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0章 成蹊被当枪使
作者: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翟思思靳乔衍最新章节     
    莫佳佳打了电话,脸上渐渐浮现出兴奋的神色。

    看着成蹊,她握着手机道:“成小姐,真高兴你能和我当朋友,这几年翟医生去了北山医院,我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感觉自己都快患自闭了,呵呵,成小姐能够来我家住陪陪我,我很开心。”

    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表现得就像孩子一样,只要有人陪着就高兴了,哪怕对方是个人贩子。

    心思单纯得没有任何杂质。

    成蹊开着车,听似随意实为旁敲侧击:“蒋太太你这话说的,好像这几年都没人和你说过话似的?”

    提到这,莫佳佳高涨的情绪明显降低。

    转回身,靠在真皮沙发上。

    她低着头,看上去有些难过,却又强行露出笑容:“嗯……也不是,就是没有能够说说心里话的人,翟医生这几年自己的事已经够乱的了,我不想给她添烦恼,其他人一直就因为我身份的关系,不拿真心和我相处,心底话也就没有必要和她们说。”

    有句话说得好,站得越高,人越孤独。

    这点成蹊深有感悟。

    自打出生开始,她的头衔就是成景延的女儿,不管是上学还是人际交往,身边的人无一不是抱着目的刻意讨好她,根本不会有人用真心和她相处。

    久而久之,她也就变得不需要朋友这种东西了。

    随后成蹊脱口而出:“蒋先生呢?”

    没有朋友没有闺蜜,不还是有丈夫么?莫佳佳的孤独,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提到蒋丁林,莫佳佳的情绪更是低落了几分,甚至还带着一丝强颜欢笑。

    皱着眉头,眼眶瞬间充盈了眼泪:“他不是沧澜的老板么……忙。”

    言简意赅的回答,内中隐藏着旁人都能听得懂的委屈。

    成蹊突然想起生日派对上,蒋母对莫佳佳咄咄逼人的嘴脸,看来,这莫佳佳和蒋家的相处很是一般,蒋母能够在那样的日子不顾她的感受说那番话,估计蒋丁林也没多喜欢莫佳佳,否则蒋母不会不看在儿子的面上就那样说。

    但这都是成蹊的揣测而已,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不想去管别人家的事。

    于是听着莫佳佳的回答,听了就听了,没有追问下去。

    莫佳佳偷偷地打量了她一眼,见她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一皱眉头,生是把眼泪挤出来。

    随后又看着自己的大腿,酸溜溜地说:“男人嘛,都该以事业为重,我们结婚也这么多年了,早就过了朝夕相处的腻歪期了……再加上成小姐上次也看见了,我和他妈妈相处得并不怎么好,因为这丁林对我也有点怨言……也许我真该听他妈妈的,把工作辞了,回家专心养身子,准备相夫教子,等孩子生出来后,可能一切都会好起来……”

    有过上次成蹊怒怼蒋母的事,莫佳佳清楚成蹊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非常讲究男女平等,便特意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她不能明着对付陈雨霏,她得维护她娇柔无助的形象,必须找一把枪。

    成蹊是愤青,又是成家人,只要能和她成为朋友,就是一把非常好的枪。

    果不其然,成蹊当即就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蒋太太,你以为真的把孩子生出来,事情就会往好的方向发展吗?也许能好个一两年,但之后呢?人的本质是无法改变的,光靠一个孩子就想维系这个家庭,你以为真的会起效?你怎么不想想,万一到最后孩子成为了这个家庭的受害者,怎么办?”

    她最不赞同女人为了家庭、为了孩子,放弃自己的事业、交际,心甘情愿地洗手作羹汤、委屈自己相夫教子,去成全丈夫的人生。

    女人活得最可怜的,就是这种地步。

    见成蹊已经咬住了钩,莫佳佳当即收紧鱼线,准备收获:“可是不这样做,我能怎么办呢?成小姐,你还是单身,没结过婚,很多事你不经历过是无法身同感受的,我如果不这么做,丁林他……他就回不来了……我只能选择这样做。”

    成蹊特别恼火莫佳佳这种婚姻中柔弱无力的样子,问:“什么叫没得选择?什么叫回不来?难不成因为你不生孩子,他还在外面找一个生孩子的机器?”

    莫佳佳当即沉默。

    成蹊一脚踩下刹车片,错愕地看她:“不是吧?这年头还真有这么迂腐的人?”

    一转头,她就看见莫佳佳的眼底全是泪水,手背上也滴了好几滴眼泪。

    莫佳佳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男人会不会心疼她不知道,可她看着一个女人为了家庭变成这副被动无力的模样,不可能无动于衷。

    抽出纸巾递给她,成蹊问:“还真让我猜中了?”

    接过纸巾,莫佳佳擦去眼泪,表情显得特别犹豫。

    支支吾吾了半天,她才说:“这也是人之常情对吧,本来有钱人就特别多在外面找第二个的,我还一直没有怀上孩子,他们蒋家就他一个独苗,他也三十好几了,该着急了……我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只要他不提离婚,只要我快点怀上孩子,这个家就不会碎,他也就能回来了。”

    成蹊问:“你真这么想?”

    莫佳佳点头,抬手又擦了一下眼泪:“我能怎么做呢?你也知道我没有朋友,我只有丁林,如果没了他,我什么都没有了……”

    成蹊想了良久,继续问:“你知道那个女的是谁吗?”

    莫佳佳诧异地转过头,睁着水润的眼睛:“成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略微歪着头,脸上是盛气凌人的傲然:“我这个人最讨厌对感情不忠的人,你帮了我,我就替你出口气,让那个小三知难而退。”

    她和成景延之所以变成今天这种怪异的形态,就是因为她那对感情不忠的母亲。

    这种人,连活着都让人感到恶心。

    正好她不喜欢欠人人情,替莫佳佳解决了这件事,就当还人情了,顺便发泄发泄一下心中被成景延激起来的怒火。

    莫佳佳脸上仍旧是单纯无害的表情:“不用不用……我不想把事情闹大……”

    鱼儿上钩,正中她下怀。

    成蹊特别嫌弃她这种柔弱的性格,不耐烦地追问:“姓名年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