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相公饶命啊
作者:小丝子狗   农女逆袭种田忙最新章节     
    离墨辰话音一落,本来还满含微怒的双眸,渐渐变得一片炙热!

    这滚烫和直白的眼神,看得舒青爱小心肝猛地一颤!

    她伸出白嫩嫩的小手,温柔的捧起压在自己身上男人的俊彦,不由嘴角抽搐了几番。

    “相公,大白天的,这不合适吧?咋们的第一次是不是得弄得浪漫温馨一点啊?你现在火气正旺,可别留了遗憾才是。”

    舒青爱一边说着,一遍感受到压在自己身上男人的某个部位,在慢慢的变化。

    心中万分期待,却又有些害怕!

    毕竟自己以前也是个学医的,这小身板儿发育才不到一年,就这样把自己送给这男人吃了,以后定当会短命的!

    离墨辰灼热的呼吸,喷洒了舒青爱一脸,还慢慢的有待于转移着方向,从脖颈,到耳蜗,一种让舒青爱有些要致命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太特妈的要命了!舒青爱碰着离墨辰的双手,瞬间游走到了他的脖子后面。

    然微眯的挑了挑眼角,见离墨辰不回答自己的话,只顾着自个儿迷醉在自己的身体中,一个劲儿的撩拨着自己。

    “相公饶命啊!你娘子我这小身板儿还不能被你糟蹋了!再养养嘛,免得扫了相公你的兴致。”

    舒青爱的声音有些游离,毕竟自个儿的身子已经不听使唤的开始蠢蠢欲动了,这种如万只蚂蚁啃食着自己的酥麻感,让她即兴奋,又是后怕!

    这样勾魂而的声音,听在离墨辰的耳朵里,那更是要命般的窒息!

    “无碍,娘子不怕,为夫我定会温柔的,更何况娘子的身躯,早就不是在邀请为夫了吗?”

    离墨辰一遍轻轻亲吻着舒青爱的脸颊,脖颈,耳朵,还要用他那迷死人不偿命的性感魅惑的声音,在舒青爱的耳边低声呢喃!

    舒青爱心中哀叫!

    妖孽啊!妖孽啊!法海快来收了吧!

    有这样蛊惑和勾引未成年的男人吗?这声音,简直是要舒青爱的小命啊!

    就在舒青爱心中大叫的时候,离墨辰的双手也不老实,慢慢的在腰间摩挲,然,一个哆嗦,舒青爱就敢接胸襟一片冷意袭来。

    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他的那个部位似乎更有力,更那个了!

    说实话,舒青爱还没看过,她心中此时就如两个小人儿在打架一般!争执不休!

    从了吧,反正也是夫妻,早晚的事儿!何不早点例行自己当妻子的权利啊!前世就白白的浪费了青春几十年!这一世就是老天的恩赐啊!怎的不知道抓紧眼前的机会,先将这妖孽绝世美男给睡了,回个本儿才是硬道理!

    不行,不行!亏你还是个医生呢!这样伤害身体的事儿,自己怎么能做!不行!得阻止身上这个化身为禽兽的男人!要不然自己这小身板儿,以后生不出儿子来怎么办!

    一番激烈的挣扎后!舒青爱硬是过不了离墨辰的美人关。

    一个用力!离墨辰毫无防备的就被舒青爱直接翻身压在了身下,衣襟大开的她,露出了她洁白无瑕的肌肤,曲线优美的香肩,半遮半掩,那勾人的锁骨更是性感至极!小脸红扑扑的,就跟已经被离墨辰疼爱过一番,看得离墨辰喉结一阵的滚动!

    看到小女人一副迷醉的模样,离墨辰声音越发的低沉了几番。

    双眸微眯,确是一点都没掩盖住他眼中的炙热。

    “娘子这般主动,那为夫只能被动享受了!”

    “享你个头!白日宣淫!离墨辰你变浪了啊?”

    舒青爱跨坐在离墨辰的腰间,无耻的是,离墨辰时不时的还要抬一抬自己的尊殿,那个东西儿,有意无意的就会摩擦着自己!被冷风一吹的舒青爱立即拉回了理智!

    粉拳在离墨辰的胸膛就是一锤!愤愤的说到!

    看到嫣红的小嘴儿一张一合,离墨辰恨不得一口咬着就不放!

    舒青爱心里一百个翻着白眼儿,这男人不是一只都禁欲的吗?即便是几次亲吻,他们都适可而止!那真的就是纯粹得吻,绝得纯洁无瑕!以前在竹屋的时候,她又不是没有勾引过这个男人!

    记得这个男人一本正经的样子,还骂自己“拱来拱去”的!当时自己气得,还大晚上的闹了一出离家出走!

    怎的现在这个男人一下子化身为禽兽了?还是荡漾的禽兽!看他这挨抽样儿,分明就是等着自己宠幸的模样,简直大跌眼镜啊!

    “离墨辰,你的节操呢?”

    离墨辰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舒青爱那崛起的小嘴儿,嘴角微微上扬,好看的俊彦顿时又美出了一个新的高度!舒青爱扶额!这男人就是故意这样勾引自己的!

    “为夫怎的不明白娘子为何意呢?来吧,为夫这身子可是等了娘子二十年了。”

    舒青爱一番白眼,这男人还能不能不要脸一点!不过这话她听着心里似乎很好使啊!看来她的男人,还是个小处!这个年代,实在难得啊!

    “哟呵,辛苦我的相公了,你这贞操继续给我好好保留,等我这儿再长个一年半载的,到时候我一定要吃个够本儿!”

    舒青爱扭着细腰,对着离墨辰就是一个媚眼儿,白嫩嫩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在离墨辰的胸膛画着圈圈。

    这样勾人的妩媚样儿,嘴巴里却是说着让离墨辰要把持住的话语,弄得离墨辰哭笑不得。

    离墨辰喉结一紧,一把握住了舒青爱不安分的小手,猛地就坐起了身子,伸出另一只手臂,将舒青爱紧紧的抱在了自己的胸前。

    舒青爱就这样跨坐在男人的大腿上面,那蠢蠢不安的小离墨辰更是肆无忌惮的抵触着舒青爱。

    “小东西,你这样儿还让为夫给你留着,你是故意的吧?”

    话落,舒青爱还要反驳的话语,就被离墨辰的一个吻,给淹没在了其中。

    一番天翻地覆的吻后,舒青爱眼中的大脑缺氧!离墨辰呼吸更是急切了几分!恋恋不舍的松开了这个勾人的妖精。手指在她的鼻尖上一刮!

    “小样儿!今儿就暂且的饶了你!那些个对你心怀歹意的男人,你自个儿给我离他们远一点!没事儿竟是知道给你相公我招些烂桃花回来!”

    舒青爱嘟囔着红唇!心里那个委屈!

    “相公!你娘子我如此美丽,那些个人都是自己控制不住的就爱上了我,你可别什么事儿都怪在我头上才是!”

    舒青爱的声音那个嗲啊!听得离墨辰一阵的头皮发麻!

    这女人一直都不拘小节的,何时变得这般了!还真的是会装模作样啊!

    “好吧,你就臭美吧!”

    离墨辰捏着舒青爱的粉颊没好气的说到!

    舒青爱撇了撇嘴巴,冷哼一声。

    “你就偷着乐吧!你娘子我是万里挑一的好女人呢?不但美貌如花,还胸怀大志,得妻如此,你还夫复何求呢?”

    舒青爱就是典型的,给了竿子,就顺道往上爬的小主儿,反正离墨辰也不是第一天知道,这女人的脸皮是如何的厚。

    “就你这个,还胸怀大志?我看得让清幽去买一头母羊,没事儿,你就多喝喝羊奶,说不定还能有救。”

    离墨辰那幽深的双眸,在舒青爱的胸前扫荡了一番,一脸讥诮的说到。

    舒青爱顿时就胯下了小脸!

    殊不知,这男人触碰了她的底线!这个问题可一直都是她心中的痛啊!这个男人竟然还敢哪壶不提提哪壶的!看这男人还是有些欠收拾啊!

    舒青爱一口郁气无处宣泄,张开嘴巴,就对着离墨辰的肩头狠狠的咬上一口!

    “你属狗的啊!怎的说不过就咬人!”

    离墨辰不满的叫嚣着,心里暗暗的叫苦,这女人还真是不能得罪,这一口还真的是下了狠劲儿的啊!

    “哼!老娘我就是属狗的!有种你也属狗,咬回来啊?”

    舒青爱愤愤的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一脸怒意的瞪着离墨辰!

    离墨辰嘴角抽搐了几番!感情这咬人,还必须得属狗的才行啊?

    两人在屋子里一阵打闹,这模式似乎又是回到了大半年前,舒青爱刚刚嫁给离墨辰那会儿?

    那时的他们,总是这般。舒青爱闹腾,离墨辰就毒舌。

    可他们都不知,院子外面的那些个看了那场热闹的灾民,都在为舒青爱捏了一把冷汗!看着离墨辰怒气冲冲的把舒青爱拉回屋子时,那个气势和浑身的冷意,众人想想都忍不住抱着胳膊一个寒颤!

    两人又是在屋子里打闹了一会儿,舒青爱躺在离墨辰的臂弯中,一脸的正色。

    “今晚上咋们就准备取蛊,你做好心理准备。”

    离墨辰眉头一皱,其实舒青爱的话让他一直都不敢怎么相信。

    能下蛊的人都不好找,她这样一只生活在这平凡山村里的女人,怎的会解蛊呢?

    不过离墨辰当然相信舒青爱不会害他。即便是这个女人解不了他身上的蛊,他也愿意让这女人试试,若是真的出了意外,死在她都手里,他也廖生无憾了。

    “嗯,在这之前,需不需要我帮忙?”

    离墨辰的声音平静的毫无波澜,舒青爱听着,不免又是一阵的心疼!

    她的男人被这蛊给折磨了这些年,怎的还能这般平静?一定是不想让自己为他担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