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他醉了
作者:重生霸道嫡女   陈瑾宁陈靖廷最新章节     
    瑾宁一口气喝完,问道:“还有吗?”

    可伶笑道:“哪里还有?小碗说这是将军那碗,他偷偷地叫小碗给你送过来的。”

    瑾宁听得是靖廷叫小碗送过来的,心里越发的暖和,问道:“问问小碗,他喝得多吗?”

    “小碗说喝得不少,很多人给他灌酒,所幸几位甄将军给他挡了不少,不然这会儿都该醉了。”

    瑾宁笑道:“还是婆儿英明啊,两家一起办酒,好歹咱有人护着。”

    表哥们赶回来,真是有大大的用处啊,否则只凭着北营的将士和南监的部署,哪里能挡那些皇公大臣的酒?

    “可不是?这侯府哪里有人给大将军挡酒?都是只灌他的。”可伶撇嘴。

    这敬酒是有讲究的,尤其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

    来的宾客,肯定是因为客气和起哄的心态,会给新郎灌酒,和亲人不一样,亲人是肯定护着,因此,侯府那些往日嘴里说待靖廷如亲子侄一般的人,此刻便露出生疏的态度来了。

    喝了一碗羹汤,瑾宁肚子里踏实了许多。

    瑞清郡主过来与她说话聊天,打发时辰。

    “累吗?”瑞清郡主坐在她的面前,含笑问道。

    “累是真的累,主要是很多仪式繁琐!”瑾宁道。

    “繁琐些不要紧,得偿所愿就好!”瑞清郡主说话总是老气横秋的。

    瑾宁笑了,“郡主也快了。”

    瑞清郡主微微一笑,“是的,我日夜盼着。”

    瑾宁笑道:“若叫旁人听了,只怕说郡主恨嫁。”

    “要嫁的是自己喜欢的男子,便叫旁人说几句怎么了?”瑞清郡主不在乎地道。

    “郡主坦荡!”瑾宁由衷佩服。

    瑞清郡主道:“陈瑾珞要嫁入李良晟了。”

    瑾宁有些意外,“真的?”

    “嗯,今晚闲极无聊到处乱逛,无意中看到一些很有趣的事情,这李良晟,还真是位多情种子啊。”瑞清郡主淡笑。

    “是吗?”瑾宁不置可否,甚至觉得这个时候提起李良晟都破坏心情。

    “伸出手来,给你把脉!”瑞清郡主这才想起正事来。

    瑾宁道:“最近挺好,就是今天觉得有些累。”

    这样说着,把手伸出去让郡主摸脉。

    片刻,瑞清郡主道:“以你这破身子,还能经历这么多刀伤剑伤,真能耐了,气血有些不继,成亲之后,得慢慢调养回来,否则,难有子嗣。”

    “你给我开个方子,我慢慢调理。”瑾宁对她话的前半句没有任何感觉,但是最后几个字却不得不让她重视起来。

    瑞清郡主笑了,“嗯,我会开给嬷嬷,叫嬷嬷为你调理。”

    她取出一个荷包,递给瑾宁,“拿着,今晚用的。”

    瑾宁接过来打开,“今晚用?是什么东西?”

    荷包打开,只见一个鱼肚放在里头,鱼肚里似乎灌了东西,用小绳子勒住口子,瑾宁取出来一看,竟装着一小袋的血。

    “血?鱼血?”瑾宁诧异地看着她。

    瑞清郡主道:“侯府是什么地方?明日定会有人检查落红。”

    瑾宁把东西放回荷包里,“我不要,检查便检查吧。”

    瑞清郡主笑道:“拿着,真用得上。”

    瑾宁看着她,慢慢地皱起眉头,“你认为我不是处?”

    “你是,但是,你们今晚未必能顺利办事!”瑞清郡主神秘地道。

    瑾宁虽然很想问为什么,但是这事……真特么尴尬啊,尤其跟一个未婚姑娘说。

    “老太爷是个谨守礼数的人,凡事都得按照礼法来办,明日若没落红,呵呵……”

    瑾宁丢在一旁,“真不要!”

    瑞清郡主耸耸肩,“行,你琢磨着办。”

    “不是……”瑾宁看着她,“你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血?该不是从你靖国候府中带来的吧?”

    “这江宁侯府今日办喜事,不知道杀了多少鱼,叫人到厨房里走一圈,便什么都拿到了。”

    瑾宁看着她仿佛洞悉一切的眸子,顿时也明白过来了。

    今晚这洞房花烛夜,怕是有人要恶意阻拦了。

    瑾宁很是无语,要闹事,前几天来闹啊,她那时候闲得发疯,今晚,真不合适啊。

    “我走了,酒席应该要散了,大将军也快回来,放心,这鱼血我下了药粉,在倒出来之前都不会凝固,也不会叫人发现这是鱼血。”瑞清郡主说完,便懒洋洋地起身走了。

    瑾宁看了那荷包一眼,心里想着今晚会发生的事情,是什么?

    江宁侯夫人不至于会在今天就跟她动手吧?今晚可真不是好时候啊,不管对谁而言都一样。

    靖廷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亥时末了。

    他满身酒气,在小碗和陈大侠的搀扶下进了新房,喜娘早被瑾宁打发了去,嬷嬷因为劳累至极,瑾宁也叫她去休息了,只留下可伶可俐青莹梨花在身边伺候。

    可伶可俐见靖廷回新房,且喝得醉醺醺几乎不省人事,不禁叹息道:“怎地喝那么多?醉惨了吧?”

    二人上前扶着,陈大侠和小碗不好在新房,便马上出去了。

    靖廷坐在椅子上,看着瑾宁摆摆手很是严肃地道:“不打紧,没醉得太厉害,耽误不了正事。”

    大家笑了起来,瑾宁脸色发红,叫可俐去倒热水来和解酒汤来。

    解酒汤和热水是早备好了在外厢,瑾宁把毛巾进入热水中,浸泡了一会儿才拿起来,飞快地扭着,然后趁着热气腾腾的时候便往靖廷的脸覆盖过去。

    靖廷一动不动,坐姿也十分挺直。

    瑾宁问道:“烫吗?”

    没人回答。

    瑾宁一怔,拿开毛巾,却见他闭着眼睛,竟是仿佛睡着了一般。

    瑾宁哭笑不得,“睡着了?别睡,先喝醒酒汤,不然明日得头痛了。”

    靖廷一下子睁开眼睛,努力地睁大,“不碍事,能和,耽误不了正事。”

    他一手端起醒酒汤,动作太大撒漏了一些,他冲着瑾宁笑呵呵地道:“来,干了这杯!”

    说完,咕咚咕咚地就喝。

    “我的天啊,这汤在锅里拿出来很烫的。”可伶连忙去抢,却不料,他已经喝完,一滴不剩,还像喝酒那样把碗反过来碗口朝着地上,确定没余下一滴汤来。

    瑾宁否定了刚才对瑞清郡主拿鱼血来的原因,她应该是看出靖廷今晚会喝醉,所以,才拿鱼血来让她应付明日来检查的嬷嬷。

    “算了,扶他睡吧!”瑾宁很是无奈地道。

    她等待了一天,想着今晚能好好说说话,交流交流大家对于这婚礼的心情,他却醉得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