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作者:陈壮   山野春情最新章节     
    上了车,我昏昏沉沉地靠在座椅里。靳予城把车开得很慢,稳得几乎感觉不到一丝晃动。我们仿佛是坐在一条徐徐穿行在璀璨夜色中的渡船上,四面是灯红酒绿,却不属于任何人。

    我沉湎在这种虚浮里,脑子有一刻放空。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该告诉李茹一声,忙摸出手机给她去了个电话,说我马上到家,让她再等一小会儿。

    挂掉电话,耳边响起一个清净的声音:“你赶时间?”

    我点点头:“能不能开快一点?孩子一个人在家……”

    “可你还没告诉我你住在哪里。”

    我抚额,忙报上地址。话音一落,车逐渐加快速度,越道超了前面的一辆奥迪。

    马路上车流不是很多。靳予城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开出一段距离才沉然问:“你认识那个姓贺的?”

    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他知道贺云翔也正常。我应了一声:“我现在在百德上班。贺总是我老板。”

    “哦?做什么?”

    “业务代表。”

    靳予城没多说什么。我想了想问:“你怎么也在那里?”

    “也是饭局。”他简单回答。

    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巧遇,用不着多余的惊讶。我恍惚有种错觉,身旁坐着的俨然是个最熟悉的陌生人。不过这样的状态也好,不会让人产生负担。

    我住的地方离得不远,很快车停在小区门口。道过谢,我笨拙地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老小区没有路灯,靳予城一直开着车灯为我照亮方向,我也不知在慌什么,刚走到巷子口,一不小心鞋跟一歪,竟然崴了脚。

    脚踝猛地一阵生疼,这一下扭得不轻。我呲着牙“嘶”地倒吸一口凉气,还没站定,就听见身后车门一响,一双大手很快从后面扶住我。

    “我送你上去。”

    “没事……”

    “几楼?”

    低沉嗓音就在耳畔。我心里想着不能麻烦他,嘴上却不受控制地吐出两个字:“五……楼。”

    他一字没说,扶着我往前走。进了楼道,四周黑得更加彻底。

    “声控灯前几天坏了,一个都不亮。还没人来修。”我很不好意思地解释。

    靳予城一只手搂住我,另一只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

    楼梯很老旧,也很狭窄,两个人并排,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只好靠在他肩旁。他把我揽在臂弯里,那种感觉熟悉非常。同样熟悉的还有鼻尖萦绕不去的淡淡烟气和万年不变的古龙水香味。

    手机的光只照亮脚下,我趁着醉意,毫无顾忌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回神又开始厌恶这样的自己,明明是我要跟他“一别两宽,各自为安”,为什么还这么贪恋他的气息?

    靳予城始终都没说话。上了楼,我刚准备掏钥匙,大门哐一声自己开了。李茹脸上化了浓妆,穿着身短的不能再短的细肩带紧身裙,拎着包很着急的样子。

    看到我和靳予城,她明显愣了一愣。我忙站直身,和他保持一点距离。

    安静的走道里突然飞出一串手机铃声,是李茹的。她往屏幕上瞥了一眼,急急对我说:“你总算回来了。我得快走了,那边都在等我。哦对了,我给肖青煮了点面条吃,刚把他哄着,睡了还不到半个小时吧。”

    说完,又立刻接通还在不停唱的手机,换了种腔调:“四哥,快了快了。我在路上……”

    我还没来得及说个谢字,她已经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地下了楼。

    四周重新安静下来,没有一点声。只有半开的门里透出一点白光,将靳予城长长的身影投在走道里。

    我看看他,想了一会还是说:“要不要进来坐坐?”

    换好鞋我跛着脚先去房间看了眼孩子,肖青睡得很沉。我半掩上门,出来时靳予城站在那儿,环顾着简陋的客厅。

    “你跟她住在一起?”这是他问的第一句话。

    李茹他以前见过,应该还有点印象。我点点头,找杯子一边给他倒水一边说:“两个人可以分摊一部分房租。而且有时候,她也可以帮忙照看一下孩子。”

    “帮忙?一个夜场陪酒女?”靳予城没接我递过去的水,语气很淡。

    只是再淡我也听得出来这几个字里的不屑意味,下意识握紧杯子解释:“李茹其实人挺好的。她去陪酒……也是身不由己。”

    “我没见过谁陪人喝酒是身不由己。”他很快接过话。

    呼吸一滞,脸莫名红到耳根。我没说话,看了眼杯子里的水,转身想把它放回桌上,靳予城突然走过来,贴近我身后。

    “秦宛,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我手心里微微一抖,杯子里的水晃了晃。

    “没有住处,没有稳定收入,一个人带着个不健康的孩子……一辈子如此你甘心吗?你需要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提供,为什么拒绝我?”

    他的鼻息很近,每一个字都问得我心颤。我抿抿唇,声音微弱:“这本来就是我的生活啊……”

    “靳总,您养尊处优惯了,可能会觉得我日子过得苦。其实没有那么不堪,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过的。我也没什么不甘心。有手有脚,我在自食其力,”我拨拨发丝,声音更轻,“起码,不会再被人说是靠出卖色相讨生活。也不会有人再说我不知本分,当保姆当到了雇主床上。”

    话音一落,屋子里骤然静得悄无声息。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两句话来,那一刻,却似乎一下撕开了在心底藏匿很久的那道伤疤,把一切赤裸裸展现在他面前。

    “这种话……是谁说的?”靳予城在问。

    全身忽然一阵无力,我虚弱地笑了笑:“是谁说的又有什么意义?我只是不想再依靠别人而已。我自己赚钱,自己养活孩子,我乐意。”

    很久都没有声音,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听到一声轻叹:“小宛……你真是太倔了。”

    我不清楚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知道回神时屋子里已经静悄悄的没有了那个人的身影。我揉揉隐隐作痛的脑袋,甚至怀疑所有一切是不是一场幻觉?

    “小宛……你真是太倔了”这句话却一直清晰地回荡在耳边。是我倔吗?还是所有人,所有事一点点将我推到今天这个局面?我失神地望向空荡荡的屋子,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