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9章,明镜
作者:洛心辰   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     
    ,

    白洛迩望着她娇憨的模样,听着她软软的理由,心也跟着柔起来。

    他陪着她在沙发上坐了会儿,还是死拖活拽地把她拉起来,带出门了。

    屋外下起洋洋洒洒的雪花。

    白洛迩跟昭禾穿着厚实的面包服,戴着帽子跟围巾。

    虽然外头空气寒冽,但是也算清新,经常出来走走对身体也好。

    昭禾忽然打了个喷嚏。

    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凉风,白洛迩微微皱起眉头,不着痕迹地在他俩的四周设下结界。

    走了会儿,昭禾发现不对劲了。

    她伸出小手,却见头顶的雪花落着落着就没了,不会触碰到她,她再也接不到雪花了。

    感知到结界的存在,她问“干嘛设结界怕我们被人认出来”

    昭禾已经知道,有一股邪恶的势力要迫害她,所以父母才会让最信任的白洛迩带着她避世躲祸的。

    白洛迩摇了摇头。

    他俩都穿的跟粽子一样,鼓鼓囊囊的,也看不出原来的体型,又戴着口罩跟帽子,就算是白灼与他们擦肩而过,怕是也认不出来的。

    昭禾笑了,问“那你干嘛不给我亲近大自然的机会呀”

    “风大,”白洛迩慢悠悠地走着,一边欣赏月光,一边欣赏飞雪“雪也大。”

    昭禾凝眉,不懂。

    他又说“我怕你着凉。”

    昭禾心里一暖,嘴角甜丝丝地笑开了。

    幸福而有规律的日子就这样一天接着一天,正月初十,白洛迩忽然对昭禾说“程家阿奶明天做手术,你之前在年夜饭的时候跟她提过,要守在她手术室门口的。”

    昭禾赶紧道“我要去的”

    平时沈玉英在医院里住着,她没有去看过,也没有守在病床前后伺候照料过一天,心里已经非常愧疚,如果做手术的这一天,她还缺席,那也太不像话了。

    白洛迩知道她肯定要去。

    只是,他盯着她的双眼,欲言又止。

    昭禾问“怎么了”

    白洛迩沉默。

    昭禾再次“到底怎么了呀”

    白洛迩深深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会儿,见她急的快生气了,这才道“白灼今天上午刚刚回国。”

    不用说,那小子在英国找人,必然是一无所获的。

    而他肯定也想到沈玉英做手术的日子,更想到了年夜饭的时候昭禾许下的承诺。

    昭禾想了想,明白了“你是想跟我说白灼会在医院等着我,但是这件事情是白灼自己的行为,与我无关,你不知道要不要告诉我”

    白洛迩忍俊不禁“我上次提过一次,你说我是故意给你挖坑的。”

    昭禾摇了摇头“可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子,更像是在给我挖坑”

    白洛迩心中大呼冤枉“何以见得”

    昭禾“反正就是”

    白洛迩“”

    昭禾起身,美滋滋地上楼了“我回房睡觉,明天养足精神去医院。”

    人上了楼梯,走了一半,身后追来白洛迩的声音“昭禾,如果明天他在医院见到你,你打算怎么办”

    昭禾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

    然后,她回头,望着他,百媚千娇地笑了笑“你还不承认这是在给我挖坑哼,我才不答,我才没那么笨”

    她回房了。

    白洛迩坐在沙发上,久久不动一下。

    直到昭禾的房间里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她是真的睡着了,他这才烦躁地长长叹出一口气,又狠狠抹了一把脸,瞬移回了白府露露脸去。

    翌日。

    手术时间是上午九点。

    沈玉英被医生告知,晚上6点以后就没有再吃过任何食物。

    白灼出国前就来了一趟,跟沈玉英、清禾说了昭禾出国的事情,听得清禾嫉妒,也让沈玉英不舍难受。

    她还是难以接受,不信昭禾临走前为何不跟自己道别呢而昨天下午,白灼来了医院,第一句就是追问沈玉英有没有见到昭禾,因为他把英国的几家语言学校全都跑遍了,白家在英国也有产业,也有人脉,找了真正一个礼拜,

    一无所获

    白灼找白洛迩,怎么都找不到,他觉得白洛迩根本不住在白府。

    偏偏他跟白府主宅的人打听,下至家丁、上至白溪,全都一口咬定白洛迩是每天都在家里住的,没有一天外出过。

    白灼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他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爱上昭禾了,他爱的太深,一头扎进去,已经无法回头了。

    从昨天下午过来,再到现在,他一步都没有离开过沈玉英。

    他像是沈玉英的亲孙子,一直跟清禾一起照顾她。

    廊上,白洛迩化身十岁的男童,领着昭禾姐姐走向病房,他时不时盯着昭禾看,几度欲言又止,偏偏昭禾不理会他。

    这一刻,白洛迩忽然有种“儿大不由娘”的感觉。

    她还不如小时候呢,小时候,她什么都跟他说,特别听话,很好拿捏。

    自从她吃了虚空丹,长个子了,胆子也跟着蹭蹭蹭往上长,非但不怕他,还经常给他使绊子。

    白洛迩头疼的很,想把她变回去,又变不回去。

    两人来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

    护士道“林主任已经在手术室准备了,患者也要提前半小时进入手术室,做一些列的准备工作,你们有什么话,赶紧去跟患者说吧。”

    虽然手术的升功率有七成,但是,沈玉英年纪还是大了,百分之三十的失败率也不容忽视,万一手术失败,那现在见一面,说的话,可能就是最后的话。

    白洛迩懂。

    昭禾却不在意。

    她总觉得沈玉英不会有任何问题的,直到她不以为然地出了办公室,耳边传来白洛迩的声音“昭禾,阿奶有三成可能会出不来,虽然概率低,却也有这样的可能。”

    昭禾的步履忽然就顿住,心情沉重起来。

    病房里。

    清禾还在说“阿奶,你别想了,昭禾就是个没良心的,她有了更好的前程了,她不会再”

    “阿奶”

    昭禾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清禾的话。

    白灼猛然抬头,看见了多日不见的昭禾,眼中迸射出无边的喜悦,还有连日奔波的心酸。

    不过,他不介意。

    他知道这一切跟昭禾没有关系,都是他那个机关算尽的小叔叔搞的鬼

    清禾没想到昭禾还会出现“你,你不是去英国了”

    白灼“昭禾我在英国找的你好苦,你真的在英国吗”昭禾不理会他俩,径直来到沈玉英的病床前,握住了沈玉英枯槁的大手,她眼中噙着泪,微笑着,哄孩子般哄着“阿奶,您放心,我来之前跟白洛迩去庙里给你算了一卦

    ,人家说了,您大富大贵、长命百岁的日子在后头呢所以您放心,大胆地去,昭禾在手术室门口等您出来”

    沈玉英笑着,握住了昭禾的手,泪水也跟着下来了。

    她这辈子也没在身上动过刀子,知道成功率高,却也害怕忐忑。

    她又对着清禾伸出手。

    清禾赶紧握住她“奶奶”沈玉英将两个孙女的手,合在一处,握的紧紧的,哑声道“阿奶只盼着,清禾不要嫉妒,昭禾不要小气,你们都要好好的。如果你们不和,那阿奶还不如不要让你们走出大山呢,读了书,该懂的道理比阿奶多,而不是让没读过书的阿奶操心。答应我,你们一定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