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剥落的剑(3更)
作者:北燎   我是半妖最新章节     
    赵玄极沉默了许久,看着自家孙儿眼底隐隐透露出疯狂的报复快感。

    他知道,对于他这个孙儿来说,在修为之上,被一个卑微的女人甩在身后,心中的憋屈与怨言堆积颇深。

    若是让赵荷成为他的妾室,或许……还真的能够让他解开心中的心结也说不定。

    赵玄极转身看了一眼这个跟随在自己身边多年这个比狗还要忠诚的女人。

    他眼神透着长者的慈爱温和说道:“你怎么看这件事的?”

    赵荷低首,没有去看那个一言一行都对她透露着轻蔑侮辱的男人。

    亦没有抬首看着身前这个极近虚伪的长者。

    她淡淡回应:“赵荷一切尽凭大人做主。”

    赵洗笔眼中无聊之意更浓。

    这个女人……连反抗自己的命运都不会,真是无聊……

    赵玄极眼底透着淡淡的惋惜于遗憾,但是很快便被满意与欣慰所代替。

    “哦,对了,过些日子,你替宋家那小子欠下叶家的一千万金给还了?”赵玄极说道。

    赵洗笔皱了皱眉,说道:“我们为何要去替那小子做擦屁股的事情?小小一个宋家,还值得我们去交好不成?一千万金,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赵玄极淡淡道:“让你做你就去做,哪里这么多的废话。”

    赵洗笔见他这副模样,心中一动,随即问道:“那宋家小子可是有什么用处?爷爷可是心中有了什么打算?”

    赵玄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说道:“我听说顾家那小子,给叶家世子置办了一座小庄园,那小子邪性的很,即便他落到了国师大人的手中,十死无生……

    但他那留下的园子我始终不甚放心,日后多让那宋赢去那小庄园多走动走动,抽个由头,能灭便给灭了。”

    赵洗笔笑道:“孙儿当是什么事呢?不过是打探消息灭一群舞姬和脑子蠢笨的昆仑奴。

    再说了,那群东西,还是从我们赵家手里头流出去的,不足为患,随便派个人去就行了,何必去浪费那一千万金。”

    “蠢货!”

    赵玄极怒斥一声,道:“老夫都说了,那是顾瑾炎为叶陵亲手置办的庄园!

    若他仅仅只是将那群舞姬和昆仑奴当做寻常玩物与货物,为何要行事如此隐秘,甚至劳烦顾瑾炎亲自动手,其中若说没点猫腻……谁信!”

    “既是有猫腻,在顾瑾炎的眼皮子底下,你觉得你手底下那几个货色能够轻易靠近那庄园不成?”

    赵洗笔心中顿时不服,面带不屑道:“那宋赢的修为,还不如我手底下那几人呢……”

    赵玄极冷笑一声,道:“这件事,不是谁的修为高深就能完成的,别人或许不能……

    但是宋赢,一定可以!按照我说的去做,那一千万金不会花得太冤枉的。”

    虽然对这一大笔金子的随手挥霍出去,他这位新上任的家主甚是心疼不已。

    不过他也耐不过赵玄极那不容置疑的眼神,他仍是不甘心的点了点头。

    “孙儿知道了,待会儿孙儿下去以后,马上就去办。爷爷可还有其他什么事情要交代的吗?”

    赵玄极点了点头,继续道:“逼迫罗生门交出杀人凶手上官棠一事可再紧一些,一旦罗生门中的人忍不下去,先动手了,我们赵家总算是可抢占一分先机先行出手了。”

    “是,孙儿明白。”

    “还有怜儿那混账丫头!北离使臣大人已经入了永安城,他与北离皇子结亲一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你明日便亲自进宫见那丫头,让她将她殿里头那些乱七八糟的面首小相公们能杀的都杀了!”

    “是。”

    赵玄极面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手掌下意识的抚上心口,感受着那蓬勃的心脏跳动之力。

    “说起来,老夫能够捡回这条命,还真是多亏了叶陵那小子,也不知他是使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够让老夫多年参悟不透的那层窗户纸终于参透,虽说就这么死了实在可惜,但能够换来国师大人的扶持倒也没什么了。”

    赵洗笔心中一惊,继而狂喜,喃喃道:“爷爷您的意思是说……”

    赵玄极在安魄巅峰已然多年,那么他此刻口中所说的窗户纸,显而易见的只能是那扇通往通元大道的窗户纸了。

    赵玄极含笑点了点头,面上显露着新春的朝气蓬勃,破镜为他带来的,可不仅仅只是修为上的提升。

    还将他即将到头的寿命延伸到了一个让人心情愉悦的高度,这让他怎能不喜。

    “如今,大势将成,只待北方指兵南下,我们则静等国师大人重生归来,迎接我们的,即将是前所未有的辉煌未来!”

    听着这令人振奋人心的话语,赵洗笔面上不禁露出无限向往之情。

    他下意识的摩擦这手中青冥小剑,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就连赵玄极身后,那个不苟言笑的赵荷,神情也不禁松弛几分。

    然……上天往往是十分公平且残忍的。

    在你极度欣喜,对着未来做好了正确的计量之时,他偏偏喜欢给你来一些可爱且让人震惊的意外。

    就比如说,此刻赵洗笔正面带微笑,细细的摩擦着手中的那把小剑……却是在短短一瞬间,灵气尽失,以着惊人的速度布满了腐朽的铜锈。

    铜锈带着内里的剑身,迅速剥落成片。

    赵洗笔微笑的面容瞬间陷入了惊恐之色。

    赵玄极与身后赵荷面上满满的不可置信!

    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

    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可是武道巅峰强者国师天明的本命之剑!

    即便千锤百炼也无法让其弯曲一分的本命剑,即便让圣匠师将这把本命之剑回炉重造也无法熔化半分。

    此刻……却在急速凋零!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那便是这本命青冥小剑的主人……已然陨落!

    这个惊恐且荒诞的念头在三人心间像一枚死亡的黑色种子不断在生根发芽。

    赵洗笔目光呆滞的摊开手掌,看着锈化成片自掌心摊落的青冥小剑。

    他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赵玄极,“爷爷……”

    赵玄极目光阴沉不定,沉默良久,强压下心底的那抹惊人凉意。

    他道:“国师大人虽然实力已经堪达法道至圣的境界,不过终究开启了远古大门,消耗甚损。

    而那远古之地,未知的强大生物太多了,他若是陨落其中……也不是没有可能。”

    若是国师道陨,他们赵家的前路只会变得更加艰难险阻,但是他们没有了退路。

    赵洗笔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赵荷木然的眼神微微一动,却没有说话。

    赵玄极察觉到她的异样目光,皱眉问道:“你可是有何想法?”

    听到赵玄极这般发问,赵荷这才低首缓缓开口说道:“国师大人或许……有没有可能是被他身边那二人所杀?”

    此言一出,堂内陷入极为短暂的安静,随即一声冷笑嗤语从赵洗笔口中传出。

    “那二人,虽然是这次万首试的首榜与次榜,我不否认他们二人在年轻一代中乃是翘楚人物。

    但是他们面对的……不是别人,而是国师大人,就连剑神大人与王渊大人都无法将他杀死的存在,你觉得那两个小家伙,能够撼动他一根毫毛吗?”

    赵荷缓缓抬首看他,平静的目光中看不到一丝情绪。

    她淡淡道:“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性,在宽阔的草原之上,有一种极为雄壮的野马,它们生命力无比旺盛,即便是雄狮也无法轻而易举的将它们杀死。

    但是,在某些时候,它们却往往会命丧于一种体积非常小的吸血蝙蝠的牙齿之下。

    而那蝙蝠,便是野马的天敌,蝙蝠所吸食的血量相当微小,并不致死,但往往弱小不起眼的事物,咬伤性子高傲不容侵犯的人,那个人便会变得无比暴躁。

    极度狂躁之下的强者,亦会因为身上那道不起眼的伤口而失去分寸,力竭而亡。”

    (ps:推荐两本好朋友的书,《大剑仙》与《罗克伯爵》喜欢仙侠和西方玄幻的可以去看看,文笔都很不错。)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