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泄露
作者:椰酸菌   被退婚后他决定放飞自我[娱乐圈]最新章节     
    chater10

    晚,闻家。

    比起柏家的暖色木調,这栋建筑的风格更显冷硬,自上而下的金属色泽和丝毫不圆滑的弧度让它看起来和市中心最昂贵的办公地点没什么不同。

    闻鹤沉着脸走进家门时,正听到闻萧在毫不顾忌地发出噪音。

    “都说了,你不需要为这种事费心,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吗不用担心,我绝对会把事情处理好的。”他正在沙发上打电话,豪气十足,似乎百般的男子气概都在此时被激发了出来,“你也不要太高看他了就那个业务水平和那个臭脾气,你不去管他也迟早会被自己作死”

    在对面的温柔女声未来得及发出之时,他忽的感到后颈一凉,浑身发冷,随即攥着手机缓缓转头。

    闻鹤正半阖着眼看他,面上犹带冷意。

    闻萧“”

    他木着脸把电话掐了,立马进行了一个正襟危坐,反应速度堪比闪电。

    “大、大哥。”他小心翼翼地问,“出什么事了吗”

    虽然闻鹤平时也是那副雷打不动的扑克脸,但今天的看起来有些微妙但绝对不是好的征兆,闻鹤好像隐约有些恼火。

    谁面子这么大,能把他大哥惹火了还全身而退

    终于,闻鹤在闻萧胆战心惊的视线中,缓缓开口了“你之前说,柏生想要那个角色”

    一听这名字,闻萧先是下意识打了个冷战,但又瞬间精神起来了,“哥,你去见过他了我就说,这人肯定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怎么,他肯定答应了吧总不可能还想要男主角吧,那脸也和角色不贴啊”

    闻鹤没应声。

    闻萧没有察觉到危险,眉飞色舞地唠了起来,“我早就了解这个人了,心高气傲的很他是绝对不会甘心给小谨做配角的,这个条件绝对戳中他的痛点。就是有点对不起小谨,哥,我之前答应他了,下次给他安排个更好的”

    “闭嘴。”闻鹤骤然出声。

    经过多年演练,闻萧训练有素地把自己的嘴闭的宛如一个蚌壳“。”

    他一面察言观色,一面惊恐地想,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知道这么多,”闻鹤敛着眼,冷冷开口,“那知道他早就拿到那个角色了么”

    闻萧震惊“”

    “不是吧”他一个弹跳从沙发上蹦了下来,满心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就凭他,凭他那个水平况且小谨还在呢,导演怎么可能选他,不会是他跟领导进行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闻萧的话音越来越弱,直到最后完全消弭。

    他才想起来,剧是由万铭投资的,要交易也得找闻鹤交易,但他哥这个生人莫近的样子,比起交换益处,更容易让人身首异处。

    所以,也就是说,柏生完全靠自己拿到了那个角色。这他妈怎么可能

    等等,等等。

    那刚才

    闻萧脑海里情不自禁浮现出了那个场面。

    他的冷酷大哥对着柏生居高临下地“我给你这个机会”但实际上柏生早就拿到了这对平常人可能没什么,放在闻鹤身上简直就是大尴尬事件发生,毕竟他一向都是那么完美、一丝不苟、不出任何差错。

    闻萧的脚指头缓缓蜷缩了起来。

    闻鹤眼一眯,平铺直叙“你的消息。”

    闻萧正在挖城堡的脚趾一僵“我、我的消息。”

    闻鹤“你的错。”

    闻萧“我、我的错。”

    两兄弟对视,一冷峻一英俊的脸漫无声息,三秒后,闻萧拔腿就跑“妈,妈救命啊”

    闻鹤手刚放在鞭子上,一个美妇人就循声过来了。

    她染成银色的发丝被黑发卡细细地束在耳后,手里还提溜着个比头还大的水壶,那张脸依旧英气十足,不失风采,“怎么了这是”

    闻萧试图告状,“我哥要揍我。”

    “你是该揍。”闻母斩钉截铁道“什么时候把柏生带回来吃饭你拖得够久了,别再给我找借口。”

    闻萧“”

    “愣什么愣没事别烦我。”闻母连余光都没有多给闻萧一眼,转身,“老大,你也是,他没做错事就别动手了,多大人了。”

    闻母提着水壶又走了,闻萧瞥了眼面无表情的闻鹤,终于松了口气。

    逃过一劫。

    闻萧想让柏生主动退婚的原因就在这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闻母对于柏生就是相当满意除了他谁都不行那种,闻父又是个粑耳朵,夫人说什么是什么,虽然他对自己这个“儿媳妇”不是很喜欢,但既然妻子满意,所以对于小儿子的抗议一向是处于无视状态。

    如果让柏生知道这事,那他岂不是又要开始兴风作浪了闻萧虽然不聪明,但也没那么蠢,知道这事不能放在台面上进行,只能私下里来解决。

    柏生如果能主动退婚是最好,一来绝了他妈的念头,二来自己的名誉也不会受影响,但

    闻萧悠悠叹了口气。

    可柏生就是这样爱自己爱的无法自拔,有什么办法。有钱长得帅又不是他的过错。

    算了。闻萧扶着额起身,准备离开,怎料一转身,就直直撞上了闻鹤的肩膀。

    闻萧“”

    闻鹤冷着脸站在他面前“你不尊重我。”

    闻萧“我错了”

    闻鹤“你错了。”

    闻萧“”

    有这样碰瓷的吗

    在仓皇逃窜中,闻萧还有功夫想,就算柏生拿到了角色,那又怎样以他的风评,拿到了也守不住。

    网络可不是一般人能玩得来的,舆论可以捧起一个人,也可以毁掉一个人,就算有钱有背景也无法改变。就柏家那一家子,在舆论场上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柏生迟早会有来求助他们的一天,那时候再

    闻萧刚龙傲天式地扬起一边嘴角,就被一鞭子抽出了二里地“嗷”

    一边水深火热,一边风平浪静。

    因为暂时没有别的工作,经历过上次的事件后又没有酒肉朋友再敢来叫他,于是柏生这几天仿佛提前进入老年,在收拾行李的间隙,他好好将自己的社交账号整理了一番。

    每个只要稍微不那么糊的明星都有后援会或反黑站,柏生以前自然也有,但现在几乎都黑了头像,微博后台那个几百人的粉丝群也好久没有人发言了。

    不是她们不想说话,是有段时间有些人热衷于扮演他的粉丝来“反串”,把她们的反应截图出去进一步地传播嘲笑,几次狼来了之后,这群年龄不大的小姑娘们终于学会了什么叫做谨言慎行,不再随便搭理人了。

    当然了,柏生觉得这种人单纯就是闲的发慌,有时间上网不如快点去搬砖。

    他半年可见的少数几条微博下头全都是骂声,私信里的漫骂也没少到哪儿去,只有少数粉丝还惦记着安慰他,柏生漫无目的地划了划屏幕,手机震动了一下。

    相亲相爱一家人20

    孔游孩儿们,行李都收拾好了吗再过几天就启程了,快秋天了,记得带上暖衣玫瑰玫瑰玫瑰爱心

    柏生“”

    是江山困的剧组群,孔导演拉的,还煞费苦心起了个这样的群名,此人虽然表面上颓废社恐,但到了网上却无比热情。

    奈何这个群自被创建开始就相顾两无言,沉默得像一潭绝望的死水。

    关系相当僵硬。

    孔游怎么没人回复讶异讶异

    孔游沈潜,小拓跋开拍前两天行程冲突,所以我们先拍别的戏份哦。

    孔游官宣日期定在103,到时候会有一个年度盛典,我们剧组会一同出席撒花撒花撒花期待吗,高兴吗,开心吗

    孔游

    孔游收到请回复。

    沈潜1

    周忆宁1

    刘谨收到微笑

    柏生1

    孔游

    这串问号是如此灵魂,柏生差点笑出声“鹅鹅鹅”

    一旁垂手而立的管家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魔音灌耳,瘫着脸眨了眨眼睛。

    按照孔游一向的惯例,江山困不是杀青后再播出的模式,因为它的剧集较长,大概有3040集左右,所以大概率是边拍边播,柏生的戏份比较少,前十五集就能杀青。

    “小少爷,”管家突然道“我要跟着您去吗”

    柏生“不用。你跟我去干什么观光”

    “保护您。”管家侃侃而谈,“说不定会有人借着拍戏狠狠抽您巴掌,或者故意把马弄瘸让您摔倒,把道具刀换成真刀”

    “”柏生无言片刻,才认真道“第一,我拍的不是宫斗。第二,现在马的身价大概比我贵。第三咱们还没到柯南那地步吧会死人的。”

    管家听完,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好吧。”

    柏生有点纳闷,“你这么想去干什么不想待在家里”

    “是的。”管家向来有话直说,“老爷不给我分配别的工作,我的工作除了保护您就是”

    柏生“就是”

    管家“遛狗。花园里那只,很肥很新的萨摩耶。”

    柏生忍住脏话“”

    爸。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啊

    柏母这些天知道他要去工作,高兴地饭都多吃了几碗,还拉着柏冉给他收拾行李,言行中由衷透露出了一股儿子要改过自新发愤图强的喜悦。

    下午没过多久,方圆就打来了电话。

    他的心情也是相当欣喜,“公司那边本来都想着要给你拉男人装的资源了,没想到你这么争气,老板听到了都高兴地差点吸氧”

    柏生心想这也大可不必,但到底也没打断对面的碎碎念,方圆独自啰嗦了一顿,最后忍不住话风一转,嗓音里还带着喜意,“总之现在,只要没有意外的话,我们”

    柏生盯着剧本,一边吃润喉糖一边下意识复述,“只要没有意外的话”

    方圆“嗯,只要没有意外的话”

    话出口,两人的话语在同一时间骤然寂静了。

    五秒后,柏生才缓缓道“我觉得我们要出事了。”

    方圆难掩心虚“怎么可能还能出什么事啊。他们开玩笑才说我是乌鸦嘴,都建国多少年了还封建迷信。不会吧不会吧,不会你真的信了吧”

    “报”突然,话筒那头清晰地传来小助理惊慌失措的声音

    “方经纪人,柏生的定妆照不知道为什么在网上泄露了现在正在热搜预备榜上,热度还在涨,公关部那边压不下来”

    方圆“”

    柏生“”

    “目前柏生白胤文的词条高频词汇分析如下,”小助理慌乱之中仍一丝不苟地捧着手机棒读,“92不搭,278晦气,524卧槽,106rn退钱jg”

    一人尴尬,两处沉默,三分不知所措,七分无语凝噎。

    片刻后,柏生真情实感地感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方圆逡黑的脸抽动片刻,在小助理的“方经纪人情况好严峻我们该怎么办”中,缓缓道

    “我这周末马上去庙里烧个香。”

    作者有话要说  靠一些卤蛋长嘴

    谁再说鹤宝是呆鹅我真的会怒人家是高冷鹤鹤不是呆鹅这样也太没有逼格qaq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