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参见小公爷
作者:耳东小武.CS   穿越之萝莉养成计划最新章节     
    华蓥气急逼胸,咬牙道:“好,好,好!”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以后,华蓥看着华英雄稚嫩的小脸说道:“好一个我待如何。”

    说完,他转身朝后面众多管事拱拱手说道:“无知小辈就敢擅自称自己是家主,难道我们华家偌大的家业就交给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吗?家训虽说有家主非嫡长子不传的训诫,但也有一条说是主家出了变故,无人可立的时候,经众多管事一致认同,可以重新推举家主。”

    “没错,家训中确有这样一条。”

    “对,我们现在要重新重新推举家主。”

    华蓥话刚说完,就有几个人站起身来吼道,其他管事有跟着发声的,有冷着脸看戏的,有东顾西看的,刹那间整个议事厅就被重新推举家主的声音掩盖。

    华英雄冷眼看了看那几个站起身为华蓥造势的人,这几个应该就是华蓥的死忠了吧。剩下那些坐着附和的人,就是想浑水摸鱼,捞点好处的人。剩下的不是忠于主家的,就是还抱着两不相帮想法的人了。

    华英雄霍然站起身,稚嫩的嗓音喊出一句话:“华生,把曹建清叫来见我。”

    从华英雄要来议事厅,便跟着华英雄来到议事厅的华生,没有资格进入厅内,只能在门外候着,这时候听到华英雄的喊话,壮硕的身躯下意识挺直,随后转身跑去找曹建清。

    “曹建清?那个新任的恩施州镇守将军?”

    “就是他,听说曹家已经投了李公公,这些天一直带着李峰四处转悠呢。”

    “这小屁孩一个,叫曹将军来有什么用?难道他以为就凭他能够能够让一州镇守听他的?”

    底下正在议论纷纷,华英雄却丝毫不在意的翘着二郎腿,打着哈欠无聊的等待曹建清的到来。

    华蓥看到华英雄一副慵懒的模样,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有些不安起来。按说眼前这么一个小孩子,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手段可以对他造成威胁。

    整个主家,除了老夫人,也就死去的华莫寒了。只是老夫人病倒在榻,只是在吊着一口气而已,不可能因为这些事还去劳烦老夫人,难道嫌老夫人死得不够快?

    那么排除了这些威胁,还剩下什么可以让自己不安呢?华莫寒远在西北的弟弟?不可能,没有帝国的调令,他不敢擅自离开的。

    就在华蓥胡思乱想,议事厅里的人依旧议论纷纷的时候,曹建清全身铠甲,单手握住配在腰间的长剑,在门口站定以后抱拳躬身道:“末将曹建清,前来参见。”

    华英雄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狗腿子还是很好用的嘛,知道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给我面子,找个机会打赏打赏。

    曹建清这一嗓子,把华英雄是吼高兴了,议事厅内的十几个管事却是惊恐的看着门口犹如铁塔一般站定的铠甲将军。

    这小孩真这么厉害,随便吩咐一声,这堂堂一位恩施州的镇守将军就过来参见了?

    众人额头开始冒汗了,这次好像是站错队了啊。特别是那几个站起身附和华蓥的人,更是嘴唇发白,双腿发抖,就差跪下磕头了。这些人虽然是支脉管事,辈分论起来基本都比华英雄要高,但是这世道谁有权势地位谁就是大爷啊,能随便指挥一州将军的人,傻子才跟他做对呢,不管他是不是个孩子,反正人家能指挥得动一个手握重兵的将军啊,你能吗?

    这些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华蓥,那求救的目光只差抱着华蓥哭求他赶紧像个办法。

    “这个侄儿,不是叔叔无礼啊,这里是我们的家族议事厅,曹将军不是家族成员,是不是不方便进来。”

    华蓥也懵啊,他不知道这小家伙小小年纪,怎么就能对一州将军呼之即来呢?他的棋子只是国公府的下人,机密的事件他根本不可能知道啊。此时看着架势,是踢错板子,错把铁板当木板踹了。

    华英雄摆出一副天真的孩童模样,呵呵的笑着说道:“叔叔怎么会无礼,不过我叫曹将军来并不是为了家族的事情,二十有别的事情需要麻烦曹将军督办。”

    华英雄说到这里,朝曹建清喊道:“曹将军,你先进来吧。”

    等曹建清依言进入,走到华英雄身前几步远的位置,单膝跪地抱拳道:“小公爷有何吩咐?”

    华英雄伸出手,指了指那几个该站着的管事说道:“我接到密报,这些人都是私通蛮人的,你带人去抄了他们的家,人就先不要抓了,就当是给身体里流着的那点血脉存点情谊。”

    这些人一听,私通蛮人?抄家?哪里还顾得什么逼宫脸面之类的事情,噗通一声就跪下了,有叫小公爷饶命的,有叫华管事帮忙求情的,有抹着眼泪鼻涕不知道早嚎什么的。

    曹建清却不去看他们的丑态,直接抱拳应声道:“末将这就去办。”

    说完转身龙行虎步的出去了。

    这下那些跪着的人是彻底死心了,一个个呆若木鸡的瘫坐在地。

    华英雄站起身,走到华蓥身边,个子还没张开的他,也就比坐着的华蓥略微搞了一点点。华英雄低头在华蓥的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冷冷道:“我大婚那天,镇边将军被我用父亲的名义邀请过来喝喜酒,他和他的几个心腹就是在这个议事厅被我杀死的。”

    “给公主送亲的那个李峰,听说是李春的什么族弟,昨天也在府中被我直接拿剑捅死了。”

    “大婚那天的事情极为隐秘,除了华家的死士和几个管事,下人没有一个人知晓。昨天捅死李峰,更是没有泄露半点风声,我的好叔叔,这些你都不知道吧!”

    华蓥脸色煞白,缓缓站起身,两腿犹如筛糠,缓缓跪了下去,什么也不敢说。

    “行了,别跪了,好歹你这叔叔还比较名副其实,跟主家的血缘还没有出五服。”华英雄淡淡的看了一眼加下跪着的华蓥,心里乐开了花。

    这波x装的可以吧,奶奶的,让你们欺负老子年纪小,老子有靠山啊,有兵权啊,还不统统给老子跪下。

    心里暗爽,华英雄脸上却是波澜不惊继续说道:“你就继续做好你现在的事情吧,明着告诉你,你们家我都会派人监视,什么该说什么该做,你都要有个底细。如果触碰了我的底线,就算是没出五服的血缘关系,我也一样不会饶你!”

    众管事觉得脑子不够用了,还没从曹建清被华英雄随便一个吩咐就过来的惊讶中回神,却看见曹建清以下属的姿态拜见华英雄。这波惊讶还没过去,华英雄又以私通蛮人的名义给那几个跟华蓥串通的人抄家。

    这些人惊讶和惊吓之下,正在想怎么转变风头的时候,就看见一开始气势汹汹的华蓥被华英雄在耳边说了几句话以后,膝盖一软,就跪在地上发抖了。

    这些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惊讶惊吓惊恐全都塞进了脑门里面,除了那些中心主家的的管事之外,其余心怀鬼胎的管事都顺从的跪下了。

    “都滚蛋吧,安安心心做事,本本分分做人,就都能好好过日子,若是谁不想让我好过,我就让他过年不下去!”

    华英雄挥了挥手,众人舒了一口气,就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华英雄两个字,吓得一帮人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却只见华英雄点了点那几个被抄家的人,对华蓥说道:“叔叔啊,虽然他们都是罪有应得,但总归是被你所害。今后这几家人,就麻烦叔叔养活了。”

    华蓥哪儿敢有二话,躬身点头,却是话也说不出来了,也不知道是悔的,还是吓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