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夜谈
作者:北燎   我是半妖最新章节     
    在国师大人的带领下,南石镇,一夜之间,化作白沙血地。

    千余人,无一生还……

    但顾瑾炎却知道,那日的屠杀,并非无一生还。

    仍有几条漏网之鱼潜伏在九州之中。

    更令人觉得有趣的是,其中一条漏网之鱼更是来到了这天子坐拥的皇城之中。

    他的姓名,无从得知,但是他化名,顾瑾炎却是十分清楚。

    名为杨慎!

    而他想杀之人,自然是那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国师大人。

    而他想护之人,自然是当年白渠人的遗孤。

    先帝已经去了,新帝登基以后,这位国师大人便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他想杀他,难如登天!

    哪怕是顾家家主想要杀死那位大人,恐怕也要细细斟酌一二。

    但是顾瑾炎不怕,他更没有打算违背今日约定好的诺言。

    因为他素来行事无法无天,杀一个国师,倒是哪家公子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

    顾瑾炎回到家中,却发现老头子竟然不在府中。

    竟是在两个时辰以前便被陛下召入到了宫中去。

    顾瑾炎心中隐隐陷入不安。

    他当然知道自家老头子因何而被召入到宫里头去。

    陛下有先见之明,定是知道他会在叶陵被风多年带走以后会来找老头子商量对策,这才早早的将老头子召入了宫中。

    他顾瑾炎虽然可以在这京都之中肆意横行。

    但若是没了他家老头子的牵引,他始终是个没有功名在身的公子哥。

    在这种情形下,他与没有官职的白丁没什么两样。

    若想进入那皇宫之中帮衬叶陵一二却是不大可能的了。

    他姐姐倒是身有官职,虽然入了一次大理寺,但掌握重兵的兵符却未被圣上收走。

    可见陛下虽然震怒,但依旧保持了一丝理智,仍有让她统帅重兵的意思。

    但此时终究是因为姐姐而起,他自然不可能借着姐姐的官职身份让她带他入宫。

    而家族里其他有着官职的长辈们更是不用想了。

    他们巴不得见他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若是此时不来踩上一脚都算是大发慈悲的了。

    想到这里,顾瑾炎的头都大了。

    叶陵是叶家世子,看似身份尊贵,但是其他世家可不会轻易放过这次他落难的机会。

    再加上陛下是真的动了怒火,朝臣们再多加煽风点火,恐是有他好一番苦头吃。

    “唉,早知道就不灌那家伙那么多酒水了。”顾瑾炎后悔万分。

    只怪当时见他醉酒模样是在是与常人有所不同,十分有趣。

    这才一时忘形,嘚瑟了起来,没有顾忌到接下来的事情。

    叶陵醉成那般,话都说不利落,怕更是无法为自己辩解一二了。

    这还不是成了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顾瑾炎一个劲的安慰自己。

    那家伙是叶家独苗,陛下再生气,也不可能当着叶老王爷的面将他孙子活生生打死吧?

    顶多受点皮肉之苦,牢狱之灾罢了。

    虽然心中明白此点,可终究是无法压下心中那股子暴戾情绪,更无法安眠。

    一脚踢开房门,便往姐姐房中走去。

    他既无法得知叶陵是何情况,但他另一个重要的人腿伤未愈。

    化生雪泥已经取来,想必王老已经给姐姐用了。

    只是不亲眼看看其使用效果,他烦躁的心更是无法安定下来。

    虽然顾瑾炎心中盘算的很好。

    但他并不知道,九大世家中,包括他的父亲,当今圣上只秘密叫了其中八大世家入那宫中。

    唯独叶家叶公,并未召入宫中。

    即便叶家消息通天,若是无人告知叶家世子被带走的消息。

    怕是最快也要第二天清晨才能得知此消息。

    好在今晚,眼看着陵天苏被风多年带走的,可不止他顾瑾炎一人。

    叶王府,阁楼书房中。

    叶沉浮满目阴沉的立在书案边,看着通明烛火,一言不发。

    按道理来说,叶沉浮在军中待了许多年,纪录森严。

    光是过时不食这一规矩就在府中成立了很多年。

    一般到了这个时辰,若无军机紧急要事,书房内早已熄灯才是。

    直到泪烛流到了灯台之中,灯芯被烛火燃得炸裂轻响。

    叶沉浮这才缓缓的视线,面无表情俯视着五步开外,单膝跪地的黄侍女子。

    视线落在平放在她靴边的那把‘承影剑’停息了片刻。

    失去水分的苍老双唇开合道:“那小子当真如此不懂事,将那顾然给私放了?”

    骆轻衣低着头恭敬回应道:“听小司马风多年的意思,的确如此。”

    “那小子亲口承认了吗?”

    “没有,世子殿下醉得厉害,对于小司马风多年说了些什么似是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不过属下看顾家顾瑾炎的态度,显然这确实如那风多年所说。”

    叶沉浮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收回视线,微微侧身看着房梁阴影处。

    缓缓道:“影子,你怎么看?”

    房梁之上不见任何人影。

    对于叶沉浮的发问,自阴影处却有声音传来。

    “回禀叶公,影侍调查传来消息,陛下召了群臣与其余八大世家的家主大人入宫,但此事是秘密召唤,并未向外界说明是为何意。”

    叶沉浮面无表情的说道:“朝中群臣?秘密召唤?这不过是想给我叶家留下最后一块遮羞布罢了……

    无用之功,今夜的消息,怕是也仅仅只能隐瞒过今晚罢了,朝中那群老不修的嘴,可不是那么好堵住的。”

    影子沉默良久,才继续道:“叶公……此时虽然世子殿下做事做得不太妥当,但世子殿下年纪尚幼,一时年少热血,受那顾瑾炎蛊惑也是情有可原……”

    “情有可原?可笑至极!但凡有点脑子的,都知道在如此关键时刻,顾家顾然放不得!

    可他居然连跟老夫商量的意思都没有,就自作主张!仗着陛下对他有着几分喜爱,行事就如此无法无天!谁给他的狗胆!”

    叶老王爷再也无法维持气度,勃然大怒,显然对于陵天苏今日行事,生气到了极点。

    骆轻衣微微皱眉,嘴唇动了动。

    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犹豫了片刻最终终于忍住,还是闭口不言。

    影子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是他一路护送这位世子殿下回京的。

    与他相处也有过一段时间,那位世子殿下倒是十分聪明的一个人,如何今日行事却是如此荒唐。

    “那……叶公,需要属下召集影侍去宫中将世子殿下带回来吗?”影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叶沉浮有些疲倦的闭上眼睛,道:“不必了,既然陛下唯独不召我叶家进宫,想来时态已经变得十分严重,更不希望老夫今夜入宫,显然是去了也只会将时态变得更为严重。”

    影子沉默了,阴暗处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动静,也不知是消失了还是仍在那里。

    叶沉浮看了一眼依旧单膝跪地的黄侍女子,道:“小司马风多年亲自将世子带走的?”

    “不错。”骆轻衣答道。

    “若是对上那风多年,你觉得你能有几成胜算?”叶沉浮忽然问道。

    骆轻衣没有丝毫犹豫,不加思考的平静答道:“若是杀死他的话,有十成把握,若是从风多年手中带回世子殿下,只有八成把握。”

    她的神情很平静,很理所当然,面上更是不带任何傲气。

    仿佛她所面对的,不是战功赫赫,声名远播的小司马风多年,而是一个普通人。

    要知道,风多年在安魄境界中,也是不可多得的佼佼者。

    可她却说有着十成把握将她杀死,若此时书房内有着第四人,定会被她这一句话给逗得捧腹大笑。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