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对战胡家
作者:北燎   我是半妖最新章节     
    对于堂堂天生大帝的赞美之言,陵天苏心中毫无波澜。

    他平静回应道:“前辈将我带到这里来,难道仅仅只是为了与我说这些?”

    “自然不是。”

    苏敖的眼中浮现出一抹追忆的情绪,傲然棱角分明的五官也因为这短暂的追忆而显得有些柔和静谧。

    “无祁邪的一生,看似风光无限,纵横在虚无神界之中,心无旁骛,可在本座眼中,却能看出他对于自己的命运感到的乏味。

    他所珍视的东西不多,除了那把剑,唯一能够让他记挂在心头的…也唯有那朵凡花了,所以本座此番单独见你,是想问你一事。”

    陵天苏听懂了他口中的那把剑,想来定是大碑中的那把剑。

    至于他口中的凡花却是不明白所指何意,一时也不好多问,便道:“不知前辈想要问什么?”

    不知是不是陵天苏产生的错觉,他竟发现此刻苏敖的神情,竟然有些微微紧张压抑。

    他沉声带着不易察觉的小心翼翼,问道:“九重鸣幻铃是空间界宝,除了能够存放物体以外,还能够存放生物,我想问你,在其中,你可曾见到过一朵海棠花?”

    陵天苏一怔,能够让天生大帝这般紧张小心询问的海棠花…难不成是什么能够逆转生死,改变乾坤造化的天地至高灵物不成?

    不过…在铃铛的世界中,陵天苏只看到了一颗颗桃花树。

    那还是溯一兴起时自己随意而种,倒并未见过海棠。

    陵天苏摇了摇首:“并未见过。”

    “你再仔细想想。”苏敖仍旧抱着一丝希翼。

    陵天苏很肯定的回答:“真的从未见过铃铛世界中有海棠花。”

    天生大帝神情一黯,口中喃喃道:“果然还是消散在这天地间了么?他终归…还是未能护住那朵凡花……”

    陵天苏的面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他是聪颖之人。

    不难猜出这几番言语对话下来,他口中的那朵凡花很有可能就是无祁邪的情劫。

    在这简单的一花一剑之下,亦有可能演绎出了旷世的神凡绝恋。

    可为何……如今在这伤感感怀的人却是这货?

    陵天苏得出一个令人十分复杂的结论,那就是…在这其中又是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三角关系了。

    苏敖斜了一眼正在胡思乱想的陵天苏,说道:“小子,别胡思乱想了,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狗血复杂,既是凡花,自然不可生出灵性。

    而无祁邪并非惜花之人,他所在意的,不过是那多花来自凡尘,是他从未见过的景物,所以才会格外挂心罢了。”

    陵天苏笑笑不语。

    落花本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若是有心,怎会无情?

    苏敖为无祁邪的辩解,此刻却是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既然是朵凡花,又如何值得堂堂帝尊这般记挂,特意入凡寻我?”陵天苏故作疑惑问道。

    苏敖面色微不自然,轻咳一声,解释道:“无祁邪是本座故人,既是故人,他的旧物本座自然有义务帮他寻回……不对!本座为何要向你解释这么多。”他反应过来,面色羞恼。

    陵天苏感慨,苏天灵说她这老祖宗为老不尊还真是一点也没说错。

    子孙后代都繁衍昌盛成如今这规模,还不忘去惦念故花,这心大的…跟顾瑾炎都有得一拼了。

    不过仔细一对比,顾瑾炎比他还要好点,他虽然人浪心花,但怎么也不至于到处播种留情。

    腰间玉牌一热,与方才两次不同的是,这次他的玉牌嗡嗡颤抖,好似颤抖提醒。

    陵天苏低首一看,之间三十二道数字中,出现了乙九十九,正是自己玉牌上的数字。

    “前辈,我要参试了,麻烦您将我送回去吧。”

    苏敖显然还沉浸在对于铃铛中没有那朵凡花的失望中,没有搭话,直接清风甩袖,就将陵天苏送回了望归台之上。

    陵天苏的出场方式倒是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因为他并非是从两侧铁门中登场,而是毫无征兆凭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陵天苏嘴角狂跳,暗道这苏敖真是一点也不靠谱,居然直接把他给传到了望尘台上,这种引人注目的出场方式绝不是他想要的。

    在虚境空间之中,有一座楼宇,建立的高耸接近云端。

    这座楼宇名为烟观楼,专门用以皇族子弟以及的朝中贵人观试而建。

    秦紫渃迎风立于楼台登高处,高风袭来,吹动着她乌黑的发丝,暗香浮动,

    她眉间愁意正浓,泛着担忧之色,看向望归台。

    小鱼儿冷哼一声,道:“这世子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都服下了禁元丹,居然还有胆子参试,想必会败得很惨吧。”

    秦紫渃蹙眉不语,心事潦草。

    ………………

    “二哥,还真被你说中了,这叶家的世子,居然还真有胆量来参试,你说说他会不会在第一轮中就被刷下来。”

    五皇子坐在阁栏之上,双腿悬荡不停,猎风撕扯这他的衣摆,对于身下的高度熟视无睹。

    二皇子席地而坐,膝上托着残琴正在低头进行修补,头也不抬的说道:“他的对手是谁?”

    五皇子目光扫视,随即答道:“胡家的胡松武。”

    二皇子修琴的动作不停,嗤笑一声,说道:“看来叶家与胡家这场战斗很快就会结束。”

    五皇子深以为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叶陵那小子修为尽废,不过就是个普通人罢了。

    而胡家的胡松武,虽然不比胡青,但也是胡家的年轻一辈中较为出色的,今年年纪十七,便有着凝魂中期修为,对付一个叶陵,那还不跟虐菜一样。”

    二皇子将一截断弦取出,安上新弦,勾指拨动,试了试新弦音色。

    他语气淡淡混着弦音传来:“我的意思是,胡松武…会败得很快。”

    五皇子面色一僵,转头看着二皇子闷闷道:“五哥,这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

    二皇子秦齐低声轻笑,没有再去接话。

    陵天苏立在一方比试台中,看着一名黑衣少年,腰间悬剑,从铁门行出,一步步朝他走来,看其气息,隐隐透着凝魂中期修为。

    二人相对而站,间隔十步之遥,陵天苏拱手先行说道:“叶家,叶陵,请赐教!”

    心中却在盘算着,自己应当如何不动用元力,以最简便自然的方式将对手解决掉。

    那黑衣少年亦是回应拱手道:“胡家,胡松武。”

    “铛”的一声震天响。

    预示着战斗的开始。

    陵天苏并未赤手空拳,并未佩戴任何武器。

    或者说,在众人的眼中,他不过是一个失去修为的废物世子。

    即便手握玄器也无法发挥出玄器自身的锋芒,反而是自取其辱,所以对于他空手上阵,并未感到多大的意外。

    反观他的对手胡松武,按照常理来说,对于一个手无寸铁,修为尽失的废人来说,他应该保持着自己身为修行者的傲性,拒绝使用武器才是。

    可这位胡家年轻子弟,却是在打过招呼之后,神情严肃认真的缓缓拔出腰间的剑,剑锋直指陵天苏。

    这一行为,顿时引来四周不屑轻嗤。

    合欢宗一众,不少女弟子们都将目光投射向了陵天苏这一边。

    因为她们对于这位叶家唯一的世子十分感兴趣,虽然此刻他身中禁元丹,形如一个普通人。

    但是陵天苏那一副好面皮以及叶家世子的身份就已经足以将她们吸引。

    一名合欢宗的女子掩嘴笑道:“胡家这名糙男儿也忒狠心了些,对于一个毫无还手能力的俊俏小相公也要拔剑全力以赴,真是让人揪心的狠呐。”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