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黑色海浪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黄泉阴司最新章节     
    ,

    死寂。

    长时间的死寂。

    我们环顾四周,墓室里很安静,和刚才比较起来,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但我们刚刚看得很清楚,九星轮启动了

    不是说,九星轮一旦启动,就会产生神秘的力量吗

    神秘的力量在哪里

    为什么墓室里面,一点变化也没有

    李爱国快步来到九星轮前面,冲着谢一鸣咆哮道“小子,你刚刚做了什么”

    李爱国平时是很沉稳的一个人,很少像现在这样情绪激动。

    面对李爱国的咆哮,谢一鸣嗫嚅着说“没没做什么啊我就是摸了一下而已”

    李爱国声色俱厉的说“古墓里的东西,是随便乱碰的吗万一发生意外怎么办”

    谢一鸣转了转眼珠子,嘟囔道“大惊小怪,这不是没发生什么事吗”

    李爱国气红了脸“臭小子,你还敢狡辩”

    我走过去,踹了谢一鸣一脚,让他跟李爱国道歉。

    谢一鸣这才不情不愿的跟李爱国说了句“对不起”

    李爱国生气的说“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杨道长徒弟的份上,我怎么可能同意你这个黄毛小子加入蛟龙行动队”

    谢一鸣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咋的我这一路上难道没有出血出力吗”

    李斐走到两人中间,拉开李爱国说“好了,爸,你也少说两句,年纪大了,不能激动再说,现在不是没有什么事情吗”

    李斐话音刚落,就听身后传来“啊”的一声惊呼,耗子突然倒在地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偷袭了。

    当我们闻声回头的时候,就看见有东西拖着耗子在冰冷的地面上滑行。

    我暗暗握了握拳头,这间墓室果然不是表面看上去这样简单

    “耗子耗子”

    众人大呼小叫的追上去,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我们惊诧的看见,拖着耗子滑行的竟然是一团头发

    湿漉漉的头发里面,还有一张苍白肿胀的人脸

    队员们忍不住失声惊呼“龙婆”

    之前在墓道里的时候,我们干掉了一个龙婆,没想到在这墓室里面,竟然还有龙婆。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刚才我们绕着墓室寻找了一大圈,都没有看见龙婆的身影,这个龙婆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龙婆虽然四肢短小,但是爬行的速度很快,而且力量惊人,很快便把耗子拖到墓室的角落里。

    队员们提着枪,想要解救耗子,却又怕误伤了耗子。

    我追上去,从怀里摸出一张三昧真火符,将符咒拍在头发丝上面。

    三昧真火专烧阴邪之物,头发丝很快就燃烧起来,真火飞快蔓延,头发丝变成一缕缕黑烟,散发出浓烈的恶臭。

    耗子终于得到解脱,趁机从地上爬起来。

    龙婆的头发丝都被真火烧光了,只剩下一张肿胀的人脸在火焰中翻滚,发出尖锐凄厉的嚎叫声。

    看着龙婆在真火中化为灰烬,我们总算长出一口气。

    耗子心有余悸的骂道“妈的,这鬼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周凯说“是不是从墓道里面跟进来的”

    李斐说“有可能啊”

    李斐一句话没有说完,突然尖叫了一嗓子,面露惊惧之色,像是突然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李斐抬起手臂,指着墓室中央的九星轮,声音有些发颤“龙婆好多龙婆”

    我们猛然一惊,齐刷刷抬头看向九星轮,这一看,顿时脊背发冷,头皮发麻。

    不过眨眼的工夫,起码有几十个龙婆围聚在九星轮的四面八方,那一张张惨白肿胀的脸庞上面,流露出深深的怨恨。浓密的头发丝相互纠缠在一起,仿佛织成了一张大网,几乎把九星轮都给覆盖了。

    我们惊惧交加,不知道这些龙婆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难道真的是从刚才的墓道里面跟进来的

    但我怎么感觉,她们就像是凭空闪现出来的

    几十个龙婆,如此浩大的声势,不可能跟在我们后面,我们竟然没有任何察觉吧

    “干你妹”

    周凯大骂一声,举起突击步枪,当先扣动扳机。

    其他人也纷纷举枪射击,突击步枪全部调到连发模式。

    哒哒哒哒哒哒

    激烈的枪声在墓室里来回激荡,震耳欲聋。

    闪耀的枪火,几乎把墓室映亮成了白昼。

    子弹如同暴雨般朝着那群龙婆泼洒过去,金灿灿的弹壳叮叮当当落在地上,很快便铺了一地。

    面对猛烈的枪火,那些龙婆不仅没有逃跑,反而无所畏惧的迎着枪火往前冲。

    子弹没入龙婆的身体,飞溅起恶心的黏液,一个龙婆倒下去,后面立马又有一个龙婆补上来,前仆后继,头发丝就像毒蛇一样,贴着地面飞快的爬行蔓延,就像是黑色的潮水,翻滚着涌动到我们脚下,逼得我们连连后退。

    一轮弹雨过后,地上虽然留下了十多个龙婆的尸体,但我们也被逼退回墓室的角落里。

    如果那群龙婆继续进攻,我们将没有办法继续退避。

    “头发丝又来啦”谢一鸣失声叫喊道。

    众人惊恐的看着地面,数不清的头发交织在一起,组成齐膝高的“黑色海浪”,翻滚着来到我们面前。

    一旦被这一波“黑色海浪”抓住,后果不堪设想。

    而这恐怖的头发丝,也不是子弹能够对付的,队员们的脸上,刹那间写满绝望。

    千钧一发之际,还是我站了出来。

    队员们都已经挤在墓室的角落里,而我却独自一人冲了出来。

    我左手掏出数张三昧真火符,右手拔出修罗剑。

    左手持符,在剑身上轻轻一抹,数张三昧真火符同时燃烧起来,飞旋着飘落到地上,组成了一道“三昧真火墙”。

    黑色海浪撞上三昧真火墙,立刻变成飞灰,腾起大团大团带着恶臭的黑烟。

    而三昧真火墙被黑色海浪一撞击,也在瞬间熄灭。

    后面的黑色海浪哗啦啦退回去,虽然暂时挡住了这一波黑色海浪,但我的心里却没有任何喜悦,如果黑色海浪再次翻涌过来,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够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