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一起回家
作者:道门侠少护花行   陶然苏婉玲最新章节     
    看到那清新脱俗好似天宫仙子下凡的苏婉玲,就这么跟那个土不拉几的陶然到了旁边说话,张鹏林虽然心中愤恨不已但也是无可奈何,只是在琢磨着,自己什么时候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子。

    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跟苏婉玲坐定,陶然直接开口道:“老爷子的事……”

    苏婉玲摇摇头,心中的悲伤似乎早已经将她摧残一番。此时心中的苦,却泪水早已经干涸,只是一味用力地摇头摇头,却无话可说。

    眼见如此,陶然不便继续接下来的话题,话锋一转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苏婉玲沉默一番,最终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咬牙道:“晚上,我……我能去你那里吗?有些事,我不想在这里说。对不起,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

    去我那里?

    乍一听,陶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苏婉玲这样眼光高傲的女子,竟然主动要求晚上到自己那里?不管是什么事情,似乎这个都有些不合情理吧?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到我住的地方说?难不成这里不能说?”陶然有些诧异。

    苏婉玲低下头,有些事她没法跟陶然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跟陶然解释。但是她心里清楚,若是将这件事情告诉陶然,以陶然正直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可若是陶然不答应,自己能怎么办?逃到国外?逃到国外有意义吗?最终的结果,还不是要被捉回来。

    “我……我真的有事情要跟你说……单独说。”咬了咬下唇,苏婉玲低耸着脑袋,喁喁低声几乎不能闻。

    看到眉心紧皱的苏婉玲,听着这样莫名其妙的话,陶然想了想,叹口气,心里虽然不明白苏婉玲的意思,但想想苏灿的模样,最终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好吧,你跟我一起走吧,我这就跟廖倩倩打声招呼离开。”

    “你同意了?”苏婉玲全然没想到陶然会答应地这么痛快,过去两个人的小矛盾还是历历在目,她实在没想到陶然居然这么痛快就答应了。

    “倩倩,今天谢谢你的邀请,我要离开了,婉玲有些事情要跟我一起走。”陶然刚刚站起来,便看到廖倩倩正好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她的身边还有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孩,不过陶然并不是认识。并没有啰嗦,陶然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廖倩倩一怔,下意识地回了一句。“你……你同意了?!”

    不仅仅是廖倩倩,她身边的那名女子同样也是一怔。

    陶然见状,顿时明白,看来她们三个人是已经知道了到底是什么事情。不过他不担心,不论有什么事情,陶然不会惧怕什么!

    ……

    苏婉玲从别墅处简单地拎了几件换洗的衣服,便跟着陶然一起坐上了出租车。就在别墅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一瞬间,苏婉玲忽然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就在那一瞬间,她心中那压抑郁结的情绪,似乎也随着别墅的消失一并消失了一般,她甚至希望这辆出租车不要停下,就这么一直开下去……开下去……

    “你就住在这里?”当看到陶然租住的小四合院的时候,苏婉玲忽然没来由地一阵喜欢。

    恬静,幽雅,古色古香……

    这,是不是就是书中所谓的室外田园?

    并没有听出苏婉玲口中意思的陶然,笑笑道:“是啊,比不上大别墅,简陋了点儿,将就一下吧。”

    苏婉玲赶忙摇摇头:“不不不,我很喜欢这里,很喜欢!”

    “陶然,你回来了,上次真是……咦,这位是……”

    听到开门的声音,还没有去上班的韩娟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陶然刚说了没几句,便看到了后面跟着进来的苏婉玲。一瞬间,就在看到苏婉玲的一瞬间,身为女孩子的韩娟,甚至有了一种惊艳的感觉。平日里一直感觉自己很不错的韩娟,感觉自己跟苏婉玲比起来,真的是判若云泥。

    女朋友?

    韩娟的脑海中,第一反应便是这个名词。

    韩娟看到苏婉玲的同时,苏婉玲自然也是看到了韩娟。这个好似邻家妹妹一般的女孩,不施一点粉黛,有种颇为清新之感。

    女朋友?

    苏婉玲的脑海中,同样冒出了这样一个名词。

    难怪一开始的时候他一直犹犹豫豫的,原来是已经有对象了。

    三个人就这么一僵,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二人见状,一同扭头望向陶然,都在期待着对方给自己介绍一下陶然的“女朋友”。

    “哦,回来了。”

    谁知陶然根本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冲韩娟点点头,朝着自己的小屋走去。

    苏婉玲见状,赶忙冲韩娟笑笑点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赶忙跟了上去。

    “今晚你就睡这里,有事说吧。”陶然打开房门,指了指床铺后,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面。

    “啊?!我睡这里?你的意思,你不在这里睡?那你去哪里睡?”苏婉玲一怔,不过刚问完,忽然感觉有些害羞。这是什么意思,生怕对方不跟自己睡?

    不过很快,她就像到了刚刚进门时看到的那个恬静女孩,没想到陶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女友。若是这样的话,那他是不会跟自己睡一起了。

    豪门千金,自然不会明白什么叫做合租。在她看来,只要在一个房子里面睡觉的,那一定是一家人。两家人睡一个房子?天方夜谭吗?

    “没事,我有地方睡。”陶然敷衍一句。

    “陶然……是不是让你女朋友误会了?”苏婉玲有些忐忑地问道,同时也是试探性地问问陶然。苏婉玲也不知怎么的,自己好像突然有了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似乎希望得到的是陶然一个完全否定的答案,又似乎是……

    苏婉玲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是心里很乱……很乱……

    “没什么误会的。”陶然摆摆手,只是听到了“误会”二字,却并没有在意前面的“女朋友”三个字。“好了,有什么事,现在已经回来了,可以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