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回归龙城
作者:缺肾道人   噬天狂尊最新章节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小院的木门被推开,一个身着淡黄蟒袍的女子,站在唐铭他们的面前。

    “好久不见”

    唐铭看着眼前已经颇具威严的萧清灵,淡淡一笑。

    在这个时候遇到故人,总归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

    萧清灵挥挥手,萧震立刻退出门外,不过,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女子。

    “是啊,每一次见到你,都会让我大吃一惊”

    萧清灵淡淡一笑,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种让旁人都觉得热切的暖意。

    “龙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青霞学府”

    唐铭避开萧清灵炙热的目光,随即问道。

    “秦若雪真的是你”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唐铭身后的韩大雄猛地冲了出来,来到萧清灵身后的那个女子身边,用力的抓住女子的肩膀,脸色一片狂喜。

    只不过,那女子好像一根木头一样,神采涣散,面对韩大雄的激动,丝毫不为所动。

    “韩大雄,你认得她”

    唐铭一愣,如果说冲出去的是卢俊峰或者封濶北,唐铭都不会如此的惊讶。

    毕竟韩大雄自从踏入修者一途,几乎和自己寸步不离,而就在刚刚,韩大雄却一眼认出了这个他都没有丝毫印象的女子。

    “公子,是她,她就是碧海学府的弟子,当初学府大比,我最后的对手就是她”

    韩大雄激动的转过身,带着哭腔对着唐铭解释道。

    唐铭恍然大悟,当初学府大比,韩大雄最后一战对着碧海学府的首席群追猛打,当时没少被学府的其他弟子唾弃。

    “对,她是碧海学府唯一的幸存者,除了她之外,碧海学府无一人生还。”

    萧清灵叹息一声,昔日威名赫赫的四大学府,如今就只剩下眼前的这几个人了。

    “这么说来,四大学府都遭到了宗门的屠杀焕阳宗”

    唐铭微微眯起眼,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在宗门对这些学府出手的时候,萧别离在哪里

    “是的,不止是四大学府,就连皇爷爷的越肩王府,都被宗门彻底的抹除了”

    萧清灵叹口气,世俗在宗门的眼中,和圈养起来的牲口没有太大的差别,普通人甚至一半的修者在他们眼中,蝼蚁都不如。

    “就凭一个焕阳宗”

    封濶北微微皱眉,虽然脸离钺皇朝都在烈阳宗的管辖之下,但是凭借一个二流宗门想要将四大学府彻底抹杀,而且还加上一个越肩王府,这很明显不现实。

    “不止是焕阳宗,四方宗门之中,还有烈阳宗,一气剑门甚至连一流宗门紫气宗,都出手了”

    萧清灵自己也很疑惑,几个学府而已,用得着让这么多大势力都争相剿灭

    “越肩王府都被破,那么小玉”

    唐铭脸色大变,有萧别离护着的小玉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但是现在连萧别离的老巢都被人端了,那么小玉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

    “唐公子放心,我一直在派人调查这些事情,虽然现在小玉小罗不明,但是根据线报,宗门的人没有抓住她。”

    萧清灵感觉到唐铭神情之间的变化,随即赶紧说道。

    说来也奇怪,宗门的人将整个越肩王府都翻了个底朝天,就是没有发现萧别离这个关门弟子的踪迹。

    唐铭伸手入怀,摸了摸那个稍微有些温热的玉印,这是白虎给自己的,传说可以镇压气运的好东西。

    现在想想,所有的一切矛头都好像是冲着他怀中的这玩意来的。

    “唐公子,你们现在这里住下,等过一段时间,我派遣去天都的人回来之后,再做打算如何”

    萧清灵一脸希冀的看着唐铭,她这么做既然是为了几人的安全考虑,但是却也多少有些私心。

    虽然她现在已经是离钺承认的一方诸侯,但是却依旧放不下那个在一线天之外,赠与自己宝珠的年轻人。

    萧清灵很清楚,他们之间的差距注定了不会有什么结果,但是多看一眼,却也是好的。

    “多谢”

    唐铭点点头,这也是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就静观其变的好。

    “现在龙城之中,还有不少宗门的眼线,我不能在此久呆,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让萧震派人去做。”

    萧清灵深深的看了一眼唐铭,随即告辞离开。

    “公子,你快看看她,这究竟是怎么了”

    在萧清灵走后,韩大雄将那个申请涣散的女子领到唐铭的跟前,有些急切的问道。

    “心境遮闭,极端的情绪刺激了她的神念,如果解不开心结,恐怕”

    唐铭还没有说什么,但是身侧的天刑却已经给出了答案。

    “那也就是说,她一辈子都会是这样浑浑噩噩了”

    韩大雄不可置信的看着天刑,药王谷的高徒给出的诊断他还是相信的,但是让一个原本灵气十足的女子一生一世都如眼前这般,却不是他能接受的。

    “很难说,心病还需心药医,除了她自己,没有人可以帮的了她”

    天宗上前,踮起脚拍了拍韩大雄的肩膀,这种事情,即便是他师父亲自来,也束手无策。

    世间最难猜测的是人心,最难以医治的,依旧是人心。

    “可是,秦师叔就她这么一条血脉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如此混沌度日”

    韩大雄一拳狠狠的砸在自己头上,连日来的刺激,让他的精神都处在一个奔溃的边缘。

    当初在青霞学府,看到眼前那一幕的时候,要不是身边唐铭他们,要不是正好在那个时候蹦出来一个宗门弟子让他发泄了心中的悲愤。

    说不定现在的他,也和眼前的秦若雪一样神志不清了。

    “还有一个办法”

    唐铭微微眯起眼,冷冷的盯着韩大雄说道。

    “将屠杀碧海学府,摘下秦殿主头颅的宗门找出来”

    唐铭的意思很简单,既然秦若雪是因为受不了碧海学府当初的惨状而自闭神念。

    那么,在秦若雪的识海深处,肯定有那些宗门众人的影子,只要刺激的她宣泄出心结,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对,以毒攻毒,这或许是唯一的办法”

    天刑眼前一亮,丹道一途,起始于医道,而又超出医道,不过万法不离其宗。

    他本来就师出名门,经唐铭这么一说,自然而然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我这里有几枚师兄炼制的镇魂丹,对她想必还是有些好处的。”

    天宗从随身的锦囊之中拿出一个玉瓶,递给韩大雄。

    韩大雄接过丹药,轻轻的将秦若雪扶起,从手中玉瓶之中倒出一枚赤色丹药,给秦若雪服下。

    服下灵丹的秦若雪浑身一颤,随即昏厥了过去。

    看到昏倒的秦若雪,天宗和天刑两人同时都松了口气。

    “不必担心,看来镇魂丹对她还是有些作用的,这样一来,唐哥哥说的方法就又多了一层保证”

    天宗看着众人询问的目光,随即淡淡的解释道。

    镇魂丹有用,就说明秦若雪的神魂还没有彻底的沉沦,不然的话,就算是将宗门的人在她面前千刀万剐,她也不会再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安顿好秦若雪之后,韩大雄就如同一座雕塑一般,站在院落之中的一颗老树下,怔怔的出神。

    韩大雄觉得,这一切好像都是自己害的,他从一出生,就是一个祸害命。

    年少之时,父母被盗寇所杀,他和婆婆相依为命。

    而等到他终于出人头地,想要接婆婆去享福的时候,自己最亲的婆婆却有遭恶人毒手。

    好不容易,他有一个视他如己出的师尊,却不想在自己终于突破境界归来的时候,整个学府上下已经变成了一团废墟。

    双手插入头发之中,狠狠的揪着自己头发的韩大雄,哭的无声无息。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你自认为躲开的,承担起的,放下的和放不下的,都绕不开命”

    唐铭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韩大雄的身后,轻轻的拍了拍还大雄的脑袋,淡淡的说道。

    “公子,是不是我命中注定只要对我好的人,就会有这样的下场”

    此刻的韩大雄,如同一个见证了恐惧的孩子一样,双眼畏惧的看着唐铭。

    “还记得在上渔村的时候,我打你的拿一巴掌吗”

    唐铭笑了笑,世间无奈的事多如牛毛,他这一路走来,经历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心结没有人知道

    韩大雄点点头,从那时候开始,他的生命轨迹就和上渔村再也没有半分关联。

    “当初打你的拿一巴掌,就是为了让你记住,即便是注定了的命运,你不走下去,也始终不会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如果你还是在上渔村,那么你觉得你敢想象现在的自己吗”

    唐铭的话说的很轻,但是听在韩大雄的耳中,却如同惊雷一般震耳欲聋。

    韩大雄明白,如果当初他不走出那一步,现在的他估计还在羡慕那些镇上有钱的商贾。

    一夜无话。

    第二日,当韩大雄将一枚镇魂丹给秦若雪服下的时候,小院中窜进来一个黑影。

    萧震小心翼翼的进了小院,却不想,还不等他站稳,脖子上就驾着好几把灵光四溢的长剑。

    “那个我奉命而来,找唐公子有要事禀报”

    萧震一身修为虽然已经臻至先天,但是跟前这几个人,尤其是那两个小孩,都给他一种如同山岳一般的压迫感。

    “萧统领,有什么事情说吧”

    唐铭走出正房,看着眼前冷汗直冒的萧震,轻声说道。

    “唐公子,今天早上去往天都探查消息的人,回到了城主府”

    萧震双手抱拳,沉声说道。

    那人刚刚入府没多久,城主就让自己带着消息过来。

    “小玉有消息了”

    唐铭眼神微微缩起,能让小龄林如此迫不及待的消息,只能是和韩小玉有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