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1章 即时赶到
作者:道门侠少护花行   陶然苏婉玲最新章节     
    “哈……谁……谁会乱编这种事儿!让那个冷血怪物知道了,那不是找死吗!”

    “你说他是怪物?你死定了!”矮个子哈哈大笑,似乎酒精又控制了他的大脑,声音很大,也不顾及了。

    “小点声,你作死呢!”其他两个人却把脸都吓白了,显然对这个绰号“青蜂”的家伙怕到了极点:“那个简直不是人,冷血动物……嘘,还是别说他了,混黑的这么多年了,还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怪不得都说那个岛国专出产变态!”

    “嗯,对,说点别的!”三个人看来对那个人都顾及很深,一致同说点儿轻松的话题,不过男人之间,轻松的话题是什么呢?对于这些人来说,当然是女人了。

    “说起来,我觉得,那个抓来的小妞长得还真不错!”唯一喝酒喝的少点的那位说。

    “不错?”其他两人都翻着眼看了看他,显然结论和他不太一样:“你没说错吧,她哪里不错了,在……在我眼里,像金恩喜那样的,那才叫美!她长得那样儿,叫美么?”

    “就是,我……我看,李敏儿也不错……”

    “你们两个懂什么?你们那才是审美有问题呢,我觉得这小妞真的长得不错,反正现在就咱们三个,不如……嘿嘿!”

    “嗯?你想干嘛?”另外两个人现在已经喝得很大了,别说他们头脑里不知还能不能反应过来同伴说的事有什么后果,就算能,怕在这种情况下也衡量不出来了。

    宁珊珊现在正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我X,这帮人是不是死人啊?到底是如个混蛋王八蛋把本姑娘给绑来的,哎,不对,刚才看那个人貌似就是那天的警察!”

    可是警察又怎么会做这种事儿呢,宁珊珊就算用脚趾头想也明白,这恐怕又是一起黑白两道勾结了,这在各国都不少见,显然,刚才那个就是个警察里面的败类。

    “怪不得那天看到他带人去抓陶然呢,原来那家伙不是好东西!”宁珊珊抱怨了一句,然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其他地方。“这些人是不是都没有脑子啊,怎么也没有个人来把姑娘我松开,我想上WC啊!”

    这人有三急,饭可以不吃,水可以不喝,但三急来了却是挡不住的。宁珊珊在这里呆了一晚上,早上又面对着蒙面人紧张了半天,想去小解一下是正常的。可是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太粗心了,还是故意的,自从那个蒙面的混蛋警察走了之后,就没有一个人再过来看看。

    “有人没有?来人啦!”忍了半天,宁珊珊终于是忍不住了,大声喊了起来,照这样下去可不行,她想好了,怎么死都比憋死强。

    本来还担心附近的人会不会听到,意外的是刚喊了两声,就有人向这边走过来,只是脚步有些凌乱。

    “小,小妞,别,别喊了,哥哥来陪你,呃!”最后是打酒嗝的声音,一看这人就喝大了。

    宁珊珊看着这打开门进来的三个人,顿时一阵皱眉,怎么进来的是这么三个家伙?她顿时又后悔了……

    “小妞,哎,别……别说,现在我怎么觉得这小妞长得漂亮了?”一个满脸喝得通红的家伙一只手还拿着个啤酒瓶子,另一只手过来就要摸宁珊珊的脸蛋儿。

    “滚开!把你的狗爪子拿开!”宁珊珊恶心得不行,急忙避开他的手。

    可是躲开一个,又来一个,这来了三个,这下可热闹了,宁珊珊左躲右闪,这三个偏偏还都是醉鬼。不管宁珊珊怎么骂,这三个人就是围着她不放,眼看就逃不脱了。

    宁珊珊一眼看见大门虚掩着,心里不由得一喜,“我怎么迷糊了,趁这机会快跑啊,手被绑住了,又不是腿,跑步还不会吗?”

    不过想是这样想,跑起来宁珊珊才知道,没有双臂的平衡作用,跑步是很容易摔倒的,特别是在心慌意乱,环境又不熟悉的情况下!况且,她本来就是个有点粗心的女孩。

    宁珊珊只顾往大门口跑,没有看到门口还有一道不高不矮的门槛,顿时一下子绊在了上面。她反应快,倒没有受伤,只是这么一耽搁,后面的三个人却追上来了。

    “看你往哪儿跑!”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对方倒是说得很顺溜,不再大舌头了,宁珊珊听了却有一种要死的感觉。她可不想把清白毁在这儿,宁珊珊心里大骂,TM的老娘运气怎么这么菜,别人出国就没事,怎么我出来玩一下会遇到这么多事?这个时候,在她脑海里浮现的,不知为什么却是一个英俊帅气的脸孔。

    “这个时候要是有人来救我就好了!”宁珊珊对着脑海里浮现的那个影子叫道,可是她也明白,陶然就算跟她住在紧挨着的隔壁,没有她的允许,一般也不会进她房间查看的,怎么会知道她出事了呢?

    在宁珊珊东想西想的时候,后面的三个人已经快速的围了上来,虽然她心里转了好多念头,可是现实里也就过去了两三秒,感觉三个混混身上的酒气一个劲往她鼻子里钻,宁珊珊很想一脚踢开他们,可是她已经办不到了,她感觉到几双大手抓住了她的衣服,本能的一挣扎,“嘶啦”一声,身上的睡衣被撕了一条大口子!

    宁珊珊大叫一声,头猛地往前一撞,打算就算同归于尽也不能便宜了这帮混蛋!

    “呼!”正在这个时候,不知从哪里吹过一阵冰寒冰寒的冷风,就像寒冬腊月穿单衣站在风雪里似的,不,也不完全是寒气,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总之,三男一女,四个人的动作,在这时突然同时停了下来。

    三个男人眼看就要撕开女孩衣服的手,也停下来了,宁珊珊正在挣扎的动作,也静止下来了,她的眼神茫然,脸上隐隐带着青色,眼珠也泛起了一层青灰色的光。

    “噗通”“噗通”一共响了四声,三个男人一个女人,以有些诡异的姿势,同时倒在了地上,仿佛是被刚才那像寒风一样的冷风给冰冻住了。

    房间外的走廊上,现在正站着一个高挑的人影,他抬起手郁闷地抓了下头发,大步走到四个人面前。

    “哎哟,这是怎么搞的?”陶然不明所以地看着门口被自己“放倒”的四个人,不明白这是出了什么错误。

    他放出纸鹤进行搜索,终于找到了宁珊珊被关着的地方,陶然一急之下,连报警电话也没打,就一个人急急赶过来了。宁珊珊是个女孩子,从昨天晚上起一直被关在这个地方,如果出个什么事情,陶然可是怎么做都来不及了。

    好在他来得还算及时,刚刚到就看到三个混混打算撕宁珊珊的衣服,如果再迟一步,怕是就要铸成大错了。陶然一阵心急,脱口就要喊“住手”。

    别看“住手”这两个字很俗气,喊出来就跟拍电影的似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它是真的管用啊!

    陶然气凝丹田,正待大喝出口,谁知道丹田的一口真气竟然不受控制,突然一下子转到胸口去了!接着,胸口一阵火热。陶然正在诧异间,只觉得胸前一冷,好像刮起了一阵风,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那里向外面释放出去了!

    “什么玩意儿?”陶然一时有点发愣。不过他还没有忘记正事,不过,这时已经不需要他再去喊了。只见面前的四个人,包括行凶者和受害者,三男一女,全都一呆之后,齐齐的倒了下去。

    陶然走近仔细观察,发现每个人都只是昏迷,生命没有任何危险,特别是宁珊珊,由于被大晚上的抓到这里来,醒过来后又不敢再睡,一直都处于精神高度疲惫,紧张的状态下。这个时候昏迷过去,反倒起了一些休息的作用。

    只是,陶然发现这些人的脸色都很青,似乎是被什么邪煞阴气之类的袭击才导致昏迷的。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陶然回忆了一下,这些人的状况绝对是和自己胸前的莫名发热和那阵释放出去的冷风有关。

    “到底是怎么回事?”陶然莫明其妙,自己好像一着急,不由自主就放出了一个大招似的,并且,这个大招貌似还是群攻,一下子就把敌我双方四人全都放翻在地了!

    “难道是这个法器?”陶然翻开衣服,在胸口的位置,放着的正是那只菱型的法器。他反复回想,确认刚才就是这个东西在发威。不过,自从拿到它以来,一直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当初金东川作为一个普通人带着它的时候,也没有发现任何怪事,除了它发出的能量能吸引鬼魂之外。

    “怎么会现在突然发威了,难道是因为我很着急吗?”陶然翻来覆去的研究着这件东西,觉得这东西有些邪门,而且,刚才还觉得胸口一阵发热,难道……陶然再次查找,果然发现一件同样放在胸口的护身符已经莫明其妙的化成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