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首战
作者:顾潇雪   怪物边缘最新章节     
    櫆炎镇,一座真正意义上的萧家最繁盛的城镇,不同于其他两座忙于边防的黑祁镇和侧重发展秘密技术的霍督镇,这里,是所有文化和贸易最密集的地方,同样,也是人员最多的地方,当初仅是在黑祁镇和落锋镇中,观看这次灵试的人数就已经破了一亿,在个萧家最繁华的大都城中,楚剑漠他们在来之前都没有想到,这一次观看的人数竟然会突破到了七亿人!

    这还仅是萧家领域中的人数,这意味着仅在萧家领域中,就有着将近七成的人在观看这一届的比赛,这次的观看人数直接突破了往届的数倍,而最大最直接的原因,就在于这场比赛的开始前一个月,晋级的櫆炎宣布了他们那一名神秘的替补人员,竟然是萧家的未来家主,萧青山!

    这条消息直接引爆萧家领域内几乎所有人的热情,再加上这一次櫆炎的对手,并不是什么弱者,在宣传之下,这个从选拔赛一路跌跌撞撞甚至到后期还脱离了原成均编织改名为“绯夜”的队伍,已经成了本次大赛中最可怕的挑战者,十六强的轻松应对,八强的创新横扫,他们一路走过来让人们已经选择性的遗忘了他们在选拔赛那糟糕到差点出局的战绩,他们将作为本届最大的挑战者,去迎战统治了历届灵试冠军的櫆炎!

    “我的天,这么多的人”休息室内,顾轻欢惊讶地望着那几乎折叠到已经没有办法再细分的空间之中,坐满无法计数的人,那横跨天际的大型屏幕,正在为场中和场外所有的观看者播放着开场前的信息,现场的主持解说正在引导着现场狂热的气氛,林忻月这一次没有关闭掉场外的语音,所以休息室内的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现场那堪称可怕的热情,以至于他们的热情也被调动了起来,本来以为会在这种大型赛事中紧张的他们,竟然发现自己在享受着这种氛围,这种,万众瞩目的氛围!

    几乎所有的人都来了,他们认识的,不认识的,曾经他们击败的那些对手们,楚剑漠在那茫茫人海中,甚至找到了金世燕的身影,想必,他才是这场比赛中对自己期待最大的人吧!

    “櫆炎啊,刚开始入选拿到名额的时候还觉得能到十六强就好了,不知不觉都到这儿了。”夜雨晨的双手中,那不断涌流的灵力让他的身体去更快的适应战斗时灵力的输出,他知道一直以来他的实力都是中规中矩的,但现在面对櫆炎,中规中矩显然是不够的,如今已是元婴境后期的他再加上仙术,未尝不可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放稳心态,我们这次是挑战者,作为卫冕者的他们,心理压力比我们只大不小。”林忻月同样望着场外那人山人海的壮阔奇景,这种疯狂的氛围还真是让一直以来都喜欢安静地方的她也有点燃烧起来了啊!“我们不是第一个去挑战他们位子的,但唯一成功的那个,肯定会是我们。”

    “得了,月姐都这么说了,那我们不赢下来,怎么也说不过去了吧!”江起阳的右手中,此刻竟握着一枚长约一米五的术杖,这是他的武器,但自从他离开江家以后就再也没有使用这个,就在前一个星期,远在江家的父亲,竟然亲自为他送来了这根术杖,他也是第一次发现,自己,或许和家族的关系,也没有那么不可调和,家族里的知识,也是有可取之处的,而今天,他就要向整个灵域证明,江家的力量!

    “别乱嗨把我们带到劣势,我就已经很感谢你了。”重新整理了下腰部两边的短刀,那是白墨城和顾轻欢为他在保留了他想要的特色后重新锻造过的,它的力量让拿到手后的风文术都惊叹不已,更让他有信心去展现已至炼神境巅峰的力量!

    “喂喂,那次和长锋是意外啊!”

    “好啦,起阳哥哥,那边要开场了,别再闹了。”萧铃婵及时地让这群情绪明显高涨的家伙们稳了下来,在这种大赛上,高涨的热情或许会是好事,但在比赛中,冷静的头脑才是最需要的东西。

    “铃婵说的对啊,你们几个,准备下,还有一分钟就要上场了。”楚剑漠自身的心情也是很激动的,但他不能表露的太多,这个队伍的整体氛围在场下或许还有林忻月和顾轻欢帮他们调整,但是在场上,他的状态决定了队伍的状态,他必须时刻保持最清醒的状态!

    “那我先在这儿静候你们的归来。”抱着自己的血泣剑,月城秀依旧很淡然的坐在休息室内的座位上,静静地看着即将上场的五人。

    “在第一局结束前依旧没有好叮嘱的了,好好把自己的实力打出来就行。”林忻月同样为即将出场的五人献上了祝福。

    “其实我倒有一件事情。”倒是剑漠突然的话,引起了周围人的围观,在众人围观的眼神中,剑漠诡异一笑,看着一脸茫然的轻欢,“如果这场比赛赢了,陪我喝两杯,怎么样?”

    “我去,你这个条件行吧,先赢了再说。”感情剑漠还惦记着这件事情呢,本来考虑到自己那不堪的酒量,轻欢想拒绝来着,但考虑到赢下櫆炎,后面的那个对手其实已经没有多大威胁了,适当的也确实可以放松一下,轻欢也就答应了剑漠,他才不会想到,剑漠只是单纯的想听有醉意后的轻欢吹个箫曲而已。

    “现场的各位,第一局的比赛即将开始,让我们在开始前,先隆重欢迎卫冕冠军的参赛选手登”

    随着现场颜色各异宛如烟花般的灵阵爆裂渲染了震撼的氛围,在主持解说的激情呐喊声中,作为历届冠军卫冕者的櫆炎,正从剑漠他们休息室的正对方向缓缓走上台,楚剑漠的眼神随着他们的行动而紧跟不移。

    “东方乘风,炼神境中期,灵兽,血沼黑蟒。”那走在最前方的男子就如同他的灵兽一般,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衣,严肃的外表不苟言笑,他腰间斜插着的那把短笛或许是最显眼的标志,来自东方家大漠地域中的他,充斥着蛇类危险的气息。

    “莫忆绫,炼神境后期,利用灵力创造武器的能力已达巅峰之境。”紧跟在东方乘风身后的那名女性,身着宽松的素白色长衣,或许是因为对身体勤于修炼的缘故,身材高挑而丰满,一头柔顺的及腰秀发更是将她的美丽与危险展现的淋漓尽致。

    “金暮阳,炼神境初期,言灵术尤以灵魂方面见长。”与被称为废物的金世燕不同,金暮阳是金家真正意义上有超越前代潜质的天才,一手灵魂言灵术往往会在对方最意料之外的地方将对方带入绝境,一袭紫衫的他气质飘逸,举手投足间一副云淡风轻的高手之派。

    “东城无心,炼神境中期,却硬扛下过炼神境后期的攻击,近身战斗力极度危险。”虽然是以纯肉身修炼为主的家族,但是东城无心看上去却并不十分魁梧,甚至身上凸显的肌肉也并不明显,甚至还显得有些平凡,但这份平常,却是比他身躯更危险的隐藏讯息。

    “殷世琰,殷家一脉单传的第六十七代继承者,从未有过出手记录,但有他介入的一方,全都获得了胜利。”瘦弱的青年,永远抱有着善意的微笑,这陆续登场的五个人,就是楚剑漠他们第一场面对的对手。

    而那资料中实力已达融形境巅峰,和他们整体实力差拉了整整一个档次的萧青山,并没有出现在第一局的赛场上,因此拿下没有萧青山的这局比赛,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

    “下面,有请这次灵试大赛的挑战者,来自绯夜的江起阳!”那偌大的赛场中传来了主持人热情的声音,介绍完了櫆炎,接下来该是他们的挑战者登场了。

    “第一个就是我,还行,先走了啊。”嘴角微微一笑,站在休息室的传说灵阵之中,江起阳传送至了通往赛场的红毯初始处,开始沿着那长长的红毯走向赛场,享受着一路上那长达三分钟路程的热烈欢呼声,夜雨晨,风文术,萧铃婵和楚剑漠,一个人接着一个人,在那段三分钟的路程中,他们没有退缩,没有感到胆怯,他们自信地朝观众挥着手,一齐朝着那最大的场地中央走去。

    那悬浮于天空之中的那屏幕上显示着他们的姿态,显示着他们自信的神情,对方可以说是统治着整个灵试历史的王朝,而今天,他们将在这里创造历史,他们是最轻狂的挑战者,将以最疯狂最猛烈的进攻去挑战他们沉稳的防御,无论输赢,今后的灵试历史上,都将会铭记下这场旷世之战!

    他们在打量着对方,对方同样很好奇地在打量着他们,从他们的神情中,绯夜众人没有看到任何的轻视之意,即使在纸面实力上已经完全凌驾于绯夜之上的他们,依旧正视了这次的挑战者,作为长期统治了灵试冠军的学院,他们能够成功,或许与他们教育下的心态有着莫大的关系。

    将场外的喧嚣躁动全部排除在了自己的脑海之外,伴随着用以检验参赛者携带物是否超出登记量的灵阵变成蓝色,十人同时被传入进了这个重新创造出来的时空当中。

    “行动!”一进入这片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空间里,楚剑漠一声令下,身后早就知道要去做什么的四个人立马分开,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四散而去,第一场,就如林忻月所言,依旧给櫆炎他们展现出他们一路赢过来的资源压缩战术,看他们如何去破解。

    身法最快的楚剑漠和风文术两人,已经冲到了櫆炎他们降临的地方,他们这次的任务并不是要去抢先攻击,而是拖住他们,为后方争取布阵的时间,但此刻出现在櫆炎场地上的,仅金暮阳一人,怎么可能,在灵力的感应上,这儿明明有五人魂术欺诈,金暮阳一个简单的灵术,却直接让准备抢先过来夺取先机的两人意识到了危险,这个危险不是他们,而是后方那正在三个不同方位完成准备工作的人!

    “欢迎,两位。”双手一摊,金暮阳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十分优雅沉稳的笑容,他的任务并不是击杀两人,而是拖住两人,所以他没有贸然的进攻,当你以击杀为目的的时候,你的攻击必定会露出些对手眼中的破绽,但是一个一心拖时间的人,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审视排除掉自己可能会犯的错误,因此即使金暮阳的实力很强,他并没有采取激进的进攻方式。

    如果要二打一寻找突破口,第一个的最佳对象选择应当是殷世琰,而不是其他任何一个,一旦单人实力比櫆炎弱的他们被拖出,那么以前他们怎么多对一围杀的,这次櫆炎就会怎么打他们。

    “变招还真快。”对手的开场应对让风文术一声称赞,毕竟长锋连着四场都没有选择这种开场去直接针对他们的战术,“剑漠!”

    楚剑漠的反应就更不用说了,在意识到不对劲那一刻,手中黑色的空间符箓已经被其甩出在空中,金色的纹路在符箓上燃烧而起,“走!”

    剑漠一声常喝,他的身形就像是一面被翻了面的镜子般,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是双手早已结印完毕的夜雨晨!

    而在剑漠身形离开之前,风文术左手中的短刀更是被他以刁钻的角度抛射入了那个狭窄的空间叠廊之中,这个符箓不同于剑漠先前所使用的可以传送多人的符箓,那种大规模级别的符箓根据灵试的规定,一场比赛每人只能够携带一张,为了提高携带量,这一次他请白墨城为他绘制了可以携带十张的小型单人空间传送阵。

    不是他选择了与夜雨晨交换身形,而是夜雨晨选择了与他交换空间位置,林忻月当然那考虑过一直以来可能会出现的地方应对措施,因此第一局的战术他们需要重点针对的就是殷世琰,一旦负责开局吸引注意的两人没有取得想要的结果,那么凡是看到殷世琰的人,都将直接与绯夜中实力最强的剑漠交换位置,而要想达成二打一的局面,唯有风文术可以以独特的方式一起跨过那道单人的空间传送阵。

    那把随着他的空间穿越而一起被抛转过来的短刀在半空中爆发出了一股淡密的蓝色,下一秒,风文术就出现在了这片空间之中,在他们面前的,正是殷世琰那瘦削的身躯,他在见到楚剑漠和风文术出现之后,表情不是惊讶和慌张,而是赞赏的微笑,“可以,第一波的交锋,算你们占优势,但是,为什么每个人以为我只是个孱弱的锻造师呢。”

    一股雷霆之力汇聚在殷世琰的右手间逐渐成型,他仿佛在等待着猎物上门的猎杀者一般,拧枪垫步上前,裹挟着雷电之威的强势一击直接引动了这片空间中的灵气异象,天空的乌云在凝聚,风暴在呼啸,那枪尖凝于一点威势让长剑在手的楚剑漠都感到了心悸。

    他们没想到,他们本来以为是最弱一环的殷世琰,恰恰是櫆炎中修为除了萧青山外最高的,融形境中期,没有出过手,只是因为以往的战斗只需要他的队友就可以了,他根本用不到出手,如今面对绯夜众人为他量身设计的战术,殷世琰也是第一次带着狂战之意的,向着绯夜展现出了他那可怕的战力!

    “楚剑漠,在这个赛场上,就不要再用那个无聊的假名字了,带上你天才的荣誉,让我好好会会你!”

    剑锋与枪尖的碰撞,护体剑灵在一瞬间被逼出,两股力量宛若将这个地区分成了两个不同的地方,一股螺旋而上的旋风摧毁着周围的一切,而身处于风暴间的楚剑漠和殷世琰,正在以绝对的力量较量角力着。

    “我来对付他,告诉江起阳,换他的计划!”

    一声令下,风文术直接离开这片区域,赛前没有人会想到殷世琰拥有融形境中期的力量,连慕星的资料上都是写的:“实力强劲,修为不详,需要提防。”,当他展现出实力的这一刻,必定是所有人为他惊讶欢呼的一刻,但现在的这一刻,在场所有人惊讶的事情已经不止一件了。

    楚剑漠,那个曾名满天下却又被打落神坛三年之久的少年,如今竟然以楚天云之名在这灵试中卷土重来成为了颠覆这场灵试的最大未知数,震惊,畏惧,从来没有人觉得当年那么一个心高气傲到骨子里的人还能在接受了那样的打击之后再重新站起来。

    而今天,楚剑漠用他现在的表现告诉了所有见证了他崛起和没落的人,他日若不再巅峰,我必重走来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