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滔天怒!
作者:掌幽冥   云飞扬青青最新章节     
    看到云飞扬的‘礼物’,施世英终于是彻底明白,云飞扬之前全都是在演戏!

    早在半年前,云飞扬将与妖族结盟的消息传遍天下之时,施世英其实已经慌了。只是当时正好是在萃取青青体内红莲业火之时。

    就算是立即停止,却也已然挽不回局面。再加上业火的诱惑实在太大,而血海方面,也表示日后会鼎力相助。这才让他稍稍安心,但也去了一趟紫霄宫。

    原本在他想来,云飞扬跟佛道是化不开的死仇,且道门又早已在南疆布局,若是他亲自登门,或许能够让紫霄宫为了南疆的利益,而选择帮助他。

    谁知道当初冥王城一战,叶玄已经彻底被云飞扬打怕了,除非云飞扬攻入东原,否则想要他对云飞扬动手,绝无半点可能。

    是以从东原回来,施世英也曾想过,只拿业火,而不答应湿婆的求亲。可湿婆却直接威胁施世英,若他不答应,则不用等云飞扬来,血海就会先把施家给灭了。

    骑虎难下的施世英,只能选择屈服。好在这之后,湿婆给他留下了一枚血灵珠,用以传讯告急。

    方才他一听到下人说云飞扬打上门来了,立刻就已经将这血灵珠捏爆。所以在他想来,只要再等片刻,血海就一定会有人前来。

    当然,即便血海之人现在已经在往这里赶,他们也要保证不会在援兵到达之前,就被云飞扬杀光。为今之计,只有用青青和德福做人质,让云飞扬投鼠忌器,不敢妄动。

    老奸巨猾的施世英,其实方才就已经吩咐人,去将青青和地牢里的德福带过来。若云飞扬此来只是单纯的救人,那他也不妨直接放人;而若不是,那就直接是人质。

    可惜,他这一颗黑心两手准备的法门,却是注定要失算了。

    “带人?带什么人?你以为,孤还会再给你们半点机会吗?”云飞扬自然知道施世英所谓的‘同归于尽’是什么意思。

    只是刚才他已经接到了敖鼎和帝释天的传讯,青青和德福,已经被他们救下。也正是因为这个,云飞扬方才有心思戏弄施家这些人,否则早就动手了!

    别看帝释天在万妖池的事情上显得很是无能,实则在这个事情上,整个阴界,除了始作俑者梵音寺之外,便只有云飞扬方才有本事化去道韵了。

    而帝释天本人,坐镇十万大山这么多年,在极幽宫和梵音寺双重夹击之下,仍能保得妖族一片净土,足可知其能。

    就算是手持海王叉的敖鼎,在冥海之外,都只能与他斗个平手,甚至还要稍落下风。

    这样的两个大能者,一对一的保护,施家若是有本事将人抢过来,那也不用怕云飞扬了!

    施世英见云飞扬镇定自若,心中忽然生起了一股强烈的不安,转身就要亲自去抓人。

    可刚一转身,就见一个异族男子,笑眯眯的走了进来。而在他神兽,则是一只火红色的豹子,化成了两人大小,将青青驮在背上。

    “王上,臣幸不辱命!”敖鼎直接撞开拦在门口的施世英,朝云飞扬拱手笑道。

    云飞扬忙道:“多谢敖兄!”也不多说,直接就越过了敖鼎,往他身后而去。

    青青虽然虚弱,又是半夜被毛毛在脸上乱舔给舔醒的,但现在,她的气色,却丝毫没有半点问题,身上穿着以前从来不会穿的鲜艳颜色,在见到一身戎装的云飞扬的瞬间,就是笑着哭了出来。

    按说这个时候,应当是久别重逢的一对情人相拥互诉的场面。可是不要忘了,这里可不是别的地方,边上可还四个尊者一个道君啊!

    施世英在被敖鼎硬生生撞开之后,如梦方醒。不等云飞扬将青青从灵兽背上抱下来,双掌一横,直接就往青青抓了过去!

    既然云飞扬早就防着他们鱼死网破,那肯定不会只顾着一个人,地牢那位,也绝对被他救下了!是以如今,就是他们想要活命最后的机会!

    施世英反应极快,动手也是干净利落,哪怕眼前随便换一个人,只要不是云飞扬和敖鼎这样的一方霸主,他都已经得手了。

    可惜,事实就是事实。能在云飞扬面前动手掳人的,或许有,但他施家,施世英,却显然不在其列!

    道境一重的修为,放在外人眼中,那也是绝对的大能!

    可眼前的是谁?一个是统御亿万海族,洞天已然完满,道宫可期的海王至尊!另一个,更是能够将佛道两家十余位道君打得死伤近半的绝世凶人!

    从施家人一进来,云飞扬便已将灵觉铺开,施世英浑身法力一动,还不曾使出动作,便已然被他灵觉识破。

    心中压抑已久的无边怒火,如同火山喷发一样,奔涌而出!早就在杀心地催动下蠢蠢欲动的罡气顷刻爆发!

    ‘禹皇步’一步踏出,云飞扬便已到了施世英身前,见眼前双掌殷红,其中更有丝丝热力,显然是那业火之精已经被炼化得差不多了!

    即使是云飞扬自己,在群敌环伺之下,都不曾想过要将青青身上的红莲业火化为己用,现在却竟然被这些王八蛋偷了!该杀!

    心神一动,六道轮立时在他背后凝现而出,整个空间霎时被稳定住,随即便见一根天柱,随着云飞扬拍落下来的右掌,直接从虚空一压而下!

    红色天柱,正是与朱雀相辅相成的火系规则之柱!

    而这所谓的‘规则’之力,实则是大道之气!别说是这种程度的红莲业火,就算是完满形态下的酆都火海,也无法在‘火’字神文照耀下有半分作为!

    轰!

    施世英被天柱直接压在了下面,身上本就还显生涩的业火,直接便开始反噬其身!

    若不是天柱在镇压他的同时,也将业火镇住,就是业火的反噬,也已经让他变成了一团灰烬!

    “飞扬……”

    天柱压下,云飞扬立时就要将冥书使出,将这施世英抽取神魂镇入冥狱,永生永世被冥书折磨。可青青一声既委屈又欣喜的呼喊,立刻便让他停下了手中动作。

    转过身,看着毛毛背上四年未见的小女人,云飞扬展颜一笑,张开双臂,也不说话,就如当年,他在九银山矿洞内呆了许久,从洞口出来之时一样。

    青青翻身而下,乳燕投林般,一下扑进了云飞扬的怀抱,贪婪地嗅闻着云飞扬身上那让她感到无比安心的气息。

    虽不曾哭出声,眼泪却似决堤一样涌出,顺着云飞扬身上的盔甲,便从他胸口直接淌落到了地上。

    习惯性的用右手揽住青青的腰肢,左手抚弄着女人的长发,云飞扬心头一软,柔声道:“不怕,我来了。”

    对现在的青青来说,再没有什么情话,能比这五个字更让她感到满足。

    在云飞扬的怀里,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无法再让她感到半分的恐惧。因为她知道,就算是天塌下来了,这个在她耳边温声低吟的男人,都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

    千言万语涌上喉头,却说不出来半个字,青青只能拼命的点头,用力的抱紧,来给云飞扬以回应。

    在外人眼中看来,刚强至极,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的冥王,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他是威震天下的冥王,更是怀中这个女人唯一的依靠……

    施世英动手不过转眼,就已被云飞扬强势镇压!施家剩余的四位尊者,此时才刚刚站起身来,就已经被敖鼎手持海王叉镇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而不被所有人放在眼中的施红伊,更是在云飞扬威压尽露的情况下,瘫倒在地,只能用嫉妒到死的眼神,看着相拥的青青两人。

    只是,云飞扬两人的温馨没有持续多久,便被一脸阴沉的帝释天给搅扰了。

    “王上…额……”帝释天张嘴才发现,云飞扬现在却是一种他从不曾见过的温柔。即便一身的气势几乎成了实质,也已然掩盖不了这种柔情。

    云飞扬头也不回,道:“妖主辛苦!德福那小子呢,让他进来!千叮咛万嘱咐,竟然还出了差错,简直混账!”

    话虽凶,可语气却没有半点要怪罪的意思,充其量,也就是看见自家兄弟不争气的斥责。

    帝释天闻言,沉声道:“王上,他…还是王上亲自去看看吧!”

    嗯?云飞扬从帝释天这句话之中,听出了不好的意味。在青青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随即便将青青抱回到毛毛背上,让毛毛跟着自己。

    “敖兄,这里就交给你了。”

    天柱收起,施世英自胸膛之下,尽数化为肉泥,体内的业火之精,也在反噬他之时,被天柱直接吸收。若非是他修为还在,早已死透了。

    有敖鼎坐镇,云飞扬自然是放心的带着毛毛在帝释天指引下,从正厅大殿,走到了一个脏乱的小院。

    虽然路上也碰到了几波施家的下人,甚至是兵丁,但云飞扬气势尽露,哪里是他们敢来招惹的?

    皱着眉头独自进到小院,便见地上一团东西,而院内只有一个地牢的牢门。

    “人呢?德福?”云飞扬不见人,立刻问道。

    “王上……”

    虚弱得只有气音没有声响的呼唤,直叫云飞扬心头一颤,随即艰难地将眼神转向地下那一团绝不可能是一个人,更不可能会是德福的东西!

    “德福?你…起来,躺在地上作甚。事情办砸了就得受罚,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起来!”

    云飞扬声音发颤,他希望这只是德福跟他开的一个玩笑,这小子,这么胆小,肯定是怕受罚!

    被施红伊最后一次用刑,直接斩断四肢的德福,只剩下光秃秃的一个躯干。听得云飞扬这般说,强笑道:

    “嘿嘿,王上,现在我可站不起来了,得你弯下腰来才行。”

    “你别玩了,快起来,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云飞扬心中一片空白,无意识的说着话,便即跪坐到了德福身边。

    见曾经胆小怯懦,却比任何人都忠诚,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德福,此刻手脚四肢,耳朵鼻子都已不见,只剩下眼睛和嘴巴尚还完好,云飞扬想要伸手,却怎么也伸不出去。

    人彘!人彘!

    滴答!两滴泪水掉落泥地。

    德福见状,更是红着眼睛,扯着嘴笑道:“王上,我还活着,我要报仇!”

    “对!你还活着,活着!”

    云飞扬如梦方醒,解下身上披风,将德福裹住抱起,轻声说道:“咱们去报仇!”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