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需要家庭医生的不是她
作者:超灵的佑子   不良佳妻狂想娶最新章节     
    “是吗?我还以为每次都是你,那么这一次是谁需要我?”

    如果没有人需要他的话,秦嫂也不可能着急忙慌的让他赶紧过来吧?所以这件事情一定有什么蹊跷。

    “医生,是老夫人心脏病犯了,您还是赶紧上楼去看看吧。”

    秦嫂忍不住开口的说,他如果再继续在这里聊下去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去检查墨老夫人的身体,她知道心脏病犯了以后基本上都是很难度过艰难的。

    家庭医生在听到秦嫂的话以后,整个人的脸色一变,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是墨老夫人的现在心脏病犯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前阵子我不是嘱咐你们一定不要让老夫人在激动吗?”

    原本嘻嘻哈哈的家庭医生瞬间变得非常的认真,甚至说出来的话也显得非常的严肃。

    夏安芷低着头,这件事都是因为他们母子惹出来的祸,她根本就没有权利再说什么,只能够祈祷着墨老夫人能够平平安安下来。

    “这……”

    秦嫂低着脑袋不敢在继续说下去,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次的意外。

    “算了,就算问太多,还不如让我看一下实际的情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赶紧带我去看看。”

    家庭医生瞥了眼站在一旁,脸色不是很好的墨凌御,他如果再继续问下去的话,肯定再也走不出墨家。

    秦嫂在听到他这句话以后,连忙往楼上走去,她直到在这个时候,也就只有家庭医生才能够救墨老夫人,她又怎么可能会不担心?

    “好了,都散了吧。”

    墨凌御看着沈烨,转身就往楼上走去,至于他们在书房里面说的那些话,也没有太大的必要让他们离开,就算不可能一辈子关着茜茜,也要让她知道做错事的惩罚是什么。

    沈烨本来还想帮着茜茜求情,可是在看到墨凌御的脸色以后,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毕竟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这要等到墨凌御的气彻底的消了以后,说不定说的话才能够让他听进去。

    程蝶舞表示非常的不甘心,她刚刚询问他有没有相信他们的话,他居然没有回答她,甚至直接忽略了她的存在,难道在他的心里她连夏安芷都比不过吗?

    “墨哥哥……”

    眼看着他的身影就要消失在墨老夫人的房间里,她如果在这个时候再不开口的话,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

    墨凌御的脚步一顿,随后缓慢的转过身,看着楼下的程蝶舞,似乎是不明白她到底还有什么话要说,所有的事情都已经一清二楚了吗?

    “你还想说什么?是要帮着茜茜解释这一切?还是希望我能够原谅她?”

    不论是哪一个可能,在这个时候都会变得没有任何的可能,他不相信程蝶舞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居然会被迷惑。

    程蝶舞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她其实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帮着茜茜说话,只不过想要问,在他的心里面到底是不是怀疑这件事情也是她指使的而已。

    “墨哥哥,你误会我了,我只是想问你这件事情你是不是也觉得是我做的?”

    她脸色苍白的看着他,一双大眼睛突然开始变得泪眼汪汪,整个人都变得非常不好。

    墨凌御的嘴角抱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如果他有这么想的话,说不定早就已经说出来,到现在都还没有说出口,不就已经代表了一切吗?

    “我从头到尾有说过要怀疑你的话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是你自作多情。”

    他冷漠的把话说完以后,头也不回的进了墨老夫人的房间。

    程蝶舞在听到他的话以后,整个人都变得非常的不好,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么对待她,在国外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一回来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一想到这样的变化,她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这件事情和夏安芷有关系。

    “夏安芷,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这一次没有让你们母子死去,以后肯定有的是机会。”

    她气势汹汹的看着夏安芷母子,刚刚墨凌御对待她冷漠的态度,毫无疑问的发泄在夏安芷的身上。

    夏安芷觉得特别的无奈,明明她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程蝶舞为什么还要将这个错责怪在她的身上?是觉得她是一个非常好欺负的人吗?

    “你说过了吗?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反倒是你三番两次的想要陷害我,而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你计较,现在你又说这样的话,难道你就没有羞耻心吗?”

    她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和程蝶舞撕破脸皮之类的话,只是在听到程蝶舞的话以后长得非常的不爽。

    沈烨看着这一幕无奈的叹了口气,做错事的那个人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反倒是去责怪别人。

    “蝶舞,你今天做的实在是太过分,居然还有脸去指责别人,我觉得你还是好好的反思一下,不要把所有的错都走过在别人的身上,好吗?”

    他知道不论他说什么都不能够让程蝶舞认错,他要不这么说的话,实在是太委屈夏安芷。

    程蝶舞根本就没有想到现在所有的人都站在夏安芷那一边,好像做错事的那个人真的是她。

    “我根本就没有做这样的事情,凭什么你们所有人都指责我,指责我也就算了,居然还没有人相信我。”

    她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非常的难过,可再怎么难过也没有用,毕竟现在是孤军奋斗,她如果不坚强的话,只会让夏安芷看笑话。

    夏喵喵得意的笑了笑,看来程蝶舞也不是非常的坚强,不过是简单的一些事情就能够让她彻底的击败。

    “妈咪,我们先上楼休息吧,我知道你一定很痛,因为我也非常痛。”

    他觉得根本就没有必要再继续留在这里,因为说再多的话都不会让程蝶舞有羞耻心。

    夏安芷想了想也觉得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反正事情都已经水出石落,就算再纠缠下去,只会显得她特别的无理取闹。

    沈烨看着程蝶舞落寞的模样,他很想开口去安慰她,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话才能够让她知道在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等到他们母子离开了以后,沈烨才缓慢的来到程蝶舞的面前,看着她默默的哭泣的时候,心都快要碎了,却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你不用在这里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是为了可怜我而已。”

    程蝶舞冷漠的把话说出口,一直以来她都是非常高傲的人,她从来都不需要别人的可怜。

    沈烨苦涩的笑了笑,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可怜她,只是觉得她根本没有必要像刺猬一样的针对所有人,因为没有任何人是欠她的。

    “你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明白,在他的心里面根本就没有你的地位,不论你再怎么努力,还是走不进他的内心。”

    他早已经知道,这所有的订婚都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趁现在还没有陷的非常的深,如果及早脱身的话,说不定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程蝶舞冷冷的笑了笑,他根本就不知道在她的内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她努力了这么多年,难道就要放弃吗?白白的便宜夏安芷?

    “你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我的内心在想什么,你就不要再看错了好吗?我根本就不相信你。”

    她发狠的说道,忍了这些天,她早已经忍不下去,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让沈烨离开?

    沈烨知道他的有一些做法让她非常的不能理解,可这又能够代表什么?不过是为了挽回她的一些自尊罢了,既然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稀罕过,也就是说再多的话也是白说。

    “你就算再怎么委屈也不应该指使茜茜做这样的事情,你应该知道这是犯法的事儿吧?”

    他现在只想弄清楚这件事,他根本就不相信是茜茜主动做这样的事情,她不过是一个小女孩,什么都还不清楚。

    一直以来,程蝶舞都在说这件事并不是自己指使,却没有想到沈烨一次又一次的不信任她,这也就算了,甚至还说出让人受伤的话。

    “我最后再重申一遍,我根本就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你觉得你的宝贝女儿是什么样的性格?我想连你都不了解她吧?”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程蝶舞脸上的怒意满满,尽管茜茜做了一件让她觉得非常痛快的事情,却没有想到,所有的人都以为是她指使茜茜的。

    沈烨一愣,他又怎么可能会不了解茜茜?她可是他从小带大的孩子,她的性格他再了解不过。

    “既然你不愿意承认,那就当我什么也没有说,不过以后你的那些事情我绝对不会再帮你。”

    他不想因为程蝶舞一个人而让茜茜以后也不好过,就算没有程蝶舞,他们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而不是像现在这么糟糕。

    程蝶舞并没有说话,只是缓慢的往房间走去,她知道这场战争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束,如果这么轻易的低下头的话,只会让人瞧不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