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被驱逐的人间皇
作者:北燎   我是半妖最新章节     
    这次换陵天苏走前面,他走出没几步,果然体会到了牧子忧那种奇妙的感觉,内心变得无比平静,什么也不想去思考,一根无形的丝线缠绕在心头,身体渐渐放空,只想跟着这条线走下去。

    谁也没有察觉到陵天苏手中的铃铛无声颤了颤,陵天苏还未来得及涣散的瞳孔猛然一缩,惊觉之后,后背冷汗直淌,心中顿时清醒,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在作怪?

    思考没多久,只听背后“嗷呜”一声,紧接着是牙齿入肉的声音,再来是陵天苏的悲鸣惨叫。

    “啊啊啊……痛痛痛……牧子忧!你发什么神经!”

    牧子忧松开他的肩膀,一脸无辜的说道:“不是你拜托我唤醒你的吗?”

    无辜中带着一丝狡黠,笨蛋,还没人能白啃本小姐一口呢。

    陵天苏困难的偏头吹了吹被咬疼的肩膀,这小娘皮儿,牙口真好,都咬出血了。

    他还没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

    牧子忧眼角弯弯,说道:“不客气。”

    陵天苏实在不能理解一个女人的内心,性格原来可以如此多变的吗?

    “接下来怎么办?”陵天苏问道。

    牧子忧弯弯的眼角眯了眯,原本调笑的眼睛变得高深莫测:“既然有人发出了邀请我们何不去看看,反正我们对这里的路也不熟悉。”

    陵天苏点头称是。

    二人并肩又再度迈出步伐,内心进去一个很奇妙的状态,既不抵触那道招引他们的意念,有小心防范着那道意念侵蚀着他们的意识。

    幽幽的通道一眼看不到尽头,在诡异的殷红烛火映照下,像极了张开血口的沉寂妖兽,正等着食物自动送入口中。

    远远的深处,“嘎吱,嘎吱”轻微的声音开始响起,声音很怪异,既像迟暮老人松动的齿间摩擦声,也像野狗咬磨食物筋肉声。

    “啊……多少年没进食了,尽然让我如此饥不择食。”

    阴暗处,一个佝偻的身影像是捧着什么东西在进食,身下土地被红色液体染红一片。

    “嘎嘎嘎……”

    一个雄壮的身躯跌坐在地上,脸色惨白双目惊恐,牙齿打着颤。

    那个佝偻的身影停止进食,说道:“你冷吗?怎么抖得这般厉害。”

    沙哑的声音,关切的话语,却另他遍体生寒。

    佝偻的身影微颤,发出一声轻笑,说道:“放心,小牛崽,待我吃了他们,在来吃你,被我吃了,就不会冷了。”

    说完又低头开始进食,牙齿入肉的声音不绝于耳。

    那人抖得更加厉害,惊恐的瞳孔中满是绝望:“不……不要。”

    望着排队般一个个神情茫然的他们,心中苦涩万分,要是他在弱些,恐怕也和这些人一样,在这个队伍中等死,直到被吃也什么都不知道。

    他有些想哭,还好,还好这怪物打算最后一个吃他。心中存着一丝渺茫的希望,盼着表哥应穷怒早些来救他。

    …………

    应穷怒心情很不好,甚至比第一次见到陵天苏还要差。从进遗迹到现在,他们已经损失了五人。

    应穷怒天性凉薄,这些废物对他而言损失了也就损失了,要命的是那五人当中有一个是应天笑,若是没有将他完整的带回去,想想舅妈那怒容,他就有些头痛。

    “启禀少主,刚刚在收寻天笑少爷的过程中,我们……又损失一人。”禀报的那人有些汗颜的低下了头。

    “你们这群废物!不知不觉间少了六人你们看不到吗?你的眼睛留着又有何用。”

    应穷怒面上狠意蔓延,出手如电,狠狠将那人双目活生生挖了出来。

    那人捂着流血不止的眼眶倒在地上,牙齿紧咬,不敢发出一丝惨叫,若是惨叫出声,下场会惨,要是吵到了他的耳朵,恐怕自己的舌头也要保不住了。

    这种事情早已是家常便饭,这么多年,他一直小心谨慎的伴随在这位煞星身边,做事尽忠职守,一丝不苟,才得以保全一副完整的身躯,没想到来一次北疆,就丢了一对眼珠子。

    应穷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骂了一句“废物”,转身离开。

    他知道继续让手下搜寻没有任何意义,只会徒增更多的牺牲者,他也没有下达停止搜寻的命令,脸上泛起一道冷酷的笑容,无价值的人,牺牲几个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身一人时,一道意念毫无征兆的穿透应穷怒的胸膛,直落心底,他脸上面无表情,目光直落远方。

    他笑容诡异:“原来如此。”

    石门虚掩,浓重的血腥味从石门内涌出,气味另人作呕,应穷怒浓厚的眉毛绷的紧紧的,那股熟悉的血气激发了他的凶气。

    是谁!竟敢吃食他们夔牛一族!

    他可以抛弃同类,不顾他们的生死,因为那些废物可以死,但绝不能成为他人的盘中餐!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但是这关系到夔牛一族的荣辱,夔牛是千古妖兽,凶名累累,岂能如同猪狗一般被他人吃食!

    毫不犹豫的推门而入,映入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彻底眼球布满红丝。

    地上到处是残臂断肢,满地的鲜红是如此刺眼,有的血液已经凝固成了血浆,无比黏稠,由此可见那人进食是有多长时间了。

    更让他生气的是,那个丑陋佝偻的人,手中抓的,口中咀嚼的不正是应天笑吗?

    应天笑全身瘫软,看来是无法动弹,脸色苍白的看着自己的手臂一口一口的被撕咬。

    看到应穷怒,绝望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嘶哑喊道:“哥哥救我!”

    应穷怒脸色沉重如水,看来是无法完好无损的将他带回去了,不过好在他只断了一只手。

    “丑东西!还不快住口!”

    佝偻的身影缓缓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失望的说道:“不是你。”

    应穷怒看清他的面容,心中悚然一惊,那哪里还有什么面容,分明就是一具骷髅,看着他的,也是在骷髅眼眶中跳动的两团幽幽蓝火。

    这是哪里来的魔族,这般模样了,居然还能活着,还能清晰的与他对话,这具骷髅身下,分明是有灵魂存在的。

    “哥……哥哥,快……救我,这怪物在吃我!”

    应天笑心中恐惧到了极点,被一具骷髅撕咬的滋味可不好受,他害怕自己也像那些人样,变成一堆残渣。

    “吵死了,在朕进食的时候,不准喧哗!”

    骷髅人没有脸,但明显感觉到他生气了,森然的骨爪紧紧扣住应天笑的双肩,惩罚般的在他肩上留下十个血洞。

    应天笑惨叫一声,口中不停的高喊“哥哥救我!”

    骷髅人有些癫狂的喊着:“朕叫你不要吵!”

    眼眶中的蓝色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

    朕?

    应穷怒眼睛微眯。这骷髅人自称为朕,难不成生前还是哪方帝王。

    “放开他!”再次厉喝道。

    骷髅人“桀桀”一笑:“好啊,给你。”

    说完就将应天笑一把甩出。

    应天笑还没来得及惨叫,因为他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也想不到应穷怒叫他放人,他竟就真的这么轻易的放了。

    没有任何意外的被应穷怒接住,傻傻的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应穷怒将随身携带的止血丹药塞入他的口中,语气前所未有的柔和:“天笑别怕,哥哥这就带你离开。”

    听到哥哥的声音,他才知道自己劫后余生,“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走?朕何时说过你们可以走了?”骷髅人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以为朕将这个小家伙还给你,就是打算放了你们?”

    应穷怒面无表情说道:“放心,我也没打算这么快离开,你吃了我的族人,我也没打算轻易的放过你。”

    应天笑听到这话,立刻摇头,心中恐惧到了极点,一刻也不想在这多待,声音急切:“不要……不要,哥哥,快些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不要再在这里多待一刻。”

    虽然平时,自家兄长在他心中是个无所不能的存在,可这骷髅怪物给他带来的阴影是在太大了。

    骷髅人缓缓起身,仿佛多年不动,起身时,全身骨头嘎吱作响。鲜红的血液粘了他一脸,惨白的骷髅骨被染得鲜红,几根肉丝就这么悬挂在齿间,由于没有脸颊没有嘴唇遮掩,所以清晰可见。

    “吃了这么多人,才让朕双脚上的肉生长出来这么浅浅一层,那个小家伙虽然血脉不错,不过人太懒,这么大岁数了,修为居然才这么点,吃了也长不了多少肉,所以朕还给你。”

    吃了这么多人,他的语气居然还颇为不满,好像客人被难吃的饭菜招待了一般抱怨着。

    应穷怒放眼望去,果然那骷髅人脚底最底层生出了浅浅一层的血肉。

    这是何等离奇的事!从未听说过身死的白骨靠吃人可以恢复肉身的。

    “不过你不一样,你看起来似乎很好吃,吃了你,朕的双脚应该能生长出来一大部分。你叫朕还回你的弟弟,朕就还回了,你看朕如此好说话,不如你也好说话些,把你自己给朕吃了吧?”

    这是什么道理?

    “做梦!”

    应穷怒冷冷的回了他两个字。

    “呵,做梦吗?朕这幅模样不知几百年了,朕就这样清醒了几百年,朕也想做梦,不如你成全朕,可好?”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