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家里出大事了
作者:陈悠易北寒   二婚缠绵:高冷上司爱上我陈悠易北寒最新章节     
    易夫人起身笑道:“人老了,一熬夜就眼睛就红。”她走到易北寒面道:“北寒,好好对你的哥哥。”

    易北寒点头,“我知道了妈妈。”

    易夫人道:“妈妈这一辈子就你们三个孩子,你们都是妈妈的心头肉,如今语夕失恋,心情不好,夜不归家,你们兄弟再出什么事情,妈妈真的承受不了。”

    易北寒道:“妈妈请放心,我会照顾好悠悠,不会让别人欺负她。”

    “我说的是你大哥。”易夫人强调。

    易北寒承诺,“我会的。”

    易夫人这才满意的点头,“好孩子,妈妈累了,去休息了。”

    “妈妈晚安。”易北寒对着他妈颔首。

    母子两的对话陈悠完全插不上嘴,目送她婆婆离开后,跟着易北寒回家。

    在车上,陈悠忍不住问:“妈妈心情不太好。”

    易北寒道:“妈妈就是容易多愁善感,年轻的时候写作,写着写着就能哭上半天,习惯就好,别担心。”

    陈悠目瞪口呆,作家的世界她们这种凡夫俗子,是如法融入进去的。

    但是今晚她婆婆的情绪好像和作品无关,但是易北寒不说,她也不想问。

    她怕问多了,自寻烦恼。

    树欲静,而风不止!

    金菲敏的事情刚刚解决,陈悠便接到她后妈的电话,“悠悠,你快回来,家里出大事了。”

    当时陈悠正在上班,听见她后妈的哭声吓得一愣,“是不是我爸爸发病了?”

    她后妈说:“墨青把家里的房子卖了,现在人家上门要我们搬家,你爸爸气的晕倒了,正在送往医院。”

    陈悠挂了电话,十万火急的感到医院,便瞧见杜默青和她妹都守在手术门口,她后妈在门口哭泣。

    陈悠冲过去,一把抓住杜默青的衣领,“混蛋,你都做了什么?”可恶!

    杜默青一把抓住陈悠的手,淡定道:“悠姐,我没做什么呀!”

    “没做什么我爸他怎么躺在急救室?”陈悠气急了,若不是理智尚存,她早就一巴掌扇上去了。

    杜默青握着陈悠白白嫩嫩的手,心坎一热,满嘴不着边的话,“悠姐,这个房子爸爸是同意过户给我的,我有权决定它的去留。”

    “一派胡言,房子当初是……”她想到当初她妹是怕房子落入后妈手上了才和她商量假装过户给她妹的。

    如今后妈过门,若知道她们姐妹如此算计她,必定会生气,到时候和她爸有隔阂,她爸不好过,他们也别想安生。

    陈悠有苦说不出,转身狠狠的盯着她妹,“你说,你知不知道这事?”

    陈亦双低着头,含泪看着她姐,“姐,我知道,我们这不是缺钱吗?然后就暂时挪用一下,能赚到钱不就还给爸爸了吗?”

    陈悠气急,“房子都卖了去哪里还?你们知不知道这个房子对爸爸来说是有感情的。”气死人了,她怎么弄到这么一对活宝啊!

    陈亦双我们可以把爸爸接回我家里住呀!真好我可以照顾爸爸。

    杜默青也走过来道:“是呀悠姐,你别发那么大的脾气嘛!我们又不是不管咱爸,咱爸不是说孤单吗?以后和我们住一起,两个孩子,多热闹。”

    陈亦双也在一旁帮衬,“就是,姐你还不相信我们吗?我爱爸爸的心和你一样的啊!”

    陈悠被这夫妻两联手对付,竟是被说的哑口无言。

    杜默青瞧见陈悠快要被说动了,继续添油加醋,“悠姐你放心,等我赚钱了,我立马就给咱爸买一个新房,另外,如果你实在不放心,就让爸爸去住我们没离婚之前我给爸爸买的那个别墅,就是我没钱装修,悠姐你看……”

    陈悠叹了一口气,“那么大房子,要装修没几十万装修不出来,钱我这边不是问题,只是你那个房子在五环了,距离我们太远,爸爸身体不好,不方便。”

    杜默青道:“所以我说就住在我家里呀!悠姐你要不放心,也可以搬来。”

    顿时,陈亦双的脸色别说有多难看!

    可恶,自己为了他背着姐姐和爸爸把房子都卖了,他居然还想着姐姐!

    只要陈悠一出现,杜默青眼中便没了旁人,他讨好的对着陈悠说:“悠姐,你一路赶来,看你急的一头汗,我给你擦擦,”言必,他拿出手把就给陈悠擦脸。

    陈悠本能的避让开,“你干什么?老实点。”

    杜默青的手将在半空,半晌才才讪讪的将手缩回,“悠姐,我只是想要绅士的给你手帕,你叫我老实点,你怎么这般心术不正?”

    陈悠:“……”这是她见过最不要脸的男人!

    哪知杜默青又说:“好吧,我喜欢你的心术不正。”

    陈悠忍无可忍,“杜默青,你给我滚。”

    杜默青当然不滚,死皮赖脸道:“等咱爸平安了我就滚,我还要向咱爸解释这件事情呢。”

    陈悠气的头疼,不想和他废话,转身坐在家属等候区,狠狠得瞪了她妹一眼。

    而她后妈还坐在一旁哭泣,“悠悠,你爸爸不会有事吧?我这一辈子好不容易遇见了你爸爸,若是……我怎么办啊!”

    陈悠心头本来就乱,被她后妈一哭,心都更难受了,“爸爸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我保证。”她坚信爸爸不会有事情。

    妈妈走的早,若是爸爸也离开了自己,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后妈哭声不断,怎么安慰都没用,陈亦双忍无可忍道:“你哭够了没有?一个看上我们家钱的老太婆装的那么深情干什么?”

    这话彻底的刺激了她后妈,顿时,她哭的欢天暗地:“悠悠,你快看呀!你爸爸还没死,她就这样说我……我怎没这么命苦啊!老陈,你看看我过得是什么日子啊!”

    陈悠责备的看了她妹一眼,真是的,这个节骨眼上为什么要说这些?

    然而,陈亦双还不罢休,气呼呼道:“装模作样给谁看?不要以为我姐心软你就揪着我姐不放,我告诉你,我可不是我姐,没那么容易被欺骗,你说不为我家的钱,和我爸结婚还要那么多彩礼干嘛?说白了,就是贪图我们家钱。”

    陈悠听不下去了,“双双够了。”

    陈亦双很少被她姐凶,如今为了这个外人被凶,心头极为气愤,“姐你就别圣母了!若不是这个老女人找爸爸闹房子的事情,爸爸怎么知道我们卖了房子!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