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 17 章
作者:希昀   继妻最新章节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夜色如墨,将那盏孤灯衬托得越发明亮而深远。

    崔沁坐在门槛上回忆着与慕月笙的点点滴滴。

    宝山寺下,他似天降谪仙,如一束光照入她的眼底,耀眼而温润的闯入她狭窄的心房。

    她承认,她一眼就心动。

    他成为她生命里唯一的信念。

    她那么努力地读书,习字,画画,只想一点点朝他靠近。

    再后来,他与裴音大婚,她再爱慕他,便是有些可耻,遂逼着自己不去想他,心如止水,却又因容貌太过,被人觊觎,疲于应付。

    嫁给他后,年少的暗恋终于成真,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伺候他,甚至是卑微地讨好。

    她一直以为她可以去接受裴音,能认清自己是继妻的位置,却发现真正的爱是独享,是独占,她不想与别人分享他。

    夜越深,黝黑的苍穹如同张开巨大的口,要吞没人间的一切。

    她从辰时初刻,等到子时。

    头顶那盏孤灯,也从明亮到终于燃尽,只留下一点点火星子。

    火光彻底消灭后,崔沁纤细的身影被黑暗给吞没,心也如同灯火,一点点归于沉寂,直到变成灰烬。

    她想起希玉灵离开最初那半年,她也常坐在崔府门前那个小石狮子上,朝南边方向翘首以待,她总是盼望着,有朝一日,希玉灵的身影能从那里出现。

    直到半年后,她得知真相,才彻底死心。

    等待的滋味,她尝够了。

    崔沁僵硬着身子,麻木地撑着门框站了起来,缓缓朝犀水阁步去。

    万籁俱寂,黑夜浓稠。

    犀水阁两侧皆是密林,森幽寂静,林间小道草木葳蕤,偏偏她的心一片荒芜。

    她到了犀水阁侧边的小巷,步入廊芜,往前便可折去犀水阁院门。

    不想,这个时候,沉稳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听到蓝青的嗓音,

    “三爷,太傅这临终遗言可怎么办。”

    崔沁听到这里,身子蓦地贴住墙壁,一动不动。

    传来慕月笙沉吟的话声,

    “裴音师妹遗言不入祠堂,偏偏太傅却提这个要求”慕月笙按着眉心啧了一声。

    现在裴音的牌位被供奉在城外香山寺,裴家人时常去祭扫,他也偶尔去探望,就连棺木都是单独立冢,太傅却在弥留之际拉着他的手,要他将裴音入慕家祠堂。

    蓝青斟酌着道,“郡主那边肯定是不答应的,再者,夫人心里怕是也会有想法”语气是阻止的意思。

    原先没娶新妇入门,蓝青不会拦着慕月笙,可如今得了一门娇妻,二人又恩爱缠绵,这个时候将裴音牌位入祠堂,肯定会伤与崔沁的情分。

    慕月笙正要说什么,忽的瞧见一道月白的身影从廊后走了过来。

    只见崔沁双手覆在腹前,一袭月白绣红梅的迤地长裙铺在她脚下,将那秀逸的身形衬得越发高挑,她平静地望着他,琉璃般的眸子格外的清澈,神色也异常淡,淡到几乎瞧不见任何情绪。

    慕月笙对上她无双的眸眼,微的愣神,“你怎么还没睡”

    听到这句话,崔沁心里最后一点侥幸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她痴痴望着面前的男人,一袭湛蓝暗纹的长衫,立在门口灯芒下,被一团光影给笼罩住,端得是清隽无双,灼灼仙姿,皎皎明月。

    依然还是她喜欢的样子。

    但她已经累了,不想再垫着脚去够,大概她这辈子都够不着他。

    崔沁浅浅一笑,笑意不及眼底,眸子疲惫垂下,

    “你回来就好。”

    然后转身,得到了确切的答案,她就不再犹豫。

    慕月笙心事重重,虽是看出崔沁情绪不对,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便先一步跨入犀水阁,暗想待事情妥当再去哄崔沁。

    蓝青等崔沁离开后,忽的想起什么,忙不迭跟着慕月笙上了廊芜,

    “爷,今日好像是夫人的生辰”

    慕月笙猛地想起什么,回头觑了蓝青一眼,心底募的揪起,那夜二人亲密无间时,她曾说七夕是她生辰,叫他早些回来陪她赏灯。

    倒是忘了这茬。

    心头滚过一丝懊恼。

    慕月笙踱步至正房门口,略有些疲惫捏了捏眉心,叹声吩咐蓝青道,

    “叫陈管家挑些好东西送去后院,待我忙完便去探望夫人。”

    蓝青瞧着崔沁刚刚脸色不对劲,担心这次怕是没这么好糊弄,可眼下太傅驾鹤西去,皇帝下旨罢朝三日,一应丧葬之事皆由慕月笙主持。

    慕月笙哪有功夫去在意崔沁的情绪。

    蓝青忙折身去前头吩咐。

    崔沁信步出了犀水阁,沿着长廊跌跌撞撞往后院跑,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她,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过一个穿堂时,脚踝一拐,差点跌下去。

    她堪堪扶着门槛,麻木盯着前方虚空,大口大口喘着气。

    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给她希望,又让她绝望

    明明上次从客栈回来,她都差点要放弃,只打算做个心如止水的妻子,盼着能有个孩子,与他相敬如宾罢了。

    但是现在,孩子怀不上,娘亲追了来,她无地自容。

    她真的撑不下去了。

    脚下的每一片砖石都令她步伐发软,踩得不踏实。这里的一切都让她窒息,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立刻,马上,离开这里。

    离开这个满是他和裴音回忆的地方。

    无数情绪都涌在她的心口,堵在那里,宣泄不出。

    她僵硬地回了后院。

    荣恩堂西次间内,灯火微垂,那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早已冷却,云碧和另外一个小丫头靠在椅背上睡着了,鼾声阵阵,

    崔沁瞥了她们一眼,露出几分苦涩,然后决绝地步入东次间。

    书房内灯火通明,黄梨木书案上还摆着她亲自扎的一盏宫灯,用青绿的风格在苏绢上泼洒了一副浩瀚的山水亭台长卷,工细深秀,用色浓艳却又秀丽无双,是崔沁十分自得的一幅画。

    她原先打算,将这幅画及这盏宫灯送给慕月笙。

    纤手轻轻抚摸檀木纹刻的提柄,挪开华丽璀璨的宫灯,将下面叠的信封及小碟宣纸给抽出。

    她深吸着一口气,坐下,抬笔,几乎是用尽所有力气在宣纸上写下“和离书”三个大字。

    夜凉如水,窗外更是静悄悄的,没有一丝生气,平日那些知了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树静风止。

    比夜更寂静的是崔沁的心。

    她几乎是龙走银蛇,片刻便将和离书写就,头也不回朝犀水阁奔去。

    慕月笙写好几封手函递给蓝青,正要出门前往裴府,却见崔沁手里捏着个信封来到门口。

    见她去而复返,慕月笙心中略有疑惑,却还是满是愧色,凝望着小妻子,

    “抱歉,我忘了回来跟你过生辰”

    “我不怪你,换做我也会这般做,毕竟不重要的人的不重要的事,怎么可能记住呢”随着这句话,崔沁面无波澜地将和离书递至他眼前,

    慕月笙瞧见那三个大字,一贯沉稳端肃的面容,霎时一沉。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入v,应该今晚凌晨有一章,么么哒。

    接档文锁芙蕖火葬场

    简介李湘君色若芙蕖,名动京城,依着旧约嫁给嘉佑侯世子为妻,哪知洞房之夜徐嘉将她撇下,还将他那柔弱不堪的表妹给接入了府,此后他带着表妹前往边关三年。

    三年只给她写了一封信,信中告诉她,待他回来二人便和离,他要将那表妹给扶正。

    李湘君笑了,嫁妆全部封好,等着他回来和离,结果半年后,徐嘉回来,他不仅不想和离,还想跟她过夫妻生活。

    想过夫妻生活没门追不回来的火葬场

    男主版

    萧淮安是当朝摄政王,权势熏天,手握乾坤,人人战战兢兢伏在他脚底下讨好,可谁都不知道,他因少时的一件披衫,将一个女人刻在心里。

    后来,他看着她嫁给了她的未婚夫,看着她被人蹉跎了时光,朝露般的眼底再没了笑容。

    原以为他能忍,只远远看着就好,后来忍不下去了,他决心把她抢回来当妻子,让所有人伏在她脚下仰望。

    s破镜不重圆,男主萧淮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