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条件
作者:掌幽冥   云飞扬青青最新章节     
    刚一出北邙,云飞扬便接到了左太易传来的消息,说天界秘密派来了使者,正在冥王城等着他,有事关三界的大事要跟他商量。

    按照先前的了意所说,梵音寺遭受的大难。现在天界应该已经乱成了四份。一为之前的天帝、佛主所统领的佛道两方,一为从帝陵复活出来的两位帝君拉拢的佛道。

    想也知道,左太易讯上所说的使者,绝不会是天界叛乱的那一方。所以云飞扬对于这件事情,倒也不曾多么着急。

    回到冥王城之后,云飞扬没有大张旗鼓的惊动任何人,只在第一时间便回到了冥王宫,找来了左太易。

    “王上,自天界而来的两位密使,分属天庭和灵山两家,现如今正在城内的暂歇。”左太易说道。

    云飞扬微微颔首,道:“他们可曾透露过要与孤商议何事?”

    “不曾,便是妖主相询,他们也只说要面见王上。”左太易想了想,接着说道,“臣不知他们来意,便擅自做主,不让玄音和了意与佛门来的这位见面。似是惹得这位使者有些不满。”

    左太易话中似有些忐忑,云飞扬却对他的做法很是满意:“无妨,你做的很好。他们此来,乃是有事求我,不满又能如何?”

    玄音这个小东西,知道云飞扬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若是让他和佛门来的人见了面,说不定就会生出什么幺蛾子来。

    左太易放下了心中的不安,便听得云飞扬又道:“北邙之事,已然暂定。那些逆贼,已被孤斩了。冥海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王上离去之后不到半日,海王殿下便即出关。现如今已经去到了冥海坐镇。而冥海内的叛逆,除却仍是广招手下之外,倒也不曾有其他动作。”

    冥海疆域辽阔,且海中还有许多部族,对海族皇室的统治并不是那么满意。所以这个人能够拉拢到手下,并不算稀奇。

    云飞扬沉吟片刻,说道:“既然敖鼎已经去到了冥海,那想必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太易,你这就去将那两位使者请来吧,孤在这里等着他们。”

    左太易领命而去,虽然现在已是午夜时分,但修士却不像凡人那样,非得睡眠。所以现在去请人,反倒会显得云飞扬对他们很是看重。毕竟才刚一回来就找他们,若是不看重,且等明日不是一样?

    很快,左太易便领着一个道士和一个和尚进到了殿内。不过这两个使者,云飞扬却是一个都没有见过。

    “两位远来,孤本当亲迎。只恰逢府中正有要事,如今方才得见,怠慢之处,还请两位多多包涵。”云飞扬和颜悦色的拱手说道。

    佛道来人,自也是连道不敢。一番寒暄之后,众人落座,云飞扬抢先问道:“二位使者如何称呼?此番前来,又所为何事啊?”

    与之前在人界的见到的天界两人不同,这一次的两个人,显然是知道云飞扬手段,并没有半点不敬之色。

    “贫道苍陌,忝为天庭兜率宫仙君,今奉天帝诏令,特来此求见冥王陛下。”

    道门这位苍陌仙君,一身修为,从道韵来看,也是建立了道宫的道境三重大能。而另一边的佛门虚灵佛陀,修为则稍稍出差了一筹,是洞天圆满的境界。

    听得眼前此人也是出自兜率宫,云飞扬心中一动,故作好奇地问道:“苍陌仙君也是出自兜率宫吗?那仙君可曾识得此界道门前任道尊,李元?”

    李元就是当初在冥王城外伏杀云飞扬,而后反被云飞扬斩杀的那个道门古修。

    苍陌神色不变,淡淡回道:“自太古之后,天庭与阴界道门,便几乎没有了往来,是以陛下所说的李元其人,贫道却是不知。不过当年我兜率宫确也有人入了阴界就是。”

    云飞扬点了点头:“如此说来,李元倒也确实是兜率宫门下了。只是这一来,仙君只怕是要与孤王为难咯。”

    “陛下此言何意?”苍陌此来身负重任,哪里敢为难云飞扬。听到云飞扬这话,只以为是云飞扬要跟他们为难,忙便问道。

    “想必两位对于当年之事也是清楚的。是以早年此界道门联合此界佛门,便在这冥王城外,联手设伏,欲将孤置于死地。

    孤虽不愿,但总也不能束手就擒。一番争斗下来,不意竟是将这位李元道尊,斩杀当场。是以今日听得仙君与之乃是同门,不免心有戚戚呀。”

    云飞扬微笑着解释了一番,只不管是心里还是面上,都不曾有半点戚戚之色。

    闻弦歌而知雅意,苍陌能在天庭大派兜率宫坐上仙君的位置,自然不是什么傻子。听完云飞扬这么一番话,当然知道云飞扬这是在试探他们。

    “冥王陛下多虑了!当年之事早已过去,我天庭与冥王陛下并无半分仇怨。这李元,既然是先行设伏欲害陛下,便是死了,也是罪有应得。陛下切莫挂怀才好。”

    云飞扬抚掌大笑:“哈哈哈,好,好。仙君这般说,孤也就放心了!那便请仙君说说,此次前来究竟为何吧!”

    先前提起李元,云飞扬的目的乃是再试探一次天界对他的态度。既然苍陌丝毫没有不满,那自然能够幼时好商量。

    苍陌暗暗松了口气,想了想,肃容说道:“陛下可知现如今三界皆已大乱了?”

    “略有耳闻。”

    “前些时候,忽有两位帝君不知从何处而来,自称是天庭和灵山许久以前的领袖,想要让天帝、佛主退位给他们。

    如此无礼之事,我等自不会答应。只是说来可笑,就是这么两个人,竟然还真的便将从天庭和灵山各自拉走了一些个心怀不轨的逆臣。

    一时不曾防备妥当,便叫这些人起了势。现如今,不管是我道门天庭,还是佛门灵山,皆是一分为二。

    而据我等所知,人界和阴界现在也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说到这里,苍陌停了下来,想看看云飞扬的反应。

    云飞扬见他说着说着忽然停声,心头也是冷笑不已,明明就是来求人的,却还想着要别人吃亏,真不愧是执掌天界无数年的大势力。

    可他的势力再大,云飞扬也是丝毫不惧,淡淡说道:

    “仙君所言不错,阴界确实也出了这么一个打着帝君的旗号,想要搅乱局势的。不过这与天界并没有什么关系吧?而且,孤自觉也能应付得了他。”

    苍陌沉默了,他们这一次确实是要云飞扬出手相助,只是出于一个使者的本能,他还是想要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只可惜遇到了云飞扬,一下就把话给聊死了。

    好在他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边上的灵山佛陀虚灵见他被云飞扬噎得说不出话来,便将话头接了过去,道:

    “阿弥陀佛!陛下神通广大,如今便是在天界也是广为人知。这区区小事,自然是对付得了的。只是陛下可还记得人界所见的域外邪魔?”

    云飞扬神色不变,仍是无所谓一般:“自然记得,怎么,莫非孤在人界与那两位天界道友说得还不够明白么?你们此次还是来找孤王讨要朱雀之法的?”

    这话一出口,苍陌和虚灵都听出了云飞扬的不满之意,忙道:“陛下误会了!那等秘法,我等又如何敢轻取?

    也罢,冥王当面,我等便也不卖关子了。还请陛下出手,将如今我等两家,已然到了阴界的叛贼除去,助我天界一臂之力!”

    云飞扬轻笑一声,摇头道:“佛、道主宰天界多年,仙君、佛陀不计其数,只稍稍派些人便如你二位一样,来到阴界便是。却为何要孤出手?”

    苍陌和虚灵对视一眼,随即便听得虚灵出声说道:“陛下不知,天界遭邪魔入侵,我等两家便已然抽调不出太多人手。

    此刻又生叛乱,叛贼们可不曾管这邪魔如何,直将我等逼得是腹背受敌。这般情况下,方才派遣人下来,试图将阴界分支调回天界去,却又遭了不幸。

    如今即便我等两人,也是刚刚才从抵御邪魔的前线下来,是以阴界之事,着实是无力插手啊!”

    云飞扬听完,脸上的笑意不免更深:“呵呵,按你所说,难不成是要孤出手,将下来这里的叛贼斩杀,好让你们在天界不至于如此为难?”

    “正是如此!”

    “那也不是不行。”云飞扬点了点头,随即又道,“只不过,你们须得答应孤一个条件。”

    虚灵两人眼前一亮,齐声道:“陛下但说无妨!”

    “很简单,既然你们也跟孤一样,觉得往事已矣,那紫霄宫和梵音寺这两者,日后须得撤出阴界。日后即便是三界俱通,你们要来阴界,却也得经由大风同意方可。”

    从之前得知天界自顾不暇开始,让佛道不站而撤出阴界,便是云飞扬心头的一个重要计划。现在天界有求于己,顺势便直接将其作为筹码。

    而对于云飞扬的这个要求,佛道的这两人,显然也是早有准备。

    先前被噎得没话说的苍陌仙君,答应了下来:

    “当年之事,孰是孰非,今日已经难以说清。现在三界局势动荡,便是陛下不说,我等也早有此意。为保三界亲善,紫霄宫和梵音寺撤出阴界,我等也自无异议。”

    苍陌这般说着,一旁的虚灵也是连连点头。

    见他们答应得如此爽快,云飞扬半是玩笑的说道:“嗯?既然你们也早有此意,那这个要求便不作数了吧?!”

    苍陌两人闻言立时便是满脸错愕,吱吱唔唔的说不清楚话来。

    其实天界确实有将阴界的这些人召回去的想法,但真要说早有此意,却也是过分了。毕竟阴界的资源,并不比天界就少,要他们无条件放弃,显然不可能。

    而苍陌方才说的,不过就是一句场面话。

    好在云飞扬也不是当真,见他们这般神情,也是大笑道:“哈哈哈,戏言戏言,两位切莫当真。”

    虚灵吐了口胸中郁气,合十双掌,宣了声佛号,问道:“陛下,却不知我灵山玄音,现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