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这么厉害,你来吧!
作者:掌幽冥   云飞扬青青最新章节     
    救下了玄音,云飞扬已然再没有牵挂,忽觉眼前洞天之内的力量不断往那老鬼身上涌去,他想也不想,转动六道轮便直接往前碾压而去!

    再强大的力量在将出而未出之时,总是会有哪怕只那么一瞬间的空隙。而正巧,当云飞扬以六道轮加持的无上神力冲到商山鬼王身前之时,便正好撞上了这个空隙!

    直接探手一抓,云飞扬便扼住了这位上古老魔的咽喉,身上磅礴罡气直接涌入,将他身上凝成的鬼气直接撞散!

    上古帝君?都被封印了这么多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曾消亡,但一身修为大减之后,还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却是让云飞扬很是不爽。

    正如当天与那萧山鬼王说的一样,这些妖魔,虽为上古帝君,听着很吓人,但其实不过是一群在上古便混不下去的废物!

    不管时局如何变化,废物终究是废物,绝不可能因为天地变化,便成就至高!

    右手狠狠掐住山上鬼王脖颈,云飞扬不断将自己身上的罡气往他身上灌入!

    咽喉被制,感受着在体内肆虐的劲气,商山鬼王心里蓦然涌出了当年被禹皇镇压之前的恐惧来!这种生死由人操控的感觉,本以为再不会出现,却没想到刚在族人的帮助下脱困,便被这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强人直接唤醒!

    商山鬼王心里也是苦啊!

    之所以留在商山不曾走,本就是想要钓鱼。商山鬼王很清楚人族的作风,知道他们绝不会,也绝不能放任自己在此地称王。可这引人入瓮,谁知道却引来了一条蛟龙!

    颈上传来的力气越来越大,而自身体内的法力,却又越来越乱,强用真身的力量挣扎,却又如何挣得开云飞扬同样强横,且还有罡气为倚仗的手掌?

    若是不曾凝聚鬼王真身,纯以魂灵,商山鬼王是不用呼吸的,但那样无疑也会让他实力大减,是以几乎每一个人间鬼族,在修为到了可以凝形的时候,都不会选择再以魂灵之躯行走。

    可万事皆有利弊,便如眼前,被云飞扬这样制住,商山鬼王便不由得感觉到了窒息!

    这感觉愈发强烈,若是再有片刻,那他这具真身,便要因为窒息,而死亡。到那时,即便他魂灵尚存,却也没法在真身尚存都打不过的敌人面前逃走!

    心慌意乱之下,挣扎自然是越发激烈,但眼下的情况便如溺水。越是挣扎,死的便越快!

    不到片刻,云飞扬便觉手上传来的挣扎之力弱了下去,商山鬼王本就阴森惨白的脸上,已然没有多少生机!

    云飞扬心中一动,按大黑所说,这些上古时候的老鬼共有十四,萧山鬼王已死,再除却这位商山鬼王,则还剩下十二位。

    虽然这些人就算破除了封印,最多也就跟商山鬼王一般,是道君修为,但这些老家伙,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单个还好,若是连起手来,只怕让他想要这么简单便将之擒杀,也是不能。

    既然这样,那还不如先留着他的命,让他带路去将另外一十二处封印找到,一一格杀,如此方才是万无一失。

    想通此节,云飞扬一松手,商山鬼王便即瘫倒在地。虽然云飞扬掐着他喉咙的手是松了,但打进他体内的罡气,却是不曾收回,依旧是在他体内胡作非为,将他真身搅得不得安宁。

    为防老鬼有手段反噬,云飞扬便在他落地的同时,直接一记‘锁天门’打出,将他浑身修为连同神魂灵魄,一道镇封!

    鬼王变成了废物,已经被佛宝伤了一次的洞天,自然再无力维持,立时散了开去。

    鬼气渐消,云飞扬这才真正的看清眼前景况。

    上一次带着玄音去白玉京,云飞扬也曾路过这商山。那时候人族在这座险山之上开凿的栈道,可是让他记忆犹新。

    然而现在,不说栈道不存,就连整座山,都直接灰飞烟灭。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两面尽是高百丈有余的悬崖断路!一侧是定川,另一侧则是宁州。

    看着这两侧的绝壁,云飞扬忽然想到,这下好了,栈道没了,修吊桥总也不会如之前那般逼仄窄小了吧……

    云飞扬脑洞打开,申屠则是抱着玄音,跟王老实一道下到了谷底。

    一直把自己当成是玄音兄长的申屠,见地上的躺着鬼王还为断气,上前就是一顿猛踹。

    王老实是个爱玩的,虽然比早年要沉稳些,但来到另一个世界的兴奋,却也让他再没有办法沉稳下去,跟着申屠一道,将被锁了天门的鬼王打的闷哼不止。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援手!只不知我徒儿如何了?”便在此时,惨兮兮的佛门二人却是凑上前来。

    玄音的师傅智言和尚,虽然不知道用了方法,将自身伤势控制住了,但一个眼窝空洞洞的,却是再也没办法复原。

    师兄弟搀扶着上前来,目的自然不是别的,正是为了将玄音抢回去!

    “你徒儿?方才这老鬼要杀你徒儿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关心?现在却来说好话,难道就不会脸红吗?”申屠当然不会就这样将玄音还给他们,直接便是出言相讥。

    可正如阴界的和尚一样,或者说跟所有的修士都一样,眼前这两个佛门修士,显然都是脸皮极厚的主。

    智言稍稍一顿,随即面露苦涩:

    “施主此言大谬!贫僧就只有这么一个徒儿,怎么可能会不挂心。只施主也是看见了,我等师兄弟到底是本领低微,实在不是这等老魔的对手。方才伤重,又哪里有本事出手救人呢?”

    云飞扬听得此言,不由冷笑到:“伤重无力吗?莫非是阴界的佛门不正宗?怎么孤在阴界所见,大凡佛门修为到了命境的修士,俱有舍利傍身。两位竟然没有?!”

    “这……”智言这才想起来,眼前这些人,乃是阴界来的,还曾跟梵音寺动过手,自然是对他们佛门有所了解。

    就算再脸皮厚,被云飞扬这直接点破,再加上心中也却是有些愧疚,智言终是不曾再说出什么话来,双掌合十,低头不言。

    倒是一旁的智行,虽然从不开口说话,但眼见得云飞扬似乎不想把玄音交还给他们,心中也是大急!

    如果是玄音身死,佛珠会将他们三人直接斩杀的话,那要是云飞扬把玄音带回到阴界去,就算佛主慈悲,灵山的其余诸佛,也定然会将他们三个碎尸万段!

    极少与外人交际的智行虽然心中焦急,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什么好的说辞能够有机会说服对方,只好用强的!

    舍利一现而出,智行此刻借方才都不曾使出的舍利之威,朗声叫道:“玄音醒来,玄音醒来!”

    云飞扬见状,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这是什么意思,合着你们的舍利在妖魔面前害怕折损不敢用,现在要和我抢人了就用出来?!

    “不知好歹!”冷声一喝,云飞扬抬手便往智行头上的舍利抓去!

    其实智行也不傻,毕竟方才魔焰滔天的鬼王,此刻正被云飞扬打成了废人,躺在地上低声哀嚎。哪里还不知道眼前这人比方才的妖魔强大。

    但一来是因为事关玄音,责任重大,不敢丝毫有失;二来,也确实是觉得云飞扬等人与玄音熟识,甚至为了他与道境妖魔动手,想来看在玄音的面子上也不会对他如何。

    只可惜,他显然是真的不懂人情世故。

    就凭他直接将舍利放出,便足以让人觉得这是在挑衅!更何况,似云飞扬这样的人物,行事全凭喜好,哪里会看在什么人的面子上!

    本就有伤在身的智行,面对云飞扬浑厚无匹的罡气,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圆坨坨,金灿灿的舍利,便到了云飞扬的手中!

    “施主且慢!”

    方才被商山鬼王如同拍苍蝇一样拍落在地的智远,此时终于是醒了来,只刚从崖上的官道上下来,便见师弟一脸惨白,而云飞扬手中却是托着一枚舍利,当即便明白了几分!

    “你有何话说?!”云飞扬心中不悦,不管是谁上来,都不会给好脸。

    智远见状,心中一沉,恭声道:“阿弥陀佛!施主,贫僧的师弟自来不通世情,若是有什么地方不防,冲撞了施主,还请施主念看在玄音面上,莫要与他计较才是。”

    “呵!玄音的面子?你以为这个小不点脸有多大,孤还要顾及他的面子?!”

    云飞扬将手中舍利一上一下的抛来抛去,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大施主,小僧的脸怎么了?”昏睡中的玄音,到底还是让智行给叫醒了。

    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云飞扬在跟师伯说什么脸大脸小,是以玄音才刚刚醒来,便忙问道。

    云飞扬既然打定主意要把玄音收在自己手下,自然得想让他看清楚他三个师门长辈的真面目。

    是以也不管玄音有几分清醒,直接就把方才他师傅们眼睁睁看着他被妖魔捉去,却不舍得祭出舍利的事说了出来。

    玄音沉默了,一路行来他便觉得师傅们并不是他想象之中的那样。如今更听得云飞扬这么一说,心中便已然信了七分。

    “师傅……大施主说的,是真的吗?”玄音终究还是没忍住,在申屠怀里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看着失去了一颗眼珠子,现在却已无大碍的智言。

    智远也是恶狠狠地盯着他,智言知道,师兄是想让他哄一哄玄音,哪怕是骗,也决不能让他与佛门离心。

    可智言犹疑再三,却终究说不出话来。他对玄音的感情,虽然没有玄音想象的那般深厚,但也不都是伪作。回想当时,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危,他们确实是不曾出手。

    虽然这也是因为他们知道云飞扬就在边上,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退缩却是事实。

    玄音见师傅这般神情,心中失落已极。其实,他只要师傅说一句‘非是不肯,实是不能’便已是足够。哪怕,这话是骗他的。

    智远见状,心中一下也是慌了神,冲着云飞扬低吼道:“施主过分啦!即便你不出手,难道我三兄弟联手,还制不服这一个小小的妖魔吗?!”

    玄音猛然抬头,双目滚圆的看着眼前这个自欺欺人的师伯,一种陌生感在心头涌起。

    云飞扬闻言,认真的看了智远一眼,转而手一挥,地上的鬼王身上一道青光飘起,随即鬼气又是腾腾而起!

    “说得这么厉害,那就来吧!”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