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倒数
作者:甜醋鱼   合法同居最新章节     
    晚会上主持人总归不是主角, 但何彭只有在看到陆潜时才会露出微笑,眼里都噙着无尽的纵容与温柔。

    他就坐在台下,那样远远地看着陆潜发光发亮带给他的冲击力远比身体的触碰更加强烈。

    陆潜带给他的悸动,何彭难以诉说、难以克制、难以进退,只能任由各种碰撞与火花摩挲出各种的难以言喻。

    晚会在九点半时准时结束,大家闹闹哄哄地要出学校继续约第二波, 说着今年一定要一块跨年。

    陆潜拒绝了他们, 从化妆师那拿了张卸妆巾就往脸上一通抹, 他跑出后台,挤开人群,遥遥看到何彭正在路灯下等他。

    夜风很凉,路灯把何彭的轮廓都照得模糊朦胧, 显得他影影绰绰。

    “慢点。”何彭老远对着跑出来的陆潜喊。

    陆潜几乎是扑到何彭身上的, 又上下其手地在他身上胡乱抓了几把, 抬眼时眼里尽是坦荡, 仿佛自己什么都没做。

    何彭被他的那些小心思逗得想笑,伸手把自己腰上那只手拿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不想再跟以前二十几年那样克制自己, 于是他没有放开陆潜的手, 甚至还拿食指在他手背上点了点。

    陆潜也愣了下, 看着两人相握的手,似乎欲言又止, 但看何彭的神情又像是完全不经意。

    “我们现在就走吗?”陆潜看着他。

    “嗯。”何彭牵着他的手到车边, “现在去机场。”

    “那我们不是不能跨年了。”陆潜皱眉。

    何彭笑了声:“我们到那边了跨年, 给你补上。”

    -

    这次出差只有两天,何彭提前已经带好了换洗衣物,冬□□服厚重,他和陆潜两人的衣服装了一个行李箱。

    飞机平稳起飞,何彭给陆潜要了一条毛毯。

    “你先睡会儿,不然时差倒不过来。”

    “你也睡会儿吧,反正我是去玩的,想什么时候睡都可以。”陆潜说。

    何彭应了声。

    等飞机颠簸停止,何彭已经睡着了,大概时常出差都习惯了在颠簸中睡觉,竟然一点没被震醒。

    陆潜侧眼看他,男人的五官非常锋利,脸部线条硬挺,头发在顶灯下柔黑松散,让人很想把手指穿过发丝,陆潜看着他高挺的鼻梁,不由有些心猿意马。

    让他忍不住轻轻抚摸过何彭的耳廓。

    何彭躲了一下,然后又再次熟睡过去,靠在了陆潜的肩头。

    陆潜浑身一震,只觉得肢体都不协调了,不知道手该怎么放、身体要不要倾斜、腿应不应该靠近。

    那种满心满意最喜欢的东西突然栽进自己怀里的感觉,让他连心尖儿都在颤抖。

    好一会儿,他才慢慢收拢环住何彭肩膀的手臂,沿着他的肩线来回摩挲。

    何彭在不断上升的潜意识里,只感觉到有一双手掖了掖毛毯被角,手指轻轻扫过他的下巴,带着体温的触觉如黑夜潮水。

    他感觉到心跳从胸腔里闷闷地震动出来。

    而后,在并不严重的耳鸣中听见了身边人如叹息似的声音——

    “我好喜欢你啊,何彭。”

    -

    下飞机时美国还是傍晚。

    何彭取好行李,任由陆潜坐在行李箱上,他连带着陆潜推行李箱。

    因为个子高,陆潜要把腿盘在行李箱上才能不落地,像个树袋熊似的挂在上面。

    何彭推着陆潜走出机场,因为这造型还引得许多行人频频回首。

    傍晚的夕阳还是很刺眼,何彭拿出一副茶色墨镜戴上,立马得到陆潜的夸奖:“可以啊,帅!”

    “可以下来了,车在下面等着,下坡路我怕拉不住你。”何彭在坡前停下。

    陆潜还是抱着行李箱不松手,绕过拉杆直接拽住了何彭的袖子,眉眼都笑弯。

    “我拉的住你,快点快点,推我下去!”

    何彭没了办法,那斜坡虽然不陡,但要是连带着这么大一个行李箱一块摔下去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而陆潜又是这么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何彭跟他无言地对峙了几分钟,最后败下阵来。

    他走到陆潜的身后,从后面环住他,倒退着把他推下来。

    这个姿势,让陆潜的后背整个贴紧何彭的前胸,甚至能感觉到何彭的下巴抵着自己的头顶。

    微风一阵一阵,把何彭身上好闻的味道吹到他鼻间,压着他的心脏把冲动都沉淀到了最深处。

    “啊啊啊啊啊啊!”

    陆潜完全把自己交给何彭,只要何彭一护不住,他就会毫无选择地一跟头摔下去。

    他乐得不行,少年没长大的童趣在异国他乡完全溜出来,眉飞色舞地乱叫唤着,也不管引起别人注视的目光。

    “我操操操操!我要滑下去了!!”

    何彭听到有人称呼他们为“couple”

    等到终于把陆潜半抱着下了坡,何彭拍了下他的屁股:“现在可以下来了吧。”

    陆潜满意地从行李箱上下来,又开心地原地蹦了两下。

    对方的负责人已经派车来接了,举了一块用蹩脚中文写的“欢迎何彭先生”的牌子。

    何彭一手揽着陆潜,带着他走过去,他熟练地用英语跟对方沟通了几句,又笑着跟对方介绍了陆潜。

    陆潜察觉到对方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倒不怯场,自若地说了句“hello”。

    真正的谈判在明天,对方负责人接上两人后就直接开车到提前预定好的酒店。

    负责人用英语跟何彭说:“明早我们会派车来接您,希望您这一趟旅程愉快。”

    何彭笑着道了谢,从司机手里接过行李,又道了声谢。

    “我们住一间啊?”陆潜跟着何彭一起走进酒店大堂。

    “嗯?他们订的商务套房。”何彭故意说,“你要想分开住我再订一间。”

    “没,这样就好。”陆潜立马说。

    套房在顶层,往外看就是一条大江,风景极好,这里的跨年夜比中国晚上几个小时,逐渐亮起的盏盏路灯混着树上的彩灯都营造出浓重的跨年气氛。

    “飞机上也没睡,不困吗?”何彭朝他看了眼,任劳任怨地把衣服从行李箱拿出来挂进衣柜。

    “还行,没什么感觉。”陆潜说。

    “你还是去睡会,这都一整天没睡了,我还有些资料要看,晚上我们出去跨年?”何彭拍了拍他的脑袋。

    “行!”陆潜开心地说。

    -

    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天空被一个个升起绽放在空中的烟花照亮,时针靠近十二点,外面的商业街上聚集满了人,大家都等着最后的时刻。

    “陆潜?”何彭单膝跪在床上,轻声叫他。

    陆潜闹腾了一整天,刚刚才睡下,直接睡到了十一点多,何彭看时间快到跨年了才去叫他起床。

    “唔…几点了?”

    陆潜睡眼惺忪,语气还带着未醒的喑哑。

    “马上十二点了。”何彭说。

    “这么晚你叫我干嘛?”陆潜嘟囔一声,一把把被子盖过头顶。

    过了两秒,他猛地坐起来,拼命睁了睁困倦的眼睛:“跨年了?”

    何彭无奈:“是啊。”

    “走走走!我们去外面!”陆潜直接翻身下床,冲进厕所漱了口,又穿上鞋子。

    “哎哟,你慢点,刚从被子里出来就出去吹冷风当心着凉。”何彭在后面拉了他一把,人为停下他的动作。

    陆潜不管,一把把羽绒服拉链拉到顶:“走走!快点,马上要到时间了!”

    他拉起何彭的手就往外跑,坐电梯下楼。

    好在酒店就在商业街,离步行街不远,广场上都是人,情侣们互相抱在一起,为了迎接新年的最初时刻。

    寒冬都被人群染上了烟火气,大家欢呼着,跳跃着、拥抱着。

    陆潜还看到有两个男生也手牵手看着头顶的烟花。

    “我觉得我们缺几瓶酒。”

    陆潜把双手拢在唇边吹了口气,又用力搓了搓。

    “高中生,瞎喝什么酒?”何彭在他额头上敲了下,“小屁孩?”

    陆潜似乎是对他那句“小屁孩”的称呼略有不满,可也仅仅只是皱了下眉,笑嘻嘻道:“如果我已经长大了呢?”

    他眸子亮的仿佛坠满星辰。

    “那我陪你一起喝酒。”何彭扬眉。

    “长大以后,能干的可不止是喝酒而已。”陆潜偏头说。

    周围的一切都在助长他心底的隐情,整颗心都染上跨年的喜悦,陆潜从小虽然被宠的骄横,但也颇容易感到满足。

    他抬手摸了摸鼻子,放下去时却直接伸进何彭的口袋,捏住了他的手。

    何彭垂首,看着那只消失在他口袋的手。

    他任由陆潜握住自己,但没有回握,也没有松开的意思,一如往常,保持着纵容又中立的态度。

    只让自己的心脏坠入更深更隐秘的深渊。

    “祖宗,你还想干什么啊。”何彭还是忍不住笑起来。

    陆潜朝他眨眼,一脸“你等着瞧吧”。

    更多的烟花升腾绽放,人群发出更加嘹亮的呼声。

    “五!”

    陆潜跟着人群一起倒数。

    “四!”

    陆潜抬眼看着何彭,朝他耳朵大声喊。

    “三!”

    陆潜在心里轻声说“等着吧何彭,迟早你得死在我手里”。

    “二!”

    陆潜露出戏谑的笑“在我成年之前,你就得栽。”

    “一!”

    你迟早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