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罗南田很紧张
作者:石板路   一路仕途最新章节     
    佟童和邓虎军离开不久,张力就走了进来。

    “刘市长,经信局的罗局长想向你汇报工作。”

    刘正宇一听,心里不由一动,难道是经信局被纪委双规的干部结论出来了?过年以前,市经信局的顾元齐被纪委双规,现在已有三个月了,也不知道这事怎么了。

    下周就要召开两会,这个时候罗南田过来,难道是为了顾元齐的事?

    “你让他进来吧,告诉他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刘正宇想了想道。

    吕途宽的案子,高天洁虽然找过他,但这个事他在春节的时候,特意向马晓明咨询过,马晓明的意思,是让刘正宇有机会的时候,先问问蔡诗君。

    刘正宇和蔡诗君也喝过几次酒,两人也算有点交情。

    关于案子的事,检察院有权插手,而且,就算这个案子有什么背景,想来蔡诗君应该知道。

    不过,据马晓明分析,这个案子既然是雅南区法院判的,那就是说,一定经过了雅南区检察院,而且很可能市检察院是知道的。

    既然市检察院知道情况,那就说明要么是高天洁所说的内容有所保留,要么就是苏远山这个人很有背景。

    当然,就算苏远山有点背景,但马晓明和刘正宇自然不会将其放在眼里,也就是说,他就算有背景,在他俩位面前,也是可以不用顾忌。

    只是如果仅因为认为这个事处理不公,就冒然出手,马晓明还是提醒刘正宇考虑一下有没有这个必要。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纸业公司和天宇集团的事,另外还有星河集团上市问题,刘正宇根本没有时间过问吕途宽的事。

    而现在,因为两会在即,刘正宇更是忙得团团转。

    就是晚上,刘正宇还要跟着汪市长等人,去看望前来参加人代会的市人大代表。

    罗南田走进来时,刘正宇察觉他的精神状态比起前段时间,似乎有了天壤之别,整个人都似乎老了一头。

    “南田同志来了,坐吧,你有半个小时。”刘正宇抬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示意罗南田坐下。

    听到刘副市长给了自己半个小时的时间,罗南田还是有些感动,顾元齐出事后,局里又有两个科级干部被纪委带走调查,他这段时间的日子很不好过。

    前几天他想去谭正山副书记家里汇报情况,没想到谭副书记的妻子说他不在家,可罗南田是守在他们家楼下,看到谭副书记回家后,才提着东西上门的。

    听到谭副书记的妻子这话,罗南田立即明白谭副书记已不想见他,也就是说,谭副书记应该知道罗南田的情况不妙,已在打算和他切断联系。

    想到这些年来,自己逢年过节都像孝敬老祖先一样去谭正山家,自己付出了如此多的心血,可自己现在有了困难,一直慈祥和气的老领导,却是对自己置之不理,罗南田不由感到一阵心寒。

    “刘市长,我先向你汇报一下思想。”罗南田低着头说道。

    刘正宇听到他不是汇报工作,而是汇报思想,不由心里一愣,过了片刻抬起头来,扫了罗南田一眼道:“说吧。”

    罗南田听到刘正宇的语气平淡,心里一颤,只得开始汇报。

    “刘市长,我们局里的干部出了事,是我这个局长没有当好,我要向你检讨……”

    听罗南田说自己忽视了对局里干部的思想教育,没有将反腐倡廉的教育工作落到实处,导致部分干部政治思想学习没有跟上,触犯了党纪国法后,刘正宇望着他:“南田同志,你给我说说,到现在为止,一共有多少干部牵连进去,有没有局级领导?”

    看到刘正宇的眼睛盯着自己,罗南田心里一颤,低声说道:“从目前纪委反馈的情况来看,市局有四个科级干部接受组织调查,另外副局长郭金川同志可能已牵连进去,下面的区县经信局,有五个干部受到牵连。”

    刘正宇听到经信系统到目前为止,竟然有十个干部受到牵连,顿时大吃一惊。

    这么多干部被组织上调查,这影响可真是不小,特别是还有一位副局长也牵连进去,罗南田这个党委书记兼局长,恐怕真的是难辞其咎了。

    看到罗南田在自己面前颤颤惊惊,刘正宇在心里叹了口气。

    自己到雅山市工作以来,罗南田虽然最初对自己似乎抵触,可后来对自己的工作还是十分配合,虽然他不算是自己信任的干部,但毕竟也为党和人民工作多年。

    “南田同志,我现在只想听你一句话,你有没有收受别人的贿赂,有没有为别人谋好处,有没有贪污**的行为?”在说这话的时候,刘正宇的眼睛紧盯着罗南田,观察着他脸上哪怕是微小一点变化。

    “刘市长,我向党组织保证,我没有收过别人的贿赂,更没有贪污**行为。请你一定要相信我。”罗南田激动地说道。

    “逢年过节都没收过礼?”刘正宇冷声道。

    “刘市长,逢年过节收过一些,但贵重的物品和现金,我是一点也没收过。这点我敢保证。”罗南田望着刘正宇道。

    看到他不像说假,刘正宇沉思了一下道:“南田同志,党培养一个同志不容易,你可一定要记住,不该伸的手不能乱伸,不该拿的钱不能乱拿,如果你真的触犯了党纪国法,我希望你能争取主动,这样,你的事我知道了,你回去安心工作吧。”

    听到刘副市长话里透出无法形容的严肃,罗南田心里一沉,说了一声刘市长,那我先回去了,就准备离开。

    “对了,南田同志,虽然有不少同志配合组织调查,但局里的工作不能耽误,如果一些同志一时回不来,可以暂时安排人员临时接手。元丰纸厂组建在即,你们局里也要全力支持配合一下,一定要把这个事办好。”刘正宇看到他站起来,突然开口说道。

    “行,刘市长,我一定严格落实你的指示。”罗南田忐忑不安地说了一句,就离开了刘正宇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