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拆穿阴谋
作者:宠妻至上,捡个老公是古人   殷音陶明最新章节     
    殷音怔住了,呆呆地思索着,心里又起波澜了:“那你和鸿姐,究竟怎么回事?她真跟你无关吗?”

    “小音,到现在你还不信我吗?”

    殷音摇头:“我更多的是担心鸿姐,她会不会来真的,就像小琦那件事。”

    陶明却不屑地一笑:“鸿姐,哼,那个出了名的交际花,她对谁认真过?她只认利益,有利的事她就去做,无利不起早。我和她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也是她一手策划的。”

    “策划?”殷音很惊奇。

    “原本剧本上,我的角色很干净,什么乱七八糟的镜头也没有,可是鸿姐一来,就说改剧本,还让我加演床戏。”

    “什么?”殷音听得心跳加快,十分激动和愤怒。

    陶明继续说:“我不同意,就反对改剧本。而鸿姐却拿合约的事狡辩,钻了空子,我不懂法律,只好认栽,被她约束。但我说什么也不肯和别人演激情床戏。那种镜头我不会拍的,打死我也不会屈从。所以鸿姐提出了第二个方案,要我做她绯闻男友,炒作这部片子,这样就不逼我演床戏了。我一想,虽然名誉上会受影响,但总比真刀真枪地演床戏强百倍,我就宁愿披上陈世美的恶名,也不愿真正献身做不想做的事,所以就……”

    陶明重重叹了几口气,总难释怀心里的苦闷。

    “所以你就不得不屈从她的淫威,和她假戏真做?”殷音痛心地说。

    “我没有真做过什么,其实都是演戏。她要我演得真切些,才在记者面前装成亲昵的样子,顶多是亲吻脸蛋,相互搂抱,再过分的就没有了,我也做不出来。否则,跟拍床戏有什么分别?我就点到为止,让众人去臆想吧,也许这样炒作的威力会更大。”

    殷音低下头,仍很沉痛:“虽然你解释清楚了,可我还是觉得心酸,不愿看到听到你和别的女人有染。”

    陶明也深切地看着她,说:“正因为我知道你会心痛,才不好跟你明说,不好提这个事,也因此我很纠结,想逃避面对你,而今,我必须正视这一问题了,不能再躲了。不管怎样,对于给你带来的麻烦和伤害,我很抱歉。是我不好,没有能力控制局面,才让你跟着我一起遭罪,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

    陶明敬重地深鞠一躬,诚恳地向殷音表明歉意。

    殷音见状,也不好再责怪他了,一站到他的立场想问题,也确实感觉他很不易。

    陶明再次慢慢走向殷音,握着她的手,说:“你能原谅我吗?”

    殷音凝望着他,眼神有一丝犹豫,让陶明看到了。

    “小音,我知道你还有点顾虑,心里并不十分畅快,但有件事我要向你澄清,或许你能从另一角度看的更清楚。”

    殷音期待着说:“你要澄清什么?”

    “关于小琦的事。”

    “是她?怎么了?”

    “小音,小琦是有人故意安排在我身边的,为了制造桃色绯闻,她是被人收买利用的,目的是,破坏我和你的感情。”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殷音惊愕地叫起来。

    陶明严肃地说:“我是无意中听到剧组里的人说的,他们是无心议论着,我也是无心听到的。后来我多方证实和寻找真相,才恍悟到,原来幕后的主使,就是江知水。他曾给小琦30万酬劳要离间我跟你,这是确切的,不信你可以去问小琦。”

    殷音瞪大了眼睛问:“是小琦告诉你的?”

    “是她的姐妹说的。她的姐妹正参与我们这部新戏的制作,是服装部的李慧。小琦跟李慧的感情不错,什么事都会找她商量。小琦曾经征求过李慧的意见,要不要接下江知水的任务。李慧当初很反对,可惜当时小琦缺钱,她因要给生病的弟弟支付昂贵的医药费,欠了高利贷,所以急需一笔钱,不得不答应江知水。”

    殷音很错愕,不禁说道:“原来江知水那么不择手段,他背后搞出那么多花样,太可怕了!”

    “所以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就很为你担心!”

    殷音忙解释:“我没有和他在一起,是他……”就在此时,殷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又自语着,“难怪他会带我到这来,其目的也是……跟上次一样!我……我竟然差点中了他的诡计,他太阴险了!叫我无法认清这个人!我……我好笨,好傻啊!”

    殷音捂着头很懊悔,不该不分青红皂白就当众扇陶明耳光,影响太恶略了。

    “对不起陶明,我……我打了你……”殷音说着又流泪了,心疼地望着他。

    陶明立刻说:“没关系,重要的是你能理解我,相信我。我怎样都没关系,却不想连累你伤心难过。没有比你不开心,更让我难受的了。”

    殷音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顷刻间就投进陶明的怀抱,深表歉意。

    “抱歉,我打疼你了,伤了你,我好难过。”殷音哭着说。

    陶明则极力安慰:“我没事,你能明白我的心就好,所受的一切也就都值得。我得谢谢你让我知道,我在你心里的分量有多重。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做出背叛你的事。你是我唯一想娶的人,我唯一所爱!”

    殷音不再多言,倾情投入他的怀抱,与其共享温情时刻。

    稍后,陶明冷静下来,对殷音说:“现在真相明了了,你也该抓紧时间回去,不然我不放心。”

    “可我不想这么快离开你,我的心好疼。”

    “你还介意鸿姐的事?”

    殷音愁苦地说:“坦白讲,我确实很介怀她的存在,我不在这里,更不安心。”

    “也就是说,你还对我不放心。”

    殷音猛摇头:“不是!我是对鸿姐不放心,怕你再出什么花招害你。我不想……你被别的女人占便宜,不想你和另一个女人有绯闻,每每看到那些报道,我的心就被刺痛,很难受的。虽然我总跟自己说,那些花边新闻都是假的,是炒作,可有时我还是忍不住难过,那种滋味你不会明白的。”

    “不,我懂,你的感受我都能体会到。相信我,不会总这样的,再坚持不到两个月,戏就拍完了,到时我彻底洗手不干了,你也就不用再那么烦恼了。”

    陶明诚恳地看着殷音,表明他说的全是心里话。

    殷音理解了,就立马打算着,准备离开基地。

    陶明说他即刻安排可靠的人送殷音安全回家,然后让她安心在家等着,照常过日子就好。他还告诉殷音,两天后会给她汇款50万,让她可以用这笔钱去找律师给哥哥上诉翻案,现在着手准备工作。

    殷音见陶明都安排妥当了,也就踏实地回了家,然后等待汇款。

    陶明说话算数,果然准时打钱过去。

    殷音收到钱后,立马有事做了,急不可耐地去找能打上诉官司的律师了。

    殷音还记得古律师介绍的那位名律师,是古律师的师兄,她觉得现在有资金了,去的时候也有点信心了,不管花多少钱,只要对方肯接下案子就一切照办。

    所以殷音信心十足,准备充分了就找那位律师去了。

    那律师果然是名律师,一般不容易见到,多数很繁忙。殷音去了两次才见得真人。

    因对方听闻是师弟介绍殷音来的,才破例在没预约的情况下见了面,并了解了殷音的情况。

    “汤律师,我知道我来的唐突,而且一下子要求那么多,可事关紧要,我也等不下去了,还请您在听我陈述案情之后,给指明一条道路吧。我哥哥杨骁真的是冤枉的,他不该被关起来。”

    汤律师沉着脸,说:“关于杨骁的案子,我大致听说过,据我所知,没有哪家事务所愿意接手这件案子,我说的对吧?”

    殷音不得不承认:“是的。您师弟古律师差点就接了我这宗案子,可他们老板不同意,不得不放弃,所以他才向我推荐了您。他介绍过您的一些情况,我觉得只要您出马,这案子就不是什么问题,相信您一定会胜券在握的。”

    汤律师听了,轻轻一笑:“呵呵,年轻人说话就是有意思。我不妨告诉你实情,若论案情本身,确实没什么难的。这并不是只有我才能办的难案,许多律师也都能办得到。案子之所以棘手,没人敢接,是因为案子里牵扯进的人不一般,牵扯到的事不一般,所以使案情复杂化,主要是背景复杂,我这样说你能懂吗?”

    殷音点头:“我大致明白,可我不知真正的情况如何。我向许多人问过案子详情,可没人告诉我确切的情况,就连当事人我哥哥,他都不肯告诉我内情,我想帮他都无从下手。不知辗转费了多少的周折,我才有机会找到您,所以拖了那么久,不然我早来了。”

    汤律师不住点头道:“既然你知道这些情况,就该明白,有些事其实你知道了也起不了作用,相反,可能会连累事主。”

    殷音很惊讶:“怎么会呢?”

    “具体的,我也没法跟你讲的太透彻,以后有机会,你会懂的。总体来说,这案子很难办,就算是我,也要看人下菜碟。如果不是牵扯上了麻烦人,那就不是什么难办的事了,不过是普通的经济案而已。”

>>>>最刺激爽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