一声惨叫。

    “啊救”

    求救声戛然而止,许时年扭头看过去,中年男人被吓得摔在地上,蹬脚急忙往后退。

    他下意识把手电往那东西照过去,发现是两条巨大的黑色触手,但和章鱼的触手不像,更像某种爬行动物的尾巴,表面长满了黑色鳞甲一样的东西。

    他感觉这触手像是之前钻进车里的那东西。

    这时,触手扫一圈,卷住了一人,将人扬到半空中,触手上的鳞甲张开,像是里面有什么把鳞甲像窗户一样推开。

    接着鳞甲下伸出来无数像猛兽舌头一样的东西,舌尖开花似的分出了几岔,密密麻麻布满了触手。

    然后,无数的“小舌头”都争先恐后地扎进了那人的皮肤里。

    “小舌头”说小只是相对触手,实际也有成年男人的手掌并一起粗。尖端的岔口打开后,中间伸出吸管一样的东西,不断流出地上那种黏液,沾在人的皮肤上,眨眼就把人溶化成了同样的黏液。

    接着“吸管”把这些黏液又吸了回去。

    一个成年男人,就这么瞬间被吸了个干净,只剩掉落到地上的衣服和滴落的黏液。

    许时年僵直了身体,他以为之前的怪物已经更可怕了,却没想到还有更可怕的。

    然而,洞里伸出来的触手还有一条,在“同伴”进食时,寻找着新的食物。

    它在空中摆动了几下,直伸向中年男人。

    许时年呼吸一窒,以为中年男人也要和刚才的人一样,方无敌忽然放开他,两步跃到了中年男人那边。

    马萨卡和闻夏都拿出松,对着触手不断开枪。

    一时间楼里回荡着枪声。

    许时年也下意识摸到了枪,这时刚“进食”的触手又动起来,直朝向他这边。他忙转头看去,触手已经直卷向他旁边的人。

    他抬起枪,对着触手,咬着牙开了一枪。

    然而,他的枪法太差,这么近也没能打中触手,反倒惹怒了触手,随即就转向朝他而来。

    许时年拔腿就跑。

    可是,他没想到地面上沾了灰尘会这么滑,一步跑出去就摔趴到地上。

    触手立即追过来触到了他身上。

    他想起刚刚被吸干的人,惊恐地闭紧了眼,握紧枪却怎么也抬不起手。

    “许时年”

    “许时年。”

    马萨卡和方无敌同时喊了一声,接着马萨卡的枪转向了他这边,方无敌也朝他冲过来。

    许时年不敢睁眼,只感觉触手贴着他的身体,说不出的触感黏腻在皮肤上,沿着他的腹部一点一点往上爬。

    但是,触手却突然从他身上移开了。

    许时年奇怪地睁开了眼,下一秒就看到方无敌挡在他面前,一刀砍断了触手。

    “没事吧”

    方无敌回头对他伸出手,他把手搭上去,被方无敌一下拉起身,只是没站稳扑在了方无敌身上。

    他再往方无敌身后看去时,发现触手已经缩了回去,只留上地上又多了一滩的黏液,还有一截触手。

    方无敌转过去,踢了踢那截触手,触手忽然像溶化一样,眨眼也变成了一滩恶心的黏液。

    “原来原来、他们都是被这种怪物吃掉了”

    中年男人突然崩溃地大叫起来,另一人把他扶起来,恐惧地对方无敌说“要不先出去,万一那怪物又出来了”

    许时年也觉得,方无敌却接道“去下面的人是怎么去的带我们去。”

    中年男人和另一人犹豫地对了对视线,中年男人说“我带你们去,但是能不能再回来,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

    方无敌没再多说,许时年其实了想的是如果这楼里有什么,很可能就在下陷的楼层里。

    于是,他们全都退出了“解剖室”,到了外面的走道里。

    “带路。”

    方无敌对中年男人命令,中年男人有些犹豫,然后说“楼梯间在15楼被封死了,要去更低的层数,只能从电梯下去,但是电梯里”

    “电梯怎么了”

    中年男人沉了沉眼,“里面也有刚才的黏液,有人在电梯里消失过。”

    许时年听明白了,刚才的触手是从黏液里钻出来的,黏液可能就是触手钻出来的“通道”。

    他问道“楼梯间是用什么封的”

    中年男人回答“杂物,堆了好几层楼,要清理可能要半天。”

    方无敌直接说“走电梯。”

    中年男人看了看方无敌,莫名地不敢拒绝,只好走在前面带路,马萨卡好意地走到前面用手电给他照路。

    他们没有回去之前的电梯间,而是去了另一方向,穿过走道又转了两个弯,到了应该原来是货梯的地方。

    电梯还有电,方无敌下按了电梯,电梯就从26楼下来,停在了18楼。

    许时年盯着电梯门打开,立即看到了电梯里面铺满了黏液,顿时不想进去踩在上面。

    方无敌朝他看了一眼,突然转身,去了他们刚过来的走道。

    马萨卡问“他干嘛去”

    许时年也不知道,但过了没片刻方无敌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块桌板,往电梯里的地面一铺,对他说“这样行了吗”

    许时年蓦然感觉有点心动,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旁边几人都盯着他们,莫名感觉这气氛哪里不太对。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