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我贩毒?
作者:道门侠少护花行   陶然苏婉玲最新章节     
    李言觉得今天很倒霉,他好不容易在京海城无意中发现了“血参”的踪迹,结果为了表示尊重让跟踪的人撒掉后,只过了半天,陶然就从京海市消失了,李言又接到家中的紧急通知,让他务必快点赶回家,郁闷中,他只好一边赶回江城,一边派人接着查陶然的去向。

    来到江城后,还没有来得及回家,却接到了一个协助警方破案抓捕嫌疑人的任务。这种任务,他作为李家的重要嫡系子弟经常接到,其实就是当个后备顾问,大多数时间是用不到他出手的,只是跟着警方的人行动,到时候破案了,报告上写上一笔,也给他记一功,以此来维系李家这种古武世家同国家的联系。

    这次听说要抓捕的是一伙贩毒成员,而且人数很少,只有两名,李言没有当回事,这么多警察抓两个人哪能用得着他?当一队警察冲进车厢去的时候,他就站在火车外面,等着事情结束,可是左等右等,火车上面却有了异常,这才上来看看。

    他一上来就看到了倒了一地的警察们,正在和一个人大眼瞪小眼。场面是诡异的安静。

    那些警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这种嫌犯他们都第一次遇到,打又打不过,对方又不跑,还口气嚣张地调侃他们。而陶然则是懒得和他们再多说,却又不能走,毕竟对方是警察,不给个交代的话,那就没完没了啦,一时情况胶着。

    “这是怎么了,怎么都趴地上了?”陶然听到上车的这个人不温不火地问着,抬头看了一眼,他立刻知道这个人不简单,看到车厢里的情景,他不但没有紧张的表情,反而像是司空见惯,悠哉游哉的保持着最开始的步速,一直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才停下来。

    李言徐步走到陶然身边,一边推测着现场的情况。说实话,在李言看来,这个站在车厢正中的年轻人,站在那里很放松,脸上也没有恶意,一眼看上去真的不像是嫌犯,更不像是把这么多警察打倒的原凶。

    但是,现场的所有人,只有这个年轻人是站着的,还有那些倒地的警察,都在把不甘心和愤愤然的目光投向他。

    “你……”来到陶然面前,李言抬起头打量着他,刚想问些什么,但他的眼睛盯着陶然的脸部几秒后,突然住嘴了。

    陶然不知道这个上车的人是谁,不过看他最后才上来的样子,不是这些人的头儿,也是负责人,所以陶然打算好好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只是对方好像认出了他似的,发呆几秒就问道:“这位先生,你是陶然?”声音里很是有些惊喜。

    “你认识我?”陶然有些狐疑地打量着上来的这人,这副面孔,这种傲气的样子,确实有点面熟,“我想起来了,你是飞机上的那个。不过,我记得当时似乎并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吧?”

    “对不起,是我私下调查了你,我只是单纯地想和你交个朋友。”面对陶然的问题,李言选择了直言相告,反正对方也能猜到,径直说出来还能增加对方的好感。而且,交朋友也必须从坦城开始。

    “陶先生,这里是怎么回事?”李言刚才上来时,可是看到场面的诡异,一般就算实力再强,也很少和警方这样硬碰硬的,更别说陶然还站在中间对这些人打趣,仿佛根本没有把这些看在眼里。

    同时他心里还有疑问,不是说车上的嫌犯是两个吗,怎么只有陶然一个人在这儿?

    “这个问题我可没办法回答,说实在的,我还想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呢!”陶然也同样郁闷的不行,虽然他打赢了,但是这些警察却从始至终都没说明白为什么要抓他,而且还如临大敌似的。

    “抱歉,这应该是个误会,我其实是配合警方,来车上抓两个贩毒的人的。”李言思考了一下,就判断出了情况,向陶然道歉说。

    别人不知道,可是李言却坚信陶然不会贩毒,他已经认定陶然肯定是某个隐世大家族的子弟,这种背景的人基本不可能贩毒,一则想弄钱别的途径多的是,二则,这些大家族的规矩比外面的更加严厉,也不容许子弟沾上这种东西。

    “贩毒者?”陶然大出意料之外,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和贩毒扯上关系。就在不久前,他还帮着乘警抓获了一个下迷药偷包的小偷呢!从英雄到嫌犯,这跨度未免太大,也太快了吧?

    李言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陶然,苦笑道:“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没猜错的话,证据应该就在你身上。”

    我身上?陶然也看了下自己,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手里的袋子上,这是身上唯一的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想想给他袋子的那一男一女,自从去了厕所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回来过。很可疑。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陶然看看袋子,很干脆地把它递给了李言。李言戴上手套,把袋子打开,袋子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就是装了一些零食和生活用品。但李言也和警方合作过多次,经验丰富不输入专业警察,不一会儿就找到了目标物,那是一大袋方便面,拆开里面是独立装的小方便面袋子,打开后,里面的调味料袋子比平常的要大,而且竟然放的不是调料,全是一些白色的粉末。

    “应该就是这个了。”李言说。

    “看你动作这么熟悉,难道你常干这种事?”陶然看到李言这么快就找到了东西,好奇地问。

    “不是,我其实只是客串……”

    李言的话没说完,刚才那个受伤最轻的年轻警察,却突然得意地喊了起来:“果然找到证物了,你完了!看你还能嚣张?竟敢袭警……”

    “你给我闭嘴!”李言恼火地瞪了他一眼,“陶先生不可能贩毒!”

    别人不知道,李言可是知道,家族里的家主李老太爷,因为年纪大了,再加上练功受伤,最近生命垂危,只有血参才能救命,家族中一直在高价寻找这种灵药,但却一直没有找到,目前唯一知道的,只有陶然手上这一株。

    所以务必要和陶然打好关系,爷爷的病可就靠他了。

    “我……”那个被李言训斥的年轻警察一阵发愣,李顾问怎么帮对方说起话来了,难道他们真的是朋友?

    对于这个脑子进水的年轻警察,陶然根本就没搭理他。“这个袋子是两个年轻男女交给我的,他们好像一对情侣,本来坐我对面,说是也在江城下车。让我先保管一下。”

    “这就对了,看来贩毒的就是他们了,坏了,警方行动太急,应该等下车后再抓人的。他们肯定是想让你把毒品带出车站,再来找你会合,可是现在估计看势不对,早就跑了。”

    “我马上通知警方去查那两个男女情侣,陶先生你别着急,车上有监控的,找出当时的录像一看,就能知道这东西是不是他们给你的,所以你的嫌疑很容易洗清。”李言说完,不好意思地说:“不过虽然这样,按程序还是要去做一下笔录,陶先生没有急事吧?可以耽误点时间吗?”

    旁边的那个年轻警察都看傻了,他没想到平时傲气的李顾问今天竟然对陶然这么客气。

    李言和陶然下了车,找了救护车来把那些受伤的拉到医院,又调来了其他警察来对那袋证物进行分析指纹,拍照,还有调监控等等工作……

    陶然跟着李言来到车站派出所,简单写了下事情经过,李言告诉他事情就算完了。“好了陶先生,今天真的报歉,麻烦你了。”

    陶然微微一笑,“算了,一场误会。不过,你花这么多心思调查我,是不是找我有事?”

    李言有些尴尬,照实说道:“是这样的,我爷爷得了重病,只有血参配药来救治才行。所以家族正在全力寻找血参,这种情况有一段时间了,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消息。”

    “你是说你需要血参救命?你怎么会知道我有血参的?”陶然问。

    “之前听人说你去药店买过药,我一时好奇,看到了那张药方单……”

    “哦?你也懂这些?看出什么来了?”陶然心里知道,对方才不是什么好奇呢。这么说自己发现的在京海跟踪自己的人应该是李言的人,本来陶然还有些担心这伙人会趁他不在,去骚扰家里的苏婉玲她们,现在看来倒不用了。

    “您的药方和我们家族中请了数位著名医术商超的大师研究出来,救治我爷爷的药方一样,只有两味药不同,我已经打电话问过,多了这两味药后,此药配合血参,补益元气的功效更大了。”

    原来如此,李言算是个有心计的人,只是在飞机上遇到了自己,就能查到这么多事情,可是他却不知道已经晚了一步,陶然手上的血参已经没有了。

    “第一,这个血参我拿来有用,也是救人用,第二,这个血参目前被盗了,但我知道是谁拿的。”陶然说。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