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窗帘没拉
作者:章鱼小布丁   心尖蜜宠:帝国总裁疼入骨最新章节     
    用几个词语来形容现在的姜星楚,那就是:弱小、可怜、很无助。

    她身材小巧,一米八几的容霆比她高了一头多,此刻,被容二爷壁咚完了按在墙上质问的她完全是个无助的小兽,任人宰割的那种~

    “我、我刚才说的是……说的是……”

    “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这次,他语气强势了几分。

    姜星楚抬起头,与容霆四目相撞的瞬间,大脑空白一片。话说,她刚才说什么来着?她怎么不记得了?

    “我……”盯着他如墨的眸子,姜星楚有点害怕。不自觉地目光下移,瞥到他性感的唇,她竟然想起了他吻她的画面,小脸更是红透了。

    “小东西,怎么不说话?”

    “我热,你别离我这么近。”天气本来够热了,浴室里水汽多,更热。有他在,热上加热。她感觉自己像是在一个蒸笼里,要熟透了。

    “老公帮你脱衣服。”他说,“这次不要服务费,放心。”

    什么服务费不服务费的,她是那种人吗?姜星楚忙不迭的双手护在胸前:“不用你脱!”

    他灿然一笑:“那你自己来。”

    “我的意思是,这里太热了,我得先出去。”说完,她转头准备逃之夭夭。

    容霆弯腰抓住她的手腕:“看完了我的身体就走?我觉得我宝贝不是这种人不负责的人。”

    姜星楚很想说,是啊是啊,我就是这样的人啊。可是,看他这个架势,自己若是反驳,想必会死的很惨:“你想干嘛?”

    “不如,看我洗完澡再走吧。”他沉吟片刻回答。

    “只是看洗澡这么简单?”为什么她觉得跟这个男人在这样的地方很不安全呢?这简直是稍有不慎就会被他吃掉啊!

    “必要的情况下,我需要你给我帮忙。”他重新打开了淋浴,“放心,你不吃亏……”

    姜星楚没应话。

    容霆邪笑,自觉理解出的另外一层意思是,她已经默认了他的安排。

    看着在一边洗澡的容霆,她脑子里乱极了。

    总觉得有件事应该跟他理论理论。可是,这些理论到了嘴边都被忘了个一干二净。

    盯着他的背影,姜星楚渐渐地反应过来了。话说,她是他的金主,他应该乖乖听话,现在倒是好,他敢反过来命令金主大大?反了反了。

    意识到这一点,姜星楚脸很黑。脸黑之余她实在不敢招惹这个没穿衣服的混蛋,惹不起惹不起,她悄悄地往门口靠近,趁他不注意出门去。

    等浴室的门关上,容霆无奈地回头。他的小妻子太可爱了,特别想把她吃掉,怎么办?

    姜星楚出门后气呼呼地走来走去。

    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被那个混蛋给引导了,她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这种时候,只能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如果她没有把他留下来,他就不会如此的蹬鼻子上脸。

    倘若,单纯的金钱关系有了肉体的纠缠,这账就越来越不好算了。可是,看他一言不合就耍流氓的架势,姜星楚觉得,再不把他赶走,今晚保证坏事。

    组织好语言,她在外面等着容霆,坐等把他赶走!

    然而,她忽略了一个问题:请神容易送神难。

    没多久,容霆从浴室里出来,擦着头发熟络道:“老婆,怎么不在床上等我?”

    “谁是你老婆?”

    “除了你还有谁,忘记咱们领证了吗?”

    姜星楚见他换上了睡衣,进门把他的衣服拿来:“衣服换上,你可以走了。”

    “你那会儿不是极力要求我在这里吗?”他慢条斯理道。

    “没错,我改变主意了。谁让我是个出尔反尔的人呀?”姜星楚冷哼,一副小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容霆怔怔地看着她身后:“窗帘没拉。”

    “我故意不拉的。”要是拉了窗帘,他岂不是更加的为所欲为?

    “窗子外面那是个什么?”他问。“能有什么啊,真是的。”姜星楚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窗户上方有一个东西,像是一个脑袋趴在那里往里看。她尖叫一声,“啊啊啊”地在房间里跑来跑去,看样子是想找个

    地方藏起来。

    容霆被她这可爱的小模样给逗乐了,这丫头好萌啊,简直是个活宝……

    姜星楚唯一一个弱点,那就是胆小怕鬼。此刻,她是真的怕了。在房间里转了几个圈,最后一头扎进容霆的怀抱里,小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纤弱的身子瑟瑟发抖。

    容霆被眼前这极具画面感的一幕逗乐,确认她是真害怕之后,他义正言辞地推开她:“我是个有原则的人,请你自重。”

    都快被吓死了,还自重个什么劲儿啊!姜星楚回头看了一眼,窗子上那个黑东西不见了。可是,刚才她看的清清楚楚……

    躲到靠近门的那一边,她对容霆到:“你去把窗帘拉上。”

    “算了吧,拉上窗帘更容易出事。”

    “让你去你就去,我可以给你加钱。”

    “多少?”

    姜星楚想都没想:“一百块。”

    “太少了。”

    “二百五!”

    “五百。”

    ……拉个窗帘要五百块,他干脆去抢得了。姜星楚一咬牙:“行。”

    容霆走到窗前,拉上窗帘,回来开始换衣服。

    姜星楚现在还很害怕,见他这样,惊恐道:“你要干嘛?”

    “按照你的要求,穿上衣服走人。”

    真心服了他了!明知道人家害怕还要玩这一出。姜星楚咬咬牙:“我害怕,你别走了。”

    “算了,你防我跟防狼似的,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比较好。再说,你不要害怕窗子上的那个黑影,完全没有害怕的必要。”

    姜星楚大眼睛忽闪:“为什么?”

    难道他看清楚了那是什么?容霆腹黑地勾唇:“如果真是你害怕的那种脏东西,窗帘被拉上,它还可以到房间里来找你。说不定会出现在卫生间、你的床头、你的书桌上。这东西,真心防不胜防啊。

    ”

    听他这样一说,姜星楚感觉不管在哪都不安全了:“真的,留下来吧!只要你不乱来,我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

    容霆笑的痞痞的:“真的什么要求都可以?”

    “嗯。”“我要睡床!”