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六十三声喵
作者:石过清水   大佬全爱猫[穿书]最新章节     
    已购章节数未达比例, 等一段时间再来看, 请支持晋江正版比心心~  虽然嘴上这样问,但大脑已经飞快搜索过所有记忆的季涵可以肯定, 他们并没有见过面。

    少女连忙摇头,发丝散落在胸前。

    季涵的目光凝固了一瞬, 又迅速移开,耳垂微红, 哪里还记得追究少女那一看就在撒谎的表情。

    宁果疑惑地打量着他的表情,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指了指他的书, 小声问:“能把这个还给我吗?”

    季涵顺着她指的方向低头, 一眼瞧见书上落着的两颗糖果样的东西。他不动声色地将视线在糖果上停留了一秒, 又淡定地将糖放在少女白皙柔软的手心。

    嗯她喜欢吃糖。这点要记住。

    宁果接过糖,觉得这人果然是个好人。不仅昨天帮她摆脱危险, 今天糖果砸在他书上, 他也没有丝毫生气就还回来了。

    面对这样一个好人,宁果认为自己应该也要有点表示。她想了想,走近几步, 其中一颗苹果糖放回了季涵的书上,然后歪头冲他小幅度地翘起嘴角, 软软地说:“这个给你。正好一人一个。”

    季涵平静地把糖果收进上衣口袋,又平静地看向宁果:“谢谢。”

    “不用谢, 一颗糖而已。”宁果不太好意思地踢了踢地上的石子, 她现在全身上下也只有那两颗糖能送出去了。

    如果不是因为看到第二个礼包上的注释, 她会把两颗糖都给季涵的。

    被突如其来的系统提示音砸得有点懵,宁果望着眼前面容冷淡的俊秀少年,总觉得有点古怪。

    不过对于好感度满值意味着什么,宁果小猫认知得并不够清楚。她只是觉得,既然好感度表示喜欢,那一百应该是很喜欢吧?

    很喜欢没事啊,她也挺喜欢这个好人的。

    突然想起什么,宁果小小地呀了一声,转身朝便利店旁边的垃圾桶跑去。

    季涵一怔,也快步过去,就见少女从垃圾桶里拽出一个浅粉色的书包。书包上已经沾了脏污,还隐隐散发着一股恶臭味。

    季涵眸色沉了下来,像是酝酿着飓风暴雨,他面无表情地问:“是谁把你的书包扔进这里了吗?”

    他倒是没有直接问宁果是不是受欺负了。

    “不是的。”宁果摆摆手,有些苦恼地打量着这个书包,看到旁边的便利店后便是眼睛一亮,却又转瞬黯淡下来。

    她没有钱啊……

    “怎么了?”似是看出宁果的为难,季涵问。

    宁果犹豫,面上唰地通红,下意识地伸出两只手把兜帽往下拉了拉遮住大半脸蛋,只露出一个小小的、白皙的下巴,微不可闻的声音自帽下传出。

    “那个……能借我一点钱……吗……”

    没过多久,两人从便利店里出来,手里已经多了一包纸巾和一瓶花露水。

    坐在长椅上,宁果拎着书包,垂着眼用纸巾仔细地擦拭着书包表面。季涵像是也知道宁果要做什么,在旁边默不作声,但是当她手里的纸巾脏时,季涵总是适时地递过新的纸巾,并将她脏污的纸巾自觉地接过来。

    一开始被陌生人靠近碰触,宁果还瑟缩了一下,见季涵面色淡然不以为意,便也渐渐放松了,任由他这样做。

    好像她变成人形后,对这种人类的接近愈发敏感了,身体上对情绪的反应也更加明显。

    宁果偏头看看少年又准确无误地将一团纸扔进垃圾桶,她感到十分不好意思:“谢谢你呀。”

    竖着两只猫咪大耳朵的兜帽下,她乌黑莹润的猫瞳里盈着一抹潋滟波光,感激与羞涩的情绪清晰可见。可是那只是单纯的因为被帮忙而羞怯,没有分毫属于少女面对俊秀少年的紧张脸红。

    季涵微微笑了笑,气质干净清澈宛如一个真正的纯真少年,周身与生俱来的疏离也不知在何时悄然散去:“不用谢,我正好也没有事。”

    “你真是个好人。”宁果发自心底地说。

    季涵:“……是吗。”

    头一次被夸好人,心里有点复杂。

    书包被擦拭得差不多,还有几块暗色的印子实在是擦不掉。宁果轻轻呼了口气,打开花露水瓶开始喷向书包。很快,书包上隐隐散发的臭味被金银花味的花露水气味覆盖。

    宁果将书包放在另一边的椅子上,希望能让风把比较浓重的花露水味吹散一些。做完这些事,她稍微放松了心神,有些惬意地向后一靠躺在长椅上,在枝叶间撒下的斑驳日光下眯着眼睛昏昏欲睡。

    一直注视着她的季涵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一只懒洋洋晒着太阳的小猫咪。他不禁失笑。

    这一声轻笑,令宁果倏忽清醒过来自己差点忘了季涵的存在,她打起精神努力睁大眼睛看他,却只看到一张依旧淡然根本瞧不出才笑过的俊秀面庞。

    宁果正想问他笑什么,季涵却突然开了口:“你为什么会从树上掉下来?”

    “不小心的。”说到这个,宁果有些无奈,早知道打开新手礼包就会触发礼包里的技能,她就应该找个安全点的地方。

    宁果的说法很笼统但是似乎很合理,季涵微眯眼眸:“你是什么时候上去的?我在树下都没有察觉到。”

    “啊……一直在树上。”宁果拉了拉兜帽,小手掩着嘴秀气地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她不想骗这个帮她的好人,但是她也知道不能够把缘由详细地讲出来,那么说一个大概的但是真实的理由就好啦。

    季涵转头正视了她半晌,就在宁果被他看得紧张起来以为被发现什么了时,他突然又收回了目光,“我想睡一会。”

    黑色的毛绒小团子吧嗒吧嗒欢快地舔着奶,大概是舔得急了,喉咙里溢出甜甜的小奶音,萌得不行。

    路唯铭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小团子:“听说猫是液体做的,看来传言不可尽信啊。”

    虽然抱起来也软绵绵的……

    但是明明更像是可爱多做的!

    宁果仰着脖子眨巴着眼看他,很是疑惑,这人在说些什么呢?都听不懂呀。

    小黑猫抬头的时候,嘴角还沾着一抹奶渍,路唯铭伸出手指给她擦了擦嘴边的奶渍,在宁果还懵圈的时候又站起来,拿着一桶方便面走了。

    宁果:他刚才做什么?怎么突然摸她嘴角?

    宁果:算了不管了。

    于是小黑猫看看已经空了的杯子,本着不要浪费的原则又低下头舔了舔勺子,便乖巧地蜷卧在桌上,觉得全身都因为这杯奶暖和得不得了。

    路唯铭很快就回来了,手里的方便面桶里也袅袅飘出热气。

    宁果抽了抽鼻子,对于她来说,方便面的气味有些刺鼻。

    路唯铭一边嘟哝着饿死了饿死了,一边匆匆忙忙把泡好的方便面吃掉。很奇怪,明明他吃东西的动作很随性,却几乎没有发出吸溜声。

    吃完了,路唯铭出去把方便面桶扔掉,回来后直奔办公桌,看到乖乖巧巧等着他的宁果时没忍住,又顺手撸一把。

    宁果:“……”毛毛又乱了qaq

    此时路唯铭打开那支宁果叼过来的录音笔,神情变得严肃了许多,几乎找不见之前那傻萌大狗的影子了。他坐在办公桌前,打开一本笔记本,认真专注地听着录音笔里的内容,并将其中透露出的种种信息记录下来。

    宁果的精神也瞬间抖擞起来,软绒的小耳朵轻微地抖动着。

    路唯铭翻过来覆过去地听了十几遍,确认没有遗漏的东西,于是关掉录音笔,整理一下手头的有用信息,侧头看向宁果。

    宁果也回望他,一双黝黑的猫瞳里,闪烁着细碎的绚丽金色,像是在期冀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她知道这是一件叫人为难的事,只有这段录音并不能借助法律制裁些什么,即便路唯铭的人设是正直的警察,但也是人类,总会有许多无奈而不得不妥协的事。如果路唯铭选择拒绝施以帮助,宁果也绝不会有任何怨怼。

    或者可以说,将这种包含着沉重责任的期待放在他身上,对路唯铭来说,本就是一种不公平的事。

    路唯铭沉默一会,就在宁果的心逐渐下落即将跌入谷底时,他突然揉了揉宁果的头,眼神坚定明亮。

    “放心吧。”

    也不知道是对她说的还是对他以为的让宁果送来录音笔的主人说的。

    但是就这么简单的三个字,让人陡然生出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宁果静静地凝视着他,心脏被一股极其温暖柔软的东西填充着,令她非常开心,开心得想要对他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