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你对他做了什么
作者:道门侠少护花行   陶然苏婉玲最新章节     
    “不用了!”江静雅表情厌恶,直接拒绝了他:“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类似的话,而且,我也和你说了不知多少次,我有男朋友了!”

    “如果你说的是上次那个小白脸的话,那你就不要再指望他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江静雅一愣,猛然转过身,却差点和韩家辉撞到,吓得她急忙后退一步。

    “我就那么让你厌恶?”看到她的这个动作,韩家辉有些受伤地问道。

    “当然!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对陶然做了什么?”江静雅顾不得和他计较别的,先急急地问道。她虽然一直在用陶然作挡箭牌,应付身边这只烦人的苍蝇,可是心里却知道,她和陶然并没有什么,也不是男友朋友关系。

    “陶然和这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不许为难他!”

    “唉哟,真是甜蜜啊,这么向着你的心上人?”韩家辉脸色阴沉地说着,眼里的妒嫉之火熊熊燃烧。“你连让我碰一下都不肯,却对陶然这么关心。可惜,你说什么也没有用。谁让他和我抢女人呢?”

    “你无耻,我什么时候是你的女人了?”这个韩家辉,完全是强盗逻辑呀!江静雅气得脸都发红了,一脸怒色地瞪着他。

    韩家辉却不管她的神色,只管自己接着说道:“呵,你不用太担心,他现在还没有什么事情,不过,很快就会有事儿了。不久我就会掌控整个韩氏,等到时候,你想想他一个得罪了韩氏掌门人的小人物,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你这个无耻的混蛋!”江静雅只骂了这一声,就没有再接下去,因为她的手被韩家辉抓住了!

    “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江静雅一边说,一边用力挣扎,当然挣不开。陶然见到这一幕,再也没办法再看下去,飞快地走了过来。

    “放开?你最好听话点,不然的话,你那个心上的小白脸就危险了……”

    “谁危险了?”陶然已经到了韩家辉的面前,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伸手在他的手上一格,顿时韩家辉觉得手一阵巨痛,本能地松开了手。

    “你,你怎么会来这儿?”韩家辉对在这里见到陶然,感到有一些意外。

    陶然顿了一下,总不能说是来看韩灵雨的,那样就露馅了。“我听说苏丽转院了,想起静雅肯定也到了这里看朋友,就找过来了。”

    “太好了,走吧,咱们一起去看看小丽。”江静雅一把拉住陶然的手,就往另一个方向带。她不想再让陶然和韩家辉产生冲突,那对他不好。

    陶然却有些没感觉似的,转过头对韩家辉说:“韩少不觉得应该一起去看看吗?”

    “你们等等!”看到陶然和江静雅已经快到走到病房了,韩家辉这才不甘心地跟了上来,他很想把陶然赶走,可是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刚才那一下,让他的手到现在还有些疼。

    很快到了苏丽的病房,虽然换了一间病房,但是苏丽仍然像之前那像安静地睡在床上,看得江静雅一阵心疼。病房里没有其他人,江静雅坐在苏丽的身边,握住她的手,轻轻地对她说着话。

    “让我看一看。”陶然看到苏丽的样子,不由得眉头一皱,上前来对江静雅道。江静雅不由得站了起来,让陶然坐在了刚才她坐的地方。

    “喂,你想干什么?你不是上次的那个年轻人么?怎么又来了!”苏教授身边还跟着两个肋手,韩家辉看到,像见到了救星似的,急忙跳了起来,:“苏教授。这个骗子又来了,怎么说都不走!”

    “喂,你说谁是骗子呢?”江静雅不干了,马上和韩家辉吵了起来。

    “行了!不管怎么回事,都不能在痌人的房间吵架!”苏教授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他不赞成的看了陶然一眼,陶然则正在专注地检查苏丽的气色,还有身体状态。

    “好奇怪,她身上的那丝不详之气已经淡了很多,几乎没有了。说明造成这样的罪魁祸首没有了。身体么,也在恢复当中,就是有些慢。如果结合我的针灸之术,几次之内应该能够有明显效果。”

    看了一阵,陶然得出了结论。

    “看来换了个环境,对病人很好。”陶然站了起来,嘴里说道,似乎一点也没有听到刚才苏教授和屋里几人的对话。“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病人自从转了院,病情就好不少了吧。”

    “嗯,你怎么知道?”苏教授有些惊讶,确实是如此。而且,重要的是,这个结论是他们专家组刚得出来的,还并没有对病人的家属说呢。那么这个叫陶然的年轻人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当然从病人的气色上看出来的了。我不是说过,我会中医吗?”陶然得意地说,“别以为没有考过医疗证书,就算是没有本事。我师父从来也没有让我考过那种东西!”

    “你师父是谁?”苏教授脸上一阵古怪,师父这个词是一种很古老的叫法,他不是那种无知的医生,这个时候,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陶然是那种古老的医学世家的传人?

    陶然一笑:“师父就是师父。如果能信得过我的话,我用针灸之术,可以让病人更快地恢复健康。”

    “这……”苏教授还没有说话,韩家辉先叫了起来:“不可能!我的老婆怎么可能让你这种骗子来治,你做梦吧!你要敢碰我老婆一下,我就马上报警!”

    “哼,苏丽还没有与你举行仪式呢,也还没登记,算不上你老婆。”江静雅不由得反驳道,说完之后,她自己也愣了。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这样说话。这门婚事不管成没成,都是已成定局了才对呀。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医生,看到没有,这两个人纯粹就是来找事儿的!”韩家辉听到江静雅的话,再也忍不住了,催促着让医生赶他们出去。

    苏教授皱起了眉,他不知为什么,就是觉得韩家辉更加让他觉得心烦。身为一个有医德的医生,他一眼就看出来,韩家辉虽然自称是病人的夫婚夫,却一点也不关心病人。他来这里看病人,与其说是担心病情,不如说是好面子。

    苏教授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他冷冷看了韩家辉一眼:“我觉得,要让病人好好恢复,首先要保证病房里的气氛温馨,安静。”

    苏教授给他碰了一个软钉子,韩家辉的脸色一变,不由连苏教授也恨上了。什么专家,不就是多了几个头衔么?凭什么对他指手划脚!而且把苏丽转到这里来就是这个苏教授建议的。自己搞不定,就用转院来推脱责任,什么专家?呸!

    不过,韩家辉嘴上暂时还是没有说出来,心里却决定,等他掌握了韩氏集团,就把这些让他不愉快的人,统统报复一遍,让他们尝尝厉害!

    韩家辉在心里发狠,这边陶然已经看得差不多了。现在,就是需要让病房里的人都离开,他才好施展手段帮病人看病。

    “我说,苏教授是吗?”陶然眼睛一转,盯在了苏教授的身上。

    “是的,怎么?你有什么话说么?”苏教授有些意外地问。

    “我想和你打一个赌。”

    “打什么赌?”苏教授很奇怪地问,这个古怪的年轻人想干什么?

    “就赌我能治好这个病人,让她慢慢的苏醒过来。只要一周时间。你信不信?”陶然很自信地说。

    “什么?”陶然的话音一落,不但是苏教授呆了,连在一边的江静雅,也同时呆了。

    “你在开玩笑吧?一周时间?一年的时间她也醒不了!”韩家辉在呆了一下之后,更是疯狂地大笑了起来,他觉得陶然真是疯了,这种事也能说出口。如果陶然真有这种本事,早就不是这副屌丝样了!

    韩家辉这一笑,江静雅立刻觉得,这种场合很让陶然难堪,不由得对韩家辉怒目而视,不管陶然能不能做到这些事,至少,他本意是好的。

    而苏教授,也皱起眉,觉得像韩家辉这样修养的人,怎么会是韩氏的公子呢?真是悲剧。

    就在现场的三人神情各异的时候,陶然却没有任何的表情波动,只是像看白痴似的看着狂笑的韩家辉。慢慢的,韩家辉的笑声停住了,他自己也发现,再这样笑下去,会显得很幼稚。

    “哼,不管怎么说,你说的那什么一周就能恢复,简直是神话,如果这样都能行,那我就管你叫神医!”韩家辉怒声道,冷笑地看着陶然,要看他是怎么出丑的。

    陶然看了看他,没说什么,直接走到了苏教授面前,很认真的看着他,“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苏教授看他脸上认真的表情,无奈地摇头:“年轻人,我一开始真的以为你是个骗子,不过,经过对比下来,你可能是真是担心病人,想帮忙的。”至少比某个人强,他扫了在一边幸灾乐祸的韩家辉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