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瞠目结舌
作者:猪赚头   神话穿梭最新章节     
    既然要学,曲杰自然不会反对,月余时间都在用来教授她帝王之术上了,每日里让她苦不堪言,却又不得不耐着性子忍耐。

    照曲杰的话说,不会爬就想走,早晚得摔跟头,无法之下,石雨只能认真学习,每日里也不再出去,认真完成曲杰教授的课业。

    如此过了一个多月时间,曲杰总算是放她出去了,石雨更像是脱开了舒服一般,一溜烟就跑个没影。

    次日,临安府就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皇帝赵构被人将头发剃光,还在脑袋上用香烛点了十二个戒疤,被发现时候更是被人换上一身袈裟僧袍,昏厥于龙椅之下,身前放着一张度牒,上面所书之言让人悚然。

    “十六年十月,南宋皇帝赵构出家,赐度牒一道披剃为僧,法名‘无用’。”

    无用,可不就是没作用没出息的意思么,凡是看到这这张度牒的人,无不心惊肉跳,这得多大的胆子,才敢行出这种骇人之事。

    朝堂为之哗然,大臣无不义愤,誓要找出凶徒,斩其九族以周全皇家颜面。

    但其中叫嚷最凶的几个,无不是在第二日被人以同样的手法,在头上点了九个戒疤,一样留了度牒在身上。

    霎时间,整个朝堂之上人人自危,皇帝颜面大失,自是怒不可遏,这般寻不到凶手之下,就将怒火发泄在了佛门之上。

    境内佛门山呼冤枉,一个个高僧此时心情就像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也不知道是谁做了这等缺德事,居然嫁祸到佛门身上。

    始作俑者正兴奋的坐在曲杰面前胡吃海塞,没半点女子的矜持温婉,满嘴的油光,曲杰笑骂道:“你这石猴子,折磨人的法子是跟谁学的?我可没曾教过你这个。”

    石雨嘿嘿干笑两声没敢开口,怕曲杰骂她,不过曲杰用指头想都能想到,这法子跟定跟小青脱不开关系。

    盖因小青对佛门最没好感,原因就出在法海身上,那日趁着白素贞渡劫,竟是想借此机会将之镇压,若非关键时刻曲杰搭救,不然后果定然凄惨。

    这也就让小青记恨在心,女人的恨可是没时限的,把小青古灵精怪一面学了个十成十的石雨,自然是怪主意多多。

    “不过你这丫头还真是心思活泛,此举一石二鸟,既折了皇家颜面,又伤了佛门根基,我教你的谋略之术,你倒是记得清楚,为师甚慰。”

    听到这话,石雨顿时心思活泛起来,赶忙咽下口中食物道:“师父您不怪我?”

    “做对了事为何要怪?只是手段下作了点,不过结果却是不错,你这样一来,为师也能放心让你出去了。”

    曲杰虽说来到这方世界诵读圣贤书,但到底还是现代人的思维,对皇权没半点敬重,随不理会世事,但同样对赵构这样一个窝囊皇帝也是不满,石雨的手段虽说上不得台面,但至少还是让他满意的。

    “师父您不限制我了?”石雨好奇问道。

    “为何要限制你,完成了我的课业,你想做什么去做就是了。”曲杰淡笑道。

    可想而知他这样的教育,能教出一个知书达理、温婉可人的徒弟,才是见鬼了。

    “太好了。”

    曲杰对她的要求宽松,让她兴奋极了。

    至此,石雨这才真正的被曲杰放了出去,就像是游鱼入水骏马脱缰一般,直接放飞了自我。

    白素贞三女自然不舍,自小带在身边的小丫头要离去,让她如何放心,但曲杰已经在做了决定,白素贞与石殷不会反对,小青却是跟他闹了一回,却被他狠狠收拾了一番。

    顶多就是收拾的过程香艳了点,气氛旖旎了些,不过也叫小青羞的三天没脸见人。

    曲杰当然也不放心小丫头安慰,无法之下,就只能带着三女跟着小丫头一路,隐藏身形在其周围,每日里也知道这小丫头到底在做些什么。

    让他满意的是,小丫头的确知道凡事做之前先动下脑子,南宋虽有金人虎视眈眈,但也国局稳固,想要在南宋翻起风浪来自然是艰难,但她却另辟蹊径,跑到金国的地界上去折腾。

    半个多月下来,倒是真叫她在金国境内拉起来一支数千人的队伍,四处劫掠祸害乡民的官商,以滚雪球的方式壮大着。

    金国欺压汉民,早已经是民怨沸腾,若非金国国力强盛,指不定就早已经有人揭竿而起了。

    而石雨也只不过是做了第一人而已,她这般动作,倒是让金国一点点乱了起来。

    “只是这丫头自号威武震天将军是什么鬼?还有用两柄铜锤又是谁教的?”曲杰神色不善的看着小青,直接看的后者发毛。

    “干嘛!又不是我教的,雨儿也快十四了,还不能有她自己的想法啊?”小青在他面前自然是一副泼辣的样子。

    曲杰无法,只觉的三观有点崩,对这小丫头是真的无话可说了。

    接下来他就见识到了小丫头的折腾劲儿,一个月下来,打下了数百里内的好几个城,帐下也被她网罗来了几个人才,辅佐着她一路在金国肆掠,势力正一点一滴的壮大着。

    看她御人的手段,曲杰到是很满意,先画大饼,功过赏罚,以利益笼络人心,以权威镇压部众,行严苛军法,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就成了金国朝堂的心腹大患。

    至此,曲杰也就不再去理会小丫头会如何折腾,准备带着三女返回。

    “相公,在这样下去雨儿会不会有危险?”白素贞担忧问道。

    曲杰却是摇头,“娘子放心,以雨儿的才智,当紧天下没几个人是她的对手,更不提我还赐给了她报命法宝,即便如法海能等强人,她也能在其手中逃脱性命。”

    “但愿如此吧。”白素贞依旧不放心。

    “娘子安心,即便是雨儿碰到危险,也不是什么坏事,粗胚打磨才成玉,小丫头将来成就绝对不会差。”

    安慰了白素贞和更为担忧的石殷,他就准备带三女回去,他可是还记得一个被压在五指山下的老朋友,这时候十年之期已经快到了,他很好奇法海到底能不能从他设下的五指山中逃脱。

    “走吧,待过一段时间再来寻她就是,都把心放在肚子里,咱们早些回去,静待佳音便可。”

    这一下,石雨算是彻底被放归山林,曲杰也不再去理会,带着三女用了两天时间赶回了家。

    数日后,他带着白素贞和小青,来到了当初白素贞渡劫时候的山头,可见五指山脉络清晰,最下面镇压着一个和尚,正是法海。

    (凌晨四点多啊,我他娘终于把第五章给码出来了,整个人已经精神恍惚了,不行了,得赶紧去睡了,请大家自觉支持下啊!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