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昨日因今日果
作者:国家炖器   神魔之倾城绝恋最新章节     
    猛虎咆哮,震耳欲聋。

    齐天的一条胳膊直接被撕裂,和身体脱离,一条大腿上血肉消融,只剩下了白森森的骨骼。

    失去战恺庇护的他猝不及防,硬抗一支弑神箭,直接就丢掉了半条命。

    然而,不得不说,齐天的实力真的很强,而且手段逆天,保命秘技层出不穷。

    能够杀战神榜强者的弑神箭,他硬抗了两支,竟然活了下来,这在普通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朱棣,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将你的灵魂剥离,置于九幽罡风之中吹拂千年,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齐天怒吼。

    此时的他披头散发,狼狈无比,神色狰狞,再也不复刚刚的从容自信。

    一步错,步步错,他根本没想到,朱棣竟然会选择牺牲自己的母亲,为自己争取活命的时间,更不曾想到,朱棣竟然还有一支弑神箭。

    若是知道,他刚刚一鼓作气,一刀就能直接斩了两人。

    何至于战恺报废,自身被重创。

    此时、齐天的心都在滴血,满是悔恨。

    可他却不知道,朱棣其实比他更后悔。

    若不是朱棣大意,急功近利,迫切想要杀了齐天证明自己,他完全有机会顺利射出弑神箭。

    但朱棣选择了硬刚,结果被齐天打的信心崩溃,最后虽然反应过来自己还有后手,但却不得不拉母亲当肉盾,给自己争取反击的时间。

    事情发展到现在,可谓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齐天,今日,我要让你和整个齐王府,为我母后陪葬。”朱棣嘶吼,神色痛苦而癫狂。

    母亲临死前,脸上的笑容以及最后眼中浮现的不敢置信,时刻浮现在他眼前,如同梦魇一样挥之不去,让此时的朱棣内心煎熬、并且愧疚。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他的母亲啊!可是却被他亲手推进了鬼门关。

    人非草木,他的心中怎能平静。

    面对迎面扑来的齐天,朱棣双眼通红,如欲吃人,狠狠的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弑神箭他、还有一支。

    “我*@#¥。”

    齐天身形一僵,看着朱棣手中的箭支,瞳孔瞬间放大,直接爆粗口。

    自家人知自家事,若是再挨一支弑神箭,齐天明白,自己绝对扛不住。

    要知道,那可是能弄死战神榜强者的弑神箭啊!

    齐天面皮抽搐,心脏停止了跳动,眼中流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恐惧。

    在弓弩响起的那一刻,齐天反应神速,直接抓住一个前来帮助自己的皇宫侍卫,挡在自己身前。

    “不!”

    那个侍卫大喝,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前来救人,却落得这么个结局。

    一头蛟龙嘶吼,嘴巴大张,一口将侍卫连同齐天吞进了腹中。

    惨叫戛然而止,世界清净了。

    目标消失,怨气溃散,杀气内敛,弑神箭紧跟着烟消云散。

    嘭!

    齐天破烂的身体从空中落下,砸在地上。

    而那个侍卫却永远的消失了,连根毛都没有剩下,彻底人间蒸发,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齐天活了下来,他不是弑神箭的目标,但他距离侍卫太近了,被弑神箭余威波及在所难免。

    落地后,许久,齐天都没有动静。

    “齐天已死,谁敢妄动,朕灭他九族。”朱棣怒喝,稚嫩的声音如阴风过境,让所有人身体僵硬,以为自己听错了。

    齐天已死!~

    齐天已死、齐天已死~

    “齐天死了,怎么可能?”

    这是反应过来后,大多数人心中的第一个想法。

    他们明显偏向齐天,不认为齐天会失败,会陨落。

    齐天是谁,那可是大明第一强者啊!

    如果大明第一人的身份还不够成为人们的信仰,那么战魂学院、内院弟子的身份绝对足够。

    因为,自古以来,从战魂学院内院毕业的弟子,每一个代表的都是同阶无敌,越级挑战对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大陆上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同阶能够打败战魂学院内院弟子的,只有同样出身学院的弟子。

    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刘公公那么兴奋的原因。

    因为,同阶若是能够打败一个战魂学院内院弟子的话,足以载入史册,名垂青史,轰动整个人类世界,而若是能够杀死那绝对是前无古人的成就。

    战魂学院又名怪物学院,聚集了人类世界最顶级的天才,自上古中期至今,同阶从没有人杀死过一个战魂学院内院弟子。

    到了如今,武道盛行,战恺横空出世,魂师身体脆弱的弱点彻底消失了,对战魂学院的弟子来说更是如虎添翼。

    在普通修炼者眼中,战魂学院出来的弟子代表的就是无敌和不可战胜。

    因此,齐天死了这样的话,站在齐天一方的人自然不相信。

    “陛下威武。”

    齐天一方不信,但皇帝一方的人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跪地高呼。

    虽然拥护小皇帝的人数比起拥护齐天的人数少的可怜,只有十之一二。

    但此时这些人齐声呼喝,声音绝对不容小觑,让拥护齐天的人瞬间怔愣。

    “难道齐天真的死了?”人们心生疑惑,不由自主的看向战场中心。

    随后,所有人就都看到了那个趴在地上毫无动静的破烂身体。

    “不论是谁,为朕斩下齐天首级者,过往所为既往不咎,封万户侯,世袭爵位,赏灵田万顷,魂石百万,万年金蚕丝宝甲一件。”小皇帝趁热打铁,大声喝道。

    他很谨慎,尽管恨不能亲手将齐天千刀万剐,可他却控制住了,同时、他也是为了动摇叛军军心。

    有句话叫做虎死威犹在,但也有句话叫做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经过短暂的迟疑之后,一大部分人都动了。

    黑压压的人群,从周围,向着齐天涌去。

    当然,有人选择掉转枪口,自然、也有人对小皇帝并不信任,不想将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中。

    十多人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脚步挪动,慢慢向着小皇帝靠近

    当第一道攻击即将落在齐天脖子上的时候,一道金芒突然亮起。

    刺目的金光如骄阳般照亮黑夜,随后,向着齐天冲去的人如割麦子一般纷纷倒下。

    一颗颗头颅冲天而起,鲜血染红了夜空。

    紧接着一道身影腾空数丈,狼狈而逃。

    慕阳慢条斯理的从瓦砾中站起,看着迎面而来的齐天,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装死这一招都用出来了,齐天的状态可想而知。

    以他的身份地位,不到油尽灯枯,怎么可能如此。

    而且在装死过后,他竟然选择不战而逃。

    齐天的行为将他的状态全都告诉了慕阳。

    “昨日因、今日果,现在、了结恩怨。”慕阳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