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同塌而眠
作者:北燎   我是半妖最新章节     
    虽然在那金色海洋的意境之内看似十分漫长。

    但是通过烛台上的烛火燃烧程度,他知道…其实在现实世界中,时间过去得却是十分短暂。

    既然如此…她又是如何能够感应到他的变化的,且瞬间赶至这小庄园的阁楼中来。

    似是看懂了他那疑惑的眼神,上官棠缓缓抬起苍白指节分明的手掌,慢慢抚上心口。

    却见她面上难得的浮现出一抹惆怅茫然的情绪。

    “我不知道…方才心口突然一阵针扎般的悸动…天就开始落雨…我便来到了这里。”

    这算是什么回答?

    陵天苏无语。

    上官棠捏紧心口处的衣襟,漆黑如墨的眸子染上一抹茫然无助:“很久…心口没有这么痛了……”

    看到她那无助的眼神,陵天苏更加无语,方才九死一生该感到无助的应该是他吧?

    “行了,你先别坐窗户上了,外面雨大。”陵天苏只好先招呼她进屋。

    上官棠默默的看了他一眼,跳下了窗台。

    陵天苏挣扎两下却发现浑身无力,骨头松软,便放弃挣扎。

    朝着对面女子一招手,道:“劳驾帮忙过来扶我一下,我站不起来了。”

    话一出口,陵天苏就大感后悔。

    这可是罗生门的司运上官棠啊,他居然使唤她!

    方才他确实感到很无力,又不想一直坐在地上。

    而对于上官棠,他也潜意识的没有世人对她的那种畏惧如虎,只不过是单纯的想请她帮忙罢了。

    好在上官棠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好看的眉头,没有多说什么,仍是朝他走了过来。

    陵天苏松了一口气,暗道这永安成的人也太信奉三人成虎了吧。

    顾瑾炎明明是个大好青年,却在他们口中成了声名狼藉的纨绔子弟。

    而这上官棠分明是一个很好说话的好人,在他们口中却成了一个杀人如麻的恶魔。

    真是谣言害死人啊。

    陵天苏一手高举,好方便她来扶自己。

    谁知……这女人居然直接无视他高举的手臂。

    一声不吭的蹲下了身子,红色的衣摆如海棠花般铺就在地板上。

    陵天苏愣愣的看着她的衣摆,一时之间不知她倒地要做什么。

    下一刻,这女人伸出双手,一手弯过他的后颈,一手弯过他的膝窝,竟是以一个非常公主抱的姿态将他给抱起!

    陵天苏顿时晕头转向,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猝不及防。

    脑袋下那纤细手臂的触感很贴切的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

    话说,这个姿势…这个场景…特么的跟那日他化作小狐形态被她抱在怀里是何其相似。

    不过今日,他可是整整大了一号不止,却是不能够光明正大的吃豆腐了。

    然而,还未等他有所反应,上官棠已经抱着他上了床榻。

    陵天苏躺在床上,一挣扎就要起身。

    刚起身到一半,眼睛大睁。

    因为上官棠转身竟是解了外袍,血伞,脱了靴袜也跟着爬了上来。

    陵天苏撑起身子的手一软,扑通一声又倒了回去。

    他睁大眼睛哑着嗓子道:“你你你…你干什么?”

    这女人疯了不成。

    上官棠拉过被子,覆盖在两人身上,然后手臂一伸,将他给抱了过来。

    她闭上眼眸喃喃道:“别害怕…今夜我陪着你……”

    陵天苏一脸茫然。

    害怕?

    他何时害怕了?

    陵天苏转念一想,方才自己昏迷之际,蜷缩在地上的样子难不成给人一种他很害怕的感觉?

    不过……那种被人生吃嚼碎的情景,真的令他十分的毛骨悚然。

    还好这只是一个梦境,他如今好端端的躺在这里,怎么可能被人生吃活吞。

    他侧首看着这个女人双眸紧闭的睡颜,长长的黑色睫毛像蝶翅逆光扑动。

    她就这般安安静静的躺在自己身侧,锋芒尽敛,一时之间,竟给他一种美如画境的感觉。

    方才一直如浮萍般的心,在此刻寂静的安详里不禁真的让他生出一种心安的感觉。

    窗外雨声渐小,风雨中飘摇的树叶沙沙声配合着那细雨的节奏,时而沉重,时而舒缓,于是心中便不由幻化出一段段动听的乐章。

    渐渐的,他合上眼帘,沉沉睡去……

    ………………

    在一片满是迷雾的梦境中,陵天苏隐隐听到有人在哭泣。

    他寻着声音一路跟了过去……

    迷雾之中,有着一座官家宅邸,不过无人看守。

    空荡荡的大门直接两面大敞,门口外的两座石狮子可见不知是何人洒溅上去的猩红鲜血,尚滴落在粘稠血液。

    哭泣声愈发的近,是从门内穿出。

    他想要知道,是何人哭泣得如此伤心,便抬步穿过门口台阶。

    入眼之处,横尸遍野,血肉横飞!

    倒在地上惨死之人,有的身穿尧国服饰的武将官员,有的则是身穿官眷服饰,看得出来这一家子人地位十分显赫。

    不过此时,他们都已经全部成为了冰冷的尸体。

    陵天苏看着那名年幼女孩,身处这些血海尸山中放声哭泣。

    她脚下的,有她的父亲,母亲,还有兄长,皆死不瞑目的眼睛大张。

    女孩的一身衣裙被鲜血染猩红,已经全然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她赤着双足,踩在冰冷的血水之中。

    此处站着的,还有数十名手执冰冷刀锋而立的尧国军人。

    他们无情的步步逼近那位哭泣的少女,手中的刀锋之上,仍残留有少女家人的鲜血。

    看着步步逼近自己的冷血军官们,少女忽然止住了哭泣之声。

    她面色惨白的尖叫一声,捂着脑袋痛苦的蹲下了瘦弱的身子,瑟瑟发抖。

    那些身穿冰冷甲胄的军官们没有因为少女的这个举动而停下脚步。

    他们之间互相看了一眼,陵天苏只在他们眼神之中看到了无情的讥讽与杀意。

    他们认为,少女的举动是在畏惧死亡,瑟瑟发抖。

    他们会这样认为也并无道理,因为那衣衫染血的少女蹲在地上浑身确实颤抖得很厉害。

    但那绝不是因为害怕。

    这一刻,陵天苏看着那少女,她身体传来的气息不再弱小无助。

    仅仅一瞬间,他明显感觉到她的气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在冰冷刀锋迎头斩下那一刻,她漠然的抬起脑袋。

    漆黑的眼眸如空洞无底的深渊,冰冷而无情,根本不似一个寻常女孩能够散发出的眼神。

    那些军官握刀的手莫名一颤,看着那双眼瞳,心底泛起一道毛骨悚然的奇怪感觉。

    他们下意识的想要避开这双漆黑得折射不出任何光芒的眼瞳。

    可却不由自主的被这双眼睛所吸引。

    不知是不是他们的错觉,他们看到那双入夜般漆黑的眼底身处,浮现出一道血红小伞。

    他们想要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可谁知,就在此时,他们发现自己的口中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咣当咣当几声长刀落地的声音,他们甚至握不住自己手中的军刀,咽喉处一抹令人心悸的冰凉。

    他们惊恐的捂着自己的脖子,鲜血狂涌而出,体内代表着生机的火热温度也随着鲜血的喷涌而逐渐冰冷。

    不屑讥讽的眼神化作无尽绝望与惊恐,咽喉深处只能发出“呃呃……”的绝望呻吟声。

    前一刻他们还是追魂夺命的刽子手,行着赶尽杀绝之事!

    下一刻,却被一个看似无害的小姑娘瞬杀夺走了性命。

    他们甚至都没有看清她是如何出手的。

    他们睁着不可思议眼睛,看着那少女苍白娇弱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血红纸扇。

    她面上不带丝毫情感的将血伞伞面撑开,伞锋边缘,尚且滴落者仍有余温的鲜血。

    尧国军官们口中发出一道不甘心的呻吟声,然后倒地气绝而亡。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