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通缉(二)
作者:海言无忌   我有一只寻龙尺最新章节     
    二人对视,彼此无言。

    王末给自己算过,和这个空姐纠缠太多对自己此行不利。可现实就是那么无奈,他还真就避不开这位空姐。

    “你好。”

    倒是空姐先反应过来,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她家地址的,可他都已经来了,沉默下去并不是办法。

    “你好。”王末尴尬了一小会便恢复了正常,“我叫王末,是…新来的邻居。”

    “邻居?”空姐看了眼邻居家禁闭的房门,她记得邻居一直在出租房子,也就是说他是租客?

    “我叫林子渔。”

    王末点头,“那么,晚安。”

    林子渔也点点头,关门回去睡觉了。

    萍水相而已,林子渔很快便将这事抛到脑后,安心的睡觉了。

    可王末就难受了。林子渔,也就是说她与寻家的那颗棋子有关系,换言之,他必须要在附近住下。

    怎么办?

    虽然把这件事告诉寻胜,他肯定能在十分钟内解决这个问题。可他并不想让寻胜帮忙,不想暴露自己的位置,最好谁也不知道自己在哪。

    正纠结,出去浪到大半夜的林子渔的邻居回来了。

    “诶?”那人一身酒气,眼睛迷离的打量着现在自己家门口的王末,“你…你是…”

    王末听到那人的声音,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衣着考究,梳着一个大背头,一米八左右的个子,身材匀称,年约二十八的男人正醉眼迷离的看着自己。

    “你是…来租房子的?”

    “嗯?”王末诧异了一秒,随后立刻反应过来,“没错,我都在这里等到天黑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那男人摸了摸头哈哈笑道,“抱歉,抱歉,我今天应酬比较多,这也是刚得空回来。”

    “那我们现在可以谈谈租房的事了吧?”

    “当然,没问题。”那男人掏出钥匙,打开门请王末进去,一点也不怀疑王末的身份,甚至都没有一防范意识。万一王末是个心怀不轨的人,他这样的行为就是引狼入室。

    “喝点什么?”

    “咖啡吧。”

    那男人回头看了眼王末,那眼神仿佛是看到了知己一般。

    “你是个有想法的人,不错!我很喜欢!我这房子就租给你了!”

    王末扯了扯嘴角,不就是喝个咖啡,至于么。

    两杯浓咖啡很快端上来,王末一点也不和他客气,端起其中一杯就喝了起来。

    这动作让那男人更加欣赏他了,他就是喜欢和这种不客套的人打交道,不累,心里舒坦。

    “哥们,听口音你不是蓬岛的人?”

    “我从阳江过来的。”

    那人想了想,疑惑的看着王末道,“阳江在哪?”

    “阳江是北海省下的一个市,不是南山省的。”

    “嗨!你直接说你是北海省来的不就行了,非要说个我不知道的地方。”

    我哪知道你不知道yj市这个地方,按说那地方也算是挺有名的了,你不知道反而有点不正常好吧!

    “哥们,来蓬岛做生意?”

    王末心里了然,这是在旁敲侧击的问自己的收入情况。毕竟其他都是虚的,钱才是真的。

    “对,做点小生意。”

    那男人来了兴致,凑近了点低声问道,“挣得多不多?”

    “不多,不过够用的。”

    “哥们,我看我俩挺投缘的,我就冒昧问一句。”那人声音越来越低,“你是不是在做违法的勾当?”

    “你这话什么意思?”王末皱眉,这家伙难不成是个钓鱼执法的警察不成?

    “没什么意思,我就随口问问。”那人又恢复之前的状态,哈哈笑道。

    “你要是想租,我们就谈价格,要是不想租,直接说,我走人就是。”

    “哥们,这话说的就重了。我这不是开个玩笑么。”那人喝了口咖啡,眉宇舒展了些,靠在沙发上很是惬意的样子,“你是不知道,最近蓬岛市的治安很差,很多外地来的人都是做那种生意的。我这人就是看不惯那种来搅乱蓬岛的外地人,你要是做那种生意的,那就赶紧滚蛋。”

    “不说我不是,如果我是,你这样不怕被人盯上吗?”

    “如果他们敢来的话,尽管来好了。”那人满不在意的样子道,“我西门朔就在这里等着他们来,就怕那些家伙没那个胆子。”

    看来碰上一个黑道的人物,难怪这家伙年纪轻轻就能住这里,果然不是一般人。

    “不是我吹,在蓬岛,敢动我西门朔的,除了公安局长郑凌,就只有罗老五了。”

    王末无视了西门朔的豪言壮语,公安局局长是不是叫郑凌他不知道,那个罗老五是个什么人物他也不知道,不过他知道这个喝醉酒的西门朔在吹牛逼。

    “说到现在,我们好像还没有谈正事吧?”

    “什么正事?”西门朔疑惑的看着王末,他已经忘记了租房这回事了。

    “你这房子的房租是多少?”

    西门朔闻言笑了起来,“我说哥们,你觉得我差钱吗?”

    “这不是差不差钱的事。”

    “那这样好了。”西门朔端起咖啡,跷了个二郎腿,悠哉的说道,“我们交个朋友。住朋友家里还要钱的话,那就是不给朋友面子了。”

    “这事不是这么算的。”

    “哥们,你怎么那么磨叽呢?”那人放下咖啡,脸上不悦,“你非要给的话,一个月一百块,多了我不要。对了,前提是我们是朋友,不然一万一个月我也不租给你。”

    有你这样租房子的吗?你这纯粹是逼着别人跟你交朋友啊!

    不过王末手里的经费也不是很多,一万一个月虽然也付得起,可谁知道后面还有什么事要花钱,还是能省一点是一点好了。

    “好吧。”王末只能接受西门朔的条件,“我叫王末,很高兴交你这个朋友。”

    “这就对了嘛!”西门朔哈哈笑道,“我看你比我小,以后你叫我朔哥,我叫你小末好了。”

    “还是叫我名字好了。”小末这称呼听着太那什么了!

    “这怎么行,听着多见外。这样好了,我叫你小王,你叫我西门哥好了。”

    “好吧。”

    总比之前那称呼好多了,这人现在根本就没法和他讲道理。

    “你的房间在那里,我困了,就不赔你继续耗了。”

    西门朔一口喝完杯子里的咖啡打着哈欠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这家伙大晚上喝那么多咖啡还睡得着?难道这咖啡是假的?

    王末疑惑的端起自己的那杯咖啡,也一口喝了个干净,也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可是,他不是西门朔。喝了一杯浓咖啡,他根本就睡不着。那种明明身体很累,可精神却很亢奋的感觉真的是很煎熬。

    如此过了一夜。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王顶着一个熊猫眼起床,而西门朔留下一把备用钥匙和便利贴,人已经不知道跑哪去了。

    王末没有去拿桌子上的钥匙,而是端起桌子上那杯已经凉了的浓咖啡,一边喝一边看西门朔留下的便利贴。

    『小王,钥匙留给你了,吃的在冰箱,微波炉热一下就行。咖啡不要喝,里面有泻药的。』

    嗯?

    whatthefuck?

    泻药?

    王末放下手里的咖啡,赶紧跑到洗手间催吐。然而当他吐的眼前发白的时候,却瞥见那便利贴的背面西门朔画的一个笑脸,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对了,有泻药的已经被我倒了,桌子上那杯是没有泻药的。』

    你这个…

    王末气得想冲到西门朔那里痛揍他一顿,可他却不知道他在哪,也不可能以现在这副样子去找他。

    “算了,淡定,要淡定。”

    做了几次深呼吸,王末冷静下来。看着镜子里那黑眼圈浓重,面容憔悴的自己,他又不淡定了。

    “去你xx的西门朔!”

    骂完之后,王末真的是冷静下来了。现在已经这样了,骂那个跑了的西门朔也没用,况且自己现在就寄宿在他家,要淡定。

    不知自我安慰了多久,王末回过神来的时候,饥饿感袭来,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有一天没吃东西了。

    算了,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考虑其他的事吧。

    有些时候,缘分真的是天注定的。就算王末会算天意,可他还是无法改变天意。

    他与林子渔几乎是同时开门出来的。

    二人的目光在那一瞬间接上,然后两人都愣了一秒。

    林子渔今天穿的是一身印花白t恤,牛仔背带短裤,一双大白腿又长又直,脚踩平底凉鞋,扎了一个简单的马尾,配上她那有些婴儿肥的脸,简直完美的邻家女孩形象。

    至于王末,他今天没有穿他那一身标志性的白色t恤和七分裤,而是换了一身西门朔的衣服。西门朔的衣服没有一件是宽松的,都是那种突显身材的衣服。因此王末那一身修身白色印花的t恤,牛仔蓝的九分休闲裤,与他那双黑色布鞋刚好搭配起来,完美突显了他的身材。当然如果他能整一下他发型,没有顶着那熊猫眼就更好了。

    “早上好。”

    这一次是王末先反应过来,毕竟在阳江与寻瑶那姑娘呆了不短的时间,论颜值,寻瑶绝对是王末见过最高的。他倒还不至于被林子渔惊艳到,顶多也就是有些意外罢了。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

    林子渔的回答让王末有些囧,他尴尬的又补了一句,“中午好。”

    “你这是昨晚没睡好吗?”

    王末知道她说的是自己的熊猫眼,这事情不怎么好解释,随她自己怎么想好了。

    他点了点头,“你要出去?”

    “嗯。”林子渔点点头,“你也要出去?”

    “我去吃饭。”

    “哦。”

    对话到此为止,二人各有各的,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可这两人却并肩而行,时不时偷瞄对方一眼,气氛十分怪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