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妥协
作者:北燎   我是半妖最新章节     
    陵天苏没有作答,只是看着漠漠一个劲的傻笑。

    “样子真蠢。”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

    陵天苏搓了搓手,哈了一口热气,止不住的浑身颤抖,牙齿打着架,口齿不清的说道:“这可真冷啊,这一路上冻死我了。”

    漠漠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那副可怜模样,说道:“这里是冰窟,冷是自然的,你早些出去吧,不然就凭你你那点微末实力,迟早成为这里一道美丽的冰雕风景之一。”

    真不愧是漠漠,在这种情况下都不忘损人一句。

    “嗯,我想我是大概出不去了。”

    漠漠皱眉看着他。

    “刚刚那是空间斗篷,我就是用它进来的,还挺好使,就是这玩意儿是一次性的,用了就没了,而我也只有这么一件。”

    漠漠黑着脸,说道:“你是不是傻,还是说你想冻死在这。”

    陵天苏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说道:“哎呀,不会啦,话说我好心好意来看望你,你总是摆个臭脸做什么。”

    漠漠无奈的摇了摇了,说道:“抱歉,最近有点心情不好。”

    “嗯嗯,我就知道你肯定心情不好,所以我来找你聊聊天。”

    心情肯定不会好啦,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回家,一回来也没人嘘寒问暖关心一下伤势,就被关到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受冻挨饿,看来漠漠比他过得还要惨,他不管怎么说,身边总还有香儿月儿她们陪着自己身边,怪不得漠漠从小就不愿待在族里呢。

    陵天苏蹲着身子往漠漠那凑了凑。

    “这儿可真冷,来,咱俩凑一块儿,没那么冷。”

    漠漠淡淡看了他一眼,唇里吐出一个字。

    “滚。”

    陵天苏跟他也是相处了几天的,知道他什么性子。

    “别这么无情吗,真的好冷。”

    漠漠重新闭上眼眸调息,懒得理他。只是陵天苏蹲在他身旁,也没有多说什么,调息间,周身散发一股温柔的元力,若有若无的将陵天苏包裹。

    陵天苏会心一笑,果然漠漠还是那个漠漠。

    他也明白自己来这起不到任何作用,但他还是想来,当一个人独自承受孤独与痛苦时,身边有一个人陪着,总是要好些的。

    无聊间,陵天苏打量着传说中的冰窟,发现冰窟外貌看起来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冰窟内有一道金色大门,门上刻绘着几道阵法,想来是封锁下一层冰窟的封印。

    陵天苏捏起地上一小撮雪,在掌心揉了揉,小小一撮在掌心的温度下,竟然没有半丝消融,寒意依在,不由暗自心惊,北族冰窟,果然名不虚传。

    陵天苏在窟内随意扫了扫,突然视线停留在某一处,不动了。

    其实那一处很好察觉到差异,因为雪地是一片雪白的,那处殷红离漠漠不远,如同红梅落雪,但陵天苏知道那不是红梅,寻常梅树哪里能存活在这里,果然,漠漠伤势非但美好,还加重了。

    陵天苏从空间戒中取出一件大衣皮袄,披在漠漠身上。

    漠漠连眼睛都没睁开,淡淡说道:“你知道,没用的。”

    是的,在这里,你穿再多也无用。那刺骨的寒意可直接无视你的重重衣衫,侵入你的肌肤,深入骨髓。

    陵天苏轻轻嗯了一声,他知道这样没用,自己不过是寻求一下心理安慰罢了。

    陵天苏问道:“你还要这样待在这里多久?”

    漠漠沉默了一会,说道:“不知道,那要看爷爷的意思。”

    不是是不是这里温度太过寒冷,漠漠那句爷爷叫的十分生硬。

    陵天苏看出了他与老族长的关系并不是很愉快,当他提到老族长时,语气冷漠到了极点。

    他很知趣的没有多问。

    “漠漠,你伤还没好吧,我这带了很多伤药。”

    陵天苏从空间戒中取出许多瓶瓶罐罐,堆在漠漠身前。

    漠漠也没有拒绝,他入冰窟之前,身上的空间法器全被缴走,就连随身携带的那把匕首都没能留下来,他拿起其中一个绿色小瓶,打开塞口,嗅了嗅。

    “这是回清丹,好东西。”

    陵天苏点了点头,献宝似的拿出一个火红小盒,说道:“这是岩焱丹,是抽取地炎精髓炼制而成的,树老头可宝贝它呢,不过上次被月儿姐姐她们给搜刮过来了,搜刮过来的时候树老头还不知道了,现在不知道在哪炸毛呢,我想着你在冰窟肯定用得到的。”

    火红小盒打开,一个赤红药丸静静躺着盒中,如火焰般耀眼,如岩浆般深邃,掌心那抹难以消融的雪花,在不知觉间化成了水珠,荡漾在手掌上蒸发不见,周围空气顿时变得温暖了几分。

    手指轻轻抚摸着岩焱丹,感受丹药上的温暖,漠漠的原本被冻得冰冷的心,似乎也被手指上传来的温度变暖了不少。

    陵天苏说道:“还愣着干嘛啊,还不赶紧服下去,这盒子是用来封存药性的,一经打开,药性就会慢慢流失,我带岩焱丹来可不是给你取暖用的。”

    “谢谢,不过这岩焱丹太珍贵了,你估计也就仅此一枚吧,我受之有愧。”

    漠漠轻轻扣上盒子,摇了摇头,若是寻常伤药也就罢了,这岩焱丹显然很不寻常,陵天苏要是轻易把这丹药给了他,即使他是南狐少主,也少不了家中长辈的一顿呵斥。

    “你受什么愧了,你因为我受伤的,我才愧疚死了呢。”

    陵天苏懒得跟他废话了,他太倔强了,也太要强了,从来不愿轻易接受别人的好意,于其这样劝说,不如实际行动起来。

    陵天苏眼疾手快,果断的把岩焱丹塞到漠漠口中,说道:“别吐啊,蘸了你的口水,这药也没人吃了,别浪费。”

    由于动作过快,圆滚滚的丹药顺溜溜的从喉咙里滚了下去,一道暖流,流入腹中,药性十分温和,火热却没有丝毫的灼伤感,冰冷僵硬的身体瞬间柔软温暖起来,身体里冻得迟缓的血液也正常流缓了。

    漠漠握了握拳,手掌还有些无力,不过胸口中的那股闷郁感已经消失,一直残留在喉咙里的淡淡血腥也被带走,内伤显然好了不少,甚至隐隐还有突破的迹象。

    岩焱丹,果然强大!

    陵天苏见他面色不复以往苍白,心里也开心了起来。

    陵天苏催促说道:“还有,还有,漠漠你赶紧服下回清丹,回清丹可以辅助岩焱丹药性,另岩焱丹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反正连那么贵重的岩焱丹都吃了,也不在乎这点了。

    服下了回清丹,体内郁结多日的伤势总算大有好转。

    见漠漠乖乖吃下丹药,陵天苏心中担忧散去,嘿嘿一笑,说道:“我记得你腰间被地蝎伤到了,还伤的不轻,我这有几瓶不错的伤药,来,我给你敷敷。”

    陵天苏伸手去撩漠漠的衣服。

    漠漠反手推开他的手,说道:“那伤已经好了,不用劳烦了。”

    “怎么可能,地蝎那一记你可是挨得结结实实的,我那时候都听到你骨头都断了,你就别逞强了,乖乖把衣服牵起来,别让我生气。”

    陵天苏虎着一个脸,这孩子,太不听话了。

    漠漠很是倔强,对此事显得非常抵触。

    “我说了不用。”

    “听话!”陵天苏皱眉道。

    训斥的语气另漠漠很不爽,被一个比自己小的人像教训小孩儿一样教训,真是令人愉快不起来。

    几番轮回折腾,漠漠终于迎来人生中第一次妥协。

    陵天苏细细涂抹着药膏,看着淤青鼓涨的腰间,不禁大为气愤,这叫没事?这般伤势放着不管,不知会落下多大的隐患,老族长当真是狠心,孙子伤成这样,第一时间居然不是及时医治。

    明明陵天苏动作十分轻柔,漠漠却紧蹙眉头,咬着嘴唇,仿佛忍受极大痛苦一般。

    陵天苏抬头看了他一眼,柔声说道:“怎么?很疼吗?”

    漠漠摇了摇头,额间汗珠低落,声音颤抖,催促说道:“没什么,你快点就是了。”

    不知是不是这里太冷,漠漠身体紧绷得厉害,腰间汗毛竖起。

    漠漠暗自懊恼,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对陵天苏这臭小子的要求总是无法拒绝。

    涂完药膏,陵天苏又取出绷带一圈一圈的缠着,缠绕过程中不免要环着他的身子,两人挨的极近,四目相对,漠漠错愕的表情一变,好像岩焱丹药性发挥作用了,他面色有些红润。

    “行......行了,伤口包好了,你回头注意一下就行了。”

    陵天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紧张了,或许是漠漠那双眼睛太过明亮,亮得人心慌。

    “嗯。”

    .................

    “你说传送阵有开启的迹象?”

    狐幻真坐在小庭院中,抿了一口茶,听着单膝跪在地上的手下禀报的情报。

    “此事千真万确,我们潜入狐奴长老身边的弟兄,察觉到传送阵有异动,传送阵千百年来一直平静,此次突然反常异动,弟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特来叫属下回禀大人。”

    狐崇正帮狐幻真捶着肩膀,听到这个消息后,惊疑不已。

    “我们天凰山速来很少出远门,大长老这是把谁派出去了,还用上了传送阵?”

    狐幻真放下手中的茶杯,神情微冷,说道:“崇儿,我问你,你最近可看到了陵天苏那小子。”

    不知为何狐幻真突然问起这个,狐崇皱眉说道:“说来也怪,自从那小子化形成功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这小子了,听人说是闭关了。”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