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进击的海拉(三合一章节)
作者:我在村口烫头   美漫生存指南最新章节     
    得到奥丁的道歉,瓦尔基里的情绪非常激动,她从没想到能有这么一天,让当初那位坐在阿斯加德王座之上,睥睨着九界生灵的众神之父向她低头道歉。

    即便当初瓦尔基里是整个阿斯加德最优秀的女战士,可她与奥丁的交流也始终非常有限,在庙堂之上,她只能感受到奥丁的威严和肃穆,只能感受到他代表的那不容置疑的、冷冰冰的王权,却无法认识到这位九界的庇护本质上也是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活生生的人。

    今天在阁楼上的一番谈话,让瓦尔基里彻底放下了之前对奥丁的成见,也解开了多年来的一个心结。

    这时奥丁看着泪流满面的瓦尔基里,低声问道:“你愿意原谅我吗?我的孩子。”

    “喔,我当然愿意,我尊敬的王。”瓦尔基里声音颤抖的说道。

    这一刻她忽然意识到,她对奥丁的尊重并不来自于奥丁的权力以及他的身份,而是来源于奥丁的仁慈、来源于奥丁的善良。

    当她明白奥丁真的在竭尽全力庇护阿斯加德人、庇护九界生灵的时候,她终于心甘情愿效忠于奥丁,并且真心愿意将生命奉献给阿斯加德的王座。

    她明白这些年来在海拉的事情上,奥丁承受的痛苦并不比她要少。

    瓦尔基里失去了战友和爱人,但奥丁则亲手将自己的女儿流放答案到阴森寒冷的冥界之中……

    生离和死别同样痛苦,奥丁也付出了很多。

    看着老迈的君王,瓦尔基里几度哽咽。

    ……

    一直过了很久,瓦尔基里才调整好情绪,随后她低声问道:“那么众神之父,我能否冒昧的问一句,既然你的精神没有问题,那么你为什么要装疯卖傻呢?”

    “你来到地球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高飞吗?”

    “你的诡计是用来欺骗高飞的吗?”

    “当然,这些问题也许我不该知道,也许是我多嘴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请您务必原谅我,众神之父。”

    奥丁呵呵一笑,摇头道:“别担心,这些问题我可以回答你。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瓦尔基里,抛开个人情愫不谈,你认为阿斯加德现在的制度怎么样?你觉得阿斯加德的王权有问题吗?”

    “这个嘛……”瓦尔基里有些忐忑,这可不是个简单的问题。

    但实际上正如她在萨卡星上对高飞和托尔所说,她早就厌倦了阿斯加德的王权。

    阿斯加德的百姓向奥丁效忠,瓦尔基里可以理解。因为奥丁帮助阿斯加德变得强大、庇佑九界的生灵,他是九界的守护者,向奥丁效忠就等同于保护自己。

    可是这份权力就该代代相传吗?阿斯加德的子民就应该无条件的向奥丁的儿子、孙子、后辈一代一代的效忠吗?

    倘若这些子嗣之中,有人并不打算像奥丁这样庇护九界的人民呢?

    倘若这些子嗣之中,有人德不配位呢?

    封建世袭制是个原始的、落后的、愚昧的制度,这一点就连地球人都已经认识到了。

    而瓦尔基里并不是个惧惮说出自己真实想法的人,她直言不讳的说道:“我认为目前阿斯加德的制度很落后,急需改变。”

    “没错,你说的没错……”奥丁并不生气,反而呵呵笑着点头道,“其实早在海拉背叛我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一点了。我一直在想,一直在后怕——你说如果当初我和海拉征战九界的时候,万一我不幸阵亡,而海拉继承了阿斯加德,那么现在宇宙将会是一种怎样的光景?”

    瓦尔基里想了想,也不免吓出一身冷汗。

    “不夸张的讲,至少整个银河系都会被海拉奴役吧……而她的野心当然不会止于这里,她要去统治整个宇宙,死亡和杀戮将会伴随在她的身旁。”

    “所以让我的子嗣来继承我的一切,这绝不是个好主意。”奥丁摇头道,“这些年我仔细的观察我的这些子嗣,不仅仅是海拉,还有后来的托尔和洛基……”

    “喔,你还没见过洛基,他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不过这并不是我拒绝传位给他的理由。我曾说过,他和我很像,他继承了我的智慧,但他的智慧缺乏道德约束,这让他变得非常危险……”

    “说说托尔吧,你和他应该已经很熟了,你觉得托尔会是个好国王吗?他会成为九界的称职的庇护者吗?”

    瓦尔基里很果断的摇头道:“恕我直言,不会。”

    “托尔骁勇善战,为人耿直,但是却没有什么权谋,空有一腔孤勇……他也许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将军,但绝不会是一个稳重的国王、一个庇护九界的守护者。”

    奥丁赞许的点点头,说道:“没错,你果然很了解托尔。我曾经试着让他成为阿斯加德的守护,但是很不幸,他没能通过我的考核……”

    “所以我更加确定了一点——继承我位置的人,不一定非得是我的子嗣,也可以是其他人。”

    瓦尔基里则揣测道:“也可以是其他阿斯加德的贵族?只不过更有能力一些,比如海姆达尔?”

    奥丁笑了笑,摇头道:“不,权力应该由最合适、最有能力的人继承,而不是应该由贵族、亲属和朋友继承。这也是我这次来到地球的原因。”

    听到这里,瓦尔基里已经恍然了:“所以您才会故意装作糊涂,您实际上是在暗中考察继承者?”

    “呵呵呵……”奥丁笑得开心,“你说对了。”

    “所以您选定的继承者,是个地球人了?”瓦尔基里眼前一亮,她似乎已经猜到了这位继承者是谁。

    奥丁却并未揭晓这个问题的答案,而是低声对瓦尔基里道:“接下来需要你配合我表演了,孩子。”

    瓦尔基里恭敬点头:“遵命,众神之父。”

    ————————

    当奥丁和瓦尔基里一同下楼的时候,高飞和托尔他们正对楼上的情况表示一头雾水,原本高飞和托尔的听力都比一般人要强一些,所以奥丁和瓦尔基里就算站在阁楼上谈话也能被他们听到,但因为奥丁之力为奥丁提供了一个安全的气场,这气场无形之中起到了隔音的效果。

    所以毫无疑问,想知道两人交谈的内容并不容易。

    下了楼的奥丁还是一副精神不太正常的样子,朝着嘉莉要水果。

    嘉莉则无奈的对高飞耸耸肩:“看见了吧,老爸?这一个礼拜你闺女过的都是什么水深火热的日子啊……现在你终于回来了,快帮我照顾照顾奥丁老爷爷吧。”

    高飞笑着揉了揉闺女的脑袋,去厨房帮助奥丁洗水果了。

    不过临走之前,他朝着瓦尔基里使了个眼色,后者连忙跟了上来。

    “谈的怎么样?”高飞小声问道。

    瓦尔基里则演技上线的耸耸肩,苦笑道:“当我看到奥丁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之后,我对他的恨意就消失了。说实在的,其实奥丁并不是有意要害我和我的姐妹们的。他当时也不知道海拉会对我们下毒手……”

    高飞不算意外,但却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

    “真的?所以你没有让奥丁给你道歉?又或者,奥丁也没有给你道歉的意思?”

    瓦尔基里点点头:“是的。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我也懒得再和他计较什么了。我想这件事情真正的根源还是海拉,如果能够杀掉海拉给我的姐妹们报仇的话,她们泉下有知才会瞑目的。”

    尽管瓦尔基里很擅长撒谎,但她还是不敢和高飞多聊这件事,毕竟说多错多,再加上高飞又是个非常聪明、非常敏感的人,万一到时候说漏嘴破坏了奥丁的计划就完蛋了。

    所以她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回阿斯加德?”

    “喔……这个啊……”高飞并没有怀疑瓦尔基里,而是点头道,“这的确是个问题。现在阿斯加德落入了洛基的掌控,而他对海拉的到来还一无所知。我想是时候先返回阿斯加德通知他一声了。”

    说完,他拿着一颗苹果走回客厅,把苹果递给奥丁,之后转身对托尔道:“托尔,准备好回一趟阿斯加德了吗?”

    “这么快就回去吗?我才刚和我老爸见面。”托尔道,“不过我是不是可以带着我老爸一起回阿斯加德?”

    没等高飞回答,奥丁立即摇头道:“不不不,我不回阿斯加德,阿斯加德现在在托尔的治理下繁荣昌盛,不用我去多管闲事。”

    托尔简直无语了——我才是托尔好嘛!

    高飞则严肃的说:“托尔,奥丁并没有告诉洛基海拉的存在,现在洛基还什么都不知道,阿斯加德也处于不设防的情况下,这很危险……”

    托尔认真的点点头:“我明白,就算不考虑我那个素未谋面的姐姐海拉,我也不能让洛基统治阿斯加德……这本身就很危险。”

    回头看了一眼正啃着手里大苹果、并且把汁水啃得满胡子都是的奥丁,托尔眼神中流露出了一抹不舍。

    他知道自己父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陪在这位垂暮老人的身边,看着他像活宝一样嘻嘻哈哈,听着他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叫成洛基。

    可托尔又必须要返回阿斯加德,他知道他必须这么做。

    因为这是他的职责,是他与生俱来的义务。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托尔回头询问高飞。

    高飞说道:“最好现在就走。奥丁说过,他现在的力量越来越薄弱了,而在这种情况下海拉随时都可能从冥界逃出,也就是说,你姐姐很可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该死!”托尔郁闷的攥了攥拳头,“那我们必须要马上走了。”

    之后他又有些头疼:“可是彩虹桥怎么办?现在把守彩虹桥的并不是海姆达尔,而是洛基的人……洛基那家伙一定不会放我们进去的。”

    高飞道:“我对阿斯加德不够熟悉,所以我的空间魔法没办法直接使用。但如果你告诉我阿斯加德的坐标,我可以让里德利用瞬移机器把我们送过去。”

    托尔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摇头道:“不用,我有别的办法。”

    说完他转向奥丁,抓住老父亲的肩膀喊道:“父亲!父亲!阿斯加德有危险,快把我传送到阿斯加德,我需要拯救我哥哥!托尔他有危险!”

    奥丁一听这话,连忙扔下苹果,紧张道:“真的?托尔他有危险?”

    “当然是真的,快送我过去!”托尔低声道,“我要去帮助我哥哥。”

    奥丁心里头想笑,但表面上却全力配合托尔表演,右手一招,永恒之枪冈格尼尔已经到了他的手上。

    “那么就别耽搁了,快去吧!”

    与托尔未来的兵器风暴战斧一样,奥丁的永恒之枪在奥丁神力的加持下,也能够直接开启彩虹桥,直达阿斯加德。

    看到奥丁拿出冈格尼尔,托尔连忙朝着高飞招了招手。

    “快走了,高飞!”

    高飞点头跟上,而瓦尔基里也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

    “还有我!”

    随着一道耀眼的光芒泄落,三个人同时乘坐上了奥丁开启的彩虹桥。

    而看到刚回家没多久的老爸又一溜烟跑没影了,嘉莉心累的叹了口气。

    “这个不靠谱的老爹……真是让人头大……看来接下来这几天我又得照顾痴呆老头儿了……”

    ——————

    此时此刻。

    阿斯加德。

    彩虹桥的尽头和开端。

    新上任没几天的新守卫斯科尔奇正坐在一把浮夸的椅子上,和几名身材火爆、长相姣好的阿斯加德长腿女郎谈天说地。

    “想当年,我在约顿海姆作战的时候,那简直就是战神本神,巨人堆里杀他一个七进七出还能毫发无伤,单枪匹马捅穿敌人的阵营,再把他们将军的脑袋割下来拴在裤腰带上,驾驶着飞行器胜利归来……”

    “就算是咱们阿斯加德以骁勇善战著称的雷神托尔,见了我那也是客客气气,还得竖起大拇指喊一声‘真英雄’!”

    “但是姑娘们,战场上杀人的本事只是我身上的第二大绝活,你们知道我的第一大绝活是什么吗?”

    说到这里,斯科尔奇的脸上露出一副猥琐的表情,从椅子上站起来扭了扭胯:“我的第一大绝活,呵呵,那可真是个大绝活啊!”

    听到这里,几个阿斯加德女郎不禁面红耳赤,然后掩口娇笑起来。

    没等斯科尔奇继续吹牛,突然彩虹桥亮了起来。

    斯科尔奇吓了一跳,拎着宝剑走到桥头。

    “什么情况?我还没开启彩虹桥呢,这玩意怎么自己启动了?真是活见鬼了……这东西bug了?”

    一句话刚刚说完,三道人影从彩虹桥的光芒之中出现,站在c位的壮汉手提雷神之锤,正是阿斯加德王储雷神托尔。

    “托、托尔?”

    斯科尔奇做贼心虚,磕磕巴巴的问道:“你你你……你怎么回来了?”

    托尔大步向前,伸出左手直接拎着斯科尔奇的衣领把他给提了起来,他逼视着这家伙的眼睛,沉声问道:“当初就是你故意在一半关掉彩虹桥,让我从彩虹桥上掉下去的?”

    “我……”斯科尔奇吓得简直要尿了,浑身所有器官都在发抖,他说话的声音也像是开了震动,结结巴巴不受控制。

    “是是是……是这样的……当当当当时的情况是……彩彩彩虹桥它故障了,我我我没想到你会掉下去,后来我还立立即通通通通知了国王陛下,让他去……”

    没等斯科尔奇说完他拙劣的谎话,托尔便沉声道:“等等,你说国王陛下?谁是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就是国王陛下……”斯科尔奇胆怯的说,“我不敢直言他的名讳。”

    托尔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谁是斯科尔奇口中的“国王陛下”,他冷笑一声,从斯科尔奇的手中抢过宝剑,随后开启彩虹桥,再把斯科尔奇扔了上去。

    “我倒要试试这彩虹桥到底有没有问题!”

    高飞和瓦尔基里在一旁看着,二脸的幸灾乐祸。

    而斯科尔奇简直吓尿了,大声喊道:“雷神陛下,放过我吧!这件事情不能怪我,是国王陛下他……不对,是你的弟弟洛基!是你的弟弟洛基逼着我做的!我也没有办法啊!”

    喊到一半,斯科尔奇已经被传送出去了。

    而没等他走远,托尔直接关闭了彩虹桥。

    “啊啊啊啊啊啊——!!!”

    斯科尔奇的惨叫声逐渐远去,可怜的家伙消失在了太空之中。

    托尔晃了晃锤子,冷笑道:“让他也尝尝被流放的滋味,反正阿斯加德人皮实的很,不会轻易的狗带。”

    高飞则点头认可道:“没错,这的确是对他而言最公平的处罚了。”

    托尔则看向阿斯加德的城里,沉声道:“还有……是时候通知那个假冒的国王,他的阴谋结束了!”

    说完,托尔回头扫视了一眼之前和斯科尔奇聊天的阿斯加德女人,这几个女人顿时被托尔的目光吓得惊声尖叫。

    托尔冷哼一声:“叫什么叫!我又不是来打你们的!这事和你们又没关系……”

    女人们还是不敢在这里逗留,连忙扭摆着腰肢往城里逃去。

    托尔则带着高飞和瓦尔基里一路直奔皇城。

    走过一座拱桥,三个人来到了阿斯加德的城池之下,这里是一个广场,有不少阿斯加德人在这里聚集。

    瓦尔基里几千年之后第一次回到阿斯加德,一切的景物都恍若昨日,经过拱桥的时候,她心中泛起遐思——当年我曾经与恋人在这拱桥上赏过景色,也曾在这拱桥下的河流中荡过扁舟……

    可一转眼,那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

    广场上也曾有瓦尔基里的回忆,她们初吻的地点就在这里,再往东面走一些就是英灵殿,那曾经是女武神驻扎的地方。

    看到瓦尔基里的眼角挂着些许泪花,高飞敏锐的问道:“怎么,回忆起过去的事情了?”

    “嗯……”瓦尔基里轻轻点头,但却没有多说。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不!洛基!不!你不能死!”

    高飞循声望去,只见广场的中心搭着一个简陋的戏台子,在戏台子之上,几名阿斯加德人正在演出一场拙劣的话剧。

    话剧的内容似乎是洛基与托尔联手对抗黑暗精灵的故事,故事的上一幕是洛基从黑暗精灵中救出被绑架的托尔,又击杀了黑暗精灵的头号猛将诅咒战士,但紧接着他就被玛勒基斯偷袭了,但洛基在被敌人先手重创的情况下居然能英勇的反杀玛勒基斯,再巧妙的摔入托尔的怀中……

    此时扮演托尔的演员正撕心裂肺的哭嚎着:“洛基!我的弟弟!拯救九界的英雄,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

    “你死了谁来统治九界?谁来继承父亲的王位?谁来指导我这个愚钝的哥哥啊!”

    倒在“托尔”怀里的“洛基”虚弱的说:“哥哥,别这么妄自菲薄,你不算愚钝,你只是没有我这么优秀……”

    “来,我指点你几句,有了我的指点,阿斯加德未来的几千年都将保持繁荣昌盛……”

    听到这糟糕的台词,托尔简直要把手里的锤子捏爆了。他气得青筋爆现,回头对高飞道:“你听听这台词,听听,这特么是用脑子写出来的台词吗?”

    瓦尔基里则调侃道:“我倒觉得这台词写的很真实,和事实非常相似……”

    托尔强忍住揍她一顿的冲动,目光瞥向了不远处坐在凉亭里吃葡萄的“奥丁”。

    当然,这位“奥丁”是洛基变的。

    不用想也知道,这狡诈的家伙在把奥丁送到地球上之后就伪装成了奥丁,并且用此种方式掌控了阿斯加德。

    托尔深吸一口气,之后对高飞道:“抱歉,要让你见笑了,我得处理一下家务事。”

    说完,他抡起锤子飞到了“奥丁”的面前,再拎着“奥丁”的衣领把他从座位上拽了起来。

    “奥丁”看到托尔,吓得眼睛都瞪直了,吐出嘴里的葡萄,大声喊道:“来人!护驾!护驾!”

    同时拍打着托尔的胸口,惊慌失措的喊道:“你这个不孝子!你想干什么?你儿子打老子,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托尔一脸黑线:“老子是雷神!怕你妹的天打雷劈!”

    之后抡起锤子,沉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锤子的分量吧,不过如果你是奥丁的话,这锤子也伤不到你,没错吧?”

    眼看着呼啸着的雷神之锤就要凿在“奥丁”的脑袋上,“奥丁”连忙大喊着显出了原形。

    “好好好……你放过我吧,我承认我不是奥丁行不行?我承认我是假冒的……”

    在整个广场阿斯加德人的瞩目之下,洛基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样子,他一脸赔笑的看着怒气冲冲的皇室护卫队,贱兮兮的说道:“跟大家开个玩笑,哈哈,开个玩笑……你们不会记恨我的,没错吧?虽然我冒充了奥丁,但我还是阿斯加德的王子……嘿嘿……”

    之后他又震惊的看向托尔,假装担心的说:“喔,我亲爱的哥哥,你居然活着回来了!我简直太高兴了……因为斯科尔奇那个笨蛋失误的操作,导致彩虹桥意外关闭了,然后听说你被扔到外太空了,当时我都要急死了!”

    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他的脖子已经被托尔牢牢掐住了。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