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剪径
作者:刀笔如锋   我非妖魔最新章节     
    “四虎他打的是你家萧贤?”万俟庸有点吃惊,他也没想到李四虎伤的是萧晋夫的儿子萧贤。

    “怎的,你家小子就是欠揍,是我老李打的又能怎样!是他先伤那位小老弟在先的,就是该打!要我说,养不教,父之过!他萧贤今日被人打,就是你这当爹的往日打少了……”李四虎虽说是个粗人,但斗嘴的功夫也丝毫不弱。

    “你这莽夫,还敢逞能,给我拿下!”萧晋夫一声令下,身后就涌进四五个兵士,手持绳索就要拿人。

    “慢着!”万俟庸这时也出声道,他一出声,身旁的几个商行护卫也都做出拔刀的姿势,向前逼上了一步。

    兵士看看眼前的万俟庸众人,再看看萧晋夫,不知该作何处理。

    “万俟兄可是要与我为难?”萧晋夫面色顿时一沉,道。

    “萧统领此言差矣,我这手下若真是做了不法之事,当由官家派治安营来处事,我绝无二话,亲自将他捆了送上!”万俟庸正色道,“但你萧统领,仅凭个人好恶,就带着你手下兵勇强行在我眼前抓人,传出去,我万俟家的威望何在?又让我万俟庸如何在家族与世间立足?人家只会说我万俟庸,连自己手下亲信都护不住,是个全靠万俟家主庇佑,遇事就龟缩不出的无能少主。”

    “萧统领,你这是在陷我万俟庸于不义啊。”万俟庸沉声道。

    “少家主不用管我,只管让他的人上来,我老李一巴掌一个,全都给扇回去……”李四虎此时也有点恼怒,大声道。

    “闭嘴!”万俟庸看向李四虎一样,低喝道。

    “……”李四虎只好把剩下的话憋回肚子里。

    “万俟庸!你今日真是要与我作对吗?”萧晋夫脸上横肉都凸显出来,牙关紧咬,已是怒极。

    “我话已说完,萧统领还有什么地方不明白吗?”万俟庸也不甘示弱回道。

    “好……你万俟庸有种,斥候队听令!”萧晋夫下令道,“准备战斗!”

    双方一触即发。

    “总督大人令,守备军三营统领萧晋夫听令!”屋外传来一道声音。

    “总督大人?”萧晋夫不明所以,狠狠地盯了万俟庸等人一眼,转身走出了承怀堂。

    一个蓝衣黑冠打扮干练的总督府标兵营军官,手里拿着一只令杖,正骑马等在屋外,身后还跟着一干骑兵,背上插着传令的旗帜。

    萧晋夫走到传令之人面前,躬身行了一个军礼道:“萧晋夫在此接令!”

    “命守备军三营统领萧晋夫,率所部火速开拔,前往青州江心郡,暂听青州总督令。此命令十万火急,不得延误!违令者军法从事!”蓝衣军官简洁地传达了命令。

    “得令!”萧晋夫回道。

    “萧统领,此次事关徽侯,就连总督大人也不敢怠慢,望你放下一切事务,即刻开拔!”说罢,蓝衣军官便驾马离开了。

    蓝衣军官在接到总督大人传令后,就急急忙忙前往凤尾郡守备军三营营地,结果却找不到萧晋夫。只是听说萧晋夫带人去了凤尾郡城内的承怀堂,一路打听过来,正看到萧晋夫率人与人对峙,走之前,便多提醒了一句。

    萧晋夫也知道离开之人的意思,万俟庸那边软硬不吃,他手下护卫又身手不凡,尤其是那个李四虎,颇有威名,自己这边即便是能拿下,也要费很大周折。而在拿完人之后,万俟家又必要与自己这边扯皮,若是耽误了总督大人交待下的命令,那自己绝对吃罪不起!尤其是还事关徽侯,就连总督胡文也是不敢有丝毫的拖延。

    他是一个职业军人,知道延误军机的后果是什么。想及此便不再犹豫,翻身上马道:“斥候队,回营!”随即一抽鞭子,战马一下飞奔而出。

    ……

    苏权艰难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小屋子里。

    “这位大兄弟,醒了?”一个农夫打扮的中年人端过来一碗水。

    “我这是……”苏权脑子现在疼得厉害,什么都想不起来。

    “你从河上游飘下来的,可真是命大啊,呵呵……”中年人在旁笑道。

    “河上游?”苏权终于回想起来,自己在河边发生突变,又跳进了河中,随后便晕了过去。

    “我的脸……”苏权想到这里,慌忙双手朝脸上按去,一切正常。再看看自己的双手,也变回了人类的双手。

    此时的他才发现,自己穿着一身麻衣。

    “我把你从河里捞上来时,你身上的衣物都不见了,找来我的给你换上,别说,还挺合身。”中年人又道。

    “想来是自己的官服给撑碎了。”苏权暗自想道。

    “多谢这位大叔了。”苏权勉强坐起身来谢道。

    “谢什么,救人一命,那是天经地义的事,阴间都攒着功德呢。”中年人憨厚笑道。

    “这里是何处?”

    “哦,这里啊……”

    苏权和中年人就这样聊了起来。

    所幸漂得还不算太远,仍在凤尾郡辖内,苏权从床上下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感觉好了许多。

    “大兄弟,你这体格可够好的啊,这么一会儿就没事了。”中年人啧啧奇道。

    “我乃习武之人,不妨事的。”苏权也笑着回道。

    ……

    走在路上,苏权还在想着今日异变之事。

    “今日还算运气好,是在人烟稀少之地,下次若是换了在我驱邪司府内,又该当如何?”苏权想到内丹中的那股奇异能量就头疼。

    “先不管了,回去再说吧。”苏权晃了晃脑袋,继续往前走去。

    找到一个前往慈湖郡的商队,小露了几手,好说歹说,人家才勉强同意苏权加入进来,代价就是要作为免费的护卫,每晚还要负责守夜。

    “言先生若是在就好了……”苏权坐在一辆大车上,自言自语道:“言先生神通广大,定有解决之道的。”想到这里,心情不由有所好转。随即又转念一想,“言先生会不会因为我化成妖魔,而将我一剑杀了呢?”他的心情再次跌回谷底。

    “各位,我们马上就要进山了,前面几百里,可都没有城防营巡逻,都得打紧精神了!”一个看似护卫头头的粗犷汉子在马上道。

    “要进山了?”苏权也不由紧张起来。来时他和方澜一众人身着官服,既无货物,也无妇孺拖累,寻常妖魔强盗都是不会出手的。没什么油水,还直接对上官府,实在是不划算。可现在的情况不同,这商队总共三十多人,护卫算上他也只有七人,其他的,都是没有内力的普通人。甚至还有几个孩子,着实令人感到担心。

    商队终于进山,路也变得难走起来,很多地方,大车都过不了,只能人推马拉。

    “进山不到一个时辰,这车都推了三次了。”苏权靠在大车上,听旁边一个护卫埋怨道。

    苏权也不说话,怀里抱着腰刀,斜靠在车上闭目养神。

    “就咱们这么点人,也就结伴吓唬吓唬豺狼走兽,抓单的贼人,碰到厉害点的山贼强盗就没戏,更别说妖魔鬼怪了。”护卫不住地吐槽,“佣金少,风险大,还他妈老是要推车,这倒霉催的……”

    “嘭!”一声闷响,大车剧烈地颠簸了一下,随后车身一角沉下。

    “得,又他妈陷坑里了!”护卫骂道。

    “好了,少说两句,下车吧。”苏权拍拍他的肩道。

    “晦气!”护卫无奈地跳下车来。

    一干护卫伙计都跑到大车身后,准备推车。

    “啾!啾!”两声怪异的声响传来,众人一下都愣住了,随即冷汗便渗了出来。

    一时众人都有些慌乱。

    大家都知道,出事了!

    “不要乱,不要乱!沉着,沉着!”护卫头目喝道。

    商队头头从马车里探出圆圆的胖脑袋,擦了擦汗,紧张地观察着四周。

    很快,迎面出现三道骑马的人影,三人很快就驾马到近前,当中一人嘴里还叼着一个哨子,刚才两声怪响就是其发出的哨声。

    “还好,还好……”商队头头自语道。

    “我看你是吓糊涂了!”商队头头旁边还坐了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此时也是惊慌道:“遇上剪径的强人,还在这里叫好!”

    “你个妇道人家,懂得什么!”商队头头眼睛盯着前面三人,根本不看旁边女人一眼,“强盗劫财,妖魔吃人!碰到强盗还可以谈,若是碰到妖魔,你还谈得么?”

    三人没多久就来到商队跟前,神色轻蔑地看着眼前。

    “哪个是管事的,出来说话!”当先之人说话了,此人是个独眼龙,头发披散着,很是邋遢。

    “这位英雄,我就是,我就是……”商队头头跌跌撞撞出了马车,很是狼狈。

    “哦,你就是啊。”独眼龙轻笑一声,“兄弟几个想和你等做个买卖,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什么买卖,英雄说就是,我自当让英雄满意!”商队头头点头哈腰道。

    独眼龙一抽鞭子,驾马绕着商队头头转了一圈,“嗯,是这样,你等花钱,从我这儿买你们的小命,你看如何?”独眼龙道。

    “啊,这个,这个……”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商队头头还是被吓到了,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

    “怎么?这买卖,你到底是做……还是不做啊?”独眼龙不耐烦道。

    “做,做!自然是要做的!”商队头头连道,“阿丰!”

    一个伙计抱着一个沉甸甸的包裹上前来。

    “来,献给这位英雄。”商队头头原是早有准备。

    “是……”那个叫阿丰的伙计,迈着灌了铅的双腿,勉力走到独眼龙马前,哆哆嗦嗦将包裹递了上去。

    “嗯。”独眼龙满意地哼了一声,单手抓过包裹。

    伙计递完包裹,兔子似地跑回商队之中。

    独眼龙将包裹放在马鞍上,拆开一点,看到银光映入眼中,笑了笑又重新扎好道:“这位老兄还是颇为懂事的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