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五年
作者:北燎   我是半妖最新章节     
    顾瑾炎呵笑一声,眼底却是无比阴寒:“王川在那北离军帐中最为后手并不为奇,奇怪的是,那一记必杀之刀,居然斩在了顾小炎身上。”

    顾然神色一动:“你是说……”

    顾瑾炎阴寒的双目缓缓合上,声音变得无比遥远:“叶少那小庄园里,怕是要不太平了……”

    剪刀将尾线剪断,顾然将那根血淋淋的银针放在桌上,面无表情的说道:“顾瑾炎,你觉得你还能活几年?”

    声音冷到让她自己都害怕。

    顾瑾炎缓缓睁眼,转过身看着顾然笑道:“你弟弟我福大命大,自然是长命百岁……哦不对,我们修行者的寿命,可不仅限于长命百岁。”

    顾然目光锋利如刀:“可我怎么觉得,你只有五年的寿命了。”

    顾瑾炎面色一僵,随即很快恢复平常之色:“也不尽然吧……”

    顾然目光落到他腕间伤口上,说道:“我竟不知,你去了那蛮荒魔骨之地,还成功的在里面取出一根魔骨。”

    顾瑾炎讪讪笑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阿姐你的法眼。”

    顾然面色复杂的看着他说道:“顾瑾炎,你什么时候变得对自己也这么心狠手辣了?”

    边关的乌云开始变得浓厚,将月光都尽数遮掩,唯有房中幽幽烛光,将他们姐弟二人的视线照亮。

    顾瑾炎沉默了很久,终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心若不狠,手若不辣,便护不得身边的人,那日,我的兄弟被国师强行带走,生死不知,老头子竟然将我阻拦,从那日起,我便意识到自己的弱小,进入魔骨之地,九死一生取出一块魔骨,生生将那根骨头从伤口之中塞进体内,真的很痛。”

    他抬首,迎上顾然目光,眼神却毫无畏惧:“可是我不后悔,正因为如此,我才在极短的时间里破境安魄,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够到那北离军帐之中,救出阿姐,若是阿姐真的在那里出了什么意外,我觉得我往生的生命真的是苍白无色。”

    顾然痛苦的闭上眼睛:“你可知,那五年意味着什么?”

    顾瑾炎郑重点头:“意味着在五年间,我必须从安魄境界修行至通元,方可破除魔骨诅咒。”

    “你又可知,五年间,从安魄境界修炼至通元的,千万年以来,又有几人?”

    修行之道,吞纳天地元力,本就是一件打破寻常之理,其修行之艰难,每一位修行者都深有体会。

    这必须有着良好的机缘,独到的天赋,家族的资源,三者兼备,方能勉强在这修行一道之上远超常人。

    顾瑾炎的确成功的做到

    了这一点,他的资质可谓是中上之资。

    可那通元二字,却不是这三者能够衡量兼备能够轻易到达的高度。

    顾瑾炎自然也明白这一点,这五年时光,或许便是他最后的时光。

    可他面上依旧挂着风轻云淡的笑容,并且答道:“加上前些阵子从远古之地出来的吴婴,不超过双掌之数。”

    顾然认真的看着他说道:“你觉得你能成为这双掌之数其中之一吗?”

    顾瑾炎笑了笑,道:“为何要去成为别人,我就不能成为那第十一人吗?”

    顾然无奈:“真是说不过你。”

    顾瑾炎嘿嘿一笑:“说不过我那是因为阿姐你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不过……现在不是讨论那五年时光之事,我有预感,叶少的小庄园会变得不怎么太平,可这里我实在走不开,阿姐你可有何良策。”

    走不开,那是因为这蛟岭关一战,并未如同世人心中所想的那般,群龙无首之际北离退兵。

    即便那城墙之上,挂上了莫魂商与严神州两人的头颅,也不过是让他们暂歇消停一会。

    但那黑压压的九万大军,并未有一分退离之势。

    北离的打法很奇怪,这不禁让顾瑾炎认为,即便他们的将军已死,他们那嗜血狂战之心,任不会消磨一分。

    这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你的确是走不开,如今你身受重伤,且身份暴露,这归京一途,不知道要遭受多少次暗杀,不过小庄园之事你不必担心。我听说叶家军修补远古大门,正好已经修补到了这蛟岭关地带且已经接近尾声,今夜便可完毕,倒是可以通知其一,回去照拂一二。”

    顾瑾炎点了点头。

    叶家军吗?只是如此一来得暴露给叶公叶少正在私底下偷养势力一事了吧。

    不过事急从权,倒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如此也好,不知修补蛟岭关地带大门的是何人领队。”

    既然能够修补远古大门,想必实力也定是十分不凡,那么也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抵达京都了吧。

    “黄侍骆轻衣。”顾然答道。

    顾瑾炎面色瞬间变得无比古怪。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本还担心暴露点什么的,不过既然是那个女人,倒也不必顾忌那么多了。

    因为那黄侍女子平日里可没少进出那小庄园。

    而叶少对她也是十分信任,倒也没有对她遮遮掩掩,其中那些个秘密,她怕是早已摸透。

    可叶公至今未知其中动向。

    曾经顾瑾炎可是好几度认为,那黄侍女子

    会不会是叶少的房中人呢。

    ……………………

    秋高气爽,空气脆而甜润,朝阳平静的照耀着绿油油的田野,风中都带着一股温暖的寒意,着实是个踏青的好季节。

    可庄园之中,慕容衡却没有丝毫心情去想着那等子雅事。

    倒是身旁紧随着的楚萱,看着一如过往平静的天气与庄园。

    她心中大松了一口气,然后小声说道:“衡儿,我就说是你多想了吧,宋公子他不是那种卑劣之人,如今三日时光以过,庄园依旧安全平静……”

    慕容衡淡淡的斜了她一眼:“正是这平静,才透露着诡异,他既然承诺于你,为何这三日却不来信邀约,更不来这庄园之中寻你,楚萱,你若仍是执迷不悟,我也救不了你了。”

    楚萱不敢作答,只觉得是她对宋赢心存偏见。

    就在这时,平静的庄园终于迎来一人。

    慕容衡面色一肃,楚萱的心也跟着她的面色狠狠的紧了紧。

    说到底,经过几夜深思,她也并非全然全心的信他吧,不然此刻她也不会如此一惊一乍了。

    直至那清瘦高挑的身影出现在庄园门口,看那面容清丽绝俗的抱剑女子缓缓而至,慕容衡与楚萱皆同时松了一口气。

    “骆姑娘。”慕容衡率先相迎上去,目光不动声色的在她身上打了一个转,心中甚是不解。

    她不是奉命参与了缝天行动在各国各处奔走吗?

    为何会突然回归?

    骆轻衣微微点头致意,那张美丽的脸颊不知因何缘故而泛着一股苍白,嘴唇也毫无血色,看着气血不是很好的样子。

    她微微沉默片刻后,才缓缓开口说道:“我需要知道,三日前,这座庄园内发生了什么?”

    简单的一句话让她们二人面色瞬间陷入苍白。

    三日前?

    她竟是为了三日前那事而来?

    楚萱的身体在微微发抖,然后带着一丝恐惧与不解看向慕容衡。

    慕容衡当然知晓她在害怕什么,且她在怀疑是她透露消息给骆轻衣的。

    那双秀眉当即就皱了起来:“蠢货!此庄园是世子的,我又岂会在这风雨飘摇之际随意透露消息出去!”

    骆轻衣缓缓摇首,忽然握拳捂唇咳嗽。

    慕容衡这才发现,她的面色有些憔悴不堪,虽然那一身黄侍官服看着干净整洁,不带一丝风尘之意,可她面容,却是带着深深疲倦。

    毕竟那缝合虚无空间,本就是常人难以完成的壮举,她这般日以继夜,不断消耗,自是十分疲劳的。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