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百密必有一疏
作者:六界神君   文梵火欢最新章节     
    如果是要找一个寻常人家,可能不太容易,但是汤氏的名头有多么响亮,堂堂的武圣学院院长的府邸,国都中无人不知。

    文梵六人在街上随便找了个走夜路的,问清了汤府的位置之后,六人分头行事,文梵和火欢一组,熊氏二兄弟一组,石龙和幽幽一组,分三路往汤府而去。

    文梵和火欢穿着紧身夜行衣,在夜色中如鬼魅般悄然前行,汤府和武圣学院不远,两人用了不到一刻钟,便见到了汤府的门楼,虽然不及文梵的神匠府,但也算是气势宏伟了。

    汤府四个守卫此时都抱着自己的武器缩在墙边打盹呢,文梵和火欢眼神一对,文梵冷冷说道:“还是放火吧,简单又有效,等下我先进去,你看见里面有动静,你就从这大门开始往里烧,注意,问清楚了,如果是下人,就放了,只杀汤家人。”

    火欢点了点头:“知道了,你小心点,有事就叫我们。”

    文梵纵身跳进汤府大院,看见一处有亮着烛火的屋子,悄悄的摸了过去。

    “哎哟哟,我的小心肝,我可想死你了,今天非得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上次弄的你爽不爽啊?嘿嘿嘿……”

    “哎呀,嗯……你弄疼我啦,你小声点嘛,要是让人听去了,被老爷知道,我们俩个都死定了。”

    文梵把窗户推开一条小缝,屋内的情景让文梵看的血脉贲张,屋内床榻上一男一女不着寸缕,扭动着的肉体,令人无法自抑的声音,让文梵不禁有些心乱,小丁丁也有些不太争气的有了反应,怎么会这样……

    文梵真有些无奈,正是青春年少的年龄,怎么受得了这种刺激,鼻血当时就流出来了。

    不行,办正事要紧,文梵定了定心神,拂袖将鼻血拭去,轻喝一声:“水遁——禁锢!”

    屋内二人正在行那苟且之事,忽觉有异样,怎么这么冷啊!男人有些颓丧的说道:“尼马,怎么这么重要的时候会软?咋这么冷啊!”

    文梵飞身进入屋内,床上二人已经被关在水牢之中,此时已经反应过来,隔着水牢见到突然出现的身影,顿时吓的魂不附体,女人也顾不得自己光着身子呢,惊声尖叫起来。

    “啊!什么人,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水啊!怎么、怎么动不了啊,救命啊!”

    文梵侧过身子,厉声说道:“别喊了,除了我,没有人听的见的,你们想活命,就给我老实点!

    里面的男人看起来很机灵,颤声说道:“好汉饶命啊,我只是一个看家护院的,也没有多少钱财,八姨太,你带了钱卡没有,快交给这位好汉!”

    八姨太?文梵眉头一皱,咋回事,一个看家护院的都娶了八姨太了?

    不过文梵转尔便想明白了,这汤飞鹏还真是宝枪不老,百十来岁的人了,还娶这么多的姨太太,当然是顾不过来了,女人耐不住寂寞,肯定是要找点野食的。

    文梵冷笑一声:“哼,我问你们,汤飞鹏今日可在府中?说实话,不然马上就死!”

    女人终于明白了,不是老爷让人来捉JIAN的,拍了拍胸脯,哆哆嗦嗦的说道:“在、在在、在府中,老、老爷在、在十六姨太、那里。”

    尼马!文梵心里暗骂一声,十、六、姨、太,这老家伙也太能折腾了!也不怕精尽人亡!

    一个是汤飞鹏的八姨太,一个是八姨太的相好,本少爷就替你杀了这对狗男女!

    “水遁——冰冻!”

    水遁——冰箭术的简化版,直接将水牢冰冻,里面二人的表情瞬间定格,血液停止流动。文梵转头看了一看,嗯,不错,真是完美的艺术品,画面高清无码……

    完了,文梵拍了拍脑门,忘了点事,十六姨太住在哪啊?

    再找一个问问吧,第一次失败。

    文梵极度郁闷,看来自己不适合做这种事,还是杀人简单一些……

    这么大一个院子,想找十六姨太,确实难度太大,就在这时,文梵神识中传来石龙的声音:“主人,东西已经拿到,可以动手了。”

    文梵一喜,既然如此也不用找了,干脆来个火烧汤府,神识传音道:“嗯,动手,凡是下人都放过,只杀汤家的人。”

    火遁——流星火雨!文梵飞身来到屋外,放火!焚尸灭迹,这事文梵得心应手,不是头一回了。

    这边文梵刚把火点着,大门那边便起了火光,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好啦,走水啦,快出来救火啊!当当当当——”

    随着看更人手中急促的敲着铜锣咣当咣当的声音,整个汤府鸡飞狗跳,一时间哭声、骂声连天,有一些人连裤子都没穿就从屋子里冲出来了。

    在汤府后院一间厢房中,汤飞鹏正与十六姨太翻云布雨,外面的火光和叫喊声把汤飞鹏从女人的身上惊的顿时一萎,什么情况!

    汤飞鹏飞身下床,披起一件袍子,光着脚冲出屋子,神马?怎么回事,就算是失了火,也不可能宅子里同时几个地方一起失火吧?汤飞鹏神色一凛,将神识释放了出去,将整个汤府都笼罩在内。

    汤飞鹏脑子飞快的想着,什么人敢来我汤府做乱!什么?怎么可能,有六道神识分布在我府中,难道是唐文小儿有所察觉了吗?这六人中任何一个都与我实力不相上下,情况不妙,必须马上走!

    汤飞鹏想到此外,连鞋子也顾不上去穿了,提起身形纵身上了房顶,打量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向后花园飞奔而去,只有那里没有探到神识,如果走的慢些,恐怕就走不成了!

    在汤飞鹏释放出神识的一瞬,文梵同时也发觉了汤飞鹏的神识所在,发觉汤飞鹏的意图,神识向汤飞鹏怒喝:“老贼哪里跑!今天来取你狗命了!”

    不过汤飞鹏并没有停留,神识中传来震惊而又暴怒的回音:“原来是你,你竟然已经是渡劫期高手!今日之仇,老夫定当加倍讨还!”

    文梵不禁暗暗后悔,这事办的有些仓促了,这老小子够精的,没有组织人员救火,也不管自己的家眷,直接就拿腿走人了,这老东西也真够狠的了。

    喝酒真误事啊,为什么要这么急呢,等陆胖把消息打探好再动手,不就好了,这小酒喝的,以后绝对不能再这么鲁莽了。

    汤飞鹏跑了,熊达达和熊尔尔虽然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后花园,但是仍然是慢了一步,渡劫期的高手,跑起来可就不好追了。

    文梵一气之下,将汤府烧成了一片火海,等国都中的火师赶到的时候,汤府已经是火光冲天,就算是瓢沷大雨,也不可能浇灭了。

    好在,文梵想要的东西,还是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