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信徒廖倩倩
作者:道门侠少护花行   陶然苏婉玲最新章节     
    奇怪,最近一直都穿着苏婉玲家里那边出了事情,她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精神头过来我这边,难道说……

    脑海中思索着关于苏婉玲的事情,廖倩倩整个人不禁沉默下来,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倩倩,你怎么了?你难道有什么心事不成?”舒雅看到廖倩倩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赶忙问道。

    廖倩倩一听,顿时回过神来。“啊?没有没有,呵呵!对了,舒雅,这次婉玲过来你也不跟我提早说一声,我也好好好准备一下。”

    边说着,廖倩倩边冲苏婉玲报以歉意的微笑,示意自己招乎不周见谅。

    苏婉玲莞尔。“倩倩你太客气了,这已经很好了啊~”

    “对了,听说苏老爷子身子日渐不行,你现在开始接手苏家的产业了吗?当初苏老爷子在世的时候,那可是说过你的经营头脑绝对是当世无双啊。”廖倩倩赶忙找话题转移二人的注意力,以此来掩饰自己刚刚的失态。

    舒雅听完,不等苏婉玲张嘴,先是撇了撇嘴,有些不服气地说道:“其实婉玲早已经接手了苏家的事情了,当初老爷子也说过,等他百年之后,这一切都是婉玲掌舵。结果老爷子现在不行了,又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所以婉玲暂时放手,决定出来求学了。”

    虽然舒雅嘴上没有明说,但是廖倩倩心里却是知道,所谓的一些其他的事情,无外乎就是苏家的远亲过来抢夺财产的事情。至于让苏婉玲这么头疼的事情,无外乎就是跟宋子文的一些事情。这些虽然苏家还没有对外说起过,但是这些大家族之间,彼此在其他的势力里面多多少少都是有自己的一些眼线,想要知道这些并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从舒雅的口中,廖倩倩还是听出了一些门道。

    暂时放手……

    很显然,苏婉玲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柔弱,她也是有着她的想法。离开苏家的产业也不过是暂时的,最终的目标,还是会回到苏家的。

    “对了,倩倩,我听说你爷爷那边的身子不太好,现在好些了吗?”苏婉玲也不是笨人,看到廖倩倩的模样,已经估计到了她可能是想到自己的一些事情了,索性张嘴打断了她的思路。

    听到苏婉玲的话,廖倩倩顿时开心地说道:“我运气好,在社区医院的时候遇到一个神医,竟然一下子就把我爷爷的病给治好了。不过后来我去找那个大师了,但是不知道为何,再也找不到这个人了。那种感觉,就像是上天派下来的使者治好了他一样,真的太神奇了。”

    说心里话,廖倩倩真的是太佩服太感谢那个“韩医生”了,现在正好廖倩倩问起了这个话题,她更是将那个“韩医生”说的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高人一般。不仅仅是说“韩医生”有多厉害,更是将整个治病的过程都详细地说了出来。

    苏婉玲跟舒雅两个人就像是听说评书的人一样,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廖倩倩。相信封建迷信能相信到廖倩倩这样走火入魔确实真的很少见了,一般来说,这样相信封建迷信的人,大都是没有什么文化没有什么见识的乡野之人。在他们眼中,很多其实用科学都能够解释的事情,却视为天象。

    可廖倩倩不同,她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却能够这般深信不疑,可见那个治病的人显然很会忽悠。

    不过廖倩倩肯定不能说谎,不会她爷爷的病没好她说好了,那唯一的可能,就是说不定那什么神医的是用了什么障眼法,让廖倩倩的爷爷看上去身体状况不错。而事实上,可能身体根本就没有好。

    “呵呵,倩倩,爷爷的病好了,我们大家都高兴。不过你也应该知道,这个在医学方面,所有的疾病都是有5%的自愈率,虽然不高,但是真的是存在的。有些东西,我们自己知道就行,没必要太当真了。”舒雅跟廖倩倩是发小闺蜜,自然不会顾忌什么,张嘴提醒。

    “我就知道你们不相信,不过现在也见不到那位大师了,就算是我怎么解释,你们也是不会相信的。”廖倩倩感觉有些无奈。

    “好啦好啦,我们信,我们信~呵呵,信你还不成吗?”舒雅见状,不再跟廖倩倩纠缠,赶忙投降。

    望着闺蜜二人像是说相声一样聊天,旁边一直黛眉微蹙的苏婉玲也有着想笑的感觉。想想廖倩倩一个富家千金,但是说起话来竟然如此不着边际,实在跟传闻中的精明大相径庭。原本应该是跟时尚接轨的美女,却一直在絮叨着封建迷信,实在有些不搭调。

    如果不是自己现在有着难以启齿的困难,听着二人如此轻松的聊天,说不定她苏婉玲也能跟着一起笑闹起来。

    ……

    坐在出租车上,陶然望着窗外飞速后退的景色。不是他不想边跑边锻炼过去,只是他上次只是随着廖倩倩去了一次,实在是记不住到底是什么地方。

    在琳琅居外面大概两百多米的位置,出租车便停了下来,因为再往里已经属于是私人区域,出租车不让进去。

    琳琅居外面的门卫,看到陶然是坐着出租车过来的,而且一身衣服大概算起来顶多一千块钱,虽然衣着整洁,但是绝不是什么有钱的主儿,上前一步,将陶然拦了下来。

    “抱歉,这里是私人VIP会所,并不对外开放。而且今天有人包了这里……”门卫的话尚未说完,陶然便将自己手中的帖子递到了对方的怀里。

    诧然之余,门卫将陶然手中的请帖接过来,仔仔细细翻看了好几遍,确认并不是伪造的之后,这才恭敬地说道:“抱歉,陶先生,在下没认出来,冒犯之处,还望见谅。”

    对于这样的事情,陶然并没有责怪对方的意思,这也是对方的指责所在。若是看到什么样的人都放进去,会所里面的人估计也就不愿意了,他的工作同样也就保不住了。

    “行,没关系,你也是职责所在,没什么,别放在心上。”陶然安慰一句,笑着向里走去。

    “谢谢陶先生,祝您今晚玩的愉快!”门卫也知道,有很多的公子哥喜欢穿着朴素普通,然后出来化妆平常人戏弄对方。当暴露自己的身份后,然后便开始各种各样地教训别人。

    可是眼前这个人,既然能被里面承办方给邀请,自然是有一定的实力跟势力。可是对方却并没有教训自己,反而是很客气。

    涵养!

    这才是涵养跟修养啊!

    看看人家,哎,怎么看怎么感觉顺眼;怎么看感觉怎么帅气!

    那门卫因为刚刚的事情,感觉看陶然是越看越顺眼。有钱而低调,这才是高人啊!

    不过他并不知道,陶然低调倒是真的很低调,至于有钱嘛,那就跟他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了。

    陶然向前走了没几步,刚刚迈入了会所小院的大铁门,后面一辆保时捷敞篷小跑一路疾驰,直接冲过了大门,完全将那门卫当成了空气一般对待。

    这里可是一家私人会所,而且大路上就站着行人,竟然把车开成了飚车一般,一看就是那种特别嚣张的主儿!

    陶然也懒得跟对方计较,继续朝会所内走去。

    可是那冲进去的保时捷敞篷小跑,在陶然前面十多米的位置突然亮起了刹车灯,紧跟着倒车灯亮起,“呜呜呜”的直接倒了过来,停在了陶然的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