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两不相干
作者:刀小末   末行最新章节     
    从大斗场出来之前,卡洛琳发信息让李莎盯紧苏方。

    回到ja的第一时间,卡洛琳把苏方叫到刀锋小队的茶水间。她让苏方先在位置上坐下来,倒后两杯咖啡后在他左侧坐下,把其中一杯咖啡递了过去。

    她端起咖啡,一边看着前方一边喝着咖啡,一口接着一口。

    “叫我过来,又是关于我弟弟的事情吧?”苏方试探性地问道。卡洛琳越是不开口,他的心中就越忐忑,一分钟后这份忐忑到达了极点,也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卡洛琳将咖啡杯放下:“是关于你的。见完你弟弟,我去了唐人街大斗场。在大斗场,我看到了一些机器人,是菱星实验室的机甲改装成的。事情关联下来,我想到的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人就是你。找你来,我想当面确认一下。”

    “你,你会怎么处置我?”苏方本想一口咬定事情和自己无关,可一想卡洛琳是出了名的雷厉风行,既然她已经起了疑心就一定会追查到底,自己想逃走是万万不可能的了。现在只剩下坦诚交代一条路可走。

    “我会让你安全地离开。”卡洛琳说道。

    “真的?”苏方问道。

    “如果不是,我就不会找你坐在这里了。”

    “当晚,在清点实验室的过程中,我偷偷在基地的角落放置了八个脉冲桩,每隔10分钟就引爆一个。趁着混乱,我把墨帮副帮主艾布纳以及八九名帮众引进来,让他们搬走那些被废弃的机甲,如此一来,我欠墨帮的钱就可以一笔勾销了。但,当我准备引爆第五个脉冲桩时,基地东北角却突然发生了爆炸。我们不得不提前撤离。机甲少了一半不说,其中两名墨帮成员也因此丢了性命。”

    “因为赌博?”

    苏方点头:“一个半月前,一个朋友介绍我去了一家赌场,手气很顺,所以赢了不少。有了这份甜头后我就想着得到更多的钱,除了必要的休息,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一直呆在了赌场里。20天或许还要早上几天吧。那家赌场成了墨帮的地盘,我的手气也一落千丈,之前攒的钱都吐了回去,还欠下了一大笔赌债。我加入ja,是想偷一些有用的情报来换钱,早点还清了债。”

    “为什么那么着急用钱?”

    “当然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你知道,我和弟弟是怎么相依为命在纽约的街头长大的吗?5年前,我们俩用拼命攒下的钱开了一家包子铺,弟弟也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爱情,日子过得充足美满。可某一天,里斯本毁了这一切,弟弟被打断了腿,还亲眼目睹自己的未婚妻被那个挨千刀的混蛋侵犯……”苏方的身上戾气在一刻间到达了巅峰,但很快就减弱了下去,“从那以后,我弟弟整天把自己反锁在房间内,跟一个活死人一样……这样的日子我是已经受够了,让鬼去过吧!”

    “看来你并不知道你弟弟的另一些事情。”

    “什么……事?”苏方疑惑地看向卡洛琳。

    “他已经加入墨帮,到‘好望角’赌场做了一名换码员。”卡洛琳特意回看了一眼苏方,“借这个机会,他偷偷拿到了里斯本利用赌场洗钱的证据。有证据在手里,当时又恰好出现在游行队伍里,估计不差的话,这两天他就要动里斯本了。但里斯本上面一定还有谁,如果贸然动手,恐怕遭罪只会是他自己。”

    “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苏方将整杯咖啡喝进了肚子,起身离开。

    “需要帮忙的话随时说。”卡洛琳说道。

    “会的。”

    苏方办理好离职手续,两手空空地站在出口回望ja的整个螺形空间,心头冒出一丝酸楚来。他明明对这里不抱有任何一丝亲切的情感,这份酸楚又从何而来的呢。想着想着,不自主地嘲笑起自己来。

    从ja出来,他开始漫无目地在街上走着,右拐还是直走全由当时走到街口时红绿灯的跳转情况来决定。已经走过三个路口了吧,他终于下定决心拿出手机给苏方发了一条短信,说会准备好晚饭,让苏园一定提前回来。

    苏方做的都是苏园爱吃的菜。最后一道是干贝罗宋汤,苏方刚把备好的材料放进锅里,苏园推开门走了进来,站到餐桌前扫视着放在上面的菜:“打算怎么处理我的事情?”

    “我不会阻止你,因为阻止也没用,只是希望最后能别伤着自己。”

    “按照以前,你一定不会这么想,会用一千种理由来说服我为止……为什么这次想开了?”对于苏方的回答,苏园感到非常吃惊。他走到做饭台一角,从橱柜的最上层拿出两双筷子、两个瓷勺和两个瓷碗,回到餐桌在靠外的一侧坐了下来。

    “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苏园又说道。

    苏方不说话。他将适量的水倒入锅中,把锅盖合上,脑子中不断地提醒自己别忘记罗宋汤该出锅的时间,但慢慢地眼前变得一片模糊。等热气从锅里冒出来烫到了手臂,他才缓过神来,把汤盛进汤碗里,和一个汤勺一同端到餐桌上,接着在苏园的对面坐下来。

    “当你默认了。”苏园拿起筷子去夹菜。

    “我离开ja了。”苏方说道。

    苏园刚举起的筷子停了下来,抬头看向苏方,眼神中流露着关切:“因为我的关系?”

    “和你没关系。我之前欠了一屁股赌债,为了还债,我偷偷把菱星实验室的机甲转卖给了艾布纳,但中间出了一些意外,账也没能还清……卡洛琳没把我送进去算是开恩了。”

    “还欠多少?”

    “不用你管,我自己会解决。你管好你自己的事就行。”

    苏园放下筷子,托起碗伸手盛了一碗汤,猛地一口喝完:“我吃好了。”

    他起身,拖着略显吃力的左脚走向门口。门向外打开,等后脚跨出房门,他的手轻轻一拉,那股力道正好让门合上了。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门外站着,像在思考决定些什么,眼睛中因此冒出一股闪亮的精光,在昏暗的走廊里发亮。

    一声猫叫响了起来。他迈动右脚,朝着走廊的右侧走去。

    苏园走出房间后,苏方一动不动地在座位上坐着。猫叫声传了进来,他伸手盛了一碗满满的罗宋汤,用瓷勺一口口地喝。喝完这一碗,他又盛了一碗,一口口地喝起来。

    喝到一半时,手机震动了一下。

    苏方有些迫不及待地从左裤袋里拿出手机来看,那是一条他等待了两个多小时的短信——是查理发过来的——让他20点到桔子街35号,要的东西会给他准备好。

    5年前,查理是一位刚来纽约闯荡的机械工程师,上班时路过他们的包子铺都会按例买上三个肉包子。他在生活上是一个大马虎,经常会忘记带钱,苏方就让他先把包子拿走,钱可以下次一并给。苏园喜欢研究机器人,会不时向他请教一些问题,时间一长,他们三人之间便有了比一般主顾多了一份不一样的交情,也成了朋友。

    苏园出事后,他们之间的来往便逐渐地少了。

    半年前的某一天,苏园在街上遇到了查理,其神情颓废也很匆忙,没讲几句就要推脱赶路了。他悄悄地跟着。那是一处废弃的地下通道,阴暗,肮脏,到处都是湿气在阴暗里发霉的味道。他贴着墙壁躲在拐角,看到蜷缩在通道墙角的一个个人,就立刻明白了过来。

    先前,他抱着试试的心态给查理发了短信,而见到那边迟迟没有回信,他原本心存的那份的期待也在一点点一点点地变小。手机震动地那一下,期待又变得硕大。

    现在是19点08分。他盛了一碗饭,夹着其他一口没动的菜开始大吃起来。吃完碗里的米饭时,他已经觉得肚子有些撑了,但没有放下筷子,而是夹菜继续吃着。扫关了两盘肉菜后,他终于放下筷子,此时,他能真切得感到自己的肚子能容下一头大象了。

    把剩下饭菜倒进垃圾箱内,洗好碗筷,他看了时间,是19点42分。

    从这里出发到桔子街35号需要12分钟,按照他的步速,时间正好够用。

    今晚外面有些闷热,夜空也阴沉沉的,估计雨很快就会下了;为了不被淋湿,他不得不加快脚步。大厦的霓虹很绚烂,但宽敞的大路上没有一个人来欣赏,忽然间,一股凉意从他心间冒了出来。他不由自主地又加快了脚步。

    纽约是一个充满魔力的城市。自阿格利亚来到地球的第一天发动第一次暴动起,大约一半的市民逃离了这个城市。随着双方之间产生一种微妙的平衡,即便这里的天气再古怪,生活作息不照旧,常常会有危险从天而降,原先逃走的市民陆续回到了这个城市,也有怀抱梦想的人来到这里闯荡。

    当初,他也动过离开纽约的念头,但因为执念,最终留了下来。

    路上,他避开两架巡逻无人机的侦查,因此还晚了2分钟。在一楼大厅深处有一处隐蔽的小门,下面是查理用来研究“神元机器人”的密室。进去时,查理背靠着门口坐着,等他站到身后,查理转过身来:“开始吧。”

    “你不好奇我要干什么?”按照查理的指示,苏方走向一侧的躺椅。

    “如果你想说,自然会和我说的。其实,半年前,我知道你跟在我身后,知道你发现了我吸毒的事……我自己的事都管不过来,哪有闲心管别人的事。你能找我,我还是有些高兴的。”

    苏方的嘴角动了动:“你愿意听,我当然愿意讲。等我回来的时候吧。”

    躺椅的左侧是一台被定在u型铁架上的两米高、银色的人形机器人。等苏方脱掉上衣在椅子上躺下来,查理在他的两处太阳穴、胸腔两侧、两处腕部贴上连着导线的磁贴:“开始的10秒你会持续感到阵痛,忍过去就好了。开始了?”

    苏方闭上了眼睛。下一秒,被贴了磁贴的各处有千万只蚂蚁钻进身体,撕咬体内的每一个细胞。慢慢地,这股“凶猛”褪去。他睁开眼睛,看到查理笔直地站在自己的眼前,而且矮上了一些。他能感到自己的身体不一样了,举起手来,看到自己的手成了铁手。

    这说明他和机器人链接成功了。

    “跟使用你自己身体的一样使用它就可以。虽然是老东西,但足够你行动了。”

    苏方是在苏园和查理一次讨论中听说机器人的,可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自己会派上用场。他从u型铁架上走下来,在房间内、在查理的面前来回走着,为了彻底现在的这个身体;他披上查理事先准备好的超大码的披风,为了走在路上万一碰见人不吓坏对方。

    “我该出发了。”

    苏方给苏园和查理发了短信的同时,也给四队的一名队员发了短信,让他帮忙收集了一份里斯本的作息规律表。根据作息规律表,里斯本今晚还会去一家高档酒店的7777套房,干些花天酒地的事。

    他潜进总控室把所有监控关掉。站在套房外,他看了一眼门牌号上的四个“7”后发力踹倒了套房的门,而一瞬间,套房内带着墨镜笔直地站成一排的五名壮汉一一从腰间掏出手枪朝他开枪。

    子弹撞击在他的身体上,把风衣打穿的同时发出阵阵“叮”的声响。

    那五名壮汉又连续朝他射击,而结果还是一样。见到露出的银色机体,他们的脸上显露出了惊恐,有些不知所措。

    “我可以放你们走。”苏方说道。

    五名壮汉果断地收起枪,一个个从苏方一旁溜掉了。卧房内的嬉笑声变弱了。房门被打开,一名化着艳丽妆容、凌乱地遮着香体的女子慢慢地从门缝中探出半个身体来,看到门口的苏方时吓了一跳,想极力往回钻,却被一股外力推了出来。

    房门大开。里斯本站在后面,拿枪顶着她的背部。

    里斯本眯着眼打量着苏方:“你是什么鬼东西?我的仇人当中好像没有你这一号啊?”

    “在你快断气时,我会告诉你我是谁的。”苏方冷冷地说道。他一步一步走向里斯本。

    里斯本向苏方的心脏处开了一枪。女子趁这个空挡挣开里斯本的控制,可刚跑到第四步,子弹就已经飞进了她的胸膛,挣扎了一会并没了生气。

    里斯本立刻反锁好房门,接着从床板下掏出一把散弹枪,跳到床上。因为觉得碍事,他一脚把躺在床右侧的一名裸露着身体且昏睡中的女子踢下床,然后后退两小步,站在床头拿枪对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