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有人来说亲
作者:重生霸道嫡女   陈瑾宁陈靖廷最新章节     
    一个身为外公,一个身为师父,一个是驰骋沙场多年的老将,一个是办案无数铁腕手段的南监总领,两两相望,竟是毫无办法。

    “老夫还以为,有大把的日子可以补偿给她……”甄大将军半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教苏意听了也不禁心碎。

    “大将军,您看,如何婉转地跟老夫人说这事。”苏意艰难地道。

    甄大将军张了张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两人并未看见,廊后,婆子扶着老夫人踉跄的脚步,慢慢地远去,老夫人脸上尽是泪水,脸色发白得要紧,手攥住胸口,痛苦得不能自已。

    靖廷粤东剿匪牺牲的消息,朝廷公布了出去。

    之前委派靖廷去粤东剿匪,此事百官都知道,因此,对外宣称在粤东剿匪牺牲,再追封一等功,合情合理。

    陈靖廷牺牲的事情,也传到了江宁侯府。

    江宁侯夫人杨氏,因退婚的事情,一直被侯爷冷落,这些日子,也深居简出。

    得知陈靖廷牺牲的消息,江宁侯夫人很高兴,对前来报信的李良晟道:“如今你父亲没了这个碍眼刺心的义子,你要好好表现,别再被他责难了。”

    李良晟也是扬眉吐气了,眼底闪过一丝戾气,“想去粤东立功,却没想到丢了性命吧?解恨!”

    江宁侯夫人语重心长地道:“这话在你父亲跟前,可千万不能说,便是有这个意思也不成,你知道你父亲把那野种当宝贝看待的,如今他死了,你父亲一定很伤心,你多到他跟前安慰,叫他看到你的好。”

    李良晟淡淡地道:“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在父亲跟前说?只是叫我说那野种的好,我是说不出来的,安慰的话我也不会说。”

    “你这孩子,怎地这么倔?”江宁侯夫人看他一脸清高的模样,做娘的岂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秉性,遂道:“罢了,你不说也成,但是端汤送水,你一样不能落下。”

    李良晟郁郁地道:“因退婚之事,父亲一直都不待见,我又何必去惹他讨厌?”

    “亲父子,能有隔夜仇?你父亲早就不生你的气了,只是面子下不来。”

    江宁侯夫人因着心情好,对陈靖廷也格外留了嘴,“其实靖廷这人不差,只可惜命薄,活人不跟死人计较,知道吗?”

    李良晟垂下眸子,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你说,他被封为一等功,丧事是回他本家办,还是在府中办?咱姓李的又没死人,难不成真要在府中办丧事不成?”

    “这不是你跟我能决定的,让你父亲斟酌一下吧,但是,我会叫你姑妈去跟他说两句,毕竟,侯府刚立了大功回来,不沾这些晦气之事是最好的。”

    李良晟手指轻轻地弹了一下湖蓝色绸缎衣裳,神色自是有些不悦的,“自己的儿子不宝贝,倒是宝贝被人家的儿子,最后还不是得靠我给他养老送终?”

    江宁侯夫人笑着道:“行了,这些话就别再说,人都死了。”

    江宁侯夫人身边的翠娟走了进来,福身禀报道:“夫人,甄大将军和苏意来了。”

    江宁侯夫人淡淡地道:“大概是来安慰侯爷的,我就不出去了,着底下的人殷勤点招待就好。”

    翠娟压低声音道:“不是来安慰侯爷,是来说亲的。”

    李良晟抬起眸子,“说什么亲?我要他甄家和阉人来给我说亲?放屁!”

    翠娟摇头道:“公子,不是为您说亲,而是为靖廷将军说亲,甄家和苏意竟然要把国公府家的三小姐与靖廷将军冥婚。”

    李良晟倏然起身,“你说什么?陈瑾宁要跟那野种冥婚?”

    “是……这么说的。”翠娟被他吓了一跳。

    李良晟眼底有怒气,“陈瑾宁没嫁给我,竟然要嫁给一个死人?”

    之前他曾托人去问,自己也曾亲自问过她,是否履行亲事,她说话不知道多难听。

    他一向看不起那野种,如今,那野种死了,好不容易吐了一口气,却没想到陈瑾宁来给他打脸了。

    她是宁可嫁给一个死人都不嫁给他。

    好你个陈瑾宁,你就是个贱人,配野种最好了。

    江宁侯夫人可不愿意陈瑾宁进门,哪怕是给个死人作配,她也不乐意。

    陈靖廷虽然死了,但是侯爷一向喜欢陈瑾宁,若进了门,依照规矩,那就是长媳,再哄得侯爷高兴,搞不好这家都能给她当了。

    她站起来,问翠娟,“侯爷是什么意思?”

    “奴婢不知,说了正事之后,侯爷便打发下人出去了。”翠娟道。

    “我得出去一趟,这事太荒唐了。”江宁侯夫人沉声道。

    “母亲,我也去!”李良晟道。

    “不,你别去,免得说错了话惹你父亲更生气,你赶紧去请你大姑妈过来,最好,能叫大姑妈去潭府请你祖父回来,你父亲谁的话都不听,却听老爷子的话。”

    “您一定得阻止这事,千万不能让陈瑾宁嫁给一个死人。”李良晟急道。

    江宁侯夫人已经走了两步,听得此言,她猛地回头,眸光盯紧了他,“晟儿,你告诉母亲,你是不是喜欢陈瑾宁?”

    李良晟冷着脸道:“呸,喜欢她?我恨不得她去死,我会喜欢她?”

    江宁侯夫人生儿知道儿心肝,遂警告道:“母亲告诉你,你喜欢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喜欢陈瑾宁,那就是个祸害,她前后不知道惹下了多少事,我李家,便是死人都不会娶她,更不要说活人了。”

    李良晟不耐烦地道:“我都说没有喜欢她了,母亲说那么多做什么?不信我是不是?若不信你赶紧为我说一门亲事。”

    江宁侯夫人听到这话,才稍稍放了心,“行了,你的亲事母亲已经叫人留意了,只是之前出了那样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寻常人家,你看不上,母亲也看不上,先别着急。”

    顿了顿,她又寒着脸道:“你房中的那个人,你管得严实点儿,别叫她在外头乱嚼舌头根子。”

    说起长孙嫣儿,李良晟心头更加的烦躁,虚应着母亲,“行,我不许她出门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